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之交臂為國揚名的機會

與過去重逢,和現在相遇
打印 (被閱讀 次)

最近的全國早晚新聞,頭條似乎都被遠在泰國的12名少年的洞穴命運而緊緊抓住,所有的人都在為這些少年和一位教練的命運而著急。晚上,本來正在開寫我的政治童話,好友轉了一個營救困在洞穴內的12名泰國少年和一位教練的視頻,看到幾位救援隊員抬著被氧氣包裝置密閉包裹的少年行走在那麽昏暗的洞穴裏,雖然隻有短短幾秒,但心裏唯有無盡的感動,隨手就轉給了一位在國內救援的真正頂級大咖,一位前輩,這位前輩,是一位在中國做了整整十年公益的美國人,這種堅持,其實在很多人眼裏很難想象。他看完視頻後馬上回複我說,直到昨天他才知道其實在我們中國民間,有一位很頂尖的洞穴潛水專家,這次救援如果能有他參與的話,極可能就可以使整個的營救時間縮短很多。

細說之下才知,此次由美軍作為總指揮的營救,最後由英國的兩位前特種部隊誌願者以及澳洲的軍隊和美軍共同完成。由於洞穴的營救之路上有一小段極為狹窄的通道,救生氧氣裝備無法通過,所以,這也是使得整個營救方案不得不持續更改的原因之一,因為這段通道,對於專業潛水人員來說可以脫下氧氣裝置,屏氣而過,但對於12名,有些甚至連遊泳都不會的少年們來說,實在太過凶險,所以,直到最後,軍方才最終確定了氧氣包方案。

這批專業人員,都是在該專業領域的專家和大師,但所謂術業有專攻,專家們也隻對自己的專業領域有絕對的權威,然而這位中國的民間大師是工業潛水方麵的專家,就是說,這次的營救,其實已經不是單純的洞穴潛水救援,而是已經可以擴展到工業潛水的領域,所以,那位國內的民間大師當時提出了由於該洞穴是喀斯特地貌,所以,那裏的結構都是相對比較嫩的結構,因此,隻要在該狹窄處,破拆一定的結構,隻要達到營救所需的氧氣裝置最小的通過寬度,那麽少年們就能套上氧氣裝置,由專業營救人員逐個帶出,聽到這裏,我也頓覺特別惋惜,特別特別的可惜,這麽好的一個可能的方案,前線的救援人員雖然是潛水方麵的救援專家,但畢竟還是精於一行而不一定了解精通所有的其他相關領域,而這位來自中國的民間救援專家,是工業潛水的頂尖人物,盡管事發後,他也曾試圖前往泰國參與救援,但因為種種原因居然沒能成行,直到昨天才被輾轉引薦給前輩,那時,已經有四位少年通過氧氣包裝置被營救出洞穴,所以,大家都覺得十分惋惜。這本來是可以在全世界的目光下,為中國專業領域救援揚名的一次機會,而最重要的,也是可以使洞穴裏的少年們早些脫險的一個可能的方案之一,也正因為此,前輩今天決定並宣布由這位潛水專家組建一隊特種潛水洞穴誌願/商業救援隊伍,成為由分屬不同領域的多位專家組成的教官團隊一員。

然後,又說到了他的許多發明和專利,包括這次在營救工作中使用的氧氣包裝置,他說幾年前已經設計了類似的裝置,隻是用在不同的地方,他設計的是用於洪水激流中的氧氣包裝置,要比這次洞穴內的裝置複雜一些,因為在激流中,要考慮到很多其他因素,比如湍急的水流,順水而下的浮木或者其他雜物所帶來的安全因素,這位在實際救援中每次遇到一點難題,就會考慮加進他的不斷更新的設計方案清單裏的前輩,以幾乎每月一專利的速度,為中國的救援事業獻出他認為的極微小的一點點力量。

前輩有著極為顯赫榮耀的家族,名人名輩比比皆是,他其實完完全全可以過一種十分舒適自在的生活,但他還是義無反顧,自討苦吃,無償投入中國的公益事業整整十年,從汶川大地震的最重災區北川中學開始,曆時整整十年,放下自己手頭的生意,貼進無數金錢和時間,並且無償將自己所有的知識公諸於眾,並傳授給他的學生們,而期間又經曆了太多太多的困擾和艱難,我想,這樣的人,真的是一個特別純粹的有信仰有理想的人,他可以在三十分鍾內決定,立即改機票前往意大利參與地震救援,並且立即背上行裝前往機場,他的足跡在這十年,走遍了世界各地的城搜災區,而這一切,全部是他自費的誌願行動,從不計較金錢,也從不計較得失,一心一意,隻為救援,隻為生命。

同時,他也是一個“自私得那麽振振有詞”的鐵川粉,也是我周圍認識和熟悉的,頗有建樹和遠見的,卻又被指責為沒受過多少教育,自私自利且目光短淺的底層80%紅脖子川粉之一,我總是深信不疑,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不同的人,總會最後和自己相似的人碰到,然後成為朋友,成為知己,成為師長,不同款的人,是怎麽也不可能,也絕不會走到一起的。而當年選舉,雖然他遠在中國,但還是投下了其鄭重的一票:Donald J. Trump!

和前輩說完以後,心情有點不能平複,童話不寫了,隨手寫下這篇小文,也為終於得以營救的少年們而無比欣慰,已經有八位少年平安得救,同樣對那些冒著生命危險參與救援的各國誌願者和軍人致以無比的敬意,愛無國界,因為有愛,所以溫暖!

博主已關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