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京見聞

打印 (被閱讀 次)

回京奔喪,隻待了一個星期時間,用北京話寫幾句耳聞目睹,您讀著可能有點費勁。

京民三品官,我父母從南方進京當上北京人挺自豪的,家裏一來親戚,北京話加粵語滬語大雜燴,父母都不愛說自己的家鄉語言,普通話都南腔北調,更談不上北京話,舌頭打不過彎。自從去年外地調來個“拆”市長,兩千萬北京人傻逼了。“拆牆打洞”,僅僅幾個月的時間,市區的違章建築通通拆掉,街道明顯的幹淨整齊。以前沿街樓房的第一層,有的打通臨街外牆和窗戶,往外延伸一塊形成個小商鋪,違章是明顯的,現在全部還原。問題是前幾任領導時,曾經麵臨工廠外遷轉型,就業壓力巨大。政府鼓勵草根百姓自謀出路,對這種事情睜一眼閉一眼,有的還出資補貼,幾十年下來,豬晃尾巴猴眨眼,早就習以為常,現在一夜之間成為非法,老娘們的尿盆,欠呲的貨。蛋轍沒有,王八的屁股,龜腚!

拆牆的時候,武警出動,好不威武。個別的嘎雜子琉璃球,無理取鬧,躺在地上耍潑阻撓拆遷,立馬銬起來,抬上警車拉走,吃瓜的群眾無不拍手稱快,堅決用護,電視上這麽說的。

一個親戚是幾十年的老黨員,對於政府的政策法令一貫堅決擁護,上電視慷慨激昂的表示支持政府的這一項利國利民的措施。沒成想, 放屁打腳後跟,趕到點子上了,他家搭建了三十年的小廚房也是違章建築,把他們家也勺上了,拆遷那天,他也躺在地上呼天搶地。沒等武警動手,兒子女婿把他架走,窩窩頭翻個,現了大眼。再說了,強大的無產階級專政麵前,豈不是以卵擊石?拉屎翻白眼,多餘!

不過,政府恩威並用,有適當的補貼措施,房子裏麵裝修粉刷,外麵是統一的鋁合金鋼窗護欄,整齊劃一,事情做的像是光屁股坐板凳,有板有眼。當然,有的人被觸及的利益太大,有可能斷了謀生之路,會以死抗爭。如果光躺在地上阻撓拆遷,架走就是了,但要跑到天安門跟前留個影,護城河裏洗個澡,或者潑婦罵街,弄出什麽幺蛾子,事情就鬧大了。就像是再出個西單大悅城砍人事件發生在天安門廣場那還了得!不過這麽大的事,新聞裏就幾句話,接著歌舞升平,跟沒事人一樣。刀光劍影殺聲過,補去修來無血痕。所以,各級政府嚴防死守,出了問題,主管官員直接免職。七品芝麻官們自然就如臨大敵,發現有牛二賣刀渾不吝的會私下解決,沒人去做青麵獸楊誌,你懂的,會哭的孩子有飯吃,我那個親戚杵窩子,拉了胯,鬧也沒戲!

“拆牆打洞”緊跟著是“清理低端人口”,大街上清淨了不少。這下問題來了,保姆肯定是屬於低端人口,因為種地太辛苦,汗珠子掉地上摔八瓣也掙不了仨瓜倆棗,於是懷著夢想來到天子腳下,為中華民族的振興添磚加瓦,民富國強麽! 咱們做房地產的都知道,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屎窩,屎窩給端掉了,夢想破滅了,隻能回到家鄉故土,繼續臉朝黃土屁股朝天,有眼無珠。幸虧我爸爸死的是時候,我媽又特別軸,自己一人過,堅決不用保姆。可我老丈母娘家抓瞎了,您總不能讓一個行將就木,步履蹣跚的老太太滿大街瞎溜達,提籃小買,裏裏外外一把抓吧?

街道整齊幹淨不說,眼花繚亂的商業廣告都取締了,真的是有礙市容觀瞻,清除精神汙染,舉雙手讚成。不過,改頭換麵,換來鋪天蓋地的最高指示和政治宣傳,特別振奮人心的精神食糧,但願別吃多了噎死。廣播電視台成篇累牘,車軲轆話來回說的都是五年來取得的重大成果,前任國家領導人好像是空氣一樣,虛無縹緲。市民無奈,到新聞聯播時段趕快把頻道一轉,換成連續劇,惹不起躲的起,惹不起砂鍋惹抓籬。我很替捉刀代筆、大馬金刀的禦用文人捏把汗,整天的吃柳條拉竹筐,屁股裏編,睜眼說瞎話,馬屁拍的太過火,弄不好被撩一蹶子,踹倒在地。割驢雞X去敬神,驢給弄死了,神也得罪了。

天安門已經實行行人安檢製度,四麵八方通往天安門廣場的路口全都設了關卡,隨身攜帶物品要進機器掃描,不要說是炸彈,哪怕一個二踢腳飛向城門樓子,那還了得?不管風吹雨打,烈日炎炎,您也要繞圈排隊,閑庭信步。長安街上的汽車倒是暢通無阻,我讓上大學的侄子開車,他爹,他奶奶,他大伯我四人一車,先繞一下祿米倉,原總後老巢,再上長安街,從東往西一直開到原海軍司令部,老太太曾經芳華絕代的地方兜了一圈。再往南彎一下原八一電影製片廠,先父工作過,我兒時的樂園。中午我堅持要去前門樓子懷舊,都一處燒麥打打牙祭。國營企業雇一幫老梆子,看誰都不順眼,還沒吃完就甩過賬單,

"¥一百八,結賬!"

我這兩杯黃湯下肚,有點不勝酒力,看什麽都像是打腫了眼睛,迷迷糊糊,朦朦朧朧,而且是雙影,掏出一張一百的票子遞過去,

"這是兩百,大媽,別找錢了。"

服務員挺不高興的說,

"大兄弟,我得糾正你,你是啥眼神啊?我不是你大媽,我是你大爺。你不光眼神不濟,還不識數,你給我的可是一百。"

北京人說話忒損,那老丫的整個一個穿海魂衫站甲板上,裝押艇的。跟丫的掰赤完後,懵懵懂懂的逛大柵欄,上大學的時候就喜歡來這裏溜達,兜裏要是有倆蹦子就來串糖葫蘆,不過癮。黃金難買少年時,人無兩度再青春。時人不知餘心樂,將謂偷閑學少年。現在來它兩串,吃一串,拿一串玩玩,尿盆子裏和麵,要的就是這個勁!

我弟弟管理某部的機關食堂,三百多人,另有一個小食堂供部級大官享用,每天的膳食要經過包括我弟弟在內兩層把關批準,官大一級壓死人,何況差著好幾級,要好生伺候著。前幾年,我弟弟拿回家一小瓶醋,很精巧,比藥瓶子大點,說是供部長們享用的。好喝不過雞湯、好玩不過小蒼、舒服不過倒著、好吃不過餃子,要白菜豬肉餡的,掰兩瓣蒜蘸部長特供醋,還以為吃出人間美味呢?狗屁,就那麽回子事!

泰山不是堆的,部裏大食堂的中午是自助餐,兩三個小時的流水席,大蝦、羊腿、肘子、排骨等等,琳琅滿目,老娘們的屁股,沒痣了!絕對不比名星,荷美,公主郵輪差,把其他主流郵輪上的自助餐甩到太平洋去!

火車不是推的,午餐標準每個職工是四十五人民幣,僅僅是食物成本,一年吃掉七百多萬。

牛逼不是吹的!真正的物美價廉,午餐每人隻收人民幣一塊錢,早晚餐吃的人很少,收兩塊錢。這還沒完,發工資的時候,每人的工資卡上會返回五十。用我弟弟的話說,工人農民低端人口要是知道有這等好事,非起來造反不可。

這還沒完,照顧本單位職工就算了,如果職工帶外麵的人或自己家裏人來吃,收三十五塊錢一人。成本四十五,賣三十五,咱們掏糞工整天琢磨的是怎麽增加現金流,這叫負現金流,賠本賺吆喝,生意要是這麽做,非賠到姥姥家去。我弟弟隻是餐廳經理,廚師科班出身,沒有財務權利,部裏總務處負責經費問題。我家以前的保姆看到我弟弟手機上的菜單,圖文並茂,饞的流哈喇子,央求我弟:“小哥,帶我去你們單位打打牙祭吧?”

這還沒完,旁邊不遠另一個單位的食堂更加牛逼!還是用我弟的話:“我要是有一句瞎話,你把我眼珠子摳出來,扔地上當泡踩!”就從這一點來看就知道為什麽打破頭也要為人民服務,做人民的公務員。想想還是古代好混,隻要割掉了就能當上公務員。

“拆牆打洞”一詞太不雅,還有一個好聽的詞叫“居家養老”,茅房裏摔壇子,臭瓷不少。我琢磨著,過二,三十年,沒準在美國混不下去了,老坷垃完,落葉歸根,也回去“居家養老”。於是陪母親周邊瞎溜達,看過兩個社區的養老院,托老所。我媽說她有胳膊有腿,斷然不會去這種地方。但如果您家裏的老人智障,生活不能自理,找個保姆又怕被欺負,那您幹脆早上上班前腳把老人送托老所,後腳送孩子去幼兒園。不過,幼兒園裏的孩子是祖國的花朵,活蹦亂跳的。托老所裏一個個步履艱難,目光呆滯,行屍走肉,都跟橫路敬二差不多。我怎麽也不能想象我在這個地方是什麽情景,弄不好會變成杜丘東仁。所以,要抓緊時間行萬裏路,行不動了還可以坐郵輪,最後,也許會在南加這裏的laguna wood終老其生。

我媽老念叨,以前一個月的工資夠全家人撮十來頓老莫,現在的退休金隻夠兩三頓的。老百姓有自己的活法,“紫光閣”一碗豆腐腦、一個糖油餅、一個炸糕、一個牛肉包子,十來塊錢,把我撐的飽飽的。我這個人能屈能伸,我估摸著來美國多年的假洋鬼子去不了那個環境,左邊一個飽嗝,右邊一個響屁,立馬就飽了。不過,我回家這麽幾天,不能讓我媽去吃“紫光閣”,馬路對麵是“金鼎軒”,古色古香,環境優雅,就是木頭椅子硬點,屁股骨坐的生疼。一碗豆腐腦是人家三倍價錢,我懷揣著美金回去,腰裏別個死耗子,硬充打獵的,帶一大家子“撮老莫”一頓撮掉兩千塊,一人一份的莫斯科紅菜湯就六十八,一個個眼睛裏放光,好吃的連耳朵都動起來,爽!但撮的我著急上火,還沒敢撮魚子醬這種名貴菜,否則非要了我的盒錢,喝幾碗豆腐腦是喝不窮滴。

我這個人挺摳門的,加上腦子慢,榆木疙瘩腦子不開竅,除了弄房子會搶先起跑,其他事情總是慢半拍。智能手機微信什麽的剛會不久,回到國內不願意多花幾個去開通手機漫遊,我媽家沒有網絡,一老太太看看連續劇得了,所以有時候在餐館蹭網。有一次正好趕上網友商討房子保險和郵輪的事,我說手邊沒有資料,就是想查看我寫過的東西也看不成。在國內不要說上文學城,就是穀歌雅虎也不成啊?當你擁有什麽的時候往往不去想有什麽價值,一旦失去才會懷念其珍貴。房子、股票、金錢、珠寶等都是有形的東西,失去了還能再弄回來,而且在哪裏都能弄。還有些東西是無形的,失去就失去了,兄弟們,珍惜吧!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老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高斯曼' 的評論 : 謝謝曼君評判。是再次評判,上次怪我膽小,讓人一嚇唬,全給刪掉了。
高斯曼 發表評論於
想不到你回京探親還時不時的跑去餐館蹭網, 臉可真夠大滴呀!簡直就是 "窩窩頭翻個,現了大眼”。 讀過你的文章,通篇都是“茅房裏摔壇子,臭瓷不少”。你真滴是不如人家清漪園,看“豬八戒(他大姨兒)啃盆兒,滿嘴都是瓷兒”。WriteItOut 也是,老能寫啦,寫的好著呢 ,那叫一個 “背著手撒歪尿,不服不行”!你還真是有點“榆木疙瘩腦子不開竅”,實實在在的多好,別整天“吃柳條拉竹筐,屁股裏編,睜眼說瞎話”!還編的“有板有眼,光屁股坐板凳”呀?

你說你回趟京城吧,還正趕上新來的拆市長要拆牆打洞,非說是“王八的屁股,龜腚!”。啥事都趕巧“放屁打腳後跟,趕到點子上了”!你那個親戚也是,還躺在地上呼天搶地,妄想以卵擊石, 結果“杵窩子,拉了胯,鬧也沒戲”還“被撩一蹶子,踹倒在地”,何苦滴! 那些大馬金刀的禦用文人也太能過分的溜須拍馬“割驢雞X去敬神,驢給弄死了,神也得罪了”,活該!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老老實實過日子吧,寫點東西挺好滴,不過別太吹牛,“泰山不是堆的,火車不是推的,牛逼不是吹的“。別跟紅衣女記者學,人家那是” 老娘們的屁股,沒痣了“,你就差遠了。

平安就是福,千萬別後悔,切不可學古代“隻要割掉了就能當上公務員”。切記:寧可不當也不割。
高斯曼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老朽' 的評論 : 我找到了,為了保險放在俺自己家裏啦哈哈哈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一如既往的幽默! 讚老朽大師!
老田321 發表評論於
我女兒住在電視台旁邊的樓上,一位好心的外國大媽幫我女兒辦了一個職工飯證,嘿,那段時間天天去吃職工歺,又便宜又可口,比高檔飯店夥食都好。
karenk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老朽' 的評論 : 為啥刪啊文學城那誰又管不著
karenkn 發表評論於
超喜歡看, 超厲害的文筆!偶像偶像!
Tree100 發表評論於
是,中國服務業都靠打工的低端人口撐著呢。

22歲大學畢業,55歲退休,工作33年,要別人養50年,家庭社會養的起嗎?
現在也是退休年齡往後推,而且退休金越來越苛刻,

中國政府的錢都花在養老上了,養娃幾乎是自費,年青時掙紮一些,但是可以盼望舒適的晚年。
娃生多了,養不起,
少生精養,家庭資源都匯集到不多的娃身上了,是個好的循環。
每次看印度,非洲的貧民窟,心裏就說少生幾個,就不那麽窮了。
老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茅斌騷客' 的評論 : 啥好處?能對付幾句方言而已
茅斌騷客 發表評論於
老兄可是京滬粵的混合體,真的什麽好處都給你撈著了。
老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arara' 的評論 : 要不說你們這些假洋鬼子去不得。
warara 發表評論於
俺去過“紫光閣”,點了一籠包子剛要吃,後桌一位年兄開始清喉嚨隨地內什麽,唯恐全世界聽不見的那種
老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路邊的蒲公英' 的評論 : 豈敢豈敢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先不談內容,文筆功夫深厚。
老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illar' 的評論 : 豈敢豈敢。
Pillar 發表評論於
Haha, you must hate your mother-in-law so much to use "行將就木" to describe her.
老朽 發表評論於
謝謝大家光顧讀帖,不一一回複。還沒敢議論時政,肯定有人不快,以後還是寫糞帖,郵帖,遊記,段子沒什麽異議。
喬寧 發表評論於
開始覺著是未名湖邊的遊園驚夢,讀著讀著變成燕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
讀完也打了個飽嗝,放了個二踢腳。朽爺,好玩!
喬寧 發表評論於
朽爺,大貼,太給力了!
Soltek 發表評論於
祿米倉/南小街可是俺小學和中學的地界,家離的也不遠。
qq669 發表評論於
哈哈哈,多少年沒看見這麽親切的北京話了!可惜現在的北京是回不去囉
老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絕對運動' 的評論 : 謝謝兄弟關懷。
絕對運動 發表評論於
問朽哥好。
回國養老隻是我們的中國夢。
一般人都是吃飯拉屎,國內非要搞吃飯拉珠寶,吃包子拉黃金。
一句:“幸虧我爸爸死的是時候”,無限心酸。
請節哀順變。
老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tgmomtobe' 的評論 : 據說還是有法可依的,像是黨員幹部不可以打高爾夫球之類,不會喝酒,也搞不懂茅台酒哪裏去了。
老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注冊很麻煩' 的評論 : 我這不是帶著木頭眼鏡麽,就看見自己家裏的利益來評論。
老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高斯曼' 的評論 : 最可惜的就是你您那精彩留言,當時腦子一凍全刪了,要不您再來一段?我還真佩服您的筆法。
注冊很麻煩 發表評論於
現在保姆早就不是低端人口了,沒聽說保姆掙著高工資,東家還要對他們必恭必敬,否則為什麽很多老人不到萬不得以是不想請保姆的。所以真正的低端人口是體弱的老人,和老實人。
高斯曼 發表評論於
我上次的留言也給刪啦!
老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塵之極' 的評論 : 在你這謝謝各位讀帖指教,我兩個月前寫過此篇,看到一些評論趕快刪掉了,現在修改一下。
塵之極 發表評論於
我怎麽瞅著這篇這麽眼熟呢。
語言淋漓,令人暢快。好像周了一缸子二鍋頭。
ily 發表評論於
文字太厲害了, 可與明清大家一拚 !!!
常態 發表評論於
複習本片,趕腳從包子到大學校長要是去幹個縣太爺綽綽有餘。"國內的證監會有點像晚清的縣太爺"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8758/201601/507225.html
yhr 發表評論於
寫得好,讚一個!
雨女 發表評論於
笑死了。貧成這樣。
tgmomtobe 發表評論於
難怪人民服務員各個肥頭大耳圓滾滾的,原來是食堂的油水太好。但是也不對,茅台是誰喝的呢?難道食堂還供應茅台
tgmomtobe 發表評論於
難怪人民服務員各個肥頭大耳圓滾滾的,原來是食堂的油水太好。但是也不對,茅台是誰喝的呢?難道食堂還供應茅台
老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我不久前寫的這篇不到二十四小時被轉到國內,讓人罵的要死,嚇的我趕快在博客裏刪掉了。有人跟我要,我正琢磨著怎麽才能不得罪人。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我咋覺著讀過這篇兒呢?比如您的老弟在一家部委的食堂當管事兒的。不過我仍然覺得特逗樂,從頭笑到尾。雖然您的歇後語有些,那個啥哈,但逗樂程度不減。不是北京人的網友讀這篇好文可能會費點勁,比如“要了我的盒錢”。希望人人都能讀得哈哈笑。讚兩條我沒見過的新鮮詞兒:
穿海魂衫站甲板上,裝押艇的
茅房裏摔壇子,臭瓷不少
腰裏別個死耗子,硬充打獵的 (有點模糊印象,老朽上次用過這詞兒?)
老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常態' 的評論 : 我這淩晨三點多,害的我沒法睡,正刪改帖子。
常態 發表評論於
幾點啦?翻牆出來的?
老朽 發表評論於
謝謝兄弟姐們讀帖,我現在有點怕城管,別人是毛遂自薦要求把自己的帖子放城頭,我是怕被拿出來吊打,有小部分知己常來光顧我的博客足矣。這篇放博客裏還想刪掉些不當言詞,又被推出來,隻好加緊刪改。
常態 發表評論於
京油子。看了你的文章,很欣慰。人民的服務員都是精英,沒有低端人口,天朝的前途是光明的。川普要讓美國再偉大,政府裏的低端人口不清是沒有機會的。話說回來,川普也沒有包子的人才去清政府低端人口。結論,川普洗洗睡吧,您趕緊找機會做天朝的高端人口。嗬嗬。
常態 發表評論於
京油子。看了你的文章,很欣慰。人民的服務員都是精英,沒有低端人口,天朝的前途是光明的。川普要讓美國再偉大,政府裏的低端人口不清是沒有機會的。話說回來,川普清政府低端人口也是沒有
要做手腳滴 發表評論於
讀的豪不費勁,挺享受老朽的文筆。期待下篇。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