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火美麗園》第十九章(121)

打印 (被閱讀 次)
“你的疑惑,其實包括了兩方麵。此人為什麽造下殺害了九十九人如此大的惡業,此其一。此人為什麽還能成佛,此其二。”Omar道。

Samuel點了點頭。

“行大惡是因為無明。成阿羅漢是因為發心。”Omar耐心道,“他發心成佛,卻受邪教蠱惑,誤以為殺滿百人就可以成就。他實際上以成道之心,行無明之惡。”

“發心。無明。”Samuel咀嚼著幾個字,忽然間有如醍醐灌頂。他向Omar深深地鞠了一躬,輕輕放開了十一公主的手。十一公主的淚水頓時滾滾而下。 “我已經不屬於這個世界,留不下來了。”Samuel輕輕吻去她的眼淚,“但我們還會見麵的。”

“團隊合作,成效斐然。”Cyrus總結道。眾人相視一笑。

Tina這一覺睡得很不好。當她被Morgan喚醒時,天已經亮了。“起來啦。過十五分鍾早課就開始了。”

Tina坐起身,好久才回過神來。“師姐,我做夢好累喲。一個很長很清晰的夢。”
“哦?夢見什麽了?”Morgan微微一笑。
“我已經開始忘了。”Tina努力回憶道,“我們好像一起去了個什麽地方。對了,去幫助Samuel了。”
“然後呢?”
“我們成功了。其餘的太亂,我實在想不清楚了。怎麽會這樣呢。”Tina捂住了頭。
“除了我,還有誰和我們在一起?這總記得罷。”Morgan小心翼翼地啟發道。
Tina說出了Enrico和Cyrus以及Issac等幾人的名字。“可是Jonathan沒在夢裏。師姐,怎麽會有這種夢呢?”
“我也說不好。”Morgan笑道,“也許,我們可能真的去過吧。好了,該起床了。”

Tina走出帳篷,正好Jonathan也正向她走來。倆人緊緊擁抱在一起。Jonathan一陣熱吻,讓Tina有點喘不過氣來。Tina感受到了他不比尋常的熱情。

“你怎麽了,親愛的?”她撫摸了一下他的頭發。
“你是我親愛的妻子。”他的眼睛裏迸出光彩。
“我本來就是啊。盡說傻話。”
“不。我說的不是這個。”他笑得非常燦爛,“以後我告訴你。”他又輕吻了她一下,轉身去洗漱了。

早課結束後,廚房已經做好了熱氣騰騰的早飯,是傳統的燕麥粥和小圓麵包,此外還有一點酸黃瓜。Walter打了一點飯,找到Jonathan。“怎麽樣,考慮好了麽?”

“還沒想好。”Jonathan搖了搖頭,“如果加入了你們,除了每天打坐三小時,不能再吃肉,禽類和魚蝦海鮮也不行麽?”

“是的。酒和肉都得戒掉。其實這個你不用擔心太多。因為你根本吃不下任何肉----你很快就會有這種體會的。酒倒是要戒。包括毒品之類的不能沾,這個就更不用說了,普通人都不碰,何況我們。”

“還要注意什麽?”
“不能殺生。不能偷盜。不能說謊。不能隨便換女人。”
Jonathan笑了。“做個好人唄。我盡量嘍。還有呢?”

“還要和師兄師姐們保持聯係。比如禪七,有時候叫結夏安居,就不會錯過。同時,修行中有什麽問題,也容易幫忙解決。成為我們的一員,你就是你們那座城市的清潔工。人類無時無刻不在造業障,而你,就是清理者。”

Jonathan想了想。“那我現在的生活呢?”
“隻要不是傷天害理的工作,不需要改變。Omar就是個工程師,而Morgan是房地產經紀人。”
“要交錢麽?比如基督教和伊斯蘭教,都要求教徒每年交出收入的十分之一。”
“不用不用。”Walter笑道,“我們隻是默默地保護著這個世界,沒有任何世俗上的期望。要錢幹什麽?”
“那你們怎麽維持這樣一個團體?我看你們很窮。”
Walter哈哈大笑。“那是肯定的。我們主要靠捐款。富的,可以捐一點;窮的,當然就不捐了。”

Jonathan不再有疑問。“我覺得可以。但是我必須和Tina商量。因為兩個人要生活在一起,生活習性必須差不多。她如果也願意,我沒問題。如果她不願意加入,我想,我也隻好暫時不加入。”

說話間,Tina端著飯,來到Jonathan身邊。Walter笑著打了個招呼,轉身走開了。Jonathan隨即把Walter的邀請告訴了Tina。“剛才Morgan也跟我說了。她說我們倆個福報很大。”“那你答應她了麽?”

“我不想現在答應。”Tina凝神望著Jonathan,“因為那樣的話,我們的生活就會改變很多很多。我和你,我們的二人世界,我還沒享受夠呢。你怎麽看?你是不是一定要現在加入?”

“我要跟你一致。”
“那好,那就暫時先不加入吧。等什麽時候你對我厭煩了,我們再一起加入。”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永遠加入不了嘍?”
Tina在他臉頰上輕輕吻了一下。“我會那麽幸運麽?再過十年十五年,我也會開始變老的。”
“我會更老。我們相依為命。”Jonathan笑道,“總之現在加入,時間上確實倉促了點兒。再過幾年吧。”

他們將決定告訴了Morgan。Morgan無奈地搖了搖頭,很快通知了其他人。不一會兒,Enrico和Cyrus等幾個人都來了。大家欲言又止,臉上都有憐惜之色。

Jonathan笑了笑。“我們不是不願意。是想先結婚,然後過幾年再加入你們。結果是一樣的。”

“這件事是要尊重個人的意願。”Cyrus勸道,“登寶山而空手歸。你們此行的目的達到了麽?”
“怎麽說呢。與祖師結緣,也認識了各位。算是吧。”Jonathan撓了撓頭。
“還是不一樣。”Issac歎息道,“還差一步。這一步不走,你今後的人生軌跡將基本不變。你可要想好了。”
“也許過幾年我們就加入了呢。”
“但願還能。”Issac無奈地搖搖頭,轉身走了。
“Tina,你們真的應該再好好想一想。”Ann也勸道。
“過幾年也是一樣的。”Tina解釋道。
“那可不一定啊。”Enrico搖搖頭,“人生中有很多未知。這次不拿福報,後麵的事可要靠你們自己了。”
“什麽叫陰差陽錯?因因果果,絲絲入扣。很多事隻差一點點呀。”Walter也搖頭道。

Jonathan隱隱地覺得眾人不是無的放矢。“要不我們再想想?”Jonathan看了看Tina。Tina不置可否。 眾人見勸不動,便停止了勸說。

Lucas睡醒之後已經恢複了正常,他也覺得自己做了個很奇怪的夢,但是內容卻一點也不記得了。他反複追問Enrico,後者望著他隻是笑。Lucas甚是不滿。就在此時,Samuel抱著白貓走了過來,那貓懶洋洋地躺在Samuel懷裏,似乎很愜意。

“要是有什麽好事,師兄早就告訴你了。”Samuel勸道,“兄弟呀,人生中有些事情,不知道更好。”
“啊。你肯定知道些什麽。對不對?快告訴我!”
“我知道我欠師姐師兄們一個天大的人情。從今以後,他們就是我親哥親姐。兄弟,你也是。”
“哎呀。不說算了。”

Samuel和Lucas都是堅決要加入無上法門的。在上午的共修開始前,他們倆人被安排到了前排,離祖師最近的地方。傳心印的過程被安排在上午共修開始,所有師兄師姐們都參加。Jonathan和Tina依舊被安排在隔壁的房間。

眾人坐定之後,祖師也到了。祖師很快注意到Jonathan和Tina並不在場。Omar上前小聲解釋了一下。祖師沒說什麽。上午的活動很快開始了。

這兩天匆匆過去。Jonathan沒能加入,心裏多少有些惋惜。他捐了800美元,又請了幾盤祖師加持過的磁帶,都是祖師的開示和修行團吟唱的聖歌。做了這些,他稍稍有些安心。

祖師下一站是俄勒岡州,所有人都會跟著去。Jonathan和Tina沒有加入修行團體,自然也就不跟去了。臨走前,祖師特地給了Jonathan一方手帕,那是祖師幾天前許諾的。Jonathan留下了幾位師兄師姐的電話。那個時候互聯網剛開始有,電子郵件並不普及。眾人開拔之前,Jonathan與Tina和大家分了手。

“終於辦好了一件事。我很高興。你呢,親愛的?”Tina開著車,感到很滿足。
“你高興,我就高興。”
“好像你不高興似的。Ann和Enrico也真是的,幹嘛不回去看看老喇嘛,還托我們帶東西。”
“反正也順路。他們要跟隨祖師多修行幾天,機會難得,可以理解。”
“等回了Boston,你想幹什麽?”
“和你睡覺?”
“去你的!”Tina嬌嗔道,“怎麽那麽下流。這些天把你憋壞了,是不是?”
“還忍得住。”
“哼。”Tina嘴角露出笑意,“我覺得,等回了Boston,我們該買房子了。”

他們中午在費城打尖。Jonathan換了Tina,再啟程後,他們很快就開進了新澤西州境內。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