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的故事:家鄉篇 (19) “沿海人生活…“回憶過去港灣撿海貝的生死搏鬥”

打印 (被閱讀 次)

“馬蹄蟹”“鱟魚”,客家人叫“後”“鱟“[hòu],年初一講意頭問人要不要“後尾”撿海貝有時會有意外收獲,搬開小石頭會意處發現小八爪魚(章魚),八爪魚多數藏在死螺殼或貝殼裏,玻璃瓶爛鐵罐也有它蹤影,撿起放在藍子裏轉眼它就會逃走,其實海邊很多好東西就是不會弄,例如,海蟄、海參、還有海膽。

在海灘,城市人之名貴食品“海參”也有,但我們大都不撿不要,一條條黑色很使人討厭,你一弄它它就會吐出大堆白色泉來,洗都難洗掉,撿回去也很難弄,聽人說要用石灰醃,把那些白泉醃出來,退潮海邊經常看見海蟄、海參、海膽,這些海上怪物是沒有人要的,可能怕麻煩弄和不會弄有關。城市人“上等菜”海蟄我們叫白炸或叫水母頭,水母頭到處都是,一個個透明在海水裏遊的動作很好看,但你要是碰到它,碰到它皮膚就會起紅點又癢又痛。撿海貝最怕遇到老虎仔(一種類似於海水熱帶魚),給他弄一下又紅又腫,遇見皮膚不好的起碼痛幾日才能好。

有一種海產客家人叫“後”,“馬蹄蟹”“鱟魚”,“後”經常會碰到一對的,雄在上雌在下不分開,以前老家紅樹林“浪釘壩”就有,一抓就是一對,雄在上個頭小,雌在下個頭大,抓住下麵雌的長長硬尾上麵雄的不會跑,如果抓上麵那個雄的,下麵雌的會跑掉,“馬蹄蟹”“鱟魚”“後”肉很好食,但如果不會弄把腸道弄破會食了會中毒甚至死亡。說個故事,過去春節年初一“叫化子”拿些“馬蹄蟹”長長硬尾(刺)“後尾”,家家戶戶去問人要不要“後尾”,客家人“後尾”即後代,“叫化子”大大的壞,年初一講意頭誰不要“後尾”後代?年初一誰敢不給錢?各有各的揾食方法“叫化子”也不笨,各出奇招不服也得服。

說起撿海貝想起多年前英國撿海貝海難事件,30多名在英國撿拾海貝的中國人,突遇潮水大漲,被海水吞噬。我們在海邊長大的人都知道,趕海首先要了解的潮汐時間,那麽趕海,最佳時間是什麽時候呢?每個月有幾天大退潮,這幾天海邊撿海貝的人很多,收獲很大各種各樣海貝都有,大退潮時暗礁露出水麵,暗礁很多各種各樣的貝類,開始漲潮時撿拾海貝的人就開始斷斷續續離開,在暗礁撿海貝要特別留意,漲潮時必須盡快離開,潮水漲得很快,退路很快就會被潮水淹沒。

我家靠近大亞灣海邊,每年春季男女老少都跑到海邊撿海貝,這段季節海貝肥大肉多,有生蠔、蜆子、海蚌、等等,我有一次差點去見海龍王,那是在十四、五歲時,三個人在大退潮時到一個露出水麵的暗礁撿螺(海貝),這些地方各種貝類都有,平時沒有人會在這些沒有露出水麵暗礁撿貝的,這些暗礁平時退潮時隻露出一點點水麵,隻有那幾日大退潮暗礁才完全露出水麵,這些暗礁海浪也很大平時無人敢到,隻有遇見大退潮才會有人到來撿。

那一次我們三個人到露出水麵的暗礁撿螺(海貝),每人撿了一大籃連殼的海貝,開始漲潮時,我們三人帶著撿回來的海貝,慢慢走回原來上礁之處準備離開,這時才發現整條回路己開始被海水淹沒,初時還能走但潮水漲得很快,低窪地方水己到胸部,這段路程很長慢慢海水己漲到過了頭部,好在我們三人都會遊水,拚命往岸邊遊,竹籃在農村很珍貴還有辛苦撿來的海貝那舍得丟棄,一大籃帶連殼的海貝很重,帶著重重的海貝遊了個多小時才遊到岸上,如果走遲幾分鍾那就不是個多小時了,等到小暗礁被海水完全淹沒那時想活命就難了,欺山莫欺水就是這個道理。

退潮海灘人太多撿不到好東西,我們年輕也懂點遊水,經常走進海水裏尋找海貝,腰間捆綁一條長繩連接到一個秧盆上,走進海水浸到胸部處用腳踩,那些地方很少有石頭,用腳踩很容易辨別是否海貝,如果好運氣踩中一窩磨齒螺(海貝),大的一窩有一百幾十個,小窩乜有兩三拾個,一窩磨齒螺很奇妙中間一個和周邊不同,周邊全部是一種,這些海貝很大有些大到拳頭大小。

一窩磨齒螺中間一個多數是“ 江鰩 ”,一種海蚌。殼略呈三角形,表麵蒼黑色,它以殼的尖端直立插入泥沙中生活,以足絲固著海底,要用很大勁才能把它從泥沙中撥出來。 用腳踩到海貝就潛入海水再用手挖上來放到秧盆裏,我們不帶防水眼鏡那年代農村也沒有這些東西,潛入海水打開眼找用腳踩到的海貝,海水弄到雙眼紅紅但傷不到眼睛很快會好。

老李的故事:家鄉篇 (?)…聊聊過去港灣漁民生活

老李的故事:家鄉篇…每個人都有一段人生過程和一段故事

華人lee(花名雞仔)的故事:(農民進城係列):我的自述—(70年經曆

老李的故事:(前言) ……我的自述……“70年經曆及所見所聞”

老李的故事:家鄉篇…紅毛瑟粉誰見過?紅毛瑟粉我們叫它粉其實

老李的故事:家鄉篇…解放前岸上人瞧不起漁民,漁民隻能在海邊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