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歸真實案例告訴你,為什麽海歸大多數都沒消息了。

打印 (被閱讀 次)



一、在2014年4月16日上午南京玄武區徐莊軟件園開發區的一位321科技領軍項目落戶企
業負責人美國留學生加拿大籍華裔LONG博士,剛到園區落戶時間不長就遇到徐莊園區物
業人員陶某團夥五人黑勢力為打擊報複舉報他們的物業服務問題而莫名其妙地把外籍華
裔LONG博士當成目標故意對其尋釁滋事、毆打昏迷致傷,並搶劫LONG博士手機故意毀壞
。而這個案件,由於後續涉及到當時南京徐莊管委會主任薛磊、工委書記丁誠、副主任
崔雯鴻等、以及南京公安板倉派出所警察和負責人的集體串通作弊辦案,基層官員盡顯
官僚、推諉、不作為、欺騙,違反黨紀“四風”嚴重,還再次出現了對受害人LONG博士
進行陷害、欺詐、打擊,使這個案件陷入了地方政府無論是南京、玄武政府,還是徐莊
軟件園管委會、南京公安和南京板倉派出所警察都采取實施不顧政治形象與廉恥的拖案
。盡管受害人二年多來一直在維權,但是還無明顯案情發展。而違法肇事人員陶某團夥
一直逍遙法外,還在飛揚跋扈、作惡多端,繼續危害社會。


二、江西鴻源數顯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美國海歸科技創業家 桂鬆,他曾作為江
西海歸人才招牌,在2011年起遇到了空前製度性與大陸高官個人私怨性的人身打擊報複
,使桂鬆本人受到了極大的人身傷害與生命威脅。桂鬆是在2001年響應朱鎔基總理的號
召,帶著美國矽穀的項目新型顯示技術液晶覆矽LCOS來到自己的家鄉南昌落戶創業的。
這位海歸人才就是因自己企業發展需要而由政府事先規劃撥付好的地皮和當時省委書記
蘇榮老婆於麗芳要強行拿走該企業地皮作商業地產開發賣錢而發生了衝突,最後被搞到
本人成稀裏糊塗被地方政權做為行賄案件執法,而在2012年遭南昌地方法院一審判決5
年刑期。二年後,因蘇榮自身腐敗事端爆發被抓,而桂鬆本人也稀裏糊塗被卷入大陸這
個副國級別的政治案情漩渦。在2014年6月輪到二審審判,雖然沒有最後再維持一審五
年刑期的判決,但到目前也還是稀裏糊塗被蘇榮案件牽扯,是自由無罪與否也沒有正式
的法律說法。



三,孫夕慶自1982年進入清華到1993年獲得清華大學微電子博士學位,後到美國
繼續深造,在全球大型科技企業摩托羅拉公司任職首席技術人員。

但他懷著科技強國的夢想,並堅持打造世界光電子產業領先者的夢想,為國家節能環保
做出巨大的貢獻。隨後,又因建設祖國的召喚,孫夕慶毅然放棄在美國優厚的待遇回國
,並於2004年在家鄉濰坊市成立了中微光電子(濰坊)有限公司(下稱“濰坊中微”)。

2006年5月,濰坊中微LED路燈成功打造了世界上第一條完全采用LED照明的城市主幹道
——濰坊市北海路。

2009年8月,中微4萬多盞LED路燈使濰坊市成為“世界上第一座 LED城市”,國家科技
部“十城萬盞”啟動儀式在濰坊市隆重舉行。至此, 中微已累計銷售了8萬盞LED路燈
, 是世界上最大的LED路燈製造商。   

案發前,孫夕慶一手創辦的公司已經向超過37個國家和地區的客戶發出了超過32萬盞的
LED路燈和370萬盞LED室內燈產品,成為目前全球LED燈具市場上發貨量最大的製造商之
一。孫夕慶也被稱為“中國led之父”。

濰坊中微本部案發前年銷售額近2億元、年納稅額3000萬元左右(各地合資公司收入未
統計在內)。

原國務院副總理馬凱曾在到訪公司時表示了肯定,並對公司規劃在3至5年內成為光電子
產業界的領先者的發展思路給予了“充分肯定”。

原山東省副省長王軍民在考察時認為,公司以市場為導向,以產品開發為載體,逐步形
成完善的自主創新體係的發展規劃給予了充分肯定和高度評價。

在此後的近十年裏,孫夕慶殫精竭慮、毫無保留地將其最好的年華、專有技術、個人財
產貢獻給了濰坊中微的發展事業。公司因此成為了LED照明行業裏的先鋒:最早開發出
了商業化LED路燈,打造了全球首座LED城市,製訂了行業裏第一個LED路燈行業標準,
率先將LED路燈從綠色光產品升檔成智慧光產品。

作為親手創辦的LED明星企業,德高望重的孫夕慶當仁不讓地是公司的實際控製人。

但有少數人對現代企業及其管理製度提出了挑戰,方式澤是“暴力搶奪”。

2014年7月26日上午9點30分,公司方麵正在召開例行董事會,但任公司董事的薑輝昌及
前公司副總裁張彥偉與濰坊當地黑惡勢力聯手,強行占據公司的財務及總裁辦公室等要
害部門。

後經警方統計,總共約有60名公司無關人員,統一黑色製服著裝進入公司。 期間,孫
夕慶被軟禁在公司的大會議室裏,逼迫其承認做了不利於公司的事情並簽訂他們預先準
備好的無償轉股協議。在孫子慶拒絕簽字後薑輝昌等人還威脅其說如不簽字就將其送進
監獄。

不久,薑輝昌撬開孫夕慶辦公室裏的3個保險櫃,搶走包括個人的所有文件、憑證以及
價值不菲的個人物品。為此,孫夕慶於2014年7月29日8點35分連續撥打了110報警電話
,要求歸還屬於孫夕慶個人的文件、物品等,但遭到了拒絕。薑輝昌此舉的目的就是要
讓孫夕慶麵對他們的誣陷而失去證據的支持無以自證清白。怎麽會歸還?

正如他們威脅孫夕慶時所說的那樣,2015年2月3日,濰坊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正式拘捕了
孫夕慶。

薑輝昌等人罔顧公司各項管理章程,非法變更公司法人和章程並公然搶奪公司,其行為
是否涉嫌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

現實是,無人追究薑輝昌的不法行為。參與“暴力搶奪公司”的涉案人員無一人受到處
理,連治安拘留都沒有。


四、2009年9月17日清晨二時,從美國西北大學應聘到浙江大學才任教三個多月的32歲 
塗序新 博士從學校11樓一躍跳下自殺了。看看自殺的遺書,裏麵充分地說明了國內人
文、人性惡劣環境對於一位風華正茂、純真的留美博士人才是有多麽大的殘忍折磨與傷
害!這樣的的惡性事件在發生前,浙江大學誰關心過他?問過他疾苦?管過他的內心?
撫慰過他那被欺騙的悲傷?最後是誰真正殺害了他?大家可謂是心知肚明。 

五、在2008年11月29日,天津公安局以“涉嫌侵犯天津市大港區的海賽(天津)特種材
料有限公司商業秘密”案情處理拘押了外(美國籍)籍華人博士胡誌成。而情況是這樣
,胡博士回國後先建立了無錫威孚環保公司,並任公司負責人,在為該公司尋找自己產
品零件供應商時在天津認識、考察了海賽(天津)特種材料有限公司。出於需要,幫該
天津公司和無錫威孚環保公司以及母公司建立了供銷合作關係,使天津公司發展很快,
短期內成為天津地方利稅大戶。當初天津公司是把胡博士可看成商業上恩人。而在後來
的發展中,無錫威孚環保公司又選擇了其它質量價格更優惠的零件供應商合作,而天津
公司的效益下降很大。本是一個基本的市場利益平衡與商業合作事由,而天津公司就對
胡博士發生怨恨,以涉嫌侵犯自己商業秘密上告天津公安局,而天津公安局在沒有得到
清晰的案情調查就跑到深圳擅自拘押胡誌成博士。此後,一直違法禁止自由被關押近二
年,也沒有找到案情清晰證據而完成法院立案。而到現在在網上也查不到該案情的明朗
說法。而胡誌成博士就是這樣被這個體製的混蛋而稀裏糊塗在天津白白浪費生命時間,
關押二年多誰會給負責賠償啊?! 

六、清華留美海歸學人,浙江“千人專家”李港在杭州科技創業。2009年回國創業,
2010年5月創辦杭州霖汰節能公司。在因項目優質,被國內杭州浙江西子節能公司看中
。杭州浙江西子節能公司就委派該公司銷售經理夏劍威前去做商業設伏,利用海歸學人
李港在辦企業過程當中對於國內的製度和商業市場的不熟悉,假以杭州浙江西子節能公
司和留創公司杭州霖汰節能公司李港做項目商業合作,實質是搞商業項目特別是技術性
詐騙。該行為被留創公司杭州霖汰節能公司李港發現,要終止起合作。而原來談好的商
業合作中由杭州浙江西子節能公司匯來的合作新公司中焓合資公司注冊資金款項50萬中
的20萬本來是借給杭州浙江西子節能公司銷售經理夏劍威私人所用,突然被變成了海歸
學人,浙江“千人專家”李港向杭州浙江西子節能公司銷售經理夏劍威做商業行賄的賄
賂款項。而杭州浙江西子節能公司依仗自己老板是杭州江幹區最大土豪,有政商法地頭
蛇關係無數,就對留美海歸學人,浙江“千人專家”李港進行肆意法治非公正欺壓,而
使其李港陷於人身危險混沌。經過5年的官司審理與法律扯皮,該案件雖然最後是證據
不足而撤案。但是,對於海歸學人李港來說,的確是給他的人生(也是給全體海外學人
人才)上了一堂國內地方製度混亂、黑暗政治課。的確,也給海歸學人李港在人生時間
損失、精神損失、財務損失都是巨大而無法彌補的。



七,陳哲宇,男,1974年2月出生,醫學博士、教授、博士生導師,國內外知名醫學專
家。
2005年作為山東省政府“泰山學者”工程的特聘教授,被山東大學從美國康奈爾大學引
進,回國創建了山東大學神經生物學研究所,現任山東大學醫學院神經生物學係主任、
山東省精神疾病基礎與臨床重點實驗實主任。

陳哲宇教授是國家“百千萬人才工程”入選者、“有突出貢獻中青年專家”,享受國務
院政府特殊津貼,是國家教育部“長江學者”獎勵計劃特聘教授,國家傑出青年基金獲
得者、山東省政府首批“泰山學者”工程特聘教授。

由於陳哲宇教授領導的神經生物實驗室運行(每年需要一二百萬元)主要靠課題組的課
題經費維持,而科研課題總是通過申報,競爭獲取的,並不能確保每年都能夠獲得,也
就存在課題經費的“大小年”現象。而科學研究是個持續的過程,需要持續的資金支持
和保障。

為了保證在課題經費少的時候,實驗室也能正常運轉,陳哲宇教授領導的實驗室相關課
題人員,在保證既有科研項目良好運作的前提下,通過虛開發票的方式,將課題節餘經
費中的部分資金套現後轉入實驗室的“小金庫”,並由專人保管,供實驗室使用。

2012年左右,由於海關進口限製,陳哲宇所在實驗室所需的胎牛血清等實驗試劑價格畸
高,但通過公司名義購買則可以降低價格。為節約科研活動成本,陳哲宇決定與實驗室
其他三位同事共同設立一家公司,並決定從“小金庫”中支取50萬元用於公司注冊驗資
,由實驗室兩名同事持股;驗資完成後該款項如數返回實驗室“小金庫”賬戶。

2014年底,血清價格下降後,無需以公司名義購買,加上負責打理公司的同事嫌麻煩,
不願再打理公司,陳哲宇等人遂決定將公司注銷。2015年2月公司正式注銷。

2015年7月,陳哲宇與共同成立公司的實驗室三名同事,按對實驗室的科研貢獻大小,
分掉了“小金庫”內的50萬元(其中陳哲宇30萬元,王越、黃淑紅各8萬元,耿昭4萬元
)。

據此,檢察機關認定陳哲宇等四人套取50萬元科研經費用於注冊公司,公司注銷後將注
冊資金私分,構成貪汙犯罪,並向法院提起公訴。

目前,濟南市天橋區法院一審已判決四人構成貪汙罪,其中,陳哲宇教授被判處有期徒
刑四年,並處罰金25萬元;作為山東大學醫學院神經生物學係副主任的王越副教授(博
士)被判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作為山東大學神經生物學係副教授的黃淑紅被判處
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實驗師耿昭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緩刑三年,並處罰
金十六萬元。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好的案例還是有很多的,所謂“好”就是指在一定程度上“名/利”上的收獲(以前經曆的投資回報率)高於在海外,換句話講,前赴後繼會源源不斷地出現,很多人是相信自己把握得住的。
泰阿 發表評論於
李宏彥
張朝陽
無數海歸巨富
Moon_cake 發表評論於
沒有法律保護,沒有公正的執法係統,就會發生這樣的事
amyktao 發表評論於
不過還有很多白癡咁願死在共產黨手上 .
ZHUOYAO 發表評論於
幾十萬海歸都好好的
茅山道士 發表評論於
好文章,如同一副醒酒藥
亙古未見的筆名 發表評論於
商場如戰場,國內用國家司法公權介入經濟糾分已是常態,你沒有特別硬的後台想在國內開公司肯定是待宰的羔羊。
luck86 發表評論於
不是有個中國芯的海歸混得風生水起的嗎?看來水太深了。
安然0203 發表評論於
學曆史使人明鑒,多讀讀49年後的中國曆史就不會海歸了。。。
金玉屋 發表評論於
第七例的案子好像應該算貪汙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