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健的“布袋門”——瑞士記者協會出糗記

西諺有雲:“真事往往比創作還離奇”。(life is often stranger than fiction)。驗之於平頭身上,信焉。
打印 (被閱讀 次)
張健的“布袋門”
——瑞士記者協會出糗記

平頭按:這是多年前揭露張健出糗的一篇舊聞。時唐騙柏橋還沒曝光,其“永州異蛇”的麵目尚未暴露,那時他還對張健的劣跡嗤之以鼻。曾幾何,現在唐騙與張騙同流合汙合穿一條褲子,成了盛雪團夥的一員!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快……此文的大背景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是中共對內對外彰顯大國盛世的契機故中共非常重視,以魏京生為首的海外民運聯席會議決定人權外交出擊,采取針鋒相對、釜底抽薪策略——2007年12月10日在日內瓦瑞士記者協會舉行新聞發布會號召抵製08北京奧運,在日內瓦聯合國人權總部會議廳內舉行會議揭露中國人權真相,後驅車前往瑞士洛桑國際奧委會總部遞交抵製請願信。整個過程西方媒體記者采訪報道。來自日本、澳洲、香港及歐洲各國荷蘭、德國、法國、丹麥等國的民運人士(平頭與幾個丹麥民陣的兄弟從哥本哈根驅車長途跋涉遠赴瑞士)積極參與此項活動。海外民運聯席會議的人權外交出擊,擊中了中共的軟肋。中共有關方麵十分緊張,生怕民運人士攪了北京奧運的局,不敢懈怠派出相關人員全程監控。當時的背景是在世界各國舉行的北京奧運聖火傳遞遭到自由西藏人士的成功攪局,使得中共本想借此弘揚國威的愛國秀,被中共侵犯人權的譴責搞得灰頭土臉,狼狽不堪。中共當時真急了,國安係統不惜指示他們在海外民運的代理人親自披掛上陣,以轉移視聽,達到力保北京奧運的目的。由楊建利、盛雪、費良勇、張曉剛、汪泯高調主導的海外民運人士回國“闖關秀”就是在此背景下橫空出世的。 

圖1:2010年5月30日張曉剛到達上海世博會現場挺胸疊肚叉腰聲援世博難民,然後上海國安上演一出將張遞解出境毫發無損的“捉放曹”

圖2:2007年溫哥華漢藏論壇期間黃河邊的車在中國城被砸,車內一台筆記型電腦被盜,導致不雅視頻圖片外泄。圖為盛雪楊建利黃河邊(高冰塵)在砸車現場。

 柏橋老鄉過獎。平頭就一性情中人,看不慣有些沽名釣譽之徒,在此虛張聲勢、咋咋呼呼地裝逼。想必老兄也見識領教過張健那種目中無人、牛逼烘烘的阿Q樣。其實知其底細的民運同道中人都知道,“一根蔥”“百搭張”就一北京周邊通縣的胡同竄子,“語言的巨人,行動的侏儒”。熱衷博取虛名,貪小便宜隻進不出,如西洋“教堂頂上的風向標鐵公雞——一毛不拔”,關鍵時刻就裝聳掉鏈的主。
    
   僅舉一例:
   

張健的“布袋門”


    
   2007年冬到日內瓦參加魏京生主導的抵製北京2008奧運活動。某天(12月10日)上午魏京生在瑞士記者協會舉行新聞發布會。會後,主人以雞尾酒會招待與會的各國媒體、電視記者。免費的午餐,“百搭張”哪有放過之理,麵對佳釀美點,其北京胡同竄子的吃相本色頓顯出來。仿佛困難時期吃糠咽菜的老農不留神得以遛進“老莫”(北京“莫斯科”餐廳)趁飯大快朵頤。“百搭張”還真不把自己當外人,紅酒、白蘭地、伏特加輪流喝個遍,還旁若無人地滋溜一口酒,吧嘰一口菜。未幾,就不勝酒力,洋相百出。

圖3:“通縣混混”民運江湖人稱“一根蔥”張健


   猛男"百搭張"絕非浪得虛名!當時斯文掃地不說,接下來其青皮混混的惡劣秉性暴露無遺,令人傻眼——他胡喝海塞也就罷了,竟在雞尾酒會還沒結束,就如布袋和尚般地拿出隨身所帶的布袋,大刺刺地將喝剩的紅酒、白蘭地、伏特加,吃剩的點心、開心果、巧克力、牛肉幹等等美食,連瓶帶肉悉數一掃光打包將布袋塞得鼓鼓囊囊。“百搭張”一邊打包打著酒嗝,一邊大言不慚喜滋滋地喃喃自語,“謔,夠俺吃好幾頓的啦!”——其得隴望蜀、貪得無厭、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得瑟之情溢於言表。
    
   旁白畫外音:張健的貪小便宜隻進不出是出了名的,06年加入社民黨,每年一百刀的黨費對於他有如割肉放血般的心疼。連續兩年不交黨費,其退黨的理由並非他唱的高調那般堂皇,蓋因國凱去函催其補交拖欠的兩百美元黨費,他覺得是冤大頭而寧退不交。這次他高調“歸隊”社民黨伊始,就申明他是不交黨費的特殊黨員,“我的黨費不交中央,而留在法國黨部作發展用”雲雲。擺足了“我是鐵公雞我怕誰”的潑皮刺頭樣。另一個例證是,盤古樂隊的敖博到張在巴黎的寓所,打開其有“百寶箱”之稱的衣櫥,謔,滿滿一櫃盡是“百搭張”順來的襯衣、T恤、卷筒紙等等不一而足。由微見著,敖博有言:等中國大陸民主了,我看張健比共產黨的貪官還要貪。

圖4:2018年7月在推特直播的路德訪談的辯論擂台中“布袋和尚”被小平頭打得滿地找牙,結束時張很阿Q地隔山打牛手舞花槍

  倒帶回放:扯遠了,言歸正傳。“百搭張”旁若無人的打包之舉,使我等(在場的有德國的席海明、法國的魏曉濤、丹麥的劉剛、日本的林飛、澳洲的潘晴等等)同道中人及老外記者大跌眼鏡、目瞪口呆。須知,這已不是張健的個人出糗的小事,而是(當著各國記者的麵)關乎民運整體形象的大事!魏曉濤實在看不過眼,將張拉到一邊小聲訓斥一番,責令其將布袋的酒水食物放回去。
    
   本以為張健有自知之明,能知錯就改。可“酒是英雄色是膽”之“百搭張”隻進不出,叫其將放入囊中的私貨再拿出充公,無異於虎口奪肉,故魏曉濤此舉簡直是在憤怒的公牛麵前揮舞紅布頭!在酒精燃燒青春荷爾蒙的作用下,“百搭張”瞪著紅眼,盡顯潑皮無賴氣急敗壞的混混本色,偏偏哪壺不開提哪壺,中氣十足,無知者無畏當眾噴著酒氣地斷喝一聲:“魏曉濤,你他媽的不是北京人,你是安徽農村人……你有什麽資格教訓老子,什麽玩藝兒!”——“百搭張”撂下狠話,提著脹鼓鼓的布袋一步三顫、屁顛屁顛的揚長而去。
    
   畫麵:在場的人們似乎被施了定身法,時間似乎凝固了分把鍾,老外驚訝的嚼舌不下。留下我們幾個麵麵相覷、幾乎氣結暈倒沒緩過神的大老爺們。“嘿!小樣的,他倒有理高三分啦。”身著蒙族長袍,剛才還在記者會上亮出印有中共關押蒙族維權領袖頭像T恤,控訴中國人權惡化的席王爺苦笑地搖搖頭。(席海明,蒙族人。87內蒙古高校學運的學生領袖,現在德國當郵差。在海外重要場合,席必穿蒙族長袍,故有“席王爺”的美號)。
    
   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湯。對張健如是表演,老外記者看得雪樣分明,其負麵影響,唉,你懂的,不說你也曉得啦。是故,現在每當看到張健在台上作高大全苦大仇深狀,盡是義正詞嚴、黃鍾大呂、鐵板銅琶之音的發言,平頭在此“狠鬥私字一閃念”坦白:像我等“燕雀安知鴻鵠之誌哉!” 隻恨爹媽給的這賊眉小眼,如楊子榮,郭建光,洪常青和李玉和一樣裝逼,打死平頭都學不像。(學刁德一,小爐匠,坐山雕,胡傳魁,南霸天這類反派人物卻得心應手)是故,都無一例外的精神溜號,思緒天馬行空瞎轉悠,聯想起日內瓦湖畔“百搭張”向魏曉濤抓狂撂狠話那滑稽的一幕。也總會如柏橋老兄一樣啞然莞爾一笑。
    
   不是尾聲:偉、光、正的中共還有陰暗麵,海外民運也有不足之處。這年頭,民運圈中龍蛇混雜,既有高、大、全之民運的白求恩,反共的焦裕祿,也有“白天孔繁森,晚上王寶森”的主。寫將出來與大家一覽,說明我們敢於自我批評,不護短,民運能容百家之言!在我們民運陣營裏,聲名顯赫,心眼又好的人士,都有本記和自傳。聲名狼跡,心眼不好的朋友,別說正傳,連外傳都沒有。您放心吧,平頭給他們立傳。就如良勇的“千金門”(費良勇、鄒海霞性醜聞的深度分析(多圖)),盛雪的“特務門”(民運諜影之盛雪、費良勇為“共特”“保駕護航”(四)),因全的“風雨門”(提上來:好一個劉因全,竟敢冒充台灣人蔡登文上貼罵人!(圖) ),草庵的“抄襲門”,泱潮的“神棍門”,張健的“布袋門”一樣,一個都不少。今後還會一如既往地立傳樹“門”下去。
    
    
   --------------------------------------------------------------------------------
   附件:唐柏橋函件
   
    
   在 2011年8月9日 下午1:42,baiqiao tang  寫道:
   
   過去沒看機會看老鄉的文章,最近得益於社民黨大戰,拜讀了不少你的大作小作。我發現你是民運中難得的筆杆子。這篇小作也是嬉笑怒罵皆文章。我唯有會心一笑:
   
   Baiqiao Tang (唐柏橋)
(2011/08/09 發表)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