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憋屈的叛黨者:李竹聲 | www.wenxuecity.com

最憋屈的叛黨者:李竹聲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仔細研讀,試圖找出哪一個時期哪一個區域中共地下黨大佬投降國民黨的最多最震撼。重慶紅岩村根本算不上,要數30年代的上海灘,中共首腦所在地。

顧順章1931年4月被捕後投降國民黨,土共的上海乃至整個南方的地下黨土崩瓦解,在上海的共黨中央大腕悉數離開前往江西蘇區。1931 年9 月下旬,在共產國際遠東局、王明和周恩來的提議下,報請共產國際批準成立臨時中央政治局,博古、張聞天、盧福坦任常委,博古負總責。臨時中央政治局的工作人員都是新近回國不久,顧順章等人不大認得的生麵孔,他們的主要任務是負責聯絡在上海的共產國際遠東局,協調各地黨的組織。

此時,自認為自己比向忠發有本事的盧福坦,向王明和周恩來表示想當黨的總書記的想法,但被周恩來以黨中央處於非常時期,不設總書記一職,隻設臨時負責人為由拒絕。

1932 年9 月盧福坦被俘,旋即向中統投降,將黨中央書記處、全國總工會、鐵路總工會、海員總工會等組織人員的情況和秘密地址一一供出,導致幾十名黨的重要幹部先後被捕,中共遭受重創。並發表了一份慷慨激昂的宣言:

“親愛的同誌們,我百分百的相信你們在咀罵我說:‘無恥的叛徒,還有臉來同我們談話’。但是我要百分百地誠懇呼一聲,親愛的同誌們,請你們原諒我,我還希望你猛醒,看啊共黨已死的同誌和遇難者的家屬們,又有誰來照應,坐了牢,丟了命,還要加上他們許多可惡的罪名,什麽派,什麽叛徒,同誌們,這樣殘酷萬惡的共產黨,為他犧牲了有何意義?”

1933 年初,臨時中央從上海遷往江西蘇區瑞金,同時在上海成立上海中央局,作為臨時中央的派出機關,李竹聲任上海中央局書記,黃文容任組織部長,盛忠亮任宣傳部長。

中統的徐恩曾的確厲害,在得到顧順章、向忠發、徐錫根、盧福坦等重量級的共黨反正以後,1934 年6 月26 日將李竹聲擒拿歸案。

更慘的是,李竹聲叛變後把幾十萬黨的活動經費送給國民黨,並供出了中共在上海和蘇區的許多機密,如中央紅軍將要向西突圍的作戰計劃,上海中央局的電台位置和頂替他短暫接任上海中央局書記的盛忠亮住址。3 個月後盛忠亮被捕叛變。中央特科素有暗殺大王之稱的鄺惠安就被盛忠亮出賣,最後不幸遇害,犧牲的時候年僅32歲。

李竹聲是莫斯科中山大學的28個布爾斯維克之一。在這28人團體的形成前,組織者王明要爭取盛忠亮,不得已用李竹聲的妻子施美人計得手。其實那個時候,王明的妻子就在莫斯科,也是大美人一個,卻要動用人家李竹聲的老婆。我估計這個時候,李竹聲心裏就憋了一肚子氣。

李竹聲在莫斯科中山大學留學的時候表現是十分突出的,畢業後做過中山大學的副校長,肯定有過人之處。

後來李竹聲成為上海中央局書記有沒有他貢獻老婆的因素,我不好說。然而那個時候王明是說了算的人物,也許隻是28人團體的關係而已。據說李回國後是被王明指定為臨時中央政治局委員的,並被博古(秦邦憲)指定為中共上海中央執行局書記。如果說別人叛變千不該萬不該,李竹聲不叛變真是不足以平民憤。李竹聲剛被捕的時候其實還是很有骨氣的,國民黨上海區區長韓達曾派勸降特務向他勸降,但在理論上竟然辯不過李竹聲。最後沒有辦法,中統老板徐恩曾下令把他押送到南京特工總部,由訓練科的特務出麵勸降,李竹聲終被勸降成功,遂叛變。

到1935 年,中國共產黨在其誕生地——上海已無立足之處。

因為表現突出,,成為國民黨反動派骨幹。很多共產黨人都死在了他的魔爪之下。

李竹聲隨後進入中統,最後官至中統科長,很多共產黨人都死在了他之手。1935年1月任國民黨中山文化教育館俄文編譯,國際問題研究所秘書,指導研究員,專門委員,國民黨外交部專員,1939年加入國民黨。1948年任上海中華書局、作家書屋俄文編譯。蔣介石逃亡台灣的時候,沒有帶上李竹聲。李竹聲是經曆過大風大浪,見過大世麵的人。和世界上所有戴綠帽子的人一樣,腦子出了問題。如此高層的叛黨者,按理去台灣是不成問題的。退一步講,即使因為任何原因去不了台灣,到哪裏去不行啊!為什麽要留在大陸呢?

留在大陸的李竹聲1951年3月在上海被捕,在北京秦城監獄關押。飽受折磨後於1973年1月死於獄中。

Dictator 發表評論於
好象是“28個半”?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