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是上帝的國度, 習近平是天子。

打印 (被閱讀 次)

漢字中有許多字有著上帝的影子,因為漢字的產生,是在神的指引下完成了,由勞動人民。

遙遠神秘的東方,是傳說中神的故鄉,所以有著神州的稱號。這個神的子民自古以來認為她是居世界中心的國度,所以稱為中國。她悠久的曆史,使她所孕育出來的文化悠遠而綿長。

而中國人敬天祭祖的傳統特性,甚至把自己的祖宗當成神明供奉,更是有別於世界其他各民族,一般百姓口中的“老天爺保佑”、“老祖宗保佑”一直深植貫穿在我們曰常生活中。 

縱觀整個中國曆史,從最古老的傳說盤古開天辟地之後,出現的是女媧、伏羲、神農三個神皇,漫長的歲月中,現代史學家一直把這段歲月以神話對待,這段傳說中的歲月,出現的主要人物都是一些象神祉般具有無邊法力的人物。首先特別必須提的就是女媧皇,她是始祖母神,是中華民族偉大的母親,她慈祥地用天上的黃土仿造神的模樣創造了我們,同時又為繁榮人類的社會,於是又為人“化育”生靈萬物。而仿神的人類是不能與萬物禽獸等同,所以她特別為人類建立婚姻製度,使人有別於禽獸亂交,於是又有“神媒”的稱號,這樣讓人類得以在地球上開始繁衍生息。 

另一神皇伏羲氏,也是法力通天,為人設立官員,管理人民,教人網魚,蓄養家畜。他下世最重要的工作是“製八卦”,所謂的“受龍圖,畫八卦”,這就是著名的河圖,也稱之伏羲八卦,先天八卦,最原始版的易經,這河圖給人留下遵循上天旨意的方法,所以中國人常講天象變化、天命難違,對天有無限的尊崇,天地變化之理就是所謂的“道”。而後周文王依據河圖推演周易,易經由原始圖像變成文字卦象,這就是所謂的周易、後天八卦。到了孔子時代,人離道更遠了,才開始以文字注解易經,就是易經係辭傳,顯然越依賴文字語言,越難理解這個代表天地人的宇宙變化的道學。而在中國,天象、天命曆朝曆代都被天子帝王遵循著,用來警惕自己的施政,即使是科學發達的今天,科學家也十分好奇,為什麽幾個簡單的卦象能有解釋不了的預測能力。這是部天給人傳達訊息的經典,顯然不是人類智慧能創造的,它似乎默默地提醒著人們別忘記自己的渺小。 

第三個神皇是神農,神農皇教人們製造農具,開墾荒地,種植五穀,而他出神入化的技術,所以被稱為“神農”。而《史紀》中還有所謂的“神農嚐百草,始有醫藥”的記載,神農氏到這世間為中國人建立起了相當完整的醫藥基礎。在我國長期以來, "本草"就等於了中藥的代名詞,而後世幾千年來中藥的發展,事實上,都是建立在神農本草的基礎上,即使到今天為止,它仍然是中國醫藥學最崇高、最具權威的著作。從這角度,我們也不難看出,神在中國一直留下遺跡,假如“本草”隻是代表遠古眾多先民的經驗累積的話,那麽曆史中,我國的中藥很可能隻有像美洲印地安人的草藥治病水平,而不是在遠古就能具備這樣結構完整的理論與藥性分析記載,中藥的藥理裏也深深蘊含著“道”,蘊含著天地人、五行互動的理,這似乎也是不信神的人永遠弄不明白的謎。 

從這段中國史上記載的三皇所經曆的漫長的歲月來看,在中國顯然經過一段人與神共處的歲月,神曾經直接傳授文化給人類,神傳的文化經過時間淬煉而能曆久而彌堅,所以中國人對天有無限的敬崇,“敬天”不隻是代表中國文化是個信神文化,更是個神傳文化的表征與內涵同在的體現。 

一直到距今約五千年前,神州舞台出現人類曆史重要的一幕--黃帝時代的降臨,黃帝為中華民族創造了豐富燦爛的中華文化,在中國曆史上受到無比的尊敬。其實中國人“敬天法祖”的特性,甚至把祖先當成神明祭祀,與黃帝被認為中華民族共同祖先有著密切關係;此外也與上古神傳時代的人神共處有關,黃帝之後有“絕天地通”的傳說,於是人神分隔,中華民族就在神傳的文化基礎上,從黃帝時代開啟了以人為中心,一幕幕璀璨的半神文化序幕。 

由於蚩尤的暴虐百姓,涿鹿之戰後,黃帝被諸侯尊之為天子,天子的意義就是上天的愛子,賦天命行天道於人世。所以實際上,黃帝成為中國曆史首位以武力、以兵征天下的形式臣服諸侯,統一了華夏族的帝王。英明的黃帝接著又立百官,製典章,舉賢能,封禪祭天,大治天下;命臣民建屋室、種五穀、作衣裳、造舟車,甚至文字、醫學、曆法、算數、樂器、陶器、蠶桑等各種發明相繼出現,中國的文明奠基於黃帝時代。史籍上說,黃帝在位的一百年中,中國沒有賊盜毆鬥,人們謙讓和睦,風調雨順,年年豐收,甚至虎豹不傷人,鳥獸蟲蛾都受他的教化影響,是個“道行天下,人間天堂”的盛世典範,因此後世尊稱軒轅黃帝為人文初祖。 

這位中國曆史上的首位天子,司馬遷在《史記》上說黃帝獲寶鼎與神策,治世“順天地之紀,幽明之占,死生之說,存亡之難”,形容黃帝懂得順天而治,知陰陽、生死變化之理,行道天下,是個修煉得道之人。古史中很多黃帝求道、問道的記載,他得法悟道後,治理國事同時煉丹求鼎、靜心修煉。紀元前二五九八年,黃帝在橋山山下,鑄造了一個大鼎,當鑄成那瞬間,天忽然開了,降下一黃龍迎接他。黃帝與隨身的宮臣七十多人一起跨上黃龍,白曰升天,圓滿功成。福分不足的群臣來的太遲,隻能抓住龍須,結果龍須脫落,他們也掉下來了。這時候,萬民百姓親眼仰望這神聖壯觀的一幕!這些沒跟上的臣子與百姓,感恩懷念之餘,把黃帝遺留下來的衣服,埋葬在橋山山下,即今天陝西黃陵縣的黃帝衣冠塚。 

這就是為什麽黃帝成為中華民族共同祖先的典故!也是為什麽中國人對生命圓滿的結束就是歸天成神的原由。所以中國人對過世的祖先,也認為另種形式的歸天成神,祖先在天之靈能庇佑看護子孫,所以家家戶戶供奉自己祖先,同姓親祖甚至建造祠堂共同祭祀,年節祭祀祖先,“敬天祭祖”就這樣成為中華文化的一大特色。 

從中國曆史的角度看,我們都知道中國從黃帝開始有了文字,也開始了以人為本的文化發展,人類確實從此以後一步步邁向文明,不斷地創造、不停地豐富著人類的文化,但是文字的出現其實也將人類帶進一個更複雜、更難生存的世界,也代表著人類的原始天性同時漸漸被複雜的人性取代了。黃帝承接著神傳文化與人本文化的交接,黃帝不再象神話時代的三皇般,以神祉的形式降世,而是以“治世的帝王”兼“得道的修煉人”出現於世,人類可以通過修煉再回歸於天,天代表神的世界,人是神造的,來自於天,回歸於天,“天人合一”的觀念自古以來就根深蒂固地深植在中國人內心中。 

而人與神之間連通的唯一管道就是“修煉”,人之所以為萬物之靈,之所以珍貴,在於人擁有這個先天的神性,而“修煉”彰顯的正是人類的這部分特性,所以曆史上很多修煉人都有許多神奇心靈力量、特異功能、超然豁達的生命觀,象薑子牙、諸葛亮、劉伯溫是著名輔佐真命天子的軍師道士,象一葦過江的達摩祖師、峨嵋山搬木的濟公和尚,創太極拳的張三豐,民間中除妖降魔的呂洞賓等八仙傳奇;許多知名曆史人物,象蘇軾、王維、李白、陶淵明、孟浩然、白居易等等都是修煉人。不隻是儒釋道三家構成的中國主流思想裏充滿著修身、修行、修煉的概念,先秦以前,各行各業、諸子百家都稱道。 

從這個角度我們來看整個中國的曆史,如果文化是神傳的,人是神造的,神造人的目的,似乎是讓人能基於神性,來創造人類這層的文化,豐富人類這層次的生命,同時再返回自己先天的本性,在生命的長河裏,許多次我們單純地臨世,在人間成長,無明中有喜樂追尋卻也飽嚐生命無奈的苦汁,我們曾經歡喜也曾痛苦,有過悲憤也體驗哀傷,在愛恨情仇善惡交織下,錙銖計較地迷失在人世生活中, 象無根的生命…… 

當一個曆盡了紅塵歲月洗煉的人,再度感悟到自身保存的神性、先天本性後,開啟生命返本歸真之路,這就展現出了“半神”的生命特性,而整個中國曆史、文化裏處處充滿了這種特性,這個連結人神的半神文化特性,就讓中華文化多元而神奇、玄妙而多彩、博大而精深、悠遠而緜長、曆久能彌堅! 

當我們驚奇地發現一個“敬天祭祖”的文化特征,卻代表許多多的生命內涵,這一係列的半神文化造乾坤,讓我們從這個觀點深入探索、思考我們自己的文化,也許能找回我們遺忘已久生命的特性,能喚起我們生命最原始的記憶。

 

 

dqdeer 發表評論於
寫得不錯。標題有點怪。
qdknight 發表評論於
腦袋被門板夾過,還挺重。
東升公社 發表評論於
誰幫個忙,把這個人送回精神病院
錦川 發表評論於
該吃藥了。
redBeijing 發表評論於
還是直接說“縱做鬼也幸福”吧, 言簡意賅。
行道堂主 發表評論於
腦袋被驢踢了
錦川 發表評論於
該吃藥了。
小酒蟲 發表評論於
竟有人如此胡言亂語,不可思議。
紅靴子 發表評論於
lZ這是腦子進水了。
Dictator 發表評論於
百家言一總結得好!
哈喜子 發表評論於
博主的腦袋進水了!
雨前龍井 發表評論於
深井冰
加成 發表評論於
建議博主考證一下梁家河是塊聖地,所以能出天子。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寫文章花費了不少功夫,可惜文不對題。
注冊很麻煩 發表評論於
等著看
wamay 發表評論於
後下的,難道你不知道此文作者淡黃柳是城裏久待的極端毛左嗎?他幾乎每文都把毛封神的,現在輪到封習了

我幾乎肯定他是個太監
百家言一 發表評論於
牽強附會的暗示,拙劣的奴性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