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地打轉》

打印 (被閱讀 次)

龔曉發現自己的經曆,一句話就可以概括:

七十年代生人,九十年代赴美,目前有夫有娃有高堂,有工作有體重有花眼。

 

既然坐四望五,到了胡攪蠻纏無人理、嘰嘰歪歪無人聽的年紀,幹嘛不開始自己逗自己玩兒。同齡人都有大名鼎鼎的作家了,同班人也一個一個都開始在微博微信上寫回憶錄。龔曉決定也要寫點兒什麽,湊不成趣,湊熱鬧總可以吧。

 

龔曉第一個計劃,是把年輕時的讀書時代渲染拔高一下,意淫意淫。

放眼一望,所有人的中學時代都是那麽純淨那麽美好。人家有真正的早戀,牽手指頭的,一起騎車的,甚至還有輕輕吻過的。在龔曉的中學時光裏,這些內容沒發生過。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自己的白紙青春有點兒劣勢。不用怕,編。

龔曉打算把青春祭文命名為《遙遠的八十年代》,妄圖在裏麵加上自己起草的,寫在紙上的曖昧書信。寫完了自己都看不下去。這東西挺難編的。需要當年的年齡,當時的遣詞,當初的視角。自己曾經多看過兩眼的男生,怎麽都印象模糊了?時間不光是殺豬刀,還外帶磨砂刨光歪曲整形功能。在微信上的中學群,說完老師的軼事,同學的糗事,就沒啥可說的了。如果不現在開始一起吃喝玩樂進行新的互動,以後更沒有共同的話題了。

龔曉打消了編撰青春的念頭,順帶著連婚姻題材都省了。自己的戀情,是拿出來說的嗎?寫出來的東西,難免美化加走樣,萬一以後被認識的人讀到了怎麽辦?再讓他們亂傳,多丟人現眼。那就寫別人的戀情?還得編啊。而別人的初戀再戀三戀,於己何幹?

龔曉開始佩服言情作家。一個人編一個青春故事不難,難的是天天都在編,還能攪動別人一起編。

 

第一個計劃打了水漂,龔曉沒氣餒。反正自己也不是那種多愁善感型的。言情小說不適合寫,那就換現實生活中的真情實感。可是題材呢?寫海外經曆?哪有什麽經曆?都是和別人一樣的考試找學校報學校,坐飛機漂洋過海到學校;在圖書館蹭空調蹭暖氣用學校機器看電影錄像,買舊車買舊貨吃自助那天肯定不吃早飯;為了能找到工作而換專業,為了讓公司給辦綠卡而隻敢跟家人生氣瞪眼。這都有什麽呀?誰不是這樣過來的。龔曉連盤子都沒端過,已然是夠幸福的了。幸福的日子千篇一律,哪裏有什麽值得寫出來的看點。

 

可是這文章要不添點兒生離死別破鏡重圓什麽的,那不跟白開水一樣?如果走白描路線,避免過山車式的跌宕起伏,而專門緩緩道來雋永式的人生感悟呢?龔曉突然有些膽怯,還是不要用感悟體吧。心靈雞湯哪是想端就能端出來的,那得經過多少事才能熬就。看來寫作這碗飯是不那麽好擺布了。可念頭起來了,真難就此收手。誰說的?錢鍾書吧。說跟打胎一樣難。就他會說。

 

把席絹席慕容還有曼哈頓的中國女人晾到一旁,龔曉在腦子裏對凶殺和武俠這兩個自己的弱項繞了一繞。探案?沒科學知識、不懂醫藥、無刑警生活,最重要的是還不會從上往下由表及裏揭示眾生像。算了吧。武俠?古龍那一句一段的高級哲理,總結不出來。不想了。

 

還有什麽可編的?隻剩戲劇劇本了。龔曉翻了翻白眼:不會老天爺讓我突然有劇作家的稟賦了吧。電視劇裏國共汪日攪和成一鍋粥;同名的老電影抻長出一部一部的新劇;宮鬥穿越曆史混搭。十幾集的劇情完全可以將一個錯綜複雜的故事翻過來掉過去地捋清,為了湊成三四十集隻好添新人物,冒新衝突。劇情就是這樣後浪推前浪地往前行。

龔曉徹底死心了。等著看沒有情節好編的那一天。

 

議論文是不要碰了,以前也就及格的水平。說明文記敘文還可以一試。總有不用那麽絞盡腦汁有理有力有節的吧?遊記。龔曉掰了掰自己的手指頭,卻發現去過的地方手指頭還用不完。不禁有些躁動。於是說幹就幹,手機上下載幾個應用,隨照隨寫,頗為方便。有幾個月鬧著出門,除了家人和食物不照,其它這世界上的東西沒能躲得過那手機。家人不照是出於安全因素。食物不照說來話長,是因為微信有個女生把所有點點滴滴日常生活都往微信上貼,包括夫君被牙醫鑽牙,事無巨細得毛骨悚然,食物自然逃不掉。因此龔曉不照食物以示區別,五十步笑百步。

過了幾個月,遊記的應用提示道:請輸入本人中國大陸電話號碼綁定賬號,否則不能發新遊記。龔曉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蓋到半截的中文寫字樓,遙不可及了。

 

忙活了半天,龔曉發現,自己的人生,還是那一句。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