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之若儀(八十二)舔犢之情

創作的衝動來源於對過去的尊重和對未來的向往。字裏行間無意中表達出你的理念,你對生活,工作,愛情的詮釋。

所有文章均為獅子羔羊原創,版權歸獅子羔羊(CN) 及其筆名擁有者所有。為保護微信公眾平台的【原創】特性,有意轉載者請聯係作
打印 (被閱讀 次)

作者:獅子羔羊

文字編輯:依琳

 

經過了大躍進和三年困難時期,中央政府在上海實施了調整、鞏固、充實、提高,以調整為中心的方針,按照農輕重次序全麵調整其經濟結構,縮短工業和基本建設戰線,調整生產能力,大力壓縮因大煉鋼鐵運動而畸形高漲的鋼鐵生產能力。鋼材產量從六零年的二百五十萬噸壓縮到一百二十萬噸,重點發展輕紡工業和原材料工業。盡管如此,上海對能源的需求依然居高不下。為保證煤、電供應,市政府於六一年起成立運煤指揮部,從各行各業抽調三千多人、四百餘輛汽車,夜以繼日地從山西、江西等九個地區向上海運輸煤炭。每天計劃外自運煤七千餘噸。既使這樣,供電部門還必須為生產企業實行計劃配電。

 

絕望中的明皓知道在左書記的手下是不會有好結果了。看到市領導下達的抽調卡車司機的指示,他立即主動申請。鑒於這是一個苦差事,無人願去,但是又有上級行政命令,看到明皓主動申請,左書記樂觀其成。就這樣,明皓離開了煙廠,重新開起了大卡車,奔波在運煤路上。

 

明皓此舉有兩個考量。一是要設法離開左書記,方有出頭之日;二是在車隊裏可以多掙點錢,好給靜儀貼補家用。

 

另外,私塾出身的明皓,一天都沒上過現代學校,二分之一加二分之一等於四分之二的明皓,認真地學起無線電技術來了。這是因為他也知道,這運煤的事幹不長,也不能長幹。幹不長是因為這本身就是臨時性的。不能幹長是這份工作太苦太累,幹長了身體一定會被搞壞的。在這份差事結束之前,他一定要設法調去別的單位。有個特別技術,找接收單位會容易些。而當時的無線電、電子管技術,就像如今的移動電子商務一樣,屬於熱門的技術。

 

兩年時間,明皓幾乎取消了所有的應酬和社交。除了加班開車,他就是把自己關在小屋裏,搗鼓他的無線電。工作、學習成了他的唯一生活內容。

 

兩年時間,明皓從能大致依樣畫葫蘆,到真正理解電路原理,調試、修理電子管收音機,放大器,成了自學成才的無線電技術人員。

兩年時間,明皓饑一頓飽一頓,沒日沒夜地開車,為靜儀她們提供了他所能提供的最好的生活條件。但是,經年累月的奔波勞碌也不知不覺地摧殘著他的身體。

 

南京,在明皓的幫助下,靜儀和姨媽帶著三人孩子,省吃儉用地度過了最困難的三年。

 

六三年,國家經濟情況有所好轉。明皓離開了運輸隊。明皓以他的技術實力,被調到新成立的上海無線電二十四廠,並隨即參加了新產品研製小組。小組裏大多是技術員、工程師,他是唯一沒有受過良好教育的工人。研製小組裏,明皓夜以繼日地工作,繼續著他對身體的透支。

 

六四年春節前夕,南京,彩霞街十號,下午。冬日難得的暖陽滿滿地灑在天井裏。各家窗台上攤著剛剛買來用做醃萊的大青菜、雪裏蕻。靜儀坐在天井有太陽的地方,一邊打著毛衣一邊與曾家老太太聊天。

 

門外傳來一串銅鈴聲,接著是一陣抑揚頓挫的吆喝聲:酥糖、麥糖、棉花糖,糖人、糖馬,糖鳳凰。既好吃、又好玩,還能吹著哨子響。小朋友們快來看囉……

 

那是走街串巷的糖花藝人。聞聲,後麵曾家的小兒子繁平、對麵盛家的大兒子盛敏,魚貫而出,向賣糖人奔去。小屋裏跑出了純兒,隻見他在衝向大門口的半途中突然止步,轉身向天井裏的靜儀跑去……

 

巷口,一群小孩子圍著一副擔子,擔子的主人是一位五十多歲的老人。隻見他放下擔子,把前後兩個木桶放穩,抽出一折疊凳,坐下。前後木桶上的竹架上各有一個草靶。草靶上插著各式各樣的糖花、糖人。有敦煌飛天,有嫦娥奔月;有玲瓏剔透的如意葫蘆,有憨態可掬的肥胖小豬。

 

我要關公耍大刀。

我要孫悟空舞金箍棒

 

 ……

 

小男孩鬧鬧哄哄地喊出了自己中意的英雄人物。

 

我要七仙女下凡。

我要天女散花。

 

……

 

小女孩嘰嘰喳喳地報出了她們心儀的仙女形象。

 

別急,別急。一個一個來。老人不急不忙地從後麵木桶的下半部抽出一塊兩尺見方,大半寸厚的大理石,放在木桶上。一個小石桌就算擺好了。接著,老人轉身揭開另一個木桶的蓋子。隻見中間一個五寸大小的小炭爐,四周圍著厚厚的棉墊。老人哈下腰,打開木桶下方的風門。不一會兒,小炭爐竄出藍色的火苗。老人拿出一銅勺,放入白糖,清水,把銅勺放在炭爐上。小朋友們急吼吼地注視著銅勺裏冒出的氣泡。轉眼間,一小勺熔化了的糖汁就熬好了。

 

老人關了風門,右手端起盛滿糖汁的銅勺,左手把木桶重新蓋上,然後轉身麵向那大理石小桌,屏了一口氣,手持銅勺,靠近石麵。銅勺稍偏,就見黃色半透明的糖汁從勺中流到大理石上。隨著老人的手腕輕輕收放,一幅漂亮的天女散花圖在大理石台麵上慢慢形成了。人群中發出一陣驚歎。這時老人拿出一竹簽,在糖勺裏蘸取了些糖汁,然後把它平放在仙女圖案上。靜候片刻,在確認石桌上的糖汁已經冷卻成形後,老人小心翼翼地用小刀把圖案從石桌上撬起。轉眼間,一個糖澆的天女散花圖已經在老人手裏了。……”真好看……”小朋友們再一次發出一聲聲驚歎。老人把糖花遞給最前麵的小姑娘。小姑娘接過糖花,遞上一枚五分錢硬幣,高高興興地舉著糖花走出了人群。

 

清理了桌麵上餘糖,老人從木桶裏摸出一根麥秸。隻見他順手拿起剪刀,把麥秸的兩頭剪去,留下中間六七寸長的一段。

 

老人轉身揭開小炭爐外圍的棉墊。腦袋伸得長長的小朋友看見裏麵是五顏六色的麥糖。老人伸手揪出一小坨紅色的麥糖,放在掌心,搓成一小球,把麥秸插進糖球,把麥秸的另一端放進嘴裏,鼓起兩腮,吹起氣來。

隨著老人的一吹一吸、一拿一捏、一扭一折,那個紅色的糖球竟然神奇地變成威武雄壯的紅臉關公。老人把關公糖人插在草靶上,伸手又拿出一小坨金色麥糖。不一會,關公那把青龍偃月刀,就在老人的吹拉拿捏中鑄成了。老人讓關公手持大刀,最後又為他配上一把銀須。栩栩如生的關公大刀糖人就在老人的手裏誕生了。

 

隨著小朋友的呼喊、驚歎聲,老人的作品源源不斷地送到小朋友的手中。除了這類大型製作,老人也賣一分錢一塊的酥糖,一分錢三個的胡椒糖等簡單製作。

 

……

 

鏡頭回到彩霞街十號。聽到巷口糖藝人的叫賣聲,小純兒從屋裏跑了出來,跟著鄰居哥哥向大門衝去。突然,他想起了什麽,半途中突然止步,轉身向天井裏的靜儀跑去。

 

他跑到靜儀身邊,趴在她的腿上,搖著她的膝蓋,奶聲奶氣地說:姆媽……我要買胡椒糖嘛,姆媽給我錢買胡椒糖嘛……”聽著兒子的哀求,靜儀何嚐不想給兒子兩分錢讓他去買胡椒糖呢?可是,想著家裏恨不得一分錢掰兩半用的經濟條件,她不得不狠著心不答應兒子。可是看到兒子期期艾艾的懇求,靜儀一陣心痛。她放下手中的毛線竹針,愛憐地摸著兒子的頭說:純純乖,純純聽話。我們過年時候再買,噢?

 

……(從一聲,到二聲,最後跳到四聲)不嘛,我現在就要買胡椒糖嘛……”純兒不甘心地再次纏著媽媽,一聲聲地求著。

 

 

這時,門外走進一人。隻見他肩扛手提著大大小小的行李包,向堂屋走來。靜儀看到後,隨即站起身來,攙著純兒向來人迎去。來人剛進門時看到了她們母子的互動,走近後他向靜儀問道:他剛才趴在你身上跟你要什麽呀?

 

靜儀歎了口氣回答到:外麵街上賣糖人來了,他問我要錢買胡椒糖呢,我沒給他,他揪住我不放……”

 

聽到這裏,來人放下行李,蹲下。他一邊拉開包的拉鏈,一邊對純兒招呼著說:來來來,純兒來我這裏。我有糖果、餅幹。我拿給你吃!

 

純兒站在原地不動,靜靜地看著陌生的來人。他想了片刻,迅速轉身躲到靜儀的身後。然後,他偷偷地探出頭來,對來人說:我不要你的東西,我們家有!

 

靜儀笑著把純兒拉到來人的麵前,說:傻娃娃,他是你爸爸!叫爸爸。

 

明皓看著這麽懂事的兒子,開心地一把抱過純兒,用力地親吻著兒子,舔犢之情表露無遺。

 

純兒被爸爸的胡子紮痛了,他推開爸爸的臉,向媽媽求救道:姆媽啊……”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侵權必究

獅子羔羊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暖冬cool夏' 的評論 : 謝謝暖冬鼓勵。這幾天工作忙了一些,回複慢了些。怠慢了暖冬。還請暖冬見諒。那日我夢到走街串巷的糖人師傳,早晨醒來連忙記了下來。幾十年前的情景,依然曆曆在目。謝謝為明皓擔心,我也為他擔心呢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接著讀獅子這篇,寫得真好,文字精湛,尤其寫捏糖人那幾段,非常生動,栩栩如生。不過擔心明皓。期待下文!
獅子羔羊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紅米2015' 的評論 : 謝紅米光臨。文中明皓一年才回家一次,兒子都不認識他了。看到兒子這麽有骨氣,老爸高興。
紅米2015 發表評論於
舐犢情深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