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員軼事 (續)

用文字留住歲月的芬芳
打印 (被閱讀 次)

第六感官

網絡泡沫那幾年,公司盈利下降,現金短缺,裁員聲浪此起彼伏。一點風吹草動,都讓人緊張萬分。這種時候,人的第六感官似乎格外敏銳。

那天一早,我去上班,剛剛坐定,我的 manager 過來找我。他沒有像往常一樣和我的寒暄,而是要我和他去開一個會。他在前麵領路,並刻意和我保持距離。他的身體語言告訴我,他沒有和我交流的願望。時間還早,很多同事還沒有進來,經過的隔間,大多數是空的。一切的一切,給我一種詭異的,不舒服的感覺。他推開了一間辦公室的門,當我看到裏麵坐著的,分管我們部門的 VP 時,我的猜測得到了驗證。

我是在最後的幾秒鍾,聞到了危險的氣息。其實,我看到和聽到的兩個關於第六感官的例子,比我自身的體驗要有趣得多。

那時,我的隔間背對著一塊空地,經常有人從那塊地方經過。一天,翌過來和我打招呼,問我怎麽選擇健康保險,因而認識了他。翌剛來,年齡在30上下,中等個子,身形卻比一般中國人要壯實不少。不客氣地說,應該是超重了。他來了一段之後,明顯減重不少。和他聊天的時候,我還問過他,他說參加了一個減肥計劃,效果很不錯。

一天早晨,那片空地上傳來一個愉快的女聲:You are disappearing!我聽到,吃了一驚,趕緊回頭看。哦,是女同事 Tina 在和翌打招呼,我鬆了一口氣,原來她是在誇翌成功減肥呢。中午,我和一個同事出去吃飯,在出口處碰見翌。他神色緊張,我們邀他一起去吃飯,他也不回應。吃飯回來才知道,公司當天有一批裁員,翌也在其中。

我們幾個中國人,沒了做事的心情,聚在一起交換信息。我說,今天一早看見 Tina 和翌打招呼,說他 Disappearing,居然讓她說著了。一個同事說,他也遇到了怪事。早晨來的時候,他們組的巴基斯坦小夥抱怨門卡不工作,是他幫著開的門。上樓的時候,那小夥子玩笑說,不要是被裁員了。結果,真被裁了。不知是不是HR提前把他的門卡 disable 了。

禍不單行

在我供職的第二家公司,我真真地體會到什麽叫禍不單行。

失業以後,再找工作,去了一家日本公司。老板招我時特意說,公司和員工的相互忠誠,是日本企業的文化傳統。這家公司的員工流動性很低,有人工作超過了30年。不幸的是,我去了沒多久,因為業績下滑,也開始裁人。

那天,同事 James 來得晚,進門就開心地宣布,說是終於辦妥了離婚手續。過了一會,突然傳達開全體大會,會上通知了裁員的消息。印象中,我們組隻有 James 被裁了。當我們返回辦公室的時候,James 已經離開了。大夥都感歎,James 怎麽會那麽悖,離婚失業同時發生。其實,並沒有那麽糟,James 盼離婚已經盼了許久了。可是,撞在同一天,也真是不容易。

再往後,趕上了零八年的金融危機,公司近乎是咬著牙,每年裁掉一批人。管理層意識到,沒有必要將被裁員工推到公司的對立麵,特意將裁員消息提前幾天公布。最後的一個工作日,變成了溫馨輕鬆令人不舍的一天,主要用來告別聚餐和 Exit Interview。

我們的部門已經縮到不能再縮了,這一次,裁了兩個資深經理,Jimmy 是其中的一個。Jimmy 是印尼華人,工作努力,個性溫和。最後一天,Jimmy 依然準時來到辦公室,坐下沒多久,接到一個電話,說是太太開車時打手機,被警察盤問,不知為何受了傷,人已經送到了醫院。Jimmy 在大家的關切中匆匆離去,就此別過。

詳細的過程是,Jimmy 的太太開車時騰出手來做什麽事,被經過的警察看見。警察認定她使用手機,將她截停,給她開了罰單。她不承認打手機,拒絕在罰單上簽字。警察認為她妨礙執法,將她拷上手銬,期間也許有掙紮,導致她的手部骨折。我眼中的 Jimmy 太太是一個溫婉知性的職業婦女,如果沒有丈夫裁員的壓力,她也許不會那麽心焦氣躁,這件倒黴事或許不會發生。

這個案子及其相關的進展,作為警察不當使用權利的典型,曾經見諸華人媒體。不過,通過這件事,我對美國警察的權限有了更多的了解。警察執法的時候,擁有絕對的權威。你的權力,體現在日後的申訴上。比如,對於警察開出的罰單,你必須簽字。簽字僅僅是認可警察的執法,並不代表接受處罰。和警察對抗,後果可能非常嚴重。

我們部門終於宣布要關閉了。曆時八年多,從我入職時的三十多人,到最終包括老板在內的五個人。從我家開車去公司,上高速前,要開過一條長約 3 miles 的主幹道。這條路上車輛多,紅綠燈也多,追尾車禍時常發生。你相信嗎,我工作的最後一天,開車去上班,等紅燈的時候,我的車被後麵上來的車撞了。撞擊力度不算太大,但是 Rear Bumper Cover開裂。肇事的,是一個開車去上班的消防員,他也後悔,短時間的跑神,漏看了前麵的紅燈。

開著保險杠開裂的車到了公司,和即將告別的同事聊起這事,幾乎是當笑話在講了。麵對裁員,我們早已修煉得雲淡風輕。

我可不敢雇你

第一次失業在家的時候,見過我的一個高中同學。我這同學自己做老板,在南加開一間製造公司。他不用擔心失業,卻有其它方麵的擔憂。

得知我在找工作,他給我講了一個他雇人的故事。有一次,他麵試一個求職者,申請人的簡曆上顯示幾年間換了幾家公司。他問,為什麽離開第一家公司,答複是那家公司倒閉了。第二家公司呢,也是倒閉了。第三家公司,還是倒閉了。我那同學不敢雇他呀,這個主,看樣子會把他的公司也整倒閉了。

我還沒有那麽大的本事。因為部門關閉,我離開了第一家公司。還是因為部門關閉,我離開了第二家公司。我申請第三家公司的時候,幸虧老板沒問我。目前來看,事不過三,在我這裏是應驗的。

後記,

我家理工男,經常冒出冷幽默。下麵是他的評論:如果你現在這家公司又關門了,那你絕對是師奶級的殺手了。你可以直接申請Apple 或 Google ,試試去搞垮它們:-)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hshqg' 的評論 : 問好新朋友。又是一個職場幸運兒。祝你享受工作,將來快樂退休。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暖冬cool夏' 的評論 : 問好冬妹妹,幾乎人人都有禍不單行的經曆。有些傷害不大,有些卻可能痛徹心扉。願我們都與幸運相伴,健康快樂每一天。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zl9876' 的評論 :梅子姐說得對。剛開始會覺得失敗,檢討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麽。經曆多了,發現沒必要那麽認真。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水沫' 的評論 :問好水沫。你的小說《夫妻關係》中的裁員場景,寫得真實可信,應該加入了你當時的體驗吧。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老生常談12' 的評論 : 羨慕你啊。這樣的裁員,越多越好。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寒一凡' 的評論 : 謝謝一凡點讚。立秋了,一凡回來了嗎?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換一個' 的評論 : 問好老朋友。找到你上次的留言了,再次感謝。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問好菲兒。你說得對,一點要淡然麵對。不就是一份工作嗎,想出力,不愁沒人要。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jiajiashui' 的評論 :謝謝點評,有那麽嚴重嗎?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ocalappleseed' 的評論 : 謝謝你的分享,非常勵誌。
zhshqg 發表評論於
可能是幸運,從到美國找到第一個工作直到今天(34年了) 總共可以說就換了兩次工作
,而且第二次就是又回到原來第一次的單位.所以差不多可以說就換了一次工作,中間
那次僅僅一年左右.看樣子要在這個單位一直到退休了.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禍不單行”,有時候真是命運會作弄人的,我們也碰到過的。問候迪兒。
mzl9876 發表評論於
喜歡迪兒的職場經曆篇,很生動並很有感觸,有句老話;職場如戰場,當然幾次曆煉下來,也真是鍛煉人。
水沫 發表評論於
我經曆過幾次裁員,倒是都沒被裁到,就是一次公司倒閉了,全體失業,那個印象太深了~~
老生常談12 發表評論於
2002年被裁後,公司繼續發工資半年,保留辦公室,計算機及一切,讓我在公司內部找工作。半年後,公司再給我3個月薪水,走人。
此公司10萬人,$30B/年。
寒一凡 發表評論於
讚迪兒細膩的文筆,讀來覺得如身臨其境。
換一個 發表評論於
I recalled back you are the one once walking along the Columbia River at Portland downtown.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jiajiashui' 的評論 : +1永遠都有意想不到的事發生,感覺要看淡然後去麵對。

特別喜歡迪兒這個係列!
jiajiashui 發表評論於
職場如戰場
localappleseed 發表評論於
寫的非常真實的經曆。我也經曆的三次被裁,前兩次是公司倒閉和大規模裁人,還與原老板保持了關係,其中一個後來還要我回去。但最後一個讓我耿耿於懷,一個老板要我去他哪兒,原老板為了自己利益,在我轉組前裁了我。這個被裁讓我對職場徹底灰心,開始創業,3年後收入已超原來工資,並已有若幹雇員。不久前盡然又遇見裁我的原老板,他也被裁了,我不露聲色地問他要不要到我公司來。那天真是個好日子!
迪兒 發表評論於
不好意思冬日,讓你想起了傷心事。
剛去你家看了你的party,現在過得開心,是最重要的。
波城冬日 發表評論於
我被裁過幾次,現在到哪都沒有歸屬感,在職場無論是技術更新還是心理壓力都是亞曆山大!問好迪兒!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