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鍾樓-英國Carlisle 小城漫遊隨想

打印 (被閱讀 次)

乘火車離開奢華喧囂的倫敦,3個半小時車程隨意來到小巧的Carlisle 小城。一出車站,就被這玲瓏,典雅,靜謐古樸的小鎮所吸引。與喧嘩的倫敦形成鮮明的對比。女兒驚歎,so cute!

哥特式的建築的火車站似曾相識。站前不遠處矗立兩個巨大的圓形碉堡和牌樓。顯得神秘而悠遠。小城不大。酒店就在附近。頂著正午的驕陽,我們一行人拉著行李,踏著青石板,走過站前的街道。路上人車稀少。隻聽到我們的腳步伴著行李的踢踏聲。兩旁古色古香的小樓或斑駁,或繁複,從身邊靜靜的流過。我們好像行走在曆史的長河中。

 

 
   

稍稍安頓之後,我們漫步回去。火車站站前沒有熙熙攘攘的人群。廣場安靜緊湊。火車站據記錄建於1846-1848年。糅合了哥特風格和都鐸特色。典型哥特式的鏟形拱門和都鐸風格的飄窗簇擁著正中高聳的鍾樓。雖然曆經風雨,仍優雅高貴。

Carlisle 火車站

 
   

眺望那鍾樓, 眼前卻晃動著濟南火車站的模糊的輪廓。濟南火車站是由德國設計師赫爾曼·菲舍爾設計,建於20世紀20年代。是當時遠東最大的哥特式建築的火車站。 在中國火車站點建築史上有重要的地位。號稱遠東第一站。那衝天的鍾樓和環繞的大鍾,都會讓經過的人駐步仰視。雖然當時並不知道哥特式建築那伸向藍天的尖頂寓意著與上帝的銜接。但讓少時的我感到從未有過的神秘和敬畏。每小時的報時鍾,曆經80多年,依然準時洪亮,響徹四方。通過高挑的侯車大廳,一次次帶著少女的夢想從這裏出發,又一次次帶著疲憊的心從遠方回到這裏。聽見那鍾聲,就像聽到母親對遠方遊子親切的召喚。他擁擠卻寬闊,斑駁卻堅實。他見證了從清朝到民國,從抗日戰爭到共和國的近代滄桑歲月。目睹了人間多少悲歡離合。雖蒼老,仍鶴立雞群。

老濟南火車站(網上圖片)

今天,比濟南老火車站還年長近百年的Carlisle 火車站仍然佇立在這裏,依然那麽迷人。我們濟南人那個典雅精美的火車站的生命已經永遠定格在1992年。充耳不聽人們的呼號,拆除的粗暴決絕。據說拆除的時候車站建築異常堅固,鍾樓做的很精細,不是用一般的鋼筋,而是用鋼軌。拆除工作用了一個多月才完成。隨後建的火車站呆板冰冷。無數次經過那裏,卻再不願稍留片刻。曾經有一行作家到濟南站後時拒絕下車。說這不是濟南,還沒見到那個漂亮的鍾樓。那鍾樓留在了許多人們的心裏。

替換的火車站 (網上圖片)

 

近幾年複製一個老火車站的呼聲很高甚至有規劃投巨資。但很多人不以為然。拆除一個真的造一個假的?老火車站是那個時代用原始簡單的技術創造出來的複雜精美的建築藝術。她曆經風雨滄桑,承載了幾代人的腳步。見證了時代的變遷。用曆史澆灌。即使用現代高超的技術複製出來,也不過是一個有形無魂的仿冒品罷了。

 

玲瓏剔透,平和安詳的Carlisle小城是位於英格蘭和蘇格蘭的交界處的較大城市。在過去英格蘭和蘇格蘭幾個世紀的殘酷爭鬥中,一直處於包圍,反包圍的戰鬥的最前線。見證了英格蘭人和蘇格蘭人近千年恩怨離合。車站北邊不遠處是 Carlisle 城堡。是Carlisle 城的第一道防線。著名的“悲催瑪麗“ 曾經被伊麗莎白一世軟禁在這裏三年。我們進去的時候正好是poppy 藝術巡回展。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最慘烈的費蘭德斯 (Flanders)戰場,加拿大軍醫約翰。麥克雷中校(John McCrae) 目睹好友戰死沙場。泣血的罌粟花在被戰火摧殘的焦土上依然頑強開放。寫下了著名的詩歌 “In Flanders Fields". 從此,鮮豔血紅的罌粟花寄托著對戰爭中亡者的追念,對生者的撫慰。它身死魂不死。

 
   

到城堡的路上順路進了一個古老的教堂,鏟形門廊,高聳的尖頂,大麵積的花窗。牆上的銅牌,地上的鐫刻的石板。門後的石凳,後院一角的墓碑,仿佛走入立體的曆史畫卷。

     
淡淡茉莉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其實維護和修複有時候比新建還花費,也能增加GDP。悠久的曆史隻停留在書本上,看不見,摸不著。
淡淡茉莉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湖以北' 的評論 : 濟南火車站都熬過了文革, 卻在改革開放時毀了。這時讓我們心痛的地方。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那麽精美的濟南站給拆了,短視的家夥。成都的皇城樓,文革時也拆了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是呀,中國人對曆史缺乏敬意,您舉的濟南火車站的例子在華夏大地比比皆是。我在英國經常看到的建築工地是,一座老建築的外牆殼兒像積木一樣令人擔心地矗立著,內牆及內部建築全被拆除,建築物外形不準動,內部進行現代化重建。
來也匆匆London 發表評論於
謝謝介紹,有機會也去看看。濟南火車站的境遇令人惋惜呀。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