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班上的奇葩

用心靈詮釋心靈
本博客所有文章皆屬於作者原創,版權屬本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業性盜版剽竊。
有需要請與本人聯係。
打印 (被閱讀 次)

 所謂奇葩就是與眾不同、特立獨行、另辟蹊徑的人。有一類奇葩令人豔羨與欽佩,另一類奇葩,讓人啼笑皆非。前者的腦袋多了一根或幾根鉉,也就是所謂天才,後者的腦袋少一根鉉或幾根鉉,也就是所謂的二百五。這兩者似乎就是人們常說的“天才與瘋子”。前不久,在飯桌上與兒子Rik聊天,他談及以前大學班上的一位同學,當屬於後者。說這位同學是瘋子未免過火,索性暫且就稱他為“奇葩”吧。

   這朵奇葩有一個獨特的行為,那就是不管自己身上有錢沒錢都喜歡向人借錢,興許這叫做居安思危吧。即是說借錢簡直就是他的一大癖好,大有不借白不借的架勢。而且他借錢的方式和態度也相當地“出類拔萃”。

  他通常用一種不容置疑的口吻和步步為營的方式迫使對方就範。有一次,他向一位同學借錢,對方拒絕道:“沒有!”“奇葩”反問道:“沒有?”他一邊說,一邊走過去拉開對方的抽屜,指著裏麵的錢質問:“這不是錢是什麽?”弄得對方下不了台階,隻好借給他。Rik說他也曾經借過錢給奇葩,過了整整一個學期還不見他有還的意思,於是就隻好主動問津,最後奇葩很不情願地還給了他。事後不久,有一次,隻有奇葩和Rik兩個人在宿舍,他又向他借錢,Rik想都沒有想,就拒絕道:“沒錢。”奇葩想了想說:“你不是有銀行卡嗎,卡上有錢吧?”Rik說:“沒有。”奇葩坐在床邊,歪著頭思忖著,那神情好似RiK遇到了什麽困難,他在冥思苦想為他出主意,片刻,他很嚴肅地對Rik說:“你不是有一個很要好的高中同學在校內其他學院嗎?你去找他借點錢,然後借給我。”Rik忍無可忍,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對他吼道:“滾!”

到了大三大四,班裏男生的14名男生幾乎全成了他的債主,而且有好幾名債主在畢業的時候也沒有討回錢來。

奇葩對於錢的占有欲發展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有一個學期居然膽敢把父母給他學費私吞了,這就給他最後的肄業埋下了伏筆。

除了借錢方麵的行徑相當奇特以外,奇葩常常理所當然地像“朕”一樣,吩咐別人遵命行事。

有一次,班裏一位來自邊遠地區的少數民族兄弟正在自習室刻苦攻讀,突然接到“奇葩”的緊急電話:“你快來一下!”“在哪兒呀!”“就在學校附近的出租房。”“幹嘛呀!我在複習呢……”“哎呀,你來一下就知道了,沒有急事,我哪裏會找你幫忙。10分鍾……就10分鍾……”

    這位兄弟心想,這家夥可能遇到什麽大麻煩了,大夥兒都是從外地到重慶上大學,人地生疏,怪不容易的。於是,放下書本,屁顛屁顛緊趕慢趕地跑去援助他,剛跑到跟前,那奇葩和顏悅色地遞過拉杆行李箱,“給!”他笑嘻嘻地說:“俺要和女朋友去看電影,帶著不方便……”兄弟還在氣喘籲籲,正準備調整一下情緒狠狠掐一下奇葩,可還沒有回過神來,但見奇葩摟著女友的小腰,款款而去,留給他一個悠閑自在的背影。氣得那位兄弟喉頭發緊,牙齒癢癢,那一瞬間,隻想把箱子往馬路中間一扔,讓車子碾碎它。但是,到底不敢擾亂公共秩序,站在那裏閉目兩分鍾,深呼吸。想起父母的諄諄教誨:“得饒人處,且饒人。”於是,便忍氣吞聲地拖著令他生厭的沉重包袱回到了校園。

  你看看,奇不奇?且不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高尚道德,就是連起碼的換位思考,一丁點兒都沒有;且不說有沒有情商,就是連智商也出了問題。難道有了這一次,還會有下一次嗎?奇葩的奇就在於從不考慮後果,或者就是預見到後果,也依然我行我素,鋌而走險。實在不明白,奇葩是怎麽考上重點大學的。據說,他參加過兩次高考,第一次考上了蘭州商學院,讀了一年就退學了,第二次考上重慶大學。可以在高三地獄煎熬兩次,並順利通過隘口特殊材料鑄成的人,足以令人嘖嘖,刮目相看。可是就是這樣一部學習機器,上了大學兩天打魚,三天篩網,沉溺於電子遊戲和酒吧,導致幾門“掛科”。有一學期英語掛科了,他在宿舍摸索了半天,收羅了一大摞英語複習資料,往自習室走去,一邊對著身邊的同學狠狠發誓:“這次要發憤圖強!背水一戰!”結果到了自習室,看了兩分鍾便打起瞌睡來,醒後奇葩對同學說:“一會兒幫我把書拿回宿舍,我上街去了……”這件事又被傳為“佳話”。我聽到這裏,不禁問Rik:“你們老是笑話人家,有沒有提醒過他,幫助他……”“怎麽沒有……話說回來,都是成人了……”說的也是。“你知道他最後退化到什麽地步?有一次他準備向學校申請助學金,寫了一份申請書,‘申請書’三個字,就寫錯了兩個字,真的不知道他怎麽考上大學的。”扶不起的阿鬥,南朝著高屐的士族子弟……我的腦海裏浮現出曆史上的紈絝子弟,可這些人都是貴族子弟啊,而奇葩是來自於西北農村的勞動人民家庭。

奇葩神出鬼沒,大家通常不知道他的去向。臨到快畢業的時候,不見他交論文,老師急赤白臉,四處問詢,好不容易聯係上他,答曰:“我不要畢業證,不參加答辯。”可是,臨到答辯那天,奇葩“脫穎而出”,他笑嘻嘻地走進教室,老師氣惱地問他:“你又不參加答辯,來幹什麽?”“我來看看他們怎麽答辯啊。”他指著同學們若無其事地回答,弄得老師哭笑不得,無語地搖頭甩腦。

後來,同學向他問起此事,答曰這是對“應試教育”的挑戰和有力回擊。大夥兒佩服他的“獨樹一幟”。照他的話說,他平時曠課,拿辛苦勞作於田間的父母的血汗錢去狂打電子遊戲,泡酒吧,這難道也是對“應試教育”的有力回擊?同學們議論紛紛。Rik說,其實他知道自己掛了好幾科,又欠一個學期的學費,就是論文通過了,也拿不到畢業證。

     兒子有聲有色地講述著班裏頭號奇葩的故事,讓我一次又一次地噴飯。笑後不禁支頤沉思,到底是什麽樣的土壤和溫床,造就了令人費解和擔憂的奇葩?

老幺六六 發表評論於
感謝撥冗來訪!
北美大一叔 發表評論於
有趣的故事,拜讀了
老幺六六 發表評論於
哈哈哈哈,很瀟灑
笑薇. 發表評論於
活得瀟灑自在。
老幺六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東湖綠道' 的評論 :是的,沒錯。本來應試教育下學校就忽略了品質方麵的引導,家庭如果不但不重視,反而寵愛慫恿,孩子自然就變成這樣。
老幺六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碧藍天' 的評論 : 藍天好!是的,家庭教育失誤,悲哀。
碧藍天 發表評論於
問好六六! 唉,家庭教育很重要!
東湖綠道 發表評論於
父母慣的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