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區故事八 爛命也是命

遊泳打球練身子,閱讀寫作動腦子,開個小店掙銀子,平淡祥和過日子。
打印 (被閱讀 次)

《爛命也是命 》


一進店,一女客就向我抱怨,態度很不好,說廁所門打不開。多大點事,不就是一扇門嗎,我甚至懶得去拿鑰匙,拔開門上的一塊擋板伸手一擰。

那一刻,我的身體像觸電似的顫栗起來,咋有個死人?啥時候死的?服務員沒發現?死在廁所一晩上了?除了在殯儀館,近在咫尺的碰見死屍我還是頭一回,而且如此意外,突然,毫無準備,真把我嚇著了,仿佛世界都已凝固。

 

定神再看,頭發披散是位白人,張著嘴,仰麵躺地,小腹祼露,一雙大長腿。我沒敢把門開更大,也沒合上,因為她的頭和肩膀緊貼著門框,無知覺的軀體讓我不知道如何是好。你說麻煩不麻煩,她怎麽死在這了?開酒吧,店裏常有意外,可這種意外在我的店裏還真是第一次。


酒吧位於東區,商業街上,人來車往的也算熱鬧。都說東區法裔多,性情浪漫,無業者多一些,但對開店的人來講,這地兒好掙錢,浪漫的人消費任性,少理智,所以一大早,店裏己有不少常客。

 

 

再細看,該女子左手握有針管,肯定注射過毒品,別不是注射過量了吧?從頭往下看,裸露的肚臍處有起伏,謝天謝地,她還喘著氣,沒死。

顧客們七嘴八舌的讓我別觸碰,嚷著打911。電話是雇員打的,接通後一直沒再放下,我曾有過經曆,911會詢問很多問題,並指導著怎麽急救。然而今天這案例顯然是毒品女自己作孽,嗜毒太深,雇員站在她身邊向911報告著各種狀況。

不到兩分鍾,消防車呼嘯而至,也夠興師動眾的,幾名全服武裝的消防員手提急救箱,氧氣瓶,攜帶各種救援設備魚貫而入。領頭的那位,在廁所內對女子呼叫了幾聲,然後很專業的把該女拖出廁所,幾名助手忙給她輸氧,麵罩罩在頭上。或許該女子隻是熟睡,在毒品的作用下若夢似幻,正享受著騰雲駕霧的快感,這一拆騰倒把她整醒了,起身坐直,發了一會兒楞,弄明白後,拚命似的又爬回廁所。

 

 

窗外,閃著燈的警車也趕來了,可能不止一輛,酒吧裏馬上變得擁擠起來,眾多來人把廁所門圍得水泄不通,看不清楚裏麵在幹啥?

不長時間,“滴嗒嗒”救護車也來了,下來的救護人員也是一幅雄糾糾的樣子,製服標配,每人肩上都背著一個大大的救護包,如果在野外,會讓人誤解為登山隊員。

我在一邊數了數,共有專業人士十二位,消防,警察,救護,人人都配有專業行頭,忙而不亂,各司其職,頗讓人信賴和暖心。同時又覺得對這樣的一個注射毒品的女人動用這麽多的社會力量太過仁慈,浪費了多少人力物力,納稅人的錢白花了,也會助長某些人群的墮落。可反過來想該女子也屬社會的弱勢群體,在加拿大,人命大於天,救死扶傷正是政府機構的職責,出了險情理應擔當。

一位客人為了消除我的緊張安慰道:該女子在別的酒吧和餐館也幹這事。那位抱怨廁所打不開門的女顧客則說,早上酒吧開門前看見她在大街上溜達。

消防員撤了,警察也撤了,靜悄悄的,消防站就在下一條街拐角,所以來的最快。留下的救護人員在廁所裏與該女人繼續周旋,該女子哭泣著,賴在廁所裏像是沒啥生命危險,就是不要去醫院,後來在幾名大漢強製的規勸下綁上了擔架,推進了救護車。

,海外待長了,對發達國家的運行機製業已熟悉,他們的快速反應與救援將生命視為第一,施救這位涉嫌毒品的女人也體現了整個社會人與人之間的包容。當危機發生時,無論你是達官貴人還是平民百姓,甚至是遊客,流浪漢,妓女,隻要緊急電話來報,911都會啟動聯動模式,消防,警察,救護三位一體,從不同的地方趕赴現場,這也是為什麽在馬路上出現車禍,甚至河邊有人溺水消防車也趕到的原因,並且全力以赴爭取最短的時間。

 

 


自始至終,店裏的顧客看電視的看電視,喝啤酒的喝啤酒,有了專業人員在場,一幅事不關己的樣子,也感覺不到有岐視,有埋怨,那種超然的神態像是啥事也沒發生,也沒人交頭接耳,真是西方文化。但我知道,如果有需要他們會隨時出來幫忙,而我做的唯一事情就是戴上手套撿起地上遺落的大小塑料袋扔進垃圾桶。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