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西王吳三桂的墓誌銘

打印 (被閱讀 次)

以下內容純屬胡說八道。

如有雷同,必是巧合。

想當年,我大明關寧鐵騎,不僅在享受著幾百萬軍餉的基礎上,聖上還特意為我們專門開發了”遼餉”。在大明的棺材板上,又釘下了一顆堅實的釘子。

天殺的闖逆居然認為我們有通匪嫌疑。不僅把”接收”弄成了”劫收”,連我們吳大帥所最寵愛的小妾也要一並擄走。

是可忍孰不可忍!

在滿洲太君裂土封王的大餅麵前,我們毅然決然的易服剃發。心中堅信:隻有跟隨滿洲太君,土地、銀兩和女人,必然隨著手中的屠刀而手到擒來。

什麽闖逆,張逆,南明小朝廷,在我大清正義之師麵前,隻不過是紙老虎而已。劃江而治,簡直夢想!

我們從白雪皚皚的東北一路殺到了春意盎然的嶺南。在經過了揚州十日,嘉定三屠,廣州大屠殺之後,敵人要麽如衍聖公一般主動歸附,要麽就主動跳黃浦江喂魚。真是望風披靡,四散潰逃,我大軍隻需傳檄而定。可恨鄭逆居然龜縮於台灣,暫時避過我大軍鋒芒,苟延殘喘。

我關寧鐵騎為大清國立下了不朽功勳!

我們平西王,年過花甲仍被人逼迫,不得不反,可惜功敗垂成,身敗名裂,不複為後人敬重也。

甚憾!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