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用之用逍遙遊 * 查理鍾本紀

打印 (被閱讀 次)

那一年,查理鍾16歲。

雲遊四方的叔叔,在他生日那天返港,拿出全天下最好玩的禮物送他,一部寶麗來相機。

查理端了相機,眾目睽睽裏,當即拉了老司機出門。照藍天、草地、花、還有高樓。換了幾次膠卷,還不過癮。司機說,去深水涉吧,人多,到處都是有趣的人和事。剛一到,暴雨至,查理要下車,司機不敢淋了少爺,極慢極慢地淌著,讓查理從窗子往外照。

查理驚呼:“小心。”

司機往外看去,一紅衣少女,跌倒在地。前方,一漢子正拉一車垃圾,絲毫不知道身後發生了什麽。少女站起身,四處環顧一番。被雨水打濕的頭發貼在額前,雨霧中,眼睛仍然黑白分明,裏頭全是倔強。

片刻,少女追上去,繼續推著垃圾車。

那張美麗的臉,自此開了查理鍾的腦,也動了他的心。他看著手裏的相機,想著家中的錦衣玉食,開始思考,為什麽,自己理所應當拿到的,有些人拚盡全力也未必能擁有。

隻因自己有個會做生意的老爸嗎?

查理鍾搖搖頭。

查理爹,在旁人看來,當然頂有智謀頂有機巧,抓住香港發展之東風,打下一片家業。可是,查理冷眼旁觀,深知真正在於叔叔。叔叔浪蕩不求上進,終日吃喝玩樂談戀愛,爺爺才不得不把自己畢生攢下的財產人脈和生意經,全都傳給了查理爹,查理爹的生意才攀上扶搖。可鍾家幾次遇事,又都是叔叔從世界某個角落及時返回,幕後操縱,才有驚無險。憑他爹的資質和心胸,任是多麽發奮圖強,最多不過保一家小康,不至於落得個窮忙而已。可是,每次事後,叔叔跑得比兔子都快,不留一點痕跡。留給外人傳說的,就隻剩下了老爹的精明強幹。

老爹這一輩子,真就比叔叔過得明白嗎?

查理鍾又搖搖頭。

立遺囑前,爺爺讓倆兒子到黃大仙廟發誓,老大一定要好生照顧老二,老二不可棄老大而去。可查理看來,叔叔生命的精彩,豈是長年起早貪黑、肩負幾百個員工生計的老爹能比得了的呢?叔叔看似無知無識,這世間任何一個軌道都堅決不上,但全世界跑遍,言語之間盡是趣味。查理看來,這才是真逍遙。

港大畢業,查理帶著新婚燕爾的、美麗的馬姐出國讀書。又何嚐是為了讀書,查理要的,是自由。要自由,就得離開香港那個家,躲開老爹尋找生意接班人的眼光。

查理唯一沒料到的,是馬姐的雄心壯誌。馬姐拚了命,要鑽入各樣人和事的規則,在各個場所裏,證明她的美麗、她的才智、她的性格。僅僅是查理鍾的讚美,馬姐不滿足。僅僅是家庭的美滿,馬姐不稀罕......

查理叔叔嫌棄的,馬姐全都要。

馬姐為一筆筆生意錙銖必較時,

查理說:“我們不需要費勁掙錢討生活,你不要那麽辛苦。”

馬姐說:“我掙錢不是為了討生活,我是為活得有價值,用錢證明我的能力。”

查理微微笑。

馬姐無暇度假時,

查理說:“我真想帶著你,騎到大鵬的背上,直上九萬裏。”

馬姐說:“我更想讓我的生意扶搖直上九萬裏。”

查理聳聳肩。

馬姐為合同與人吵架時,半夜氣得睡不著時,

查理說:“蝸牛的左觸角和右觸角打架,掙的就是蝸牛頭上方寸之地,可笑不可笑?”

馬姐說:“做生意不爭競怎麽行?你不懂別說話。”

查理拍拍她。

真正有卓識的人是很少的,真正有深度的人也是很少的。眾生的爭辯,除了活動幾塊口部肌肉,甚至還不如長滿硬毛的豪豬打架來得踏實和有些成效。所以,查理永遠選擇閉嘴和寬容,就像叔叔一樣。

Mah & Chong 掙下的一筆一筆,查理鍾在周遊世界時,早就悄然換成了各國房屋。那一年,MC被收購時,查理私下讓會計算了算,自己買房的收益,不聲不響,已近MC售價的7倍。這個錢,查理全都存到了與馬姐聯名的信托基金裏。查理不打算告訴馬姐此事,查理打算能瞞馬姐多久就瞞多久。查理同樣不打算告訴馬姐的,是查理爹那年對馬姐的蛛絲一般無影無蹤的捆綁。

名和利,智和巧,知和識,在查理鍾眼裏,終於幻化成渾渾然全無所益的樣貌,不值一提。他唯一在意的,就是那個當年在大雨裏,幫爸爸推垃圾車,跌倒後很快就爬起來的紅衫小姑娘。三年後再次在港大遇到,才知道她叫馬姿冉。

時光太快,一輩子太短,查理鍾的大孫女,今年也16歲了,巧笑倩兮裏,婉然有當年馬姐的樣子。

比起八千年椿,八千年楸,人這一輩子,又算什麽?

馬姐一輩子都在罵查理沒出息,隻知道蹲在地上看蟲子。

馬姐一輩子都在拚命用財務數字證明她有一雙翅膀。

而查理,一輩子都要護著馬姐那顆不安的心。

自由,在查理心裏,終歸比不上馬姐的分量。

他愛她,愛了一輩子。

webyoung 發表評論於
好文,查理鍾是真隱士。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