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女相男(85)—— 倒打一耙 | www.wenxuecity.com

醜女相男(85)—— 倒打一耙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打印 (被閱讀 次)

書接上回,話說那個花匠在傍晚時分趕到了派出所,接待他的民警看上去顯得並不怎麽熱情,他本來還想立功有賞等著他呢,但看到這民警對他愛搭不理的態度,隻得不情不願的把自己銀子的事兒先退回到肚子裏來,連忙把聽到的東西一五一十的都老實的道了出來。

那民警聽了之後,自然知道他匯報的是什麽,這意味著局裏一直跟蹤的事情有眉目了,有新情況出現了,自己也先收收自己那邊的私事吧!自不能再怠慢了。剛要提起精神來,突然一股酒氣飄過,這酒氣正好就從這漲紅了臉頰的男人身上飄來,又一細琢磨他這前言不搭後語的勁頭,把打起的精神先散了一半,便抬起半隻眼睛,又支起了一隻胳膊,開始打著官腔衝著那花匠有些不客氣的問道:

“你知道你說的是什麽嗎?你說的正是我們正在追蹤的一起大案,我希望你能意識到自己說的是什麽,如果你意識到了你說的絕無虛言,那麽接下來你要馬上再如實的告訴我,你什麽時候聽到的這個消息?是聽什麽人說的?還有她們說話時候的表情,我想她們不會是當兒戲說的吧?”

接下來他又瞟了一眼那手腳都不知道如何安放的花匠,把咽到半截的話又讓它重新吐了出來,毫不客氣的對麵前的人說道:

“你今天喝了多少?看你滿嘴冒出的酒氣,不會聽得有誤吧?”

這花匠聽到上麵的話,心頭已經被人踹了一腳,又聽到最後這兩句話,在心裏開始罵開了掛在嘴邊的那國罵來,心想老子一文不求給你們這些大爺送來了情報,瞧你們那態度,還警察呢,我看連土匪都不如,也就占著茅坑不拉屎罷了,還人民警察呐,就這素質呀!怎麽跟審犯人一樣的,還敢指手劃腳我這酒氣。告訴你,老子別說喝他媽的半斤沒事,就是有人給上一斤酒喝,也自不在話下,更倫不上你在這裏說長論短的,嗨… 誰讓我他媽的貪財來著,誰讓我他媽接著又嘴欠來著,嗨!倒黴倒黴在自己算計不周,這才叫一個誤入賊門呐!心裏雖是這樣想,但嘴上自然不能這樣說,不光不能這樣說,還得配合一下。誰叫自己多此一舉來著。

“警察同誌,我要是沒有那金剛鑽,那敢攬這瓷器活!我是喝高了點,可那點酒在我這裏根本就不叫個量,再說了,我就是喝得再多,也知道這是衙門,如果沒事兒,就是多讓我邁一步,我也不敢往這裏邁呀!”

那剛才還在傲慢無禮的民警聽到此話,又看他說的條條是理,這才想到這個酒鬼匯報的情報不會再有假,還是沒摻一點水的有價值,所以便馬上抬起頭來,眼睛也變得直勾勾的盯住了花匠那酒糟鼻子上麵的一雙迷迷怔怔的小眼睛,隨手也拿起了桌子一旁的筆和紙,開始拿著駕式正式的記錄了起來。

那民警一五一十的問完了花匠,又讓花匠在筆錄單上簽上了字,然後又告訴花匠不要再擴大消息的範圍,而且根據情況要隨叫隨到,這才讓花匠抬屁股走人。

花匠出了派出所的大門,剛剛那點酒勁兒又被落款簽字的陣式再嚇了一跳,現在酒勁兒已經蕩然無存了。他回過頭來又望了望派出所門口那一閃一爍的警燈,又緊往前走了幾步,一邊往地上狠狠的吐了一口痰,一邊嘴裏又不幹不淨的罵開了,這回他這罵是自己終於走開的興奮。心想今後這豬八戒倒打一耙的事兒,再也找不上我了。半文銀子也沒有拿到手,反倒當了半個小時的犯人,這警察局的門真不能輕而易舉的邁進,邁不好說不定還引火上身,先誤了自己,搭上時間不說,接下去這要再搭上點勇氣才行,半個小時不知損失了我多少的膽量。沒有點膽量,就先別邁進門,否則的話弄不好老子就像北京西城那鍾鼓樓上的麻雀一樣,鍾一敲,就先嚇破膽了。

那花匠被打發走了之後,那民警也像提出了神一般的精神了起來,立即拿著剛剛錄下的筆記,三步並做二步的往後院跑,一邊跑一邊還禁不住地衝裏麵喊著:

“哥幾個,哥幾個,都趕緊洗把臉去,現在誰也別想再歇著了,這下有任務了!”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