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的Wind倆個元老已經離職了,一個從公司初創就開始來的,而且還負責這次他們自己新大樓的裝修的。。。

打印 (被閱讀 次)

【獨家】萬得元老級員工大批出走 導火索源自股權激勵落空
界麵新聞記者近日從多個獨立信源處獲悉,今年以來,已有十幾位元老級員工從萬得陸續離職,其中有些在萬得的工作年限,甚至已經超過了十五年。

馬曉甜 2018/07/20 09:46 | 評論(0)A+
來源:界麵新聞

“3年以前,大家還會介紹身邊朋友進萬得,現在別說介紹了,自己都想被介紹走呢。”微信對話框裏,沈西發來這樣一段話。

工資低、工作壓力大、外界誘惑多……談起現在的萬得,沈西的話語裏浸透著無奈和苦澀。在萬得工作多年的他,不久前選擇了離職。

但他並不是第一個,也不是唯一離開的一個。

界麵新聞記者近日從多個獨立信源處獲悉,今年以來,已有十幾位元老級員工從萬得陸續離職,其中有些在萬得的工作年限,甚至已經超過了十五年。

記者聯係了其中的一位前萬得中高層,他向記者證實了這一消息。“老員工走了有一半,8年以上居多,16年的目前有3個,未來兩個月可能會增加到6個。”

“中國彭博”:利潤逐年增長 估值縮水嚴重
從軟件供應商起步,萬得在二十多年的時間裏,一點點成長為今天中國最大的機構金融信息服務商。

資料來源:啟信寶
“萬得在95、96年完成了第一筆資本原始積累,05、06年實現了第二次騰飛,到了08年就基本奠定了在業內第一的位置。”一位接近萬得的人士告訴記者,“公司的銷售額從2005年開始過億之後,每年都在增長,去年更是達到了18.5個億。”

雖然公司沒有對外公布財報,但萬得強大的盈利能力,從一些公開信息中也可以窺得一二。

今年2月22日,新湖中寶發布公告稱,公司以13.68億元的價格競得萬得6%的股權,這一價格相較去年年底的掛牌價格11.81億元,溢價15.83%。

萬得2016年的經營情況也隨著這份股權轉讓信息一起曝光。從披露情況來看,萬得在2016年營業收入為13.3億元,淨利潤為8.26億,淨利潤率高達62%。

據悉,新湖中寶在2015年也曾增資入股萬得信息,持有萬得信息1%的股權。從當年9月新湖中寶披露的數據來看,截至2014年底,萬得資產總額為29.25億元,淨資產為22.62億元,實現淨利潤6.01億元。從2014年至2016年,公司利潤增長了37.44%。

亮眼的利潤成績單與萬得早年打下的良好底子不無關係。

“萬得的數據基礎是在2000年的時候,在申萬研究所博士的帶領下,花了半年時間搭建起來的,底層的數據庫夯實得非常好,表的結構也做得非常科學。而國內其他的同行當時基本上命名都是按照中文的拚音命名,表與表之間的關聯關係也做得很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此外,萬得的銷售模式也是關鍵原因之一。

該知情人士告訴記者,萬得是最早按照終端來收費的,這種模式保證了公司在風口來臨的時候,可以獲利更多。舉例來說,國內其他的同行給機構裝終端的時候,隻收取少許費用,就可以給機構開多個賬號。但萬得始終是按終端收取費用的,一家機構往往會有多台終端。

“這一下差距就很大,”他表示,“而且這種模式維護成本很低,升級很方便。再加上銷售人數足夠多,是其他公司銷售團隊的十倍,利潤這麽高也就不足為奇了。”

但就在利潤逐年攀升的同時,萬得的估值卻在遭遇嚴重倒退。

在2月份的轉讓中,萬得的整體估值僅為228億元,淨資產估值為195億元。而根據2015年新湖中寶入股時的價格計算,彼時萬得的估值為600億元。

這也意味著,在短短兩年多的時間裏,公司估值縮水了近400億。

而萬得的兩個老對手同花順和東方財富的市值,在同一時期的估值則分別為255億元和571億元。

轉折之年:學習小米模式 “成就60”成導火索?
與此同時,萬得內部的管理模式也在發生著變化。

“萬得去年開始學習小米模式,叫‘成就60’,也就是每周工作60小時,”上述知情人士告訴記者,“但是大家並不是一直有太多的活要忙,沒有事也要天天在那熬時間,每天到晚上9點才能回家,核心員工幹勁都不大了。”

另一方麵,公司對員工的管控也過於細致,致使一些員工連正常生活都無法進行。“銷售每天需要實時定位,你的軌跡、所有的行動,全都有監控。就連員工和客戶一起吃飯,地點、時間等也都要記錄。”

除此以外,微薄的銷售提成和遲遲無法兌現的股權亦嚴重打壓了員工的工作積極性。

一位曾經在萬得擔任銷售的人士透露,萬得的銷售員工分為兩類,一類維護老客戶,一類開拓新客戶。“第一種是進來就分給你一些客戶,每年就是去維護他們,確保續約並且終端數淨增長。如果沒有淨增長,提成就會很低,隻有達到部分淨增長才有4%左右的提成,但產品漲價不算淨增長,”他表示,“另一類開拓新客戶,公司也會給名單,但大部分還是需要自己去掃樓或者開拓,這種團隊提成高,但是難度大。”

即使能夠成功開發客戶,提成比例也很低。“有銷售做了一筆600多萬的單子,他的提成可能隻有3到4萬,他上麵的銷售經理也隻能拿8000元。“他舉例道。

甚至原本用作激勵的股權也變成了一種壓力。

“一旦股權給了你,你的工資就不能漲。像我們這些人2009年拿到股權以後,基本上就沒怎麽漲工資了,”上述萬得前高層感歎道,“另一方麵還有嚴格的考核,一旦犯錯誤,就會扣5%到10%的股份,最後變成幹得越多,錯的越多,有些員工都不願意要股權了。”而即便是離職,公司也隻會以“按照淨資產回購股份”。

以上種種,以及遙遙無期的上市計劃,最終耗去了像沈西這樣的老員工最後的耐心。

據這位離開的萬得前高層透露,除了這段時間離職的元老級員工以外,一直以來,公司也有其他員工相繼離開。

“各個部門都有,數據部人員流動率快要達到100%。銷售團隊高峰的時候有1300人,從去年開始走了不少人,估計現在隻有900人了。”他表示。

在沈西看來,2018年會是萬得的轉折之年。“目前這種機製沒有辦法把人才吸引進來,也沒有辦法把隊伍留得住,其實風險是很大的,”他直言,“而且國內幾個同行都已經是上市公司,在資金實力等方麵未來也可能全麵超越萬得。”

在全球最大的金融信息服務供應商——彭博社的中文招聘官網上,“以人為本、員工第一”八個大字十分矚目。

而這一次,一直將彭博作為效仿和追趕對象的萬得,似乎選擇了一條與榜樣不太一樣的路。

(文中沈西為化名)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