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我需要安慰

打印 (被閱讀 次)

有時候我需要安慰

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好可憐。我想得到一點安慰,還有一點糖,愛撫,和無原則的寬恕。為此哪怕變成一隻大耳朵的絨布狗。但你不許把我獨自丟在沙發的角落裏,不管不顧。你要把我抱在懷裏,撫摸我的腦袋,輕輕撓我的脊背,你要把糖塞進我的嘴裏,你還要對我說話,用你好聽的聲音,你要安慰我,哄我,不能煩,要情意綿綿,甚至直到地老天荒。於是,大人們說你真是個孩子。但我知道你沒有他們那樣的勢力和心計。你不會嘲笑一個可憐的小人物,說出許多刻毒、詆毀的話。就像現在,你把我緊緊抱在懷裏,並低下頭用身體來保護我,麵對那些大人們對我的傷害。噢,我可愛的小天使!你有人生最美麗的天真。你是麥當勞裏的甜筒,每個人都喜歡你。噢,請你不要長大。不要羨慕那些成年人。讓我就這樣偎依在你純真的懷抱裏,放棄那個可笑且累人的硬漢的形象,做一隻大耳朵的絨布狗。一隻絨布狗的目的隻是讓人去愛。但是,它是沉默的,是靜止的。它既沒有智慧,也不會犯錯誤。它不會像我這樣搖尾乞憐,它隻會以個一柔軟的溫馨的姿勢喚起孩子心中的愛,讓她學會去愛,讓她體驗到施與愛的快樂。噢,現在我就擺出這個姿勢。我要你愛我!我要你寵著我!我要你毫無原則的寬恕我!我就要這樣的躺在你的懷抱裏,拒絕長大,而且拒絕做人,保持一個柔軟靜止的姿勢,保持沉默,任憑你的輕聲細語在我心中激起驚濤駭浪,愛意洶湧。這樣就不會因為我隨意的話和無心的過錯傷害到你,毀掉了此刻幾乎是無限的幸福;不會因為感動而顫抖,老淚縱橫;不會雙手抱頭,哭哭啼啼;不會因為情無以自製,而伸出了雙爪試圖爬到你的身上,湊近你清純的鼻子,伸出濕漉漉的舌頭去討好般的舔你四下躲避的臉;也不會因為羞澀,因為感到過於的幸福,而不能不把頭埋進你芳香的臂彎,藏起那個幸福的表情。但是,在你的臂彎的芳香裏我的嘴角仍因為幸福而無法閉攏,口水仍然源源不斷的淌出,弄濕了我的下巴,也弄濕了黑暗裏你胸前的衣襟上,那一大片陽光下五彩的小花兒。

噢,有時候我覺得自己真可憐。

普通人受苦會被人同情;但一個天才經曆過許多苦難,卻沒有人憐憫,人們給予他的隻有愛;而對於成功者,他們會得到眾人太多的羨慕和讚美。可是屌絲什麽也沒,但屌絲有時候也需要安慰。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好可憐。我也需要愛撫,也需要糖,我還想要好多好多的安慰。

 

2018/07/1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噢顏顏' 的評論 :

那三隻木頭的大象是最陰險的。每當沒有人的時候,他們就用鼻子卷起我,把我在空中拋來拋去,我頓時就感到天旋地轉,驚恐不已。有時他們還會用鼻子鞭打我。而那個女主人,她經常會莫名其妙的跑進屋子來,一把就把我抱進懷裏,有時甚至還會把我拎起來貼在她的臉上。我不知道她為什麽不去抱那三隻該死的大象,去親親他們,然後再把他們的鼻子擰斷。有許多次在女人的懷抱中我幾乎都能跑了,至少在窒息和女主人懷中讓熊快要昏迷的昏暗的香水氣味中,我曾經一次次的因為幻覺而誤以為自己突然掙脫開了那個令熊難以理解我認為是不可理喻的女人,向著大森林撒腿狂奔,如果她那時還在後麵追我,我甚至準備好了爬上樹永遠不在下來,或者跳進河裏紮進水底堅決不浮出水麵,或者就揮動我的短小的前肢飛上藍天做一隻鳥算了。
噢顏顏 發表評論於
哎,像是住處那隻絨毛熊在說話,隻是它不吃糖。我隔段時間就去和它呆呆,包括擁抱它,包括整理毛發,尤其是頭上和眼睛附近(它曾是一隻戴鐵絲眼鏡的老白熊),還要幫助擦拭眼球(現在黑眼珠兒看來是亮晶晶的)。有時,我離開時間太久,便把它抱上來,放在椅子旁邊,毯子上麵,一起看夕陽,之後,我把寫字的這個筆記本放在它懷裏抱著,出去散步。
大部分時間,它喜歡自己呆在那個它喜歡的地方,那裏,還有三隻大象(木頭的)。
風水縱橫 發表評論於
喵喵喵,立:已經有這麽多人用愛撫的眼光撫摸你了……喵喵喵
alpha123 發表評論於
寫得好!像個哲學家。
愛零零吧 發表評論於
哈哈,天才是不需要安慰的,他們需要的是崇拜。但不要拒絕做人,要不然就隻能是不能動的天才絨毛狗了。得到了愛,也是不對等,不想享受的愛。

寫的太好了。大讚!這是欣賞,不是安慰,祝開心快樂,健康!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