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印度王國”的日子-之一,之二

帶著對盛夏的眷戀,新綠的期盼,以其生命中最璀璨的瞬間,迎接寒冬......
打印 (被閱讀 次)

前言

    如果你來過矽穀,一定會發現,在公共場所總是不難遇見中國人和印度人的麵孔,而中,印的超市,餐館更是比比皆是。的確,在矽穀這個世界高科技雲集的聖地,中印兩大族裔,以他們的勤奮好學,精明能幹,逐漸成為了很多公司裏的兩大主力軍。在他們當中,中國人更多的是以他們的內斂和不善往上爬的性格,成為默默苦幹的一族,而印度人卻本著他們的語言優勢,以及嗜好駕馭的秉性,成為更張揚以及不甘落後的一族,有能力的幹脆就自己開個小公司當老板。讀過一篇文章,聲稱矽穀即將成為印度穀,這種說法雖然有些誇張,卻也不能說不現實。

    在我這麽多年的打工生涯裏,或多或少,都會與印度人共事。如果說,那些蜻蜓點水式的相處,令我對印度這個族裔有了膚淺的了解,那麽,我這幾年在“印度王國”的職場生涯,則讓我對它的人文習俗有了更深度,乃至某些顛覆性的認知。

之一  - 不經意間闖進了“印度王國”

    雖然,在我的職場生涯裏,曾有過印度人的頂頭上司,也有過印度人的同事,但卻從沒想過要在一個印度人開的公司裏謀職,然而,命運之神卻讓我在無意間闖進了一個“印度王國”,並且一幹就是五年。

    2011年底,由於原來就職那家生化公司的業績不佳,經費削減,把我們整個化學部門給一刀砍了,那是我經曆過的第一次職場被“擂”。那段暫時休假在家的日子,可謂是我踏入職場以來最休閑的時光。領著政府發放的失業金,在家過著清晨不用聽鬧鍾起床,白天自由散漫地生活,除了做好一個全職主婦之外,還筆耕了不少的文字,那時候,真希望日子就這樣平靜地過下去。

    有一天,我接到了一個印度口音的電話,說是在網上看到我的履曆,想與我聊聊。當時我對他的第一反應就是職介經紀,因為在矽穀,印度人幾乎壟斷了這個行業,所以,我的這個反應也是合情合理的。當時還沒有很強烈的渴望要重回職場的我,很隨意淡定地與他談了自己的工作經曆,專業背景等例行公事的問題,這位印度人談吐也很輕鬆隨和,還不乏幽默,我們的談話在雙方都愉快滿意中結束。之後,我再也沒把這事,還有那位我連名字都沒記住的印度“中介”放在心上,隻因當時的我,真的沒太在乎這份工作。

    過了幾天,印度人又給我打來電話,約我到某公司麵試,公司離家不算太遠,我欣然答應,那時,我才意識到,印度人並非一名“中介”經紀,而是那個邀請我去麵試的公司職員。

    麵試那天,依約而至,被帶進一個不大卻很整潔的會議室,裏麵已經坐著兩個人,一位是高個子的白人女士,被介紹說是公司的VP,另一位就是與我在電話裏交談過的印度人,笑意盈盈的臉上透著睿智,見到我,很恭敬地遞給我一張名片,我一聲謝謝後就放進了隨手的文件夾裏,心裏嘀咕著,這位也許是未來的部門上司或技術主管之類的吧。

    麵試在出乎我意料的輕鬆氣氛裏進行著,或者說,這是我遇到過的最不拘謹的應聘麵試了。印度人問了我幾個技術方麵的問題後,話題就偏離了,竟然轉向了生活,家庭,人生……“你業餘生活都做些什麽?”“你人生最大的快樂是什麽?”……我準備好應對的技術問題還沒真正的用武之地呢,卻讓我去回答這些人生答卷,我這是在應聘化學工作嗎?不過,印度人的風趣幽默,談吐中透出的智慧,令到毫無思想準備的我也不至於太尷尬,反而,在輕鬆隨和的氣氛裏慢慢進入狀態。本該拘謹嚴肅的應聘麵試,慢慢轉變成無拘無束的侃侃而談,而坐在旁邊的女VP,反而成了一位默默的聽眾,時而投來一絲微笑或一兩句搭腔。

    麵試回家,才想起從我的文件夾裏取出印度人的名片,看了一眼,一陣驚訝,原來這位名字叫M的印度人,不是我在電話裏第一反應的“中介”,也不是見麵時心裏嘀咕著的“技術主管”,而是這個公司的CEO加President,換句話說,就是主宰這個公司的大老板。我不禁問自己,如果當時認真地看一下名片,我在麵試時還會那樣輕鬆淡定嗎?我與他的調侃,還會那樣出口隨意,真誠袒露嗎?雖然談不上緊張,但至少會帶上那麽一點敬畏吧?也許,正是這份“無知者無畏”的心境,讓我在麵試時可以臨場發揮自如,而那段不加修飾的真誠交談所帶給M老板的第一印象,也許就成了他日後對我說的“我喜歡你的個性”一個很好的鋪墊吧?

    沒兩天,我又接到了那位印度人,哦,應該說是M老板的電話,電話裏給了我聘任通知,談了薪水,工作性質等等細節問題。說實話,我並沒有以往收到聘用通知時的那份興奮,因為當時的我,的確還希望繼續在悠閑的時光裏再沉淪多一會,不過,糾結了一陣子之後,我還是接受了這份工作。

    帶著幾分不舍,我結束了那段早上不用聽鬧鍾的慵懶日子,又開始了日複一日鏈條般的忙碌,而這一轉就是五年的鏈條,竟成了我職場生涯裏最“魔鬼式”的曆練,也給我留下了一段咖喱般芳香卻又辛辣的歲月……

 

之二  - 在曆練中收獲人生

    我應聘的這家公司,是矽穀裏一家環保測試公司,不大,也就二十多人,業務就是為客戶檢測水質,土壤裏的微量毒性物質。

    第一天上班,走進整齊排放著分析儀器的實驗室,幾乎是全方位的色譜儀,質譜儀,我就知道,我要學的東西會很多,儀器的操作,軟件的使用……盡管之前的工作裏,個中的儀器作為搞科研的工具,多少都接觸過,但如此單純和專業的儀器分析工作,對於我,還是一個新的挑戰。

    第一天上班,走在公司不大的建築內,遇見不同部門的同事,膚色有黃,有黑,有白,但感覺有一半左右是印度人,聽著他們閑聊時講的印度語,聞著午餐室裏彌漫的咖喱味,我真有進入“印度王國”的感覺。其實也不奇怪,一個印度人開的公司,偏愛招聘本族裔的雇員,也是見慣不怪的事,隻是,我知道,在這個公司裏,我會遇到一種異國文化的衝擊並要學會去接受。

    第一天上班,眼觀著其他同事忙碌的身影,身受資深同事對我的培訓,我意識到,這份檢測服務工作,與我之前任職的科技研發工作,在節奏上,性質上,工作方式上都不一樣,我必須學會調節自己的心態去適應新的環境。

    剛進去的那一陣,日子還算輕鬆,因為我主要在接受技術培訓和環境熟悉階段,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學習和記憶中度過。全方位地學習操作之前沒有接觸過的分析儀器,記住那些完全陌生的應用軟件的每一個步驟,還有那個複雜的數據處理係統和實驗報告的電子傳送係統。這些雖然算不上忙碌,但也不能說沒有身心的壓力,因為我要在短時間內盡快地接受和熟悉這些全新的東西,成為一名技術上獨立的人。

    在公司頭一兩年裏,工作的節奏也不算太快。一方麵,那時候公司的業務總體不算繁忙,雖然偶爾也會有一陣像暴風雨般的樣品襲來,但由於出數據周期是五天,這是環保測試行業的標準周期,因而,從處理樣品,儀器分析,數據處理到完成報告,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去應付。另一方麵,我主要負責的是一項比較複雜,而且價格又比較高的測試,因而送來檢測樣品相對也少一些,所以,那個時候我在做好自己負責的測試同時,還有時間去幫助其它的樣品測試項目,也就有更多的機會學習不同的儀器操作和分析方法。

    那段日子,我就是在樣品時多時少的一鬆一馳裏,度過了節奏時快時慢的兩年。沒有驚喜,但在日複一日的平淡裏,我在學習中慢慢填補了之前分析儀器和分析方法上的空白,並在工作實踐中逐漸趨之成熟。

    然而,在環保測試這個行業,按常規運行的公司,是很難在競爭激烈的裏獨占鼇頭,甚至是生存下去的。那時,精明的M老板就想出一招,對一些老客戶提供三天出數據的優惠,這樣一來,樣品的數量就明顯增加了。稍後,享受三天出數據的客戶越來越多,並幾乎成了我們公司的例行出貨周期。

    其實,如果樣品處理沒出意外,儀器運作正常的話,從收到樣品到出報告,三天的時間,還是可以應付得比較淡定從容的。可是,環保測試數據的高度準確性,要求儀器的精準度很高,稍有達不到標準的,就得用一係列的標準樣品重新校正。有時候,儀器的常規消耗的部件髒了,也會導致運作上的偏差,這樣就得拆下來清洗保養和更換。遇到這些耗時的意外,三天的時間往往也會顯得很緊張。因而,自從有了三天出數據的樣品,工作的節奏明顯加快,如果遇上像暴風雨般大量樣品的話,延時下班,周末加班的次數就越來越頻繁。而那些要麵對的一邊要處理儀器問題,一邊又被催促交數據的壓力,已經超越了之前在其它公司我所承受過的。人,真的是可塑性很大的物種啊!

    三天出數據之招,確實令我們繁忙了好一陣子,之後又慢慢歸於平靜了。在環保測試這個競爭激烈的商海裏沉浮,周圍大大小小的公司都在“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在低迷了一段時間之後,公司又出狠招,為老客戶提供一天出貨的優惠。一天,24小時,這對於從收到樣品到出報告的測試過程是一個什麽概念啊?那就意味著通常要午後才收到的樣品,必須在下班前處理好,放上儀器自動測試,還得確保儀器運作正常才可放心回家,次日上班趕緊處理數據,出分析報告。萬一遇上夜間儀器出狀況了,或早上上班發現標準樣沒過關,那麽,一切都得從儀器校正開始,重頭再來。儀器鬧別扭,報告在延時,老板在催促,更糟糕的是,這邊的報告還沒出,新的樣品又暴雨般襲來……這等壓力,真讓人有喘不過氣的感覺。那是一段延時下班,周末加班已經成為常態的日子,是一段幾乎每天都處於超負荷運轉的打工生涯。

    在那段魔鬼式曆練的日子裏, 我抱怨過,腦海裏也曾閃過放下手中的活,掉頭就走人的念頭,但還是在猶豫掙紮中堅持下來了。直到有一天,當我意識到,這樣的壓力,早已超越身心所能承受,才毅然堅定了糾結了好一陣子的決定,辭職!是的,不是跳槽,是辭職。作為一個人,我得給重壓下的自己一個舒緩的空間;作為獨生女,我得給遠在國內的父母更多的陪伴。

    在“印度王國”的最後一天,我微笑告別了老板,同事,在解脫的輕鬆裏竟泛起一絲淡淡的留戀。是伴隨過我五年喜怒哀樂的那幢小小建築?是實驗室裏見證過我的技能從生澀到成熟的一台台儀器?是曾經一起同甘共苦的同事,還是那位令人又敬佩又痛恨的M老板?也許,這就是從“印度王國”裏散發出來的芳香辛辣,又令人回味的咖喱般的味道吧?

    駕車行駛在回家的路上,心中已經沒有抱怨。是的,每個公司都有自己的經營運作方式,當你不能承受下去時,唯有自己選擇一個華麗的轉身。“印度王國”在我的身後漸行漸遠,然而,它予以我的魔鬼式曆練,定會在前路的拐彎角,讓我收獲更精彩的人生,並受益於未來。

                       此文刊發於《星星生活周刊》2018年5月4日第866期

未完待續

我在“印度王國”的日子 之三-在矽穀一隅感受印度文化

我在“印度王國”的日子 之四-洋溢著咖喱味的友情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