由“盧剛事件”聯想到”曾先生事件“

城裏一個值得尊重的男人
打印 (被閱讀 次)

現在,大多數在美華人大概都不知道1991年發生的一起轟動和震驚美國的校園殺人案“盧剛事件-----1991年11月1日就讀的美國愛荷華大學的中國博士留學生盧剛開槍射殺了3位教授和副校長安-柯萊瑞以及一位和盧剛同時獲得博士學位的中國留學生山林華,在槍殺五人之後,盧剛隨即當場飲彈自盡

盧剛生於北京市普通工人家庭,18歲考入北大物理係,1985年本科畢業後以交換學生身份公費赴美攻讀博士學位,就讀於愛荷華大學物理與天文學係。1991年獲得博士學位。

 

1991年11月1日下午三點半左右,盧剛進入了正在進行專題研討會的愛荷華大學凡·艾倫物理係大樓三樓的309室,在旁聽約五分鍾後,他突然拔出開槍射擊,他首先擊中他的博士研究生導師,47歲的戈爾谘教授,並在戈爾谘教授倒下之後,又在教授腦後補了一槍;然後,他又朝他的博士研究生導師助理史密斯(Robert Alan Smith)副教授身上開了兩槍。此時,在場的眾多人士剛剛有所醒悟,紛紛逃離現場,這時盧剛又瞄準了當時在場的另一位中國留學生,27歲山林華博士,接連向山林華的的腦部和胸膛連開數槍。隨後,盧剛離開了第一現場到達二樓208室係主任辦公室,一槍射殺了44歲的係主任尼克森(Dwight R. Nicholson)。在確認尼克森死亡之後,盧剛又返回第一現場,發現幾個學生正在搶救奄奄一息的史密斯教授,於是又朝史密斯的腦部補發了致命的一槍。

然後盧剛持槍離開物理係大樓到達生物係大樓,由一樓走到四樓,似乎在尋找一名女性目標(有目擊者見他進入女廁所尋人)在未找到射擊目標之後,盧剛又進入了行政大樓,衝入一樓111室的校長辦公室,向副校長安妮·克黎利(T. Anne Cleary)前胸連開兩槍,又朝辦公室內的學生秘書茜爾森(Miya Sioson)開了一槍。隨後,盧剛到達二樓的203室,飲彈自盡。
整個槍擊過程不足20分鍾,盧剛在自殺前總共向六個人開槍,除女學生茜爾森(Miya Sioson)被擊中脊椎,頸部以下全身癱瘓外,其餘五人全部喪命。
關於殺人者的槍殺動機,警方未有正式的結論,但據部分媒體報道,槍擊的直接原因可能是由於博士論文最高獎學金沒有由盧剛獲得,而是由山林華獲得。 另有說法認為,槍擊的原因可能在於經過長達6年辛勤工作得到博士學位的盧剛,卻無法得到一份應得的可以維持生計的體麵工作,走投無路的他決定自殺,並對社會的不公進行極端報複。
請看看華人和美國受害者家屬對此事件的迥然不同的態度吧!這才是我要說明的重點之一

華人界

盧剛事件在美國華人社圈中反響很大,各華文報刊幾乎眾口一辭,對盧剛其人痛加指責,並針對其中國大陸的背景大肆抨擊。

被害家人家屬

1991年11月4日,愛荷華大學的28000名師生全體停課一天,為安·柯來瑞舉行了葬禮。安·柯萊瑞的好友德沃·保羅神甫在對她的一生的回顧追思時說:“假若今天是我們憤怒和仇恨籠罩的日子,安·柯萊瑞將是第一個責備我們的人。”
這一天,安·柯萊瑞的3位兄弟舉行了記者招待會,他們以她的名義捐出一筆資金,宣布成立安·柯萊瑞博士國際學生心理學獎學基金,用以安慰和促進外國學生的心智健康,減少人類悲劇的發生。
這一天,受害人之一的安妮·克黎利女士的家人,以極大的愛心通過媒體發表了一封致盧剛家人的信,信中追憶了安妮·克黎利女士的成就,並以寬容的態度希望能分擔彼此的哀傷。這就是在她房間裏看到的那封信——
給盧剛的家人們:
我們剛經曆了一場慘痛的悲劇,我們失去了我們為之驕傲的親愛的姐姐。
她一生給人所留的影響,讓每一個與她有過接觸的人——她的家人、鄰居、孩子們、同事、學生和她在全世界的朋友和親友們——都愛戴她。當我們從各地趕來時,那麽多朋友來分擔我們的悲痛,但同時他們也與我們分享安妮留給我們的美好的記憶和她為人們所作的一切。
當我們沉浸在沉重的悲痛中時,我們也在我們的關心和祈禱中記念你們——盧剛的家人們。因為我們知道你們也一定沉浸在沉重的悲痛中,你們也一定和我們一樣為周末所發生的事所震驚。安妮相信愛和寬恕。我們也願意在這一沉重的時刻向你們伸出我們的手,請接受我們的愛和祈禱。在這悲痛的時刻,安妮一定是希望我們心中充滿了憐憫、寬容和愛。我們清楚地知道,此刻如果有一個家庭正承受比我們更沉重的悲痛的話,那就是你們一家。我們想讓你們知道,我們與你們分擔這一份悲痛。
讓我們一起堅強起來,並相互支持,因為這一定是安妮的希望。
 
這件事過去了27年了,這幾天,文學城正在上演“狠批曾先生的歇斯底裏的狂歡盛宴”。這不由使我又想起了這件“陳年舊事”
Image result for  cop pull people cartoon
中國人向來就有“大義滅親”的光榮傳統及勇氣和“是非分明”的階級立場,"曾先生事件“又給了人們一個很好喧囂或者發泄的機會,這豈容錯過!
毋庸諱言!曾先生在此事件中的表現實在令人失望,他有著嚴重不可推卸的責任!但是酒店和瑞典警方的做法也不完全專業,由於文化和生活習俗的不同,再加上語言的障礙,做為向來就喜歡標榜自己是世界人權先鋒的瑞典人本來可以做得人性化些,但是他們沒有,而名不見經傳的瑞典警察威猛無比地直接把幾個向來就被歐人所看輕的手無縛雞之力的中國公民拖出酒店,然後半夜三更,把這3個人生地不熟,舉目又無親的中國公民直接扔在據說離地鐵站不遠的墓地旁邊,而當時室外溫度好像隻有零度左右,這種暴行實在令人發指!試問如果曾先生他們不是中國人,是白人,黑人甚至是穆斯林,他們有這個膽量這麽做嗎!恐怕不會吧!絕對不會的!!
在生活中,在職場上,white trash比比皆是,怎麽沒見有多少中國人如此聲色俱厲地指責,在那個時候這些中國人又躲到哪裏去了,在那個時候這些中國人好像都不約而同地又集體得了”失語症。“
一個再簡單的道理就是中國人應該幫中國人,尤其是在海外。至於曽先生他的問題,這是中國人自己的內部矛盾,中國人自己會內部處理,就好像你自己的孩子犯錯,自有自己的家長在家管教,用不著當著外人麵來斥責!而且是唯恐外人不知般的大聲斥責!
很多中國人在生活中,在職場上看到洋大人們隻會點頭哈腰,一副天生的奴才本相,而對自己的同胞,隻要有些瑕疵就義憤填膺的橫加指責,就好像在此次事件中這位曾先生和這些中國人有著不共戴天的”殺父之仇“似的我實在不知道這些中國人,他們是要做給誰看的?但這實在讓人看了寒心,同時也再一次證明了海外中國人就是”一盤散沙“ 活該讓其他族裔欺負!
嗚呼哀哉!曾先生。。。。。。誰讓你是中國人呢,你就自認倒黴吧 !
 
注:以上是本人對“曽先生事件”的態度,所有在此的留言,本人均不會回複,見諒
戲演完了 謝幕了  我也關門了
 
  
oneplusone 發表評論於
曾滾滾一家四口是為了省錢,隻訂了1晚、1間3人房,曾男原打算入住後,把老婆悄悄帶進房內,沒想到伎倆被旅館員工識破,才會"見笑轉生氣"大鬧。此外,也有網友肉搜出曾男的身分,指他是天士力國際的奈及利亞分公司總經理曾驥。曾驥在9月2日一早,曾在推特註冊"瑞典員警折磨中國老人"的帳號,隨後在4個多小時內,連發30多條推文,控訴"請看瑞典員警昨天晚上折磨亞洲老病遊客。史上最慘無人道。"
爆料人稱,曾男的父母其實是"慣犯",之前就曾用類似的"一哭二鬧"手段,大鬧過機場航空公司的櫃台,且順利取得好處。諷刺的是,這兩人還是教育工作者。
而曾男當天到斯德哥爾摩旅遊,其實是帶著老婆和父母,本該訂2晚、2間房,但為了省錢,隻訂一晚,想靠要求"提早check-in",來白住一晚,且訂的還是一間3人房,"偏偏"當晚旅館客滿。
至於曾男口中的女留學生,爆料人說,其實就是他老婆。"(他)本想把老婆悄悄帶進旅館,沒想到伎倆被旅館識破,計劃失敗,心中不爽,才撒潑打野..."
結論:所有對曾表示同情的人都忘記了一件事,他是最無恥的造謠者,他沒有一句實話,代表了最流氓的
那種人
大榮確 發表評論於
警察於淩晨2點左右把他們拋在東西向的Sockenvagen路和朝南的Kapellsingan路交匯處的丁字路口。把穀歌地圖轉化成衛星模式,可以看到該丁字路口的半圓形小廣場半徑約二十米,東西兩側樹林環抱,朝南是大片公墓,北麵是S路,路北又是樹林和一大片綠地。架空的南北向地鐵線在該路口西邊約120米處與S路交匯,而地鐵車站則在S路南邊約30米處,與曾家之間隔著密林。曾先生如果不走到S路中間,而且恰巧有列車經過高架橋的話,黑燈瞎火的情況下他真不可能搞清附近就有地鐵。至於他為什麽不借助手機仔細查就不得而知了,可能流量太貴?一查被扔到墓地了,又急又氣又怕,哪敢輕舉妄動,隻好決定等天亮再說了。斯德哥爾摩緯度很高,9月初不到三點天就開始亮了。按他的自述他們是經路人幫助於四點左右坐上的車,那時天已經大亮了。

這個地方雖說仍在市區,但對於人生地不熟的外國遊客來說,這個地形和荒郊野外有什麽不同?

曾家在不違法的情況下被瑞典警方如此惡意對待,做為同胞很多人隻盯著曾家的不妥之處大加撻伐,恨不得他們被外國警察當場擊斃才好;而且想當然地認為瑞典警察做事完全公正合法,以什麽還在市區啊,地鐵附近啊,不忌諱墓地啊等等等等為瑞典警察洗地。真是令人心寒。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一講,你能說出自己的不同觀點,我為你點讚。但我覺得盧剛事件和曾事件不能相提並論。盧剛在嚴重的心理壓力下做出有悖常理的行為,網上對他口誅筆伐確實不應讚同,副校長一家的行為值得我們學習。但曾事件不同,我覺得網上的批評對我們以後去國外旅行,尊重別國的規定和文化還是有正麵的作用的,護犢子的行為不好,除非我們確確實實遭到了不公正的待遇。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一講,來給你點讚!還給你帶來了頭盔。
zhshqg 發表評論於
這種中國人(包括作者)不幫也罷.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1 LOL, I was confused by his comments at the beginning.
-------------------------------------------------------------------------------
回複 '農村幹部' 的評論 : LOL, I have to give you two thumbs up for your witty comments! :)
看戲人 發表評論於
是誰把一件簡單的民事糾紛案暴光媒體的?讓涉事一家被全民審判?
可惜歪和尚念歪經,所有PG全歪了。
小徐徐 發表評論於
中國人要幫中國人,是一句最難聽的話。幫理不幫親不知大家是否聽過?
lucia17 發表評論於
歐洲特別是北歐歧視嚴重,還有法國歧視外國人嚴重,這些地方最好別去,自找麻煩。
Yangtsz 發表評論於
瑞典警察是金發美女一頭一尾抬六旬老漢,中國是身高體胖的男子漢撲地嚎哭。對不起,太有喜感啦,實在喚不起被八國聯軍欺負的感覺,倒有點同情女警,半夜三更的抬男人的腳。唉,都不容易。

”而名不見經傳的瑞典警察威猛無比地直接把幾個向來就被歐人所看輕的手無縛雞之力的中國公民拖出酒店”
走遍全球溫哥華人 發表評論於
樓主是一個如假包換的種族主義分子,鑒定完畢+1
塵之極 發表評論於
雖然覺得中國人更親情切,但中國人應該幫助需要幫助的任何人。
鄙視一切滿嘴謊言無恥邪惡之人,中外不分先後。

撒潑打滾雖然惡心,不是問題的核心所在。謊言是。

yy56 發表評論於
剛看了曾先生的事件,還是站在點讚的隊伍裏。
Yangtsz 發表評論於
曾先生一家隻是調皮搗蛋,網友(尤其國內的)深受此類人之害,喜見瑞典警察discipline 他們一下,反感中國政府借此事發泄私憤。你怎麽把他們與殺人自殺的罪犯聯起來了?!這封信同情的是盧剛父母,其實也是盧剛的受害者。更進一步,如果盧剛不自殺,他們要寬容盧剛,這也引不到中國人要幫中國人的結論上,因為那顯然是美國人護著中國人:遵循內心的信念高於宗族關係。
老農民說兩句 發表評論於
樓主是一個如假包換的種族主義分子,鑒定完畢
mikeOZ 發表評論於
問題是“幫理不幫親”還是“幫親不幫理”

樓主是“幫親不幫理”了?!
mikeOZ 發表評論於
讚成zhiyan的觀點。

曾先生一家的“無理”,要全球的華人為他們站台嗎? 中國大使館為這樣的“無理” 出頭是不是意味著黨國做了什麽無理的事海外華人也要為之站台?

localappleseed 發表評論於
作 者 的 觀 點 是 批 判 “中 國 人 的 大 義 滅 親”,批判中國人對自己的同胞,隻要有些瑕疵就義憤填膺的橫加指責。
但你自己不就是對中國人進行”橫加指責“嗎?
零不是數 發表評論於
"現在,絕大多數在美華人大概都不知道1991年發生......"
這個太絕對,你數了?
ilovefriday 發表評論於
那博主可有想到王立山殺印度上司事件,Peter Liang警官事件?為什麽大家那麽幫王醫生,幫粱警官,卻對同樣都是華人的曾家如此批評?你的觀點認為隻要是華人都應該無理也要支持,就是所謂的幫親不幫理,如果不幫華人說話你就是跪舔洋人。可惜華人裏能分清好壞的還是占多數,當然博主你除外。另外,不要告訴我們什麽是對,什麽是錯,不要告訴我們該做什麽,我們每個人都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如果你還不明白這幾件事的區別,那麽我很遺憾。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農村幹部' 的評論 : LOL, I have to give you two thumbs up for your witty comments! :)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嚴重支持你的觀點!有些海外華人缺乏仁愛之心,特別是文學城中的有些人,對自己的同胞沒有寬厚、包容之心,就是個假洋鬼子,見了洋人就怕,見了自己的同胞能欺負就欺負。
陌路獨行 發表評論於
憑此文可以申請安·柯萊瑞博士基金了。
LaoxiangPAPA 發表評論於
就怕這種活稀泥的文章,前有愛國招牌,現有愛同族人幌子。若幫著惡心人的人,讓旁邊的看客覺得一樣惡心。

樓主大概不知道旅店開始是默認他們睡大堂的,為此調低了音樂,這是曾先生說的,直到他出門(說是去找旅館,半夜不用電話不上網找?)帶回來一個女的要一起取暖,旅店才開始趕的;還有那個自己撲倒在地的錄像看了嗎?還是不要亂聯係了,洋洋灑灑,不在事上!
晚妝 發表評論於
樓主搞錯了。中國的傳統是人前教子,背後教妻。所以孩子犯錯,不僅要當著外人麵斥責,還要大聲斥責,惟恐外人不知般地斥責。古人這麽愛麵子,也不會為護短而放棄原則啊。現代人竟還不如古人。樓主要是非要讓大家偷偷摸摸地教導曾先生,那就先得讓大家把曾先生想象成自己那口子才行,因為兩口子的那點事,才必須私下裏說,不好意思讓外人知道的。另外,樓主最後那幾句義憤填膺攻擊中國人的話,什麽見了外人卑躬屈膝見了中國人怎麽怎麽樣的話,不也是一盤散沙的絕佳注解麽,不也違反了你自己定的,中國人就應該幫助中國人的原則麽。
zhiyan 發表評論於
對不起一講,占用太多的空間。謝謝你的寬容。
沒有統一思想的意思。 自由世界,網友們獨立思考。
zhiyan 發表評論於
同一篇瑞典報導 (原文鏈接:https://www.aftonbladet.se/nyheter/a/...):

瑞典從中國報紙得到的曾先生的描述:

根據曾姓男子的敘述,他告訴了警察他父親的健康狀況不好,但是被“無視”。曾姓男子的父親之後開始抽搐,但根據中國媒體的描述,警察對此也無視了,直接用警車把一家人帶到了斯德哥爾摩一個墓地旁的黑暗的十字路口。曾姓男子描述他們被帶到的地方“環境糟糕”,還能聽到遠處動物的叫聲。氣溫當時在10度以下,一家人隻能挨得很近的坐在一起取暖。一張Skogskyrkog?rden(森林公墓)的照片也被附在文章裏。中國媒體報道說,在瑟瑟發抖了半小時後,一家人在路人的幫助下才回到了市中心。
--------
旅館的描述:
旅館老板表示:“他們訂錯了日子,但我們當晚已經訂滿了。當時的情形讓我們的工作人員感到了危險,因為他們在言語和肢體語言上都對工作人員進行了威脅。”我們當時就叫了我們自己的保安人員,然而保安認為他們沒有能力控製住場麵,所以才打電話叫了警察。

旅館老板還表示整個事件持續了很長事件。這家人在傍晚時分(注:原文用了kv?ll這個詞,一般瑞典認為kv?ll大概是18到22點之間,22點之後就叫natt了)就到達了旅館。一直到了12點之後工作人員才決定給警察打電話的。

旅館老板認為:“從旅館方麵說,我們覺得我們已經盡力去幫助這幾名客人了,但同時我們也不能接受我們的工作人員受到威脅,也不能讓旅館其他的客人被這個充滿火藥味的事件影響到。”
-----

警察的描述:
斯德哥爾摩城的警察告訴Aftonbladet(瑞典晚報)的記者,9月2日確實有這件事情的記錄。在淩晨1點43分,一家青年旅館打電話給警察,表示有三名中國遊客沒有預訂客房,但拒絕離開旅館。

根據警察的記錄,旅館的工作人員表示三名遊客在旅館大堂的沙發上坐著並一開始拒絕說話。後來遊客表示他生病了,然而工作人員並不覺得他們看起來像是生病的樣子,之後就發生了衝突。

斯德哥爾摩Norrmalm城區(注:旅館所在城區)警察局的警官告訴記者:“工作人員當時的判斷是,他們坐在那裏就是在等天亮。
----------
zhiya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紅米2015' 的評論 : 謝謝紅米。
我也不清楚目前事態到底是什麽級別。 我的消息來源是油管視頻 (by 北歐學人沙龍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YNLN3Z_dos? ), 視頻的說明文章是翻譯了瑞典是報導 (原文鏈接:https://www.aftonbladet.se/nyheter/a/...).

摘錄如下:
三名中國遊客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的一家青年旅館被旅館工作人員打電話叫警察來趕了出去。中國媒體報道說這幾名遊客在深更半夜被帶到了一個墳地,不僅挨凍還“聽到了動物的叫聲”。現在中國政府把這個事件提到了最高的外交級別,並要求瑞典政府“懲罰這些警察”。

中國駐瑞典大使館在自己的主頁上用詞很直白。一篇發表於9月15日的新聞上表示三名中國遊客於9月2日午夜時分被“瑞典警察粗暴對待”。使館的發言人寫到:“瑞典警察嚴重侵犯中國公民的生命安全和基本人權”。文中還表示中國駐瑞典大使館對此“深感震驚和憤慨,對瑞典警察的行為予以強烈譴責”。使館還發表了通告,提醒在瑞典的中國公民加強安全防範。

但事情並沒有到此為止。中國外交部為此事聯係了瑞典政府,並要求瑞典政府立刻仔細的調查此事。中國外交部還要求懲罰這些警察,讓他們道歉,並且對這三名中國遊客做出賠償。
czhz 發表評論於
“盧剛事件”聯想到”曾先生事件“ 還是”曾先生事件“聯想到“盧剛事件”?一個是眼前發生的,一個是過去了近30年了的,哪個是需要想起的?
oplog 發表評論於
借用網友Fanreninus評論:那些出來多年本應該懂得西方法律的人,卻硬裝成人情君子,裝得比人家高尚,實際生活中不見得會對那些需要幫組的同胞伸出一隻援手。這種嘴邊上的高尚,實際上是一種偽君子。
===============================================================================
我的回複:同意,那些人說輕了:是非不分。引段胡適先生的話:
一個肮髒的國家,如果人人講規則而不是談道德,最終會變成一個有人味兒的正常國家,道德自然會逐漸回歸;一個幹淨的國家,如果人人都不講規則卻大談道德,談高尚,天天沒事兒就談道德規範,人人大公無私,最終這個國家會墮落成為一個偽君子遍布的肮髒國家。
maseanli 發表評論於
嚴重不同意

如果我自己孩子做了犯法/令人不齒的事,我會讓法律/規則懲罰他的。十八歲以前是我的事,之後是他自己的事。我會幫助他,但不是偏袒他。看看潤濤閻的文章吧。戰狼電影隻是電影。

-------------------
一個再簡單的道理就是中國人應該幫中國人,尤其是在海外。至於曽先生他的問題,這是中國人自己的內部矛盾,中國人自己會內部處理,就好像你自己的孩子犯錯,自有自己的家長在家管教,用不著當著外人麵來斥責!而且是唯恐外人不知般的大聲斥責!
紫萸香慢 發表評論於
有沒有人知道那個殘疾的女生Miya Sioson是怎麽想的?還有其他三位死者的家屬?歐盟一高官女兒在去難民營幫忙的時候,被一個難民強奸殺害,這一家在葬禮上還幫難民募捐,我們隻能說,那可是真愛了。這世上人想法不一樣,那種仁慈過頭的人畢竟是極少數。我常看一個講真實案例的頻道,大多是凶殺案,多數受害者的家屬都是對殺人犯咬牙切齒,恨之入骨的。
rty 發表評論於
Lu Gan incident did affect US university in unexpected ways. Suddenly, some US faculty members hid in closed office thinking he might be next. Battered graduate students were surprised that their advisers started smiling to them. My US colleague said Lu Gan was his hero, no kidding. Still remembered I was totally shocked but I understand why.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rofessor and graduate student in US got improved tremendously.
oplog 發表評論於
博主不太理解那封信,如果你去看911後遇難者家屬的反應,很多類似。但這些人如是警察,他們多半會和瑞典警方一樣處理曾家事件,甚至更嚴曆。
這種不解源於文化宗教差異。如果把他們在宗教語境的話理解成現實,往往落差很大甚至有負麵的結論。
那封信更像葬禮的發言而不是要寄給盧的家人。
林外芭蕉 發表評論於
"這是中國人自己的內部矛盾,中國人自己會內部處理,就好像你自己的孩子犯錯,自有自己的家長在家管教,用不著當著外人麵來斥責!而且是唯恐外人不知般的大聲斥責!" ---

______

對啊,大家不就是照你說的那樣,在自己的論壇裏管教自己人嘛?有跑到CNN或BBC去大聲斥責曾一家的行為的嗎?
Marja 發表評論於
給博主點讚!歐洲人骨子裏的傲慢與偏見! 設想一下,換成一家法國人,不知旅館如果對待。當然曾家人的表現不可取。一個沒有在北歐深入生活,工作,沒有和所謂主流真正爭鬥過的人,怎麽會知道怎樣爭取尊嚴和利益!
yy56 發表評論於
我不知道曾先生事件。但是我也加入點讚得隊伍。

過去中國窮,外國人看不起,現在,中國富了,中國人自己看不起自己了!好可悲啊!
農村幹部 發表評論於
一講先生,您太不“中國”了,不“愛憎分明”。曾先生這麽大逆不道,雖然沒有殺人,但比殺人還惡劣,讓我們海外華人背黑鍋,丟臉。我們一定要把他們批倒批臭,再踏上一萬隻腳,讓他們永世不得翻身!
您已經完全西化了,建議開除您的華籍,踢出wxc。誰讓您講“得理也得讓人”呢。
有時在想,我們的海外同學們崇拜西方民主,西方文化,但思維卻那麽“中國方式”。
88中 發表評論於
這幾天平靜的文學城人們口誅筆伐,褒貶不一,是難得的一次海外華人思想意識大展士。談些個人看法,相當一部分人冷嘲熱諷,跟著起哄。少部分人雲亦雲,沒主見。還有就是像作者這樣比較幼稚的。說幼稚是因為心的比較善良,思維方式和表達處於就事論事。其實任何事都不是孤立存在,都是有因果關係的。作為普通人我們無法了解更深層次的真相(有些可能是永久的迷),但是作為有血有肉的正常人都會做出反應。就曾先生一家的事件,沸沸揚揚已經完全超乎正常時效人們關注的時間,隻所以如此,稍有判斷能力的人,都會拭目以待了,因為我們所能做的僅此而已,剩下的隻能讓“官方”說話了。
關於盧剛,之前沒有聽說過,因為我也是北京人,馬上覺得新鮮,所以堅持看完。世界在變,而且在巨變,很多事我們束手無策,像待宰的羔羊,生活在恐懼之中。曾先生一家的事其實隻是冰山一角,相當多的華人在海外幾乎每天都在經曆這樣那樣的事件。大多數人不會像曾家那樣張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把主要經曆放在更重要的事情上。曾家為什麽如此張揚,小事做大,唯恐天下不亂,原因可能涉嫌碰瓷。因為這是多大的事啊?一個如此處理屁大小事的人,可想而知生活中會是怎樣的狀態?無聊,勤於算計,斤斤計較,毫無修養、、、、、、
我也是閑著無聊,才在這裏打發時光。說的不對,敬請諒解。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邊走邊看66' 的評論 : 一講,我來給你點讚!那封信讓我心頭一熱,感人至深!
+1

一講,我也給你點讚,要不要給你再撐把傘,怕你忘了帶鍋蓋了。
紅米2015 發表評論於
嚴正交涉, 還沒到抗議的程度。
好望角駱駝 發表評論於
想知道
如果盧剛事件後,我大使正義宣稱盧剛是種族歧視的受害者而導致的心理問題,結果會怎樣?
zhiyan 發表評論於
對不起一講,再囉嗦幾句。
一個普通的個人恩怨民事糾紛,被中國政府上升到最高級別的外交抗議,強烈譴責瑞典政府乃至整個西方文明卑鄙無恥,而標榜自己醬缸文化厲害無比。隻可惜廣大網民並不買賬,大家糾纏細節,無非就想辯論一下到底什麽才是當代文明。
FollowNature 發表評論於
"這是中國人自己的內部矛盾,中國人自己會內部處理,就好像你自己的孩子犯錯,自有自己的家長在家管教,用不著當著外人麵來斥責!而且是唯恐外人不知般的大聲斥責!" ---

這種訴說就太可笑啦。 大家文學城發個言, 哪裏有大聲斥責? 像使館那樣, 才讓人笑話。
大號螞蟻 發表評論於
對別人高要求,不對我善就是惡。對自己低要求,不惡就是善。惡了也是有各種苦衷接口,是必須原諒的。
你這不是中國人,你這是全世界所有滾刀肉的境界。必要拉這種人來說是中國人所以要如何寬容雲雲。這種人不配做同胞,不配做同類。
紅米2015 發表評論於
事實還是要搞準確,當晚氣溫應該沒有低到接近零度。查了一下最近幾天的當地最低氣溫,在5-15攝氏度之間,取個平均值,10度左右吧。當然也是挺冷的。
zhiyan 發表評論於
如果沒有中國大使的代表中國政府對瑞典政府的強烈譴責和官方抗議強烈抗議,我相信根本沒有任何人會對這種事情感興趣。事情的關鍵在於中國政府,旅館和曾先生甚至瑞典警察都不重要。
zhiyan 發表評論於
一講好。謝謝你介紹,如剛事件事件,那封信非常感人。
最近瑞典曾先生旅館這件事,我覺得一講您,有點Miss the point.
網上鋪天蓋地的討論,關鍵並不是大家對曾先生有點任性的做法吹毛求疵,也不是說警方和旅館做得正確。整個事件最關鍵的地方,是本來一件遊客個人的小事,諸如此類的事情在全世界可能每天上演,不同城市不同種族而已,關鍵的關鍵是中國政府突然把這件事情高調張揚,在事情已經過去兩個星期以後,正式向瑞典政府提出官方強烈抗議,強烈譴責瑞典政府和警察侵犯中國公民的人權。中國大使接連幾天接受采訪,大義凜然用戰狼般的語言,把一個簡單的旅遊事件,提到了整個民族,整個政府的高度。所以這個事情的關鍵在於中國政府把一個簡單的民事糾紛上升到了國家民族人權的高度。這一點是整個事件發酵的根本原因。
網上鋪天蓋地的評論,說穿了隻不過是在辯論,曾先生事件到底是不是證明了西方國家政府欺壓中國公民的人權?還是這本身就是一個簡單的糾紛,曾先生,是不是本身也有做錯的地方。
恩朵 發表評論於
我依稀記得有個倒黴的女孩子,就是那位殘疾的了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盧剛事件當時轟動China and the World. 今天,重溫這封信,依然讓我感動,眼睛潮濕。 謝謝一講。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謝謝一講告知,我還在外麵沒有回到公司呢,不過我得跟著邊邊,用iPad先上來給你點個讚!晚上空下來一定回來補上我的想法。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一講,我來給你點讚!那封信讓我心頭一熱,感人至深!
博主已關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