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止詩和遠方,還有眼前的苟且(6)

打印 (被閱讀 次)

主任簽完了字,抬頭說道:“就是從實驗室來的。那個勘探隊的小夥子 不是再障,是急性白血病,你把他的家屬叫來,我要和他們談談。“

勘探隊的小夥子是昨天新來的,低燒二十多天,全血細胞減少,我們本來覺得是急性再障的可能性大,還讓他的父母和另外一個得了再障的大學生的家屬交流交流呢。

我把家屬叫到辦公室,關上了門,然後也坐下來。主任把骨髓塗片的檢查結果詳細滴介紹了一下,我總結一下就是急性粒細胞性白血病4a型,簡稱M4a,不能耽誤了,需要立即開始化療。小夥子的媽媽聽了垂淚低聲說”燒了二十多天了,要不是我和他爸看見他身上的出血點兒,催著他去醫院檢查,他還不當回事兒呢。。。孩子的爸爸問“主任,白血病是不是比再障更危險啊?昨天不還說可能是急性再障嗎?”

主任隻好安慰道“急性白血病是很凶險,不化療隨時會因為出血感染而導致生命危險。但是,最凶險的血液病其實還是急性再障。地質勘探這個職業有可能接觸放射性物質,血象又是全血細胞減少,他的臨床症狀很像急性造血停滯,如果真的是,目前臨床上還沒有什麽好的治療方案。反倒是急性白血病,有多種成熟的方案可以選擇,很多病人經過化療都可以緩解的。。。”

主任說啊說啊,小夥子的父母一臉茫然的聽著,也不知道聽沒聽進去。

我和主任都知道,無論說什麽也緩解不了病人父母突然遭受的打擊,再成熟的化療方案也不能安慰為人父母的心。我真希望他們哭幾聲,發泄一下,最怕這樣茫然不知所措的反應了。哎,不是我矯情,我幹血液科不到一年,自己都快抑鬱了。我正在胡思亂想之際,忽聽主任對我說“馬上開始化療吧,7+3方案。”我如蒙大赦一般逃出辦公室去開醫囑。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