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茶屋 | www.wenxuecity.com

茉莉茶屋

打印 (被閱讀 次)


茉莉可能是我最喜歡的室內花卉了。翠綠的枝芽,白色或淡紫色、單伴兒或著重瓣兒的小花,當然還有一年到頭、綿延不絕的清新、淡雅的花香。那香味從不灼灼逼人,從來都含蓄羞卻,和躲在牆角裏調皮地眨著眼睛的小花一樣。我也喜歡蘭花,更常常感歎她的堅定與堅持,—— 她長長的花期有時會讓我突然意識到,美原來也可以被忽略。茉莉來來去去的小花似乎帶給我更多的喜悅,我知道她在和我交流,我知道她在一旁安靜地陪伴著我,我知道她一會兒高興一會兒又打不起精神來。

喜歡這種感覺,柴米油鹽賦予這房子的富足或者俗氣,總在無意間就被那淡淡的幽香衝淡了,房子也因此有了一點點詩意。當然,那詩意是東方的,中式的,常常讓我想起煙雨江南,或者一次美麗的邂逅:濕漉漉的青石小路上,紅雨傘、白裙子.......一抹清香擦肩而過,禁不住回頭,人已遠去……

茉莉生在江南,自然離不開水,勉強到了幹旱寒冷的北方,依然勇敢快樂已屬不易!所以每到初夏、天氣真正暖和了,我就迫不及待地把她挪到屋外、門廊裏——也算是將心比心 ——好讓她一整個夏天都能沐浴在陽光雨露之下,找到家的感覺,至少能在雨中、在螢火蟲跳舞的黑夜裏與親人說上幾句悄悄話。我猜那情景也一定是動人、滿滿詩意的。

說詩意,不能不提茶。喜歡茉莉花茶也許是喜愛茉莉花的情感延續吧。尤其是茉莉銀針,茉莉的清香和白茶淡雅圓潤的茶香融合在一起,簡直就是天作之合。隻是好奇,茶裏怎麽會沒有茉莉花瓣呢?於是準備了一隻小碟,把落下的花瓣收集起來,想等攢多了可以放到茶裏。誰知隻幾天功夫,原來玲瓏剔透招人憐愛的小白花朵說黃就黃了,花香更是逃得無影無蹤!失望之餘不禁感歎,芳華即逝……那香味其實就是花的精氣神呢,花落了,自然就散了。後來向高人請教方得知,製作茉莉花茶是將茶芽與新鮮采摘的將開未開的茉莉花骨朵相混合(窨製),利用茶葉的強吸附特性,不等花瓣兒風幹就把茉莉花香統統帶走了。就好像嫁了好人家,茉莉花讓自己的生命在茶中有所相依,把愛給他,把一片冰清玉潔給他,還有美麗的基因,往後的日子就不一樣了。茉莉花茶好喝,因為你喝的是日子,樸實而不無詩意的日子。

 

茉莉的美是含蓄的、東方式的。有時她又會讓我想起西方的香草,一種原產自中美洲熱帶雨林的大葉蘭科攀援植物。不像茉莉的小白花,她曬幹的、黑而堅硬、細長如莢果狀的果實是西方世界最廣泛流行的香料。香草冰激淩、香草蛋糕、香草酸奶……當你在一家可愛的街邊小館兒品嚐一道homemade 馬達加斯加香草焦糖布丁(crème brulee)的時候,千萬別為杯底的一層小黑點點感到糾結或者不適,相反你該高興,因為你吃到了真正的香草——香草果實磨粉而不是香草味的添加劑。

香草強勢的乳香從來都是居主導地位、不容置疑的,無論和誰在一起。不像茉莉眼裏的無限秋水,香草喜歡給你一個大大的擁抱——一種西方式的、也許是更直截了當、更現代的表達方式。然而即使在東方,在一個日新月異的、由古老奔向現代的時代,人們似乎也更樂於接受這種方式,反而對我們自己的傳統美有點兒不耐煩了:不爽利!

可我在意。我還是在意那種一個微笑、一個眼神、盡在不言中的感覺。讓情在空氣中流動,讓心泛起漣漪…...不美嗎?雖然我置身於西方世界,或者正因為我置身於西方世界。

兒子去上大學了,家裏的電腦房漸漸冷清下來。妻子說把它改成茶屋吧,尤其到冬天的時候,窗外大雪紛飛,室內茶香濃濃,還有書香……那該有多愜意!

“那把書桌和電腦挪到兒子房間,他回來時用著也方便。”
“留下鋼琴,再置辦一套中式桌椅、雲石茶盤、公道杯品茶六君子什麽的。“
“最好有一個陳列櫃,這些年收的紫砂、骨瓷都擺上。“
“下次回國一定買幾幅中國畫,挑新銳原作最好,上次看見高仿的吳昌碩、傅抱石立軸也不錯。”
“老想著養一缸魚,小時候四合院兒裏灰瓦缸的那種,不要玻璃缸帶過濾器的。”
“茉莉呢?茉莉放哪兒?沒茉莉花就沒味道了…..”

好多想法。說了好多回了,雖還沒開始實施,卻常常在夢裏相見,真實而具體。哦,那是我的茉莉茶屋,濃濃的中國味,家的味道。

2018年3月於多倫多
首載美國《世界日報》副刊,2018年5月16日刊

 

 

加拿大雁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壯思通' 的評論 : 歡迎造訪,很高興和您分享!
思壯思通 發表評論於
剛開始看還以為是一個女人寫的,到後來才看到是男士。你觀察入微,感情細膩。
加拿大雁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橫塘雨眠' 的評論 : 當然記得您!謝謝!寫過兩篇吃貨,喜歡吃喜歡寫,沒轍。:)
橫塘雨眠 發表評論於
記得好多年前看過閣下寫的吃貨,印象特別深刻:)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