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又見洛陽》17 荒野北鬥,摯友神醫

打印 (被閱讀 次)

長篇小說《又見洛陽》第一部:出洛陽 第十七章


雨停了,雖然大家懶洋洋的,可這橋墩下畢竟隻是避雨處,少虎側身上馬,催大家上路。這群人,懶洋洋地隻好又站了起來,強打精神繼續上路。現在,大家的期盼都在汝南。汝南離平頂山有一百五十裏左右,是個南北東西的交通要道。到了汝南,肯定能一頓好歇。
今天因為下雨的緣故,沒走多少路。現在,丘陵原野兩茫茫,今晚將落腳何處沒有人知道,唯一可做的,就是咬緊牙關往前去。

走著,走著,竟有些熱了起來。走上一個矮斜坡,正感覺倦意襲來時,赫然看到有菜地,有溪流。一群人如獲至寶地湧了過去。

那田地似乎是被廢棄了的,因為上頭的瓜菜有一半是蔫了的。另一半靠近泉水的地方倒是長得自在。幾個歪歪斜斜的支架上掛著冬瓜和葫蘆。四周有青草,依稀可見的田埂上還放著麥稈。少虎見狀大喜,連忙吩咐馬車夫放馬出來吃東西。“真是天助我們!”少虎對從恩說。

其他人,喝水的喝水,洗涮的洗涮,吃瓜果的吃瓜果,一屁股坐下來,就再也沒有了走路的意願。
少虎知道大家都累了,催也沒有用。難得有這麽好的地方,若再前行,今晚怕是要寄宿更荒野的地方。他跟左江商量的結果,今天不走路了,就在這有吃有喝的坡地上過夜。

躺下沒多久,就有人喊肚子痛。焦裕仁過去一看,喊肚子痛的是左江的堂弟左孟陵。那左夢陵捂著肚子,在地上打滾。左孟陵的妻子呂氏嚇得直喊:“怎麽辦哪,怎麽辦哪?”
焦裕仁連忙取出隨身帶的散藥,給左孟陵吃了。藥吞下去了,可左孟陵還是喊痛。左江過去問呂氏:“他剛才吃了什麽了?”
呂氏慌亂中使勁想著,“他好像撿了一個青果子吃……”

左江蹲下去,把左孟陵扶起來,叫他張開嘴。堂弟忍痛張開了嘴,左江便把另一隻手伸進他嘴裏,在他的喉嚨口扒拉著。左孟陵一陣惡心,哇啦啦吐出了好幾口東西。東西出來了,左孟陵不喊痛了。左江回頭對焦裕仁說:“再給他吃一粒胃藥,喝幾口水。”

周圍終於安靜了下來。

夜裏,躺在這曠野上,星空顯得特別清亮和壯闊。玉容和婉心都累了,不一會兒便墜入夢鄉。左江卻睡不著。他看著滿天寒星點點,思緒萬千。他們左家好像注定就是一個遷徙的命。曾祖、祖父都是少年從戎,四方征戰。不過在父親之前,左家立命關中。到了父親的時候,左家從關中遷到了河洛,並領得新君獎賞。自己接過祖產,不再涉兵戎或官場,全力營運莊園。本以為躲進莊園自成一統,怎料遭逢亂世牽連,不得不割舍心頭肉,離開故園,趨身南下。這輩子不曾想過有一日會率領左園宗親露宿荒野,人生真如夢,下一場夢境是什麽,他說不好。奔赴江南安身立命的路上尚有兩條大江阻隔,恐怕不會那麽平坦……

不遠處傳來沙沙的聲響,順聲望去,見一個人影朝邊上移動。黑暗中左江覺得那應該是焦總管。
他的眼力沒有錯,的確是焦裕仁。他半夜睡不著,起來解手。等他回身時,左江便起身輕輕喚他。
焦總管過來了,挨著左江坐了下來。焦裕仁的父親焦乃親和左江的父親左幹乃馬背上的生死之交。他們建立起來的友情傳到了下一代。
“稼乾睡不著啊?”左江轉過頭問。
“是啊……”

左江重新把頭轉回去,眼睛凝視星空。“記得小時候有一次,和我爺爺一起出去打獵,夜間也是睡在這樣一個荒野處,聽爺爺給我講二十八星宿。”
焦裕仁:“那可不。夜行之人就是靠這星辰指點才能走夜路的。”
“怎麽樣稼乾,星辰在上,賦一首吧?”

焦裕仁有些驚訝地看了看身邊的老友:這種時候還有心情吟詩?“很多年沒賦詩了,怕是生份了。”他說。
“所以才更要賦。夜裏睡不著,天上星星這麽亮,機會難得!”
“唉,好吧!”焦裕仁閉了會兒眼睛,然後重新睜開,看著蒼穹。

“日離平頂山,古橋雨闌珊,”他開始慢慢地吟道,“無眠荒野嶺,有心向汝南。”
“好,吟得好,把經曆都吟出來了。”左江讚道。
“怎麽,該你了喲。”焦裕仁說。

左江清了清嗓子,誦出了四句:

“長庚掛西天,
北鬥指故園。
江淮千裏外,
風雨誌彌堅。”

“公卿不虧是將門之後!”夜幕裏焦裕仁衷心的讚歎。

第二天淩晨,一陣奇癢把少虎催醒了。睜眼一看,隻見自己的雙手不知被什麽東西咬了好幾個大包。左江也給蟲咬了。焦總管懂得點醫術,隨身帶了點藥水,便過來幫幾個人擦藥。
“沒見過這麽大包的,這蟲子不一般!”焦總管說。

左江嗬嗬笑了兩聲,“沒遇上毒蛇猛獸就是萬福了,這點包不算什麽。”
“幸虧總管心細,帶了這麽多便藥。”少虎說。
“皇帝禦醫也不過如此啊!”一邊的王東琅也忍不住稱讚。
焦裕仁低調地說:“求均弟過獎了。”

王東琅的妻子劉氏手也被蟲咬了好幾個口子,加上幾天來的勞頓,她忍不住說話了:“走了好幾天,前麵還有那麽遠的路,昨天差點沒掉進汙泥裏去,還要過兩條大江……這啥時是個盡頭!不如我們還是回去吧,在家不比什麽都強!”
王東琅瞪了她一眼:“你以為我們的家還在左梁嗎?再說這種擾亂人心的話,你就自己回去!”
劉氏委屈地撅了撅嘴,不敢吭聲了。


禁止轉載


上集:
長篇小說《又見洛陽》16 雨橋下的女媧

下集:長篇小說《又見洛陽》18 同是逃難人

僑報最新:
http://ny2.uschinapress.com/category/5351-6-13-2018.html

關於河西走廊,硬寫幾句(附圖)
兩首詩: 《天雨》,《天裕》
俺的書在海外很容易購到



虔謙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有緣有你' 的評論 : 謝謝有緣妹厚愛!
有緣有你 發表評論於
姐姐好!是《亦真園》。看了三篇。看完《亦真園》,才知道為什麽姐姐把這一本中、短篇小說集以它為書名。這個故事非常特別,立意很新穎,讓人意想不到。謝謝姐姐的好文章!!!
虔謙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有緣有你' 的評論 : 有緣妹,哪一本?謝謝你:)
有緣有你 發表評論於
報告姐姐!你的書昨天下午剛到,嗬嗬,俺要好好欣賞欣賞!
(這長路漫漫啊。。。。。)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