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之若儀(103)上山下鄉

創作的衝動來源於對過去的尊重和對未來的向往。字裏行間無意中表達出你的理念,你對生活,工作,愛情的詮釋。

文章均為獅子羔羊原創,版權歸獅子羔羊(CN) 及其筆名擁有者所有。為保護微信公眾平台的【原創】特性,有意轉載者請聯係作者
打印 (被閱讀 次)

靜之若儀(103)廣闊天地

作者:獅子羔羊

文字編輯:依琳

 

在南京工廠停工、學校停課、造反派武鬥的當兒,壽庭、馮珍結了婚。兩人經曆不同磨難,從社會的不同層次走進對方的生活。他們用善良、真誠的心嗬護著對方,體貼著對方。新婚後,壽庭在馮珍的精心照顧下,如枯木逢春般地煥然一新,喜氣洋洋。從外表,絕對看不出壽庭已經年近花甲的老年人。

 

別人造反,他們造人。兩人結婚不到半年,馮珍竟然懷上了。壽庭知道後,高興地抱起馮珍在原地轉了兩圈。老來再得子,我的福氣太好了。馮珍急著叫道:別勒這麽緊,肚子被你勒扁了。勒壞了兒子看你怎麽辦?!

聽馮珍這麽一喊,壽庭這才把馮珍放了下來。

 

……

 

冬去春來。六八年三月,馮珍順利產下一子。壽庭順著其他三個兒子,為老幺取名耀東。

 

靜儀從大家嘴裏省下了些副食品券,買了一斤雞蛋、半斤紅糖,帶著正璿一起給馮珍送去。

 

靜儀抱著毛娃,笑著對馮珍說:妳看,這娃娃多乖呀,不哭不鬧,安安靜靜地看著我笑。看到壽庭為母子二人忙裏忙外,靜儀對馮珍說:大哥哥很久沒有這麽開心了。我生正璿的時候,他那時裏外都不順心,整天愁眉苦臉的,經常到我那兒訴苦。看到我給毛娃換尿布,他說什麽斤把重,尺把長,忙了也白忙。妳看他這不又忙起來了嗎!是妳讓他重新振作起來了!

 

在外間忙碌的壽庭抽了一個空走進裏間,看到靜儀和馮珍開心地說笑,就問:妳們在說什麽呢?馮珍趁機取笑說:在說這個毛娃斤把重,尺把長,忙了也白忙呢。

 

壽庭一聽,就知道是靜儀把他以前頹廢潦倒時講的話說給馮珍聽了,不好意思起來。他摸了摸自己的頭,說:那是我胡說八道的。其實,生了小娃就不愁長。現在是斤把重、尺把長,七八年後就像正璿這麽大了。十幾年後就站起來比妳們高的大小夥子了。以後我先走一步,有了耀東,馮珍也有個依靠。

 

聽到壽庭這樣說,馮珍看著眼前的男人,心想,自己沒有看錯人,雖然歲數相差大了些,他是個值得托付一生的男人。

 

看到他們夫妻倆眉目傳情,卿卿我我的樣子,靜儀打心裏為大哥哥高興,也為自己眼明,為他們捅破那層窗戶紙而得意。

 

 

帶著正璿從壽庭家回來,靜儀走還沒進房門就聽到明皓與正瑛在爭論什麽。她趕快推門進房。隻見正瑛抹著眼淚,哭哭啼啼,明皓壓低聲音苦口婆心地勸道:這個積極分子我們不當,落後就落後,我們不報名!

 

靜儀著急地插話問道:報什麽名,落什麽後?

 

看到媽媽回來了,正瑛像是找到救兵似的,抽泣著抹去臉上的眼淚,對靜儀說:姆媽,因為搞運動,公家決定我們六六、六七、六八,三屆初中、高中生同時畢業。毛主席號召我們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好多同學都在寫決心書,說響應毛主席號召,到山區去,到農村去,到廣闊天地去,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老師也說了:去不去是交由組織決定的問題,報不報名是大家的態度問題。我要報名,爸爸就是不讓我報名。妳看,人家蘇馨都報名了。後麵曾家曾惠蘭、曾惠娟都寫了大字報決心書,要與剝削階級家庭劃清界限,堅決報名下農村。我們有一個同學,悄悄地從家裏把戶口本偷了出來,好到學校轉戶口到鄉下去。就我沒報名,成了落後分子……”

 

落後分子就落後分子,反正我們不報名!明皓插話道。

 

……

 

靜儀看了看正瑛,又轉過頭來看著明皓。他們誰講話,她就看著說話的人。她一邊聽他們講話,一邊想如何化解他們父女的爭執又達到目的。想了很久,她才開口了。

 

小毛,妳說的我不太明白。不是說三屆全部下鄉嗎,哪裏還要報名?靜儀問道。

 

正瑛一下子被問住了。她愣了一下,回答道:聽說會有一些初中生升高中。要成份好、表現積極、學習成績好的同學。

 

哦,那妳想升學高中,繼續學習嗎?妳認為妳符合條件嗎?靜儀靜靜地問道。

 

我當然想升學了。能多學些知識多好呀!誰說我不夠格?我是工人成份,成績好,還是團員呢(作者注: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正瑛提高了些音量回答道。

 

哦,那麽,妳是想升學,又認為有資格升學。但是,妳又要報名下農村。這,是不是不誠實的作為呢?靜儀平靜地分析道。

 

正瑛一聽,不知道如何回答。她想了一想,說:我們校長、書記在大會上講的,報名也可能不下鄉,讓我們報個名,表個態。把自己交給黨安排。

 

聽到這裏,明皓插話道:這是慣用的手法。利用人們僥幸心理,把大家都騙上賊船,然後任由他們處置。那些投機取巧的人往往最容易上當。

 

靜儀抬頭對明皓使了一個眼神,回頭對正瑛說:小毛,別聽妳爸爸亂說。我們是誠實的孩子,我們不欺騙組織,對不對?

 

正瑛不情不願地點了點頭。靜儀心裏舒了一口氣,繼續說:那我們就暫時不報名,好嗎?看到正瑛還沒有完全被說服,靜儀又加了一句:大會上不管校長、書記說什麽,你隻當沒聽見,既不要附和也不要唱反調。如果老師單獨找妳談,妳就說想多學些知識,以後好為革命事業多做貢獻‘。

 

聽到這裏,正瑛覺得這個說法說得通,激動的心情這才平靜了下來,她認真地點了點頭。

 

看到靜儀心平氣和地打消了正瑛要報名下鄉的意願,明皓心裏暗暗地佩服她。但是同時他又為女兒不聽他的話而耿耿於懷。唉,算了,不求女兒念我的好,隻求她以後不吃苦就好。

 

 

 

六八年夏天,在國務院、教育部的主導下,學生大串聯基本結束。複課鬧革命的口號開始風行。正璿已經八歲了。靜儀帶他到大街口昇州路小學報了名。正琅沒有懸念地從小學畢業,升入改名為抗大中學的原十九中學。

 

正瑛的鄰家同學蘇馨,被分配到溧水孔鎮插隊。鄰家兩個女兒都被分配到蘇北插隊,大女兒惠娟在鹽城,二女兒惠蘭在漣水。

 

正瑛如願以償地被推薦升入高中繼續讀書。

 

那三屆(史稱老三屆)的絕大多數學生都被送到農村插隊,送到農場務農,送到邊疆牧民。特別是上海,大多數學生都去了新疆。

 

明皓、靜儀想到當年想方設法地要把一家人的戶口轉到上海而未成,如果當時做成了,一是憑著明皓的曆史背景,運動中他一定厄運難逃;二是看著上海支邊的勢頭,正瑛一定是發配邊垂的命了。現在想想,真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八月份,那些被分配插隊的孩子就要出發了。

 

大人們眼看著自己十幾歲的孩子,就要到鄉下和農民一起插秧種田,住土屋燒大灶,心裏一千個舍不得,一萬個不放心。特別是那些初中畢業的孩子,都不到十五歲,連做飯洗衣都不會,哪能吃得了那個苦。

 

出發那一天,大人們幫自己的孩子背著行李、拎著裝著臉盆的網兜,一個個地把孩子送到學校。

 

東方紅中學大門口掛著一橫幅:廣闊天地,大有作為!

 

家長、同學剛走進學校,校長、書記就走上前來,給每個插隊的同學胸前戴上一個大紅花。學校裏,鑼鼓聲、高音喇叭聲不斷,好一番歡天喜地的氣氛。

 

戴著大紅花的學生一個個地連同行李一起上了卡車。

 

當卡車慢慢駛出校門,看到父母追著車子向他們依依不舍地招手時,十幾歲的孩子們這才意識到,他們這是要遠離父母,去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去過一種全然不同的生活。這時,興奮的心情一下子跑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對父母的不舍、對家的依戀、對未來生活的恐懼。車上、車下哭聲一片。

 

人群中,正瑛看到蘇媽媽,曾媽媽一個勁地追在卡車後麵。蘇媽媽高聲向女兒喊到:“蘇馨呀,到了就來信。好好照顧自己……”曾媽媽高聲向兩個女兒說:不要克儉自己,錢不夠用寫信來家……”

 

看到車上的同學個個都哭得稀裏嘩啦,正瑛也抹起了眼淚。

 

 

中午,正瑛回到家裏。午飯桌上,她給明皓、靜儀講了上午送同學出發下鄉的情景。明皓忿忿地說道:什麽狗屁上山下鄉光榮,誰都知道那是吃苦受罪。那些有門路的人家不都把小孩子送去參軍了嗎?什麽動員、報名、表決心,說穿了,一句話,猴子不上樹,多敲幾遍鑼!從前公私合營時給報名公私合營的業主戴大紅花,現在給下鄉插隊的學生戴大紅花。都是一個套路……”

 

聽到明皓滔滔不絕地發起議論來,靜儀連忙打岔道:小毛,別聽爸爸亂說。做父母的總是舍不得孩子遠行。這是人之常情。開學了妳就好好學習。總有一天,妳也會離開我們,走向社會的。隻是妳的同學,像蘇馨,才十四歲,這麽小就離開父母,是早了些。別亂想了,妳趁早收拾好書包,準備開學吧。正璿九月份就開始上小學,正琅開始上初中。妳有空幫著他們些。我上班累死了,爸爸身體又不好。這幾年妳在家也能幫襯點家裏。

 

正瑛懂事地點點頭,低頭吃飯了。這是她第一次以懷疑的態度看待組織的宣傳。為什麽校長、書記把下鄉說成振奮人心的事,而那些真正下鄉的同學和他們的家長卻哭成一片呢?他們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目的是做新一代的貧下中農,還是用自己的知識文化去幫助貧下中農。正瑛開始迷茫了。算了,還是聽媽媽的振作精神,準備開學上高中吧……正瑛打定主意了,就安靜地繼續吃飯了。整個午飯時間,她就沒說一句話。

獅子羔羊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暖冬cool夏' 的評論 : 謝謝暖冬,正瑛應該感謝她的父母,免了她受苦。我準備寫一章《廣闊天地》講講知青的故事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真實,我雖然沒有親身經曆過,但是就是覺得場麵非常真實。還好正瑛沒有去。
獅子羔羊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玩兒鬧一輩子' 的評論 : 謝謝玩兒臨博鼓勵!
玩兒鬧一輩子 發表評論於
寫的真好,好看????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