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散記: 白馬啟程

講文明,講禮貌,愛藝術,談幽默
(個人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複製)
打印 (被閱讀 次)

(北極之行散記之一)

“你要去什麽地方”?櫃台後麵的租車公司業務員例行公事地問我。”去。。那個,叫什麽來著“?事先瞄過一眼的地名,到了嘴邊就是說不出來。”塔克托亞塔克“!”對!Tuktoyaktuk“!幸虧有旁邊的朋友提醒,這下我把這個繞口的名字給記住了。

我們是在加拿大西北邊區育空(yukon)的首府白馬,開始這趟曆時十天的北極之旅的。這個叫做塔克托亞塔克的小漁村,是美洲大陸有公路連接的最北端。如果你找來去年出版的地圖查看,這個漁村還沒有被公路的圖線連上。那時,想到那裏遠足的人們,隻能在封凍的季節,從厚厚的冰層上越野前行。現在,修建了多年的公路終於貫通了,但聽說那是依據北極獨特的氣象地貌條件設計的灰石子路,晴天走過會是砂石飛揚,雨雪天氣則是泥漿坑窪。這樣的條件,來回開上三四千公裏,對於精力體力來說,可能還真應該算是一種小小的考驗。

頭天晚上下榻的旅舍是一棟被樹林包裹著的滾木小屋,外表粗曠內飾講究。眼見天色轉暗後,遠處山頂上的積雪還映著粉白色的光,周邊雖然空氣清涼濕潤,但聽到密林深處偶爾傳來莫名的響動,就不敢在外麵貪戀暮色過久了,於是早早回屋躺在床上查看行程資料。從維基百科給出的解釋,這個塔克托亞塔克在原住民話語中的意思是,它看上去像是一隻馴鹿。我看著這話好奇,就點開穀歌地圖,循著那條彎曲的白線,一路走下去。路兩邊點綴著數不清的湖泊水塘,密密麻麻,公路穿行在其間,就像是維係網兜的細線。這樣到了北冰洋岸邊盡頭,就出現了這個小小的圓點。我把這圓點周圍的水岸線圖形放大縮小來來回回地審視,怎麽也找不出一個馴鹿的形狀。這塔克托亞塔克真正的意思,怕不是幾十年上百年前的愛斯基摩土著人,用來嘲弄那些白人不速之客的戲虐之詞吧?

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族類相遇,彼此之間總會保持一份戒心的,尤其是當一方強大一方弱小的時候。被欺負的一方盡管表麵順服了,但一有機會還是想要盡量占點便宜的,那怕隻是精神勝利法也好。我有這樣的疑問,也是有點根據的。寫智人簡史的Harari在書中講過這樣一個故事,1969年Amstrong他們登月前的幾個月,阿波羅2號的宇航員們在美國中西部一處表麵像月球的荒蕪沙漠基地訓練,這是土著印第安人的保留地。一天,訓練中,宇航員們穿過一個土著人居住區,遇到一個閑來無事的當地老人。這人問Amstrong他們在幹什麽,宇航員們說在做登月征程的準備。這老人聽聞此言沉寂了一會兒,然後問宇航員願不願意幫他一個忙。

“什麽事呢”?

“是這樣,我部族的人認為我們的神靈是居住在月亮上的,我在想你們能否為我們帶個重要的口信給那些神靈“。

“什麽口信”?

這老人口中念念有詞說了一串他部族的語言,然後讓宇航員們重複背誦,一遍一遍直到他們記熟了為止。

”這是什麽意思呢“?

”我不能告訴你們,這是隻有我族的人和月亮上的神才能知道的秘密“!

當宇航員們回到基地,想方設法找來了一個能懂當地土著語言的人,讓他翻譯這段熟記了的話的意思。這人聽完哈哈大笑。最後他說,這段話的意思是,”別信這幫人跟你說的每一個字,他們來的目的是要偷走你的土地“!

那天晚上,我迷迷糊糊睡得很輕。恍惚之間,我鑽進了一個閃著淡淡燈光的獸皮帳篷中,溫蘊的爐火上煮著熱氣騰騰的魚湯。一個麵色紅潤的長者微笑著示意我坐下,然後他舀過一碗湯推送過來,我正待伸手去接,那碗中煮熟了的魚突地眼睛一睜,身子一躍,從碗裏騰空而去。濺在我手上的湯很燙,我醒了。

 

下圖 離白馬170公裏的Kluane國家公園

圖二  Kuane 公園的湖

圖三 Kluane 公園的湖光山色

圖四 Kluane公園的雪山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有是有,就是意境不夠含蓄。不過,周邊一個人沒有,你可以在那坐上一天,獨享美景。。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越吃越蒙山人' 的評論 :

視覺強烈的衝擊呀, 有沒有? 哈哈 ......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其實我不太喜歡那張,但好像兩張彩色椅子放在湖邊是加拿大風景照等保留樣式,沒辦法就上了。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湖邊兩張紅木椅太吸晴了!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背包走天涯' 的評論 : 要組四驅SUV,地盤高少打滑,因為下了雨雪地上的溝和坑窪還是很深的。從白馬到道森圖中有加油。這段路好走,但我租的是通用的SUV, 比日本車費油,中間要加一次。從Dawson去Eagle Plains再去Inuvik圖中都沒有加油站,要在這兩個地方提前加好油。從Inuvik到Tuk可以當天來回。如果一切正常,好像不用備油桶。
另外,我有朋友是夏天去的,照片的景色明顯不如9月初,這是最好的季節,樹葉植被都變了顏色,雪山的雪也好。
背包走天涯 發表評論於
5年前就想開車過去那裏,但是活生生的被沼澤地和冰路給嚇到怕,今天知道路修通了,真好!明年夏秋的北上腹稿已經初步形成。請在後續中詳細告知沿途各個加油站之間的距離,以及備用油桶應該是通常四驅車油箱幾倍的儲備量為宜?先謝謝你了!繼續追讀您的圖文中。。。。。。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ilverbug' 的評論 : 長老沒見到,倒是站在冰包上遠遠地看了看長老住的屋子(我猜是他的)。
silverbug 發表評論於
請你喝長生不老湯呢,哈哈。 後來有沒有沒碰上什麽部落長老之類的? 給說說。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這次小寶有點主觀了,現實情況是咱未必小他未必大,哈哈。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uumia' 的評論 : ,米婭這樣的鼓勵讓山人既榮幸又慚愧。謝謝。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越吃越蒙山人' 的評論 : 俺是說你見到的那些外族人,我在想象你是小號的,他是大號的。 :-)
Luumia 發表評論於
山人這篇旅人日記有點海明威有點傑克倫敦,總之,很man。期待下篇!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哈哈,又跑過去看了一下,幸虧早先沒有出聲,不然就露怯了。是我眼神的問題,你交代的很清楚沒有問題:)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越吃越蒙山人' 的評論 : “管我外婆叫姆媽,管我父母叫哥哥姐姐,所以我管他們都叫舅舅”,山人是指這句話?
輩分,不會錯,就是我父母這輩,比我父母他們小7/8歲。山人是指“稱呼”混亂吧,:)),確實,俺家的稱呼,都有些奇怪的,旁邊人是聽不出關係的,比如“土豆-禾苗”…………))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黃刀沒去過。這個季節從白馬往北走,是事先想象不到的美。太應該想辦法過去了。挺辛苦,但是值得。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大號的人?搞糊塗我了?見到的大號的東西可能就是一根泡在酒裏的腳趾頭了。雖然不粗,但是很長,後邊會解釋一下。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我去看了你的那篇文,當時覺得那幾個舅舅的輩分有些不清不楚,本想留言詢問,但怕是我的理解力有問題,就沒敢出聲。
cxyz 發表評論於
太美了, 我們剛下來個黃刀白馬的項目, 真該申請一下 :)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哈哈,好久不見山人了,原來是去探險去了。去了大號的人外,還看見什麽大號的東西,俺知道你後麵的遊記要些,可俺等不及了!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越吃越蒙山人' 的評論 : 不是最近,是80年代末就一直注意的一個群體心理現象,特別是和當事者聊天,還有和一些領館工作人員聊天時,覺得各種交錯的思緒非常好玩有趣。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哈哈,我在別人眼裏一定已經是族群長老一級的樣子了,要拉婚也輪不上我呀
土豆最近好像對異族婚配的事情很感興趣?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讀到“占便宜/精神勝利法”,就想請山人先劇透一下,後來旅程有沒有被原住民拖入洞房啊,:))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東裕德' 的評論 : 哈哈,是夢裏遇到神仙了。謝裕德兄光臨。
東裕德 發表評論於
哈哈山人在北極遇上神仙啦!謝謝分享北極風光。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