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河之畔的“邊城”往事

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
打印 (被閱讀 次)

現如今的我,最享受的時刻有兩個: 一是北國的夏日,二是娘家的辰光。因著格外的美好,感覺永遠短暫,似乎總是匆匆。善感的我常常置身幸福的圍繞已然生出不舍的哀愁。

剛剛過去的周末我兩好兼得: 回娘家探視父母,伴親人共享明澈清麗的夏。飯後母女窗前閑話,清風徐徐撫慰,金色餘暉籠罩,動情的母親給我講述了一段家族軼事。

我的外婆出自江南運河邊上的殷實人家。幼時的我跟著媽媽和外婆去太婆家時,高壽的太婆已經多數時候躺在後屋的床上了。我記憶更深的是大舅公,大舅婆,二舅婆,三姨婆等長輩。他們開心地呼喚著媽媽的小名,慈祥地往我兜裏塞滿了花生糖果。

媽媽的故事就是關於這幾個老人的。話說當年外婆的兄長,我的大舅公,二舅公正值青春,分別遵循媒妁之言尋得門當戶對的女子為妻,婚姻各自美滿如意。大舅婆,二舅婆年輕時的模樣我不知曉,但是她們慈眉善目的老年形象至今栩栩如生在我腦海。

二舅婆的娘家是地主。收租時節,事務繁忙,便喚聰明能幹的二舅婆回家幫助打理算賬。年輕的二舅公寂寞了,便去探望妻子。男女情炙,你儂我儂,忙中偷得肌膚歡愛。然後二舅公在回家的途中,遭遇暴雨,淋濕著涼,不幸染上寒症,竟然不治身亡了!那時他們才結婚七個月。

據說太婆太公是開明的。他們願意年輕的二舅婆重尋人家,重新生活。然而太公有個妹妹,我外婆的姑媽,媽媽叫她"好公公",終生未婚,個性強勢,儼然家族裏的西太後。她說了句類似"勿可以咯"的話,二舅婆就死心塌地,毫無怨言地留下了。

大舅公,大舅婆常常幫助二舅婆。有些需要男人打點的地方,大舅公義不容辭。日久,大舅公與二舅婆生出情愫。有一次,二舅婆嘴裏生瘡,大舅公給她送藥,痛苦難耐的她倒在大舅公身上泣不成聲。這一幕被家人路過瞥見。漸漸家裏的人都知道了,但是大家心照不宣,誰也不說破。這沉默裏麵,有不忍憐憫,有寬容體恤。唯有大舅婆蒙在鼓裏。

大舅公與二舅婆有親情,恩情,也夾雜了男女之戀情。但是他們格外隱忍,顧全大局,隻讓涓涓深情流在心裏。外婆有個三妹,我叫三姨婆,因為幼時得過天花,也一直未嫁。三姨婆和二舅婆,姑嫂情同姐妹,共同幫助大舅婆操持家務,撫養帶大了大舅公的幾個孩子。

後來大舅婆終於也聽說了此事。她對長大成人的孩子們要求,每次回家,準備三份禮物,因為,"你們有三個媽媽"。

年老後的大舅公和大舅婆住一間房,三姨婆和二舅婆合住一間房,挨得很近,四個老人相依相伴。有孝順的子女守在身邊,也有外麵闖蕩立業的子女常回家看看。他們是恬靜幸福的。三姨婆最先離世。之後二舅婆一人為了避嫌,還搬到遠幾步的房間獨居。到二舅婆離開的時候,大舅公在她的墓前久久佇立,沉浸往事,不忍離去。然後是大舅公,最後是大舅婆,相繼安然離世,均為高壽。

媽媽敘述的時候,我隻打斷過兩次:"好公公為什麽不結婚,憑什麽霸道?"媽媽說"要強是天生的。一直不結婚可能也是個性太強。反正大家庭也養得起,都讓著她唄!"媽媽說,最記得小時的夏天跑到外婆家,好公公見她滿頭大汗,憐惜地端上一杯果子露,好清涼啊。媽媽還說,當年外婆外公鬧別扭後,外公跑到嶽丈家哭訴,是好公公主持的公道呢!

我的第二個打斷是:"三姨婆雖然得過天花,但是臉上基本看不出什麽遺留,其實她長得比外婆都好看,為什麽不給她說媒呢?!"媽媽歎口氣:"從前的人哪裏象你這麽張揚? 我要我要的話好意思說伐? 大家庭子女多,不象現在的你們,被父母時刻掛在心上,百折不撓也要為你們謀求幸福。那個時代,一個客套的推諉,一次含蓄的回執,人就被耽誤了。"

我無語。我不再追究二舅婆為什麽不學娜拉出走。魯迅就斷言娜拉還是要回去的。那個時代,外麵的世界,是否象我如今腳下的土地這般友善寬廣,以至於懵懂冒失如我,也敢孤身漂洋,自信滿滿?

我望著夕陽晚霞,想起了沈從文的"邊城"。在那偏遠的湘西邊陲,作家把自然之美與人性之善研合成墨,勾描了一幅世外桃源的圖畫。在"邊城",連稅吏,土匪,長官身上都閃爍著"善"的光芒。回望我外婆的家族,地處江南古運河之畔,富庶寧靜,並不閉塞。相比邊城,少了點野性古樸,多了份仁義禮教。然而異域同唱的,卻是一樣貫穿始終的淡泊悠遠旋律下自然之美與人性之善交相呼應的一曲清歌。

義重情長的大舅公,是家族的脊梁,對高堂,對手足,對晚輩,無不盡情盡責。年老的外婆回娘家,依然"哥哥","哥哥"叫得親切。大舅公和他身邊的親人,竭盡努力,活出了禮教與人性,理智與情感之間的平衡正道,既不藐視禮教,喪失理智,也無踐踏人性,泯滅情感。

當我年老之後,麵對安大略湖上的夕陽,心裏湧動的故土遐思,可能就融化在這些家族往事的重溫回想之中了吧!

山韭菜 發表評論於
故事娓娓道來,情真意切!思韻描繪出了一幅大家族和睦同居的美好圖畫,實在難得。舊時代的女子,除了認命以外,基本沒有別的出路。問好,祝周末愉快!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Erg' 的評論 : 二哥寫的與二嫂的的感情我就愛讀。二哥的雄文比莫言的好,是男子漢的真情,份量重,也有美感。
Erg 發表評論於
先向思韻問個好!然後插一嘴:文字有時候也有性別吧,莫言和王小波的更雄性,沈從文的更雌性, 無怪乎諸位美眉女士更喜歡沈從文 ;)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嗬嗬,我也是半知半解混混沌沌一直處於摸索之中。
很高興豆豆你喜歡唐僧那首詩, 剛寫出來很多朋友把它當成搞笑詩看的 :)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嗬嗬,思韻這個基督教伊甸園的類比真好, 一下子把一些模棱兩可的概念給清清楚楚劃出了清晰的定義和界限。
也說沈從文說起, 人對世界的認知不可避免會帶上了主觀色彩, 有的藝術家, 不隻作家, 畫家在這方麵也很明顯,會在自己的眼中心裏盡量保留這個世界的原本或者說盡量還原這個世界的原本, 在這些作家或者畫家的作品裏, 你不會很明顯地看到作者的存在,或者你看到的作者也是一個站在那個故事或者畫麵邊上的旁觀著, 他/她在讓那個故事或者畫麵自己訴說著自己的自然態 — 這一類我喜歡的作者和作品。 而有些藝術家根據自己的愛憎好惡把這個世界上的事物情感變形放大扭曲, 這樣當然會給觀者帶來更強烈的感官刺激,但我認為這一類不管是表現行為還是表現結果都不是自然的。
diaoerla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592547

從他答問視頻與文字,可窺見作品主旨一二,他說話謙卑,有老派人的範,如今已不多見了。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iaoerlang' 的評論 : 二郎說得對。那個時代,亂象叢生,也許不能用今天梳理後的是非來論斷。挖掘被淹沒的故事,很有意思的。我記下了,金澄宇的"回望",值得找來一讀。謝謝二郎。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豆豆,我有點懂了C說的天然狀態,而且她說在純粹的自然下,人不會生出惡來。東方古老哲學認為是形色的認知升騰,帶動了內心的貪癡執念,才生出惡來。我突然意識到: 這自然狀態不就是創世記裏所說的伊甸園嗎?那時亞當夏娃赤身亦無羞恥。形色的認知不就是吃了分辨善惡樹上的果子才開始的嗎?從此欲望開始囚獄人類,再無單純...這才發現東方西方的異曲同工! 謝謝C,說得真好!

我跟豆豆一樣,思想方麵接觸西方較多。同樣的道理,西式闡釋就覺得更加親切易懂。我再說說我和豆豆為何偏愛沈從文。因為沈從文筆下的世界最接近自然,人物在宿命的平靜中有堅韌,有利他。莫言筆下的人全是被欲望囚禁的痛苦百態,貪癡俱全,讀得虐心。而且,既然我和豆豆已經是吃了善惡樹的果子的先人之後代,不可避免的,就是有了擺脫不去的分別心,嫌棄莫言筆下的世界太醜。
diaoerla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抱歉,對比失當了:) 不過你這一說,倒想起沙家浜,當然戲是誇張了,可當年國難亂世,跨界跨行的確也比比皆是,這類舊事像老金這樣有條件的有心人再不去挖掘的話,真的要湮滅了。他父母那種背景出身的,後半生一直活在鬱悶壓抑中,即使鹹魚翻身,依然是有難言之隱,類似寫法似不多見,有機會找來看看也不錯,孤島洋場民俗風情細節,比神劇裏地下黨郎中背老三篇的搞笑橋段要好看多了:)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小C,早。雖然我和思韻一樣還是仍舊對老子和佛學禪宗有疑義,可是還是非常感謝你用心給我做的解釋,這麽深奧的東方哲學被你三言兩語,幹幹淨淨地說來,好像也是容易懂的。

我也喜歡你的詩,最喜歡詩裏的這幾句——

你知道
跋千山涉萬水
最難過的還是
自己的 那顆心

周末快樂,小C!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iaoerlang' 的評論 : 二郎推薦的故事讀了。確實是發生在不遠的地方,我家也是蘇南世代。不過人物卻是相差懸殊: 那吳醫生,啥人啊?我絕對是在生活上認人品的。幫助過地下黨又如何? 就這號人,折騰出來的"新世界",我一百個信不過!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嗬嗬, 睡蓮這首我也很喜歡, 所以總是向人推薦, 已經推了無數次了 :)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那麽人的利己損人呢?
嗬嗬,我自己也是處於探討狀態。試著解釋解釋吧。
所以說善惡起於人心。 損人利己根植於人心的貪癡嗔, 這其實已經超出了人的單純的自然生存狀態。 形色起於無形成於執念,形色升騰之中善惡生。所以我認為追求人的自然態是可以平善惡的。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嗯,再讀你的兩首詩: 美,睡蓮,對自然的意境闡釋得明了,易懂,讀出了"無為卻無不為"的智慧,我非常喜歡。真佩服你們會詩的。

C的詩特別明澈,不晦,也無玄虛,就像那...聖經一般的淺顯通俗。嗬嗬哈哈,我又夾帶私貨了。:)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謝謝詩人解惑!東方哲學讀著清新自然,隻是於我好像還是有些玄妙,神秘,要慢慢理解。從化學意義上說,確實無垢無淨,都是分子元素而已。不過我的眼目和心理卻很排斥汙穢,也是純自然反應,可以說在生命初始,尚沒有人倫說教的灌輸之前就會有的。後來接觸了基督教,發現以猶太教為本而生出的三大宗教都非常強調"潔淨",於我比較容易接受。

若說虎食肉與鹿吃草,並無善惡。那麽人的利己損人呢?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好吧, 那我就在這裏拾一點老子和佛學禪宗的牙慧。

什麽是善, 什麽是惡? 是吃鹿的虎為惡,還是吃草的鹿為惡? 無善無惡, 道法自然。

善惡隻存在於人的世界裏, 人的意識裏,存在於貪癡嗔和由貪癡嗔生出的果之中。

“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故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後相隨。是以聖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 功成而弗居。”

所以理想人態,“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 無眼界。 乃至無意識界”,理想世界無美醜, 無高下,無垢淨,無善惡。 也就是老子所謂的自然態。

自薦兩首詩: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8411/201604/821951.html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8411/201706/32141.html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翩翩葉子' 的評論 : 葉子所言正是。我倆都屬於保守傳統型的,三觀不需要磨合就清清爽爽地一致了。:)

跟我的豆豆妹妹一齊抗議一下哈,葉子家裏關門謝客為哪般,多少次我提著滿懷熱情來造訪留印,都吃了閉門羹呢!祝葉子全家夏安!
月下聽梅落 發表評論於
回複\'思韻如藍\': 心若沒有棲息的地方,到哪裏都是流浪。
diaoerlang 發表評論於
https://www.yicai.com/news/5202505.html

金宇澄紀實新作回望,裏麵有類似故事,還扯上地下黨,離博主外婆家不太遠。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喜歡思韻用精彩的文筆講述自己老-輩的家族往事,深深感嘆她們具有我們現代人所少有的"忍讓"的美德,顧全大局,甘於犧牲自己的情感。看得很感動,
謝謝思韻美文!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思韻,為了能在這裏遇見你,從九月變成八月又何妨?哈哈,幹杯!:))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小C,展開來說一下呀,我對中國古典哲學的知識非常淺,不大理解這句“世間本無善無惡, 人心多作祟”的意思,給我解釋一下吧?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其實這句是看你和豆豆討論沈從文和莫言的感言 :)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問候園姐! 生活的陰差陽錯,福禍難料是讓人傷心,好在親人的善可以慰藉,讓世界不是隻有冰冷荒蕪。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zl9876' 的評論 : 梅姐,大家庭是囚籠還是庇護,在乎的是裏麵的人。就像禮教本身並不吃人,是人的原罪借用禮教吃人。就像宗教本身並不虛偽,還是人的私欲讓之變成虛偽。我總覺得人們批判得不在點上。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誠信' 的評論 : 數學家好久不見,謝謝你的光臨美言,祝夏安!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edcheetah' 的評論 : "人間自有真情在",好喜歡你的概括,謝謝!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詩人好! 可能你受老莊影響較多,我則被基督洗過腦,我還是覺得有善有惡,自有分別的。:)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暖冬cool夏' 的評論 : 暖冬姐說得好。大家庭的維持隻有將心比心。雖然舊式大家庭很多是壓抑人性的地方,經不起滾滾潮流,已經被時代瓦解,奇怪的是,當我一個人漂泊異鄉,多年之後依然孤身茫然時,腦海裏浮現過外婆家,太婆家熱鬧溫馨的場景,心裏對之是批判不起來的。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真的嗎,王妃這麽誇我?:) 可能是家族故事本身讓我聯想到了"翠翠"和兩個善良的兄弟。沈從文的浪漫唯美是我喜歡的,隻是我的文筆差得太遠。:)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湖以北' 的評論 : 五湖兄可別擱筆! 你的文章自有獨特的溫良恭謙,是我最喜歡的文風。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雨女' 的評論 : 問候雨女。能夠陪伴父母,在這碧藍翠綠的夏,真是天堂般的美好。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月下聽梅落' 的評論 : 月兄,我還喜歡你的這句評: 生活在那個時代,是種幸運,也是種不幸。我覺得同樣的說法也適用於我們的時代。現在的人更加感歎真情難尋,即使給你全無束縛的自由,許多人依然徘徊在孤影落寞之間。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燕麥禾兒' 的評論 : 禾兒,你家也有同樣的故事啊?可能江南的風土人情都有相近之處。我又想起了木心的"從前慢"...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波城冬日' 的評論 : 冬日好姐妹,我的工作日也是沉悶無趣。雖說生活在好時代,好國家,其實你我都有難以掙脫的網,隻是與先人相比,換了一種囚法。隻想與冬日共勉: 相信生活,善有善終。我們的幸福在前麵,前輩已有榜樣。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xc_ggmm' 的評論 : 小蓮兒,我也是。我跟媽媽說,如果二舅婆,三姨婆活在今天,我上網也要幫她們張羅尋找...:)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癡一生' 的評論 : 您用動人的語言最美地概括了我的心聲。故事我原先粗略有知,這次媽媽再度細說,許多細節的核實來自她最近與表姐,我大舅公的女兒的交流。一對八十上下的表姐妹,深情款款地追憶從前,緬懷長輩。人活一世,能這樣被後代銘記,值了!
月下聽梅落 發表評論於
回複\'思韻如藍\':思韻與九月都是我喜歡讀的書!\n你倆也是一首詩的上下闕!
癡一生 發表評論於
即使日常生活中的平凡小事經樓主的筆描,便有了韻味,有了生氣,有了靈魂,何況這麽一個古老的傳統的感人的故事。大舅公,大舅婆,還有二舅婆在戀情,親情地衝擊下,能夠理智地維持著它們和家庭倫理道德的平衡,一直到壽終。說明情感的河水需要理智的河堤來規道牽引,不致於它奔泄而出,泛濫成災。
cxyz 發表評論於
世間本無善無惡, 人心多作祟吧。
cxyz 發表評論於
時間本無善無惡,人心多作祟吧。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月下聽梅落' 的評論 : 月兄好會說話! 你對我和九月的評價忽然讓我想起什麽: 記得我在一個網站上偶然讀到兩個讀者對話,其一說道"我最近在讀文學城思韻如藍的文章,她的文章讓我想起從前的八月",另一說:"你這一提我也有同感,她倆文風很象。可惜八月關博不再寫了。"

我當時對她們說的八月非常好奇,穀歌了一下,沒有找到。今天我靈機一動:會不會從來就沒有過八月,隻是兩個讀者在閑議時錯將九月記成了八月?! 如果真是,那我和九月真的太有緣了!我們真的已經是知音好友了! 緣分,神奇而美妙!
月下聽梅落 發表評論於
回複\'wxc_ggmm\':哈哈,小蓮要生活在萬惡的舊社會,非逼的地主黃世仁自殺,惡霸跳井!方圓幾十裏寸草不生。
wxc_ggmm 發表評論於
思韻姐寫滴真好!!要是咱在舊社會,一定會反抗滴,嘿嘿嘿~~
燕麥禾兒 發表評論於
文章很精彩, 留言互動也金句迭出。

我父親是在浙江的一個封建大家族長大的,我的堂伯父也有類似的經曆。他的嫂子就像你的“二舅婆”,一直是跟著我堂伯父的,她幫著我堂伯父堂伯母帶大了三個孩子,孩子們都叫她“二娘”。
月下聽梅落 發表評論於
才發現思韻與九月的文風有相似的地方,我說你倆為什麽這麽心心相印了。
你倆好像都突破了,可以站在生活以外來審視生活的高度。可是你倆又都是那麽真誠地熱愛生活,珍惜情感。
難得呀!
波城冬日 發表評論於
文字裏如詩如歌的畫麵,故事中似水流年的情節,思韻,你點亮了我沉悶無趣的一天!
月下聽梅落 發表評論於
文章雖是城南舊事,可依舊沒有覺得遙遠。甚至能感受到那時的陽光與悠悠歲月。

生活在那個時代,是種幸運,也是種不幸!幸運的是人與人能有不參雜任何功利的純淨關係。不幸的是那時的情感表達受著太多的束縛而含蓄,含蓄到最後,隻剩下一杯老酒與一縷微笑!
雨女 發表評論於
母女同坐窗前,微風徐徐,聊著家族往事。好美麗的衣服畫麵。

二舅婆命苦,生在那個時代。
Redcheetah 發表評論於
好文,人間自有真情在。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如詩般清麗的文字講述了一個約100年前的故事,令人不僅黯然神傷。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寫得真淒美動人,很有些沈從文的味道, 請接著寫。在WXC上讀到思韻,冬日的文字,有時自己真想課筆不寫了,但經常又會碰到些事情,又隻好硬著頭皮寫下去,難:((
誠信 發表評論於

Wow, 這詩歌一樣的語句,令人佩服!

藍天白雲915LQB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你說得太對了—— ”有什麽樣的心,就有什麽樣看世界的眼睛。“ 這或許也是我喜歡寫的一個原因,回頭看時,可以讀到某個階段某個時刻的自己,我確實是在成長的,成長為自己更喜歡的自己。

我和你一樣,很難喜歡莫言的文章,我也很難欣賞王小波的文章,有時候我想是我自己不夠深刻;有時候我想感謝上帝我不用象他們那樣活在那個年代,得用人性裏最虐心的目光去嘲諷著看世界,我寧願膚淺。
。。。。。。。
太喜歡你和思韻對文學作品的愛好,突然領悟到為什麽我原本是文學的,為什麽對那些揭露人性醜陋的名著,無論如何提不起興趣。“有什麽樣的心,就有什麽眼光看世界。” 說的太好了,即使在最黑暗的文革時期,我的心裏始終保持著童話故事:《白雪公主》《格林童話》這樣的浪漫情懷,那種虐心的尖酸刻薄,我是不敬遠之。

思韻的父母很像我的父母,父親有為幸福勇於追求,豪情,浪漫,母親善良,寬厚,單純。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這故事講的真有幾分沈從文的意蘊,好聽!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思韻可以以此為題材寫小說的,就這樣短短一篇已經很感動人。大家庭的和諧也是不容易維護的,需要相互忍讓、和善寬容。問候思韻夏好!
mzl9876 發表評論於
舊社會裏大家族的家史,現代人很難理解那個時代怎麽會是那樣?就是魯迅這樣敏銳的先驅者,同樣有曆史的局限性,今天出走的女性太多的是天使啦,墮落已成為了極少數。
中國的傳統禮教,的的確確在過去害了不少的人,尤其女性受害更深。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思韻,吃完晚飯我找了好半天才找到那篇寫沈從文的文章,被我埋進土裏了哈哈。一會QQ給你。

你說得太對了—— ”有什麽樣的心,就有什麽樣看世界的眼睛。“ 這或許也是我喜歡寫的一個原因,回頭看時,可以讀到某個階段某個時刻的自己,我確實是在成長的,成長為自己更喜歡的自己。

我和你一樣,很難喜歡莫言的文章,我也很難欣賞王小波的文章,有時候我想是我自己不夠深刻;有時候我想感謝上帝我不用象他們那樣活在那個年代,得用人性裏最虐心的目光去嘲諷著看世界,我寧願膚淺。

比較起東方文化,我想西方文化更適合我的個性,生活在西方文化和環境之中也令我更感覺輕鬆。但是我又是那麽喜歡東方文化中的儒雅和細膩,還有那文人骨子裏的清高不俗。在我眼裏,沈從文是很東方的,但他不象莫言那樣失去了儒雅細膩的那般東方。沈從文是儒雅的,細膩的,清高不俗的,他的文字也是如此,即使是在他最落魄的時候,他還是不可能用他的筆描寫人性裏最黑暗最醜陋的那一麵,在那個作品都要為新社會唱頌歌的時代,既然不能再為自己寫作,不能再用他覺得有意義的方式寫作,那麽他寧願擱筆。他選擇了自己的抗爭方式,他頑固地忠於自己的心。

哈哈,今天是我在你的博客裏和你說呀說呀說得不想走了。晚安,思韻,讀你常常如讀鏡子裏的自己。:)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ooibosTea' 的評論 : 謝茶妹妹光臨。大舅婆確實寬厚慈悲。我想這也從側麵看出大舅公對她的夫妻情誼,始終如一,她是幸福的。也側麵看出二舅婆善良自律,尊重契約,不奪他人之美。愛和善都是互相成全的。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豆豆,我喜歡沈從文呀!我常奇怪,都是鄉土題材,為什麽沈從文與莫言給我的感受截然不同? 莫非山東高密就是完全的窮山惡水,而湖南湘西卻是人間仙境?! 不可能吧!隻能說,有什麽樣的心,就有什麽樣看世界的眼睛。

我想讀你所認識的沈從文,喜歡和豆豆探討所有的話題...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eonyInJuly' 的評論 : +1 看到那段時好感動,感到大舅婆很了不起。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藍天白雲915LQB' 的評論 : 藍天姐言簡意賅,一語道破: 福老和善終都是自己修來的。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eonyInJuly' 的評論 : 親愛的七月,你的問題很好,但是不但舊式的二舅婆不知道答案,就連新潮的我也未必膽敢保證,做出不同的選擇就必定不悔。我現在倒是傾向: 不論如何,都做最體麵的人,相信生活,必得善終。我在西方,見識了太多孤寡老人,辦公室裏單身中年亦比比皆是。相比,我記憶中的二舅婆光彩照人,雖然未曾生育,卻也享得子孫滿堂。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豆豆親愛的,我的個性裏有為幸福和自由豪情萬丈的地方,這種激情來自我父親的家族一方。如今年紀見長,不斷聽到熟知的朋友用"善良","忠厚"的字眼形容自己,我想若有,那麽這樣的品性可能更多緣自母親的家族一方。寫家族故事,也是認識自己的過程。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日久,大舅公與二舅婆生出情愫。有一次,二舅婆嘴裏生瘡,大舅公給她送藥,痛苦難耐的她倒在大舅公身上泣不成聲。這一幕被家人路過瞥見。漸漸家裏的人都知道了,但是大家心照不宣,誰也不說破。這沉默裏麵,有不忍憐憫,有寬容體恤。唯有大舅婆蒙在鼓裏。”
想象在二舅婆的位置,遇見了可以傾訴的人,卻隻能在他身邊隱忍一生; 或者一輩子再沒有遇見可以哭訴的人,因而在枯寂平淡中度過餘生。 哪一種情況會少些痛苦呢?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菲兒好! 我也是聽得唏噓不已,然而卻敬他們,愛他們。我甚至覺得,我的成長,從不缺愛,四麵環繞,幾乎溢滿,其實也和我父母雙方的祖輩們不曾完全丟棄禮教有關。
藍天白雲915LQB 發表評論於
你大舅婆,二舅婆,三姨婆這幾個長輩都是善良,寬厚之人,故得善終。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義重情長的大舅公,是家族的脊梁,...活出了禮教與人性,理智與情感之間的平衡正道,既不藐視禮教,喪失理智,也無踐踏人性,泯滅情感。"
總結得真好! 不過還是很同情二舅婆。唉!
我們生在這個時代,多麽幸運!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後來大舅婆終於也聽說了此事。她對長大成人的孩子們要求,每次回家,準備三份禮物,因為,"你們有三個媽媽"。"
從這裏淚崩...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抱抱菲兒,我正準備休息一下腦子再回家呢,一打開思韻的博客,開心壞了,她好久不寫博文了。你我排排坐吧。:)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豆豆動作太快了,啊啊啊!:)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噢,你也喜歡沈從文嗎?他是我最喜歡的中國作家了,我曾寫過一篇關於他的文章的,看看能不能找到了QQ給你看呀。今天好累,腦子累,這篇文章我要待晚上臨睡前再仔細讀一遍。現在準備收拾一下下班回家了,問好思韻。:)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媽媽歎口氣:"從前的人哪裏向你這麽張揚? 我要我要的話好意思說伐? 大家庭子女多,不象現在的你們,被父母時刻掛在心上,百折不撓也要為你們謀求幸福。那個時代,一個客套的推諉,一次含蓄的回執,人就被耽誤了。"——— 讀到這裏,竟然眼睛潮濕了。

思韻,我也是很難理解中國的一些傳統禮教,我覺得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獨立的,都應該盡自己所能在這一生中活出最棒的自己。可是我也知道我們相比較很多過去的甚至現代的女人,是多麽的幸運呀。是嗎?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坐個大沙發,趁大家還沒來,聽思韻的大家族史,唏噓,還聽見了和我一樣說的太公,親切!:)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啊!這個沙發歸我啦!:))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