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女相男(91)—— 命運是個聾子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打印 (被閱讀 次)

幾曲歌曲唱完,年輕女人的嗓子已經略顯疲憊,匆匆的喝過了一瓶北冰洋汽水,那北冰洋汽水渾厚的氣感,讓她的精神略有恢複,接著她又演唱了周蕙的【約定】和陶晶瑩的【太委屈】,這時有人點唱王菲的【流年】並送上了一束花,紅彤彤的鮮花讓她的心情充滿了點滴的安慰,可是當唱到一半的時候,突然心裏湧動出許多的感慨和心酸來,忍不禁鼻子一酸,眼淚險些湧過了眼眶:

有生之年,
狹路相逢。
終不能幸免。
手心忽然長出糾纏的曲線。
懂事之前,
情動以後。
長不過一天
留不住,
也算不出,
流年。

是呀,如果說記憶是相會的一種方式,那麽難忘又何嚐不是一種身不由已的束縛呢!但是華麗的理由隻適用於那些心中沒有受過傷的人。

手機的鈴聲響了,是媽媽用短信通知她陽陽和姥爺已平安到家,勿念!還囑咐她現在外麵形勢有些吃緊,別回來太晚了。

看到了這個短信,像喝醉了一瓶陳年老酒一樣,她的精神仿佛現在從壓抑的空氣裏找到了一個微小的縫隙,這個縫隙讓她糟糕的心情暫時得到了一點釋懷,她知道雖然隻是釋放的是一種壓抑很久的一點點,但為了孩子和家人,她是多麽希望這種點滴的縫隙能夠再擴大一些呢。因為隻有這樣對於她來說生存的空間才能在增大中蔓延。

直到夜已至深,她才拖著疲憊的身體準備打車回家,一個服務員送來了一束鮮花,細細一看花叢中還藏有一個小紙條,那紙條被打開之後,幾行潦潦草草的字印入眼簾:

“雖然我巳經知道了你的不幸,但是我還是想說守寡的寡婦不如妓院的小姐,知道下一句話是什麽?嘿嘿 隻是這話即不多也不少,側耳聽好,我也許更願意找一個妓院的花枝,因為她第二天早上不會害我不舉。”

她看了看四下無人,裏麵的人也差不多走光,雖然在歌廳唱歌已久,風雨已至刺傷已經成為了慣例,但是這種報複的方式還是讓她第一次領教,不用想都知道這個報複來自於何人何事,那個喊自己醜八怪的鬧事流氓,也許自己剛才掃了他的麵,以至現在還沒有完結,采用了這種方式來睚眥報複自己。

這紙條上的文字使她感到心中又開始了陣陣的刺痛起來,她按著胸口讓自己長呼了一口氣,長久以來她都是用這種方法來安慰自己,來釋放自己的情緒。以使自己不致於這樣在這種痛苦之中沉淪下去,以保存住自己最後的生存空間,也許在灰暗的日子中,要想不讓冷酷的命運竊喜,也不想讓自己這樣行屍走肉的活下去,也隻能用一種堅強的方式去麵對,就像命運強加給她的許多不幸一樣,她即不能改變也不能阻止什麽事情發生,她所做的隻能是被動的默默去忍受,忍受命運給她的不公和煎熬,還要忍受人們背後戳戳點點予以她的惡名聲。她何不想掄起了拳頭向強加於自己的命運大聲的叫罵幾句,可是命運偏偏又是個聾子,對她不理也不踩,隻是讓她一味的俯首貼耳去接受。多少個寂寞的夜晚,她一個人的心止不住旳顫抖,淚水一次又一次旳將她的心撕裂撕碎。講給誰聽?又訴給誰說呢?正如有些故事不一定要講給每個人聽一樣,有些痛苦並不一定誰都會懂。她隻能把這些痛苦積壓在心底,假裝讓自己堅強起來,可是她不知道自己還是如此的脆弱,因為有時候一點小事又能把她引入痛苦的邊緣。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