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站隊的孤獨與自由

我知道我做不了什麽大事業,隻想真真實實地為自己活著。
打印 (被閱讀 次)


也許是奶奶常提起這事,在我幼小的記憶裏有這麽一個畫麵,文革期間同村的一個得勢母親紮了兩個稻草人向著我家門前焚燒,那時我父親失勢在家務農。

奶奶是老黨員,她經曆了許許多多的風雲變幻,她告訴她的孩子們,不管政治方向怎麽變,守住自己的良知和做人的原則,不害人不損人,吃點苦受點委屈不算什麽。

鄧小平上台後,有些逃離在外的昔日地主或他們的後代回鄉探親,也來探望感謝我的奶奶和父親。果然歲月能識人心的好壞,讓我想起《白鹿原》裏的故事是那樣的真實,人性的卑劣在劇變的曆史環境下一一展現。朱先生這樣的人物才是中國的脊梁,在曆史轉折時期,在是非曲直麵前始終保持清醒的頭腦和獨立的判斷。

我們生活在這個世俗的社會裏,在很多事情上都主動或者被動地站了隊,你想保持思想獨立和精神自由選擇不站隊,就要經受得起別人異樣的眼光和各種各樣的嘲笑。

在縣城讀高中的時候,我們同宿舍的十多個人來自不同鄉鎮,有一個長得腰圓體壯,走路特威武像男孩風格的是我們的舍長。跟她來自同一個鎮的另一個女孩因為長得矮小,身高大概就是2的平方根,所以舍長一直叫她√2。

八十年代中期還是物質貧乏不富有的時代,舍長的父親在香港謀生,生活物質比我們所有人都要好,每星期天回學校,√2幫舍長大包小包地背來很多好吃的東西。√2樂於做舍長的馬仔,幫她去飯堂打飯打水,隨時等候她的使喚,因為√2可以吃到舍長所有的好東西。

能得到舍長物質恩賜的人越來越多,隻要叫她一聲“大姐”,聽從她的號召。

我看不慣作威作福欺負弱小的霸道行為,不喜歡低聲下氣地做奴才,也自命清高地不願意跟她們做酒肉朋友,所以一直沒有叫她一聲“大姐”,自我孤立地遠離她們。

為了降服打壓我,舍長有一段時間每周日大派美食,每人一份,唯獨我沒有。為了少受刺激,每周日那個時間段,我獨自一人到操場跑步去。

那時不站隊的我隻是覺得孤單可憐,絕對體會不到一個人獨來獨往的自由。

剛到深圳工作的時候也遭遇了被孤立的處境。幾個單身住校的女教師熱衷於深圳的夜生活,剛開始也跟著去唱卡拉OK跳跳舞,但不知道為什麽就被她們排斥在外了。

這肯定是我的原因,是我的自命清高和不合潮流的風格讓她們覺得反胃口。

這個時候的我喜歡跟中老年同事交流,其中一個從馬來西亞回來教英文的華僑對我特別理解同情和支持。空閑時間我也喜歡跟書交朋友,叔本華的這段話 “隻有當一個人孤獨的時候,他才可以完全成為自己。誰要是不熱愛孤獨,那他就是不熱愛自由,因為隻有當一個人孤獨的時候,他才是自由的。”給了我莫大的安慰和信心,雖然還是害怕別人異樣的眼光和評價,但也能體會到聽從自己內心深處的自由。後來不斷地有年輕教師調來,我的身邊也慢慢地有了人氣,不自覺地也站了隊。

人是群居的動物,需要朋友圈子,也要有獨處的空間。

有高人這麽剖析:跟誰都想做朋友,時刻需要別人陪伴的人,多半是內心不夠強大,精神也多是空虛的。這樣的人通常素質並不高,能力也不濟,也不愛學習,不愛進修自己,隻想靠一個大大的朋友圈來武裝自己的空虛世界,來給自己的人生站腳助威。可惜,什麽人吸引什麽人,這樣的朋友圈通常就是酒肉朋友,隨時一哄而散。

朋友不在乎多,真誠最重要。

有人群的地方就會有江湖,就要選擇站隊。文學城也有好幾個隊伍,最近的川粉川黑戰風起雲湧
欲罷不能。

寫博文讓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沒必要跟人較勁較真,因為每個人的認知水平理解能力不同,每個人的價值觀和立場不一樣。有人理解讚同值得高興,有人反對,看看人家反對的理由,溝通不了保留各自的觀點。

發現海外華文媒體有種奇怪的現象,以敢說中共的壞話來證明是獨立媒體和言論自由。像美國之音常邀請的陳破空,他是逢中必反,不管有沒有證據,都要扯上陰謀論,這明顯就是站隊的立場問題。

能站在客觀公正立場讓人信服的媒體實在太少,油管上的《文昭談古論今》相對比較客觀,文學城裏的潤濤閻不受各方勢力的影響,有自己獨特的思考和判斷。有獨立精神的人是值得敬佩的。

胡適先生說過:爭取個人的自由,就是爭取國家的自由;爭取個人的人格,就是爭取國家的國格。自由平等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來的。

可惜今天的中國知識分子大多數都是奴才,為權勢服務,為利益站隊。

想起學校老師聯名上告校長貪腐的事,我知情但沒有簽名,校長找我了解內情並許諾給我壓擔子,我沒有出賣信任我的同事。甚至後來教育局長把我叫去問話,我說的也是跟老師們舉報的一樣。

我當時年輕幼稚,不知道事情的輕重,也不懂得站隊的好處。但我不後悔,漫漫人生路,我因為沒有說違心的話,做違背良心的事而感到輕鬆和自由。

 

另一篇:一個孤獨靈魂的心路曆程

 

 

南島水鳥 發表評論於
不站隊要付出一些代價,若為自由故可堅持金雞獨立。: )
山鄉不仕 發表評論於
君子不黨。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暖冬cool夏' 的評論 : 謝謝理解!確實一路走來不容易,性格使然,所以我家人都建議我去教書。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緊跟著學' 的評論 : 你對孤獨與自由的理解非常精辟,謝謝!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佩服你骨子裏的倔強和不低頭,很難的。
緊跟著學 發表評論於
孤獨不是孤僻,一個人可以靜靜地想一些事情,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被他人影響或者左右,確實是一種自由的境界。人應該有自己獨自的思考,也能參考別人的意見。最近我也跟讀潤濤閻的文章,很有收獲。其實讀博客,根據自己的認知去了解不同的觀點,心智會有提高。今天讀了你的文章,原來孤獨是自由的境界,理解了並會尊重別人的孤獨,很有收獲。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站隊的不同,都是基於大家看問題的角度不同”同意你的意見。別擔心,我已經習慣了孤獨,也享受孤獨。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謝謝理解!我沒有作為,但活得輕鬆自在。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zl9876' 的評論 : 能感受到梅子的修養來源於良好的家教,最深的感受是大氣!
唐西 發表評論於
美國之音的那個陳破空的口才太差勁了,一激動就更糟糕。跟司馬南比真是一天一地。
站隊的不同,都是基於大家看問題的角度不同。不妨換個角度看看,說不準孤獨就沒了。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欣賞生活做自己的理念,不會為別人的恩賜做奴才。
mzl9876 發表評論於
'東裕德' 的評論 :+1;清醒、客觀、理智!寫得太好了!讚! 生活好文,大小我受的家庭教育就是;任何一個事情發生,首先理智,從這個事情先走出來,分析判斷後,憑感覺和規則,理讓你怎麽做,你就怎麽做。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波城冬日' 的評論 : 謝謝!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東裕德' 的評論 : 謝謝你的鼓勵,歡迎新朋友!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兒輕輕地吹' 的評論 : 謝謝你喜歡!
波城冬日 發表評論於
茵茵夢湖 發表評論於 2018-07-10 06:29:44
題目真好,大部分人為了害怕孤獨選擇從眾而喪失了自由。

+1
東裕德 發表評論於
清醒、客觀、理智!寫得太好了!讚!
東裕德 發表評論於
清醒、客觀、理智!寫得太好了!讚!
雪中梅 發表評論於
欣賞了好文,平安是福.
風兒輕輕地吹 發表評論於
喜歡這篇文的真誠。關於孤獨,站隊,潤濤閻,陳破空,文昭等,也都是我想要說的。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閑閑客' 的評論 : 很高興能引起你的共鳴!看你的博名就能猜到你是喜歡做一個自由自在的閑閑客。
閑閑客 發表評論於
讚你哦生活mm!太多共鳴了,最後一段正是我的心態寫照。我也是需要自由空間的人,習慣了一個人的自在時刻。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簡寧寧' 的評論 : 是的,真難!想要自由總是要付出代價的。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夢想天空' 的評論 : 不管在中囯還是外國,想在仕途上有作為必須站隊,想在中間路線遊走,隻能打打醬油了。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茵茵夢湖' 的評論 : 謝謝!好久不見,問好!是的,不隨大流就是異類,就會被排擠。
簡寧寧 發表評論於
寫的很好 :)不黨不群是要付出代價的。在中國社會裏保持一個獨立的姿態幾乎是不可能的-- 黨不允許,群眾也不允許。
夢想天空 發表評論於
說的有道理,不過不認為站隊問題是中國特有,看看美國的政治就知道美國的站隊有多重要:

你要是共和黨的,那你就必須支持擁槍,減稅,反對墮胎這些本來是風馬牛不相及的領域。要是民主黨的,就的支持醫療保險,支持女權,支持同性戀,也同樣是風馬牛不相及。

站隊才能使你的理念得到實施,同時站隊意味著你失去了選擇的權利。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謝謝王妃的理解!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多倫多橄欖樹' 的評論 : 謝謝支持!我現在出局了,想站隊也沒有隊伍可以擠了。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邊走邊看66' 的評論 : 謝謝大神捧場,我知道你也是挺有個性的人而且還風趣幽默。是的,站了隊就容易盲從,失去自我。
茵茵夢湖 發表評論於
題目真好,大部分人為了害怕孤獨選擇從眾而喪失了自由。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說得有理寫得深刻。欣賞生活揀盡寒枝不肯棲的清高,內心強大且豐富的人才能夠享受孤獨帶來的自由。讚好文!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我也是個不按牌理出牌的人。最不喜歡的事,就是跟著利益站隊,這樣的人容易被人算計著清場出局。。。做自己喜歡的事,堅持呀!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我也是個不按牌裏出牌的人。最不喜歡的事,就是跟著利益戰隊,這樣的人容易被人算計著清唱出局。。。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寫得蠻好的,生活美眉是個有主意有個性的人。 對於我來說不喜歡站隊另外一個原因是每個人身上都有閃光點和不足的地方,有你喜歡和不讚同的觀點,站了隊就阻礙了相互間的溝通和學習。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