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自焚案是李洪誌歪理邪說的根源

打印 (被閱讀 次)

 

 

2001年1月23日,中國最重要的節日——大年除夕,在那個舉國歡慶,萬家團圓的美好節日裏,河南省開封市7名法輪功癡迷者,卻來到天安門廣場集體自焚,造成2人死亡、3人嚴重燒傷的駭人慘案。

李洪誌說:“人的肉身是最肮髒的,是根本就不能帶到天上去的……你具備不了天上那麽純潔、那麽聖潔……”“許許多多修煉形式和不同天體的天國世界,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他們都不要身體的。……很多天國根本就不允許你帶身體回去的。你們帶回去就等於破壞了那裏的法。”癡迷的弟子為了純潔地“圓滿”而“虹化升天”,才會以自焚的形式燒掉自己“肮髒”的肉身。

 李洪誌又說:“人在死亡的那一瞬間沒有害怕的感覺,恰恰相反卻突然感覺到有一種解脫感,有一種潛在的興奮感……輕飄飄的非常美妙的飄了起來,……那一瞬間感覺到一種解脫的潛在的一種興奮的感覺,沒有痛苦的感覺。”既然走向“圓滿”的“死亡”不僅無痛苦,還會有美妙的快感,癡迷弟子當然會去“體驗”了。

當記者問及當年郝慧君等人為什麽走上“自焚”之路時,他們的回答都是因為讀了《轉法輪》,都是因為受到師父李洪誌的“點化”,都是因為要“護法”“正法”,可見當年當時“法輪功”在他們心中的地位是何等的“神聖”。

 1.23自焚慘案當事人劉雲芳同樣是因為受到李洪誌的引誘、慫恿、威脅,多次出現“功中狀態”,即癡迷妄想狀態,把自己想象成為護法“砍頭隻當風吹帽”的英雄,而其他幾個人也是如此,“我當時都是抱著捍衛這個法的。法就是宇宙真理嘛!”陳果說,“我寧可不要我、舍棄我的生命也得捍衛這個法!”在李洪誌的引誘、慫恿、威脅下,“自焚”慘案無可挽救地發生了,而且是接二連三,2001年2月16日,湖南常德癡迷法輪功者譚一輝,在北京萬壽路自焚身亡,時年26歲。又有廣西南寧市某學校學生駱貴立,於2001年7月1日為“去掉執著”在南寧市民族廣場自焚身亡。2005年11月2日在,河北省石家莊市法輪功練習者李曉英,在北京市南長街南口東側便道上自焚死亡,法輪功弟子在“自焚”路上前仆後繼……

如今,提起自焚人們都會想起來劉思影、陳果等人的悲劇,都會想起邪教的可怕與可恨。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