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的故事:家鄉篇 (16)…(我的老家大亞灣媽廟的故事)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的老家媽廟的故事

“媽廟銅牆鐵壁、虎頭山離天三尺、村前有個浪釘壩、兩邊還有河相隔”,我的老家媽廟從建村至今己有三百多四年曆史,媽廟地勢很低是個大海壩,建村前漲潮時海壩幾乎全部淹沒在海水中,隻露出幾個比較高的地方長期露出水麵,其中有一處水上人拜神的地方叫“媽娘”水上人長年和海打交道初一、十五必拜媽娘,後來越來越多人移居到這一地方,建了一個廟所以把這個地方叫媽廟,媽廟名稱是不是這樣這是我猜的,但原先是有媽娘這一地方的,現在這個位置還有,建了一間廟叫名“天後宮”,我小孩時已很少人去媽娘位置燒香拜神了全去“天後宮”拜神。

還有個一個小土山名叫“嶺頂頭”,最先進來建屋居住的是蘇姓水上人“漁民”,這批蘇姓水上人家老弱出不了海必須找地方安居,這一批蘇姓人相中露出水麵小土山,把老弱小孩在山頂建屋安居,起了一個名叫“嶺頂頭”山嶺山頂的意思。後來媽廟這個地方地勢慢慢抬高,漲潮也對它沒有影響,所以慢慢有其它姓氏移居進來,我小孩時發大水打台風海水還是會小兩條小河湧上來,如果遇見大台風全村除了比較高的地方外,大部分還會被水浸,低的地方村屋會被水浸到半米深。

三百多年沿續到我離開止已有六姓人固定居住下來,按姓氏排名先後進村有(蘇何李吳蔡張),吳蔡張所處地勢最低打風遭水淹最利害,媽廟人來自四麵八方,光姓李的也來自不同地方,最初各有自己方言,有講學佬話的、有講興寧話的、但後來慢慢全村變為客家人全部講客家話。媽廟這種地方耕地很少,所以前期村民借地勢低漲潮海水能湧上來之故開辟了很多鹽田,我在家時已經沒有鹽田了,小孩時還一些,到公社時一塊鹽田都沒,可能地勢抬高有關係吧。

媽廟村在公社時一共分為三排(和軍隊一樣分排連),一共六、七千人(外出不計),媽廟由於耕地少鹽田也不多所以迫使男人出外謀生特別多,遠至歐美近有南洋港澳,香港的特別多幾乎每家每戶都有,出到外麵的人發達的也不少,賺到錢的回家買田買地建大屋,所以媽廟三、四層的樓房很多,這些樓房全是沙磚建的,沙磚比泥磚堅固多了,雖然樓房不少,但全村隻有一間鋼筋水泥西洋式建築,那就是我寫的媽廟小池塘養出條大鯊魚的李天存獨一無二的“存廬”。

軍閥時期陳濟棠為了對付蔣介石,怕蔣介石派海軍從媽廟登陸,媽廟河成了陳濟棠重點防護區域,在兩河沿岸築了大批品字型重機槍堡壘,這些堡壘用鋼筋水泥築成,半圓形堡壘築有高高的通風口,堡壘與戰壕相連重機槍射口長長半圓形封鎖著河道,附近還建有鋼筋水泥救護所,救護所後來成了叫化子住所。

那些堡壘在大煉鋼鐵時被炸取鐵,每個堡壘用三大包炸藥炸開,取下鐵枝和“存廬”三對大門一起拿來煉鋼,抗戰時期日本軍由大亞灣澳頭登陸,媽廟附近很多國共兩黨遊擊隊,日本軍為了對付遊擊隊在媽廟駐紮了很長一段時間,遊擊隊除了對抗日本軍外國共兩方還互相殘殺,隊長一個是徐東來一個是肖天來。國民黨遊擊隊在澳頭半夜三更伏擊共產黨,兩黨遊擊隊互相殘殺不齊心對抗日本軍,導致遊擊隊損失慘重,附近山頭埋葬大批戰死的遊擊隊員,此處後來被人稱為“葬頂”。

媽廟在香港有錢人很多,我知道的有太古船塢一個是包工頭還是管工頭,媽廟行船(海員)的人大部分與他有關,媽廟人進太古船塢或當學徒(機電)的特別多,能進太古船塢的後門很重要,“朝裏無人莫做官,廚下無人莫去串”有人好辦事。香港九龍上海街過去的“李家園”百貨公司也是媽廟人開的,我到香港時“李家園”百貨公司很有名(我家鄉人看法),“李家園”百貨公司是賣成衣的,過去衫褲都是到裁縫店做的,那時沒有中國國貨公司。

媽廟人還有一去處就是“李竹林堂”,李竹林堂有兩處地方,一處在香港九龍土瓜灣鶴明街,另一處在老家媽廟村,李竹林堂是在香港的媽廟有錢人出資建的和買的,九龍土瓜灣鶴明街李竹林堂是供媽廟人臨時找不到工作、或臨時找不到地方居住提供暫時住宿的地方,有點像會所性質。還有我在洗衣房工作的老板娘也是媽廟人,全香港警察和小販管理陸衣服都由她包起洗燙,過去的周邊圍村女子都想嫁到媽廟,由於媽廟有錢人多建的樓房也比其它地方好所以被人叫“小金山”。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