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差光陰一厘米》第一章12 一個意外 | www.wenxuecity.com

《隻差光陰一厘米》第一章12 一個意外

所有博文係碧藍天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打印 (被閱讀 次)

12

玫子比他們早到,她知道羅去冬抽煙,原本選了室外抽煙區的一張桌子。現在下雨了,幾張桌子都擠在了大廳外的長走廊裏。

小紅樓正對著大海,暴風雨來襲,天空烏雲翻滾,雷聲隆隆,閃電劃過天際,在昏黑的夜裏,雪白犀利得刺目驚魂。大雨傾盆,海麵波瀾起伏,好一副氣象萬千、驚天動地的潑墨畫。

媛媛坐在玫子的旁邊,正津津有味地喝著玫子幫她點的檸檬甘蔗水,羅去冬和玫子則一起喝著冰鎮啤酒。

“川岩說想在端午節舉辦一個攝影畫展,不知道你會去嗎?”玫子低聲問羅去冬。

羅去冬眯眼正對著大海發呆。他轉頭看了看玫子,聲音有些暗啞,“我得等手上的這個項目告一個段落,這次因為換了新的SUBCONTRACTOR,我想親自監督。前陣子,川岩打電話給我了,我說等我空了,我選一組照片發給他。”

“就是上次你提到的,那個跟核電站有關的項目?”玫子柔聲問。

“是。這次我們的技術進行了改進,這兩年一直在尋找突破口,幸虧買到了專利,再加上成本上我們也鑽研了一下……”羅去冬從口袋裏掏出煙,遞給玫子一隻,取出打火機,幫玫子點燃。玫子塗著紅色豆蔻的手,舉著一隻香煙,慢慢吐出幾個煙圈,一副慵懶看破紅塵的神情。

羅去冬長長地吐出一口煙,“最近每兩天換個地方,一早醒來,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哪裏?”

“這才令人羨慕呢。哪像我,整天宅在兩點一線。”媛媛攪著杯子裏的冰塊說。

“等哪天你做了生意就知道了。有得必有失。飛多了很想靜一靜,有個詞叫接地氣。誰曾想剛來這裏沒兩天,今晚我又要飛了,有急事得趕回舊金山一趟,周日晚趕回來。”羅去冬說著搖搖頭。

“哦?你今晚要飛?”玫子聽了頗為驚訝,“對了,你托我打聽買車的事,我已經把幾個主要的車行信息發到WECHAT 上了。”

“好!謝謝!沒想到你們新加坡的車子是天價,嗬嗬,最普通的一輛TOYOTA都至少要要人民幣60 萬?再加上各種費用。”羅去冬吐出一大口煙,笑著說,“這路上跑的車主,敢情都是富翁?”

“沒想到你才來兩天就把這些事情都摸熟了?”玫子笑道。

“新加坡的男人70%是做銷售的。銷售的薪水裏有一部分叫車貼,大約一個月1200新幣左右,多少看公司情況,這筆錢是用來供養車子的。所以車子貴,還是有人在買,就是這個原因。而且你剛才說的人民幣60萬,是指10年的擁車證使用期和一輛新車的價格,過了十年,就算你還開著舊車,還得再花錢買擁車證,至少人民幣30萬。”

玫子笑著拍拍媛媛的肩膀,“估計你家老紀,把這筆帳算得清清楚楚了?”

媛媛無奈地咧了咧嘴。

媛媛身旁的桌子,這時來了四五個年輕人,他們大張旗鼓地說笑著互相讓著座位。

 

 一會兒,辣椒螃蟹上來了,紅紅黃黃的一大盤,香氣撲鼻。

“這是我們這裏的名菜。”玫子說著夾了一大塊螃蟹坨給羅去冬,並遞給他一隻鐵夾子。

“聽說過,赫赫有名。來,我要謝謝兩位女士今天特意趕來為我接風。“羅去冬說著舉起麵前的啤酒杯。媛媛則舉著自己的甘蔗水, 三人碰了杯。

“這個菜要蘸油炸小饅頭或者麵包才好吃。”玫子夾了一塊小饅頭放到羅去冬麵前的碟子裏。

“好,我自己來。你別光顧著給我夾菜,你也吃。”

媛媛看著眼前這兩位不由笑了起來,心想自己這個燈泡瓦數不低。

這時旁邊桌子傳來了吵架聲,“你剛才說什麽?你才是孬種,我就是不想還了,你能把我怎麽樣?”

“你再說一遍!你借了不還,你還了不起了!”

媛媛驚訝地扭頭看著旁邊桌子上兩個吵得麵紅耳赤的年輕人。這時,一個突然站起來揮拳,另一個猛地彎腰躲閃。誰知道他正撞上端了滿滿一個托盤飲料的侍應生。那個侍應生躲閃不及,一個趔趄猛地朝前撲倒,手中的托盤飛了出來,在空中劃了一道弧線,恰好落到媛媛身旁。一個玻璃杯正撞到媛媛身上,一整杯的碎冰恐龍全撒在了媛媛的肩膀、胳膊和腿上。另外有隻大玻璃杯啪一聲砸到地上,玻璃碎片四處飛濺, 媛媛忙不迭地躲閃,幾片碎玻璃不偏不倚正紮進媛媛穿的涼鞋。一切都發生在一刹那。

“啊——”媛媛的叫聲中帶了哭腔,她急忙站了起來,抖著身上的冰塊、美露粉和一個冰激淩球。沒顧及到腳背上正紮著幾塊碎玻璃片。

羅去冬急忙走過來,“別動媛媛。你的涼鞋上紮了碎玻璃。”他回頭衝呆立在一旁的侍應生招了招手,“趕緊把這裏掃幹淨。另外,你們有沒有急救藥箱之類的?”

玫子幫媛媛用餐巾清理幹淨衣服上的殘渣,小心地扶她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媛媛哭喪著臉,直看著自己腳背上紮著的一塊塊的碎玻璃。

羅去冬從侍應生遞過來的藥箱裏取出一隻鑷子,蹲在媛媛的椅子旁,“不用忍著,想哭就大聲哭出來。反正這裏除了我跟周玫,沒人認識你。”他笑著說,可是下手卻很輕。

媛媛今天穿的是黑色網罩麵的高跟涼鞋。五片碎玻璃全紮在黑色網麵上。羅去冬先取出最大的一塊玻璃片,所幸紮得不深,接著他小心地取出另外幾塊,最後一塊取出來的時候,媛媛倒吸幾口冷氣,頭上汗珠直冒,她沒吭聲。

脫了涼鞋,羅去冬很熟練地給她清洗傷口,消毒、包紮。隻是最後一塊碎玻璃紮得比較深,出了不少血。

店家很抱歉,送來一雙拖鞋,並聲稱今天他們店的菜飲料都免費。

羅去冬收拾完畢,起身去了洗手間。

經這麽一折騰,媛媛完全沒了吃飯的心情,對著麵前的一大盆螃蟹發呆。

 

外麵的雨卻淅淅瀝瀝地快停了。旁邊桌上的年輕人走了兩個,剩下的兩個默默地吃著炒飯,也沒了動靜。媛媛覺得身上越來越冷。可能剛才淋了雨,再加上一大杯的冰水全倒在了她身上,她轉身,連打了三個噴嚏。

“我看你得喝點熱的。服務員——”羅去冬揮手叫來了侍應生,“有沒有薑茶?”

“有,印度薑茶。”

“來一大杯,要熱的。”羅去冬說道。

“我第一次看到,中餐館還有賣印度薑茶的。”玫子憐惜地望著媛媛說。

“因為他們看到自己闖了禍了,就是現去找個印度人來煮也得弄出來,是吧?媛媛?“

媛媛知道他在逗自己,但是她一點心情都沒有,隻咧了咧嘴。

“還疼嗎,媛媛?今晚洗澡的時候,小心傷口不要沾到水。”玫子湊近了,關切地說。

媛媛扭頭衝玫子發了會兒愣,因為她想不到如何洗澡不讓腳沾到水。

“讓你家老紀幫你洗,就可以了。”玫子附到媛媛耳畔,壞笑著低聲說。

媛媛聽了麵無表情地瞪了玫子一眼,歎了口氣。

 

不一會兒熱騰騰的印度薑茶來了,還有薑蔥炒龍蝦,清蒸順殼,蝦醬雞,清炒芥蘭,魚膘湯滿滿一大桌子。

媛媛端起薑茶,咕嚕嚕一口氣全喝了下去,隻覺得五髒六腑都快著火了。

“出出汗,馬上就好了。”羅去冬衝她笑笑,撣撣指尖的煙灰。

“本來想請你們吃魚翅湯的,現在環保,都成禁品了。媛媛,喝點魚鰾湯?”玫子舀了一碗,遞給了媛媛。

“去冬,我知道你愛喝湯。”

“是。謝謝。”羅去冬也不客氣,把麵前的空碗遞了過去。

玫子幫羅去冬乘了魚鰾湯還給他添了醋和白胡椒粉。

媛媛羨慕地看著麵前的一對,這叫舉案齊眉?

媛媛意興闌珊地剛把湯喝完,包裏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你在哪兒?”紀宇晟在電話裏大聲喊著。

“怎麽了?”媛媛一聽紀宇晟的語氣,知道一定是發生了超乎紀宇晟能力範圍外的大事。

“昊昊上吐下瀉,還喘不過氣來。剛才吃了一碗板麵,回來就不對了,我得送他去看急診了,樓下的診所這個點都關門去吃飯了,又擔心別跟上次一樣折騰半天,配的藥都沒用。你到底在哪裏?都下了班了,人也不見?”紀宇晟一急嗓門就特大。

“你們要去KK CHILDREN HOSPITAL嗎?”媛媛不想再提今天吃飯的事,岔開話題。

“現在就去,他吃了哮喘藥,也沒見好。真不該吃那個板麵。我們現在就走了……”紀宇晟啪一聲掛斷了電話。

媛媛放下電話,心裏著火了,“我馬上得趕去醫院。昊昊吃壞了東西,上吐下瀉,哮喘發作了……你們繼續吧。”媛媛拎起包,心神不寧地起身就要走,剛踩下去第一步,腳背就被拖鞋扯得生疼。她跐牙咧嘴地呆在原地。

“媛媛,別忘了你腳上還有傷。玫子你開車來的嗎?”羅去冬立刻站起身來問道,“我們一起送媛媛過去吧。好像這裏不好打德士。”

“哦,好。”玫子忙不迭地點頭。

“不用了,你們難得在一起吃頓飯。我打的過去就行了。真的不必了。”

“還是送你過去。你的腳也不方便,怎麽走出去?”玫子拎起皮包,站了起來。

羅去冬揮手叫來了侍應生,說結帳。

侍應生抱歉地笑著說,“這頓老板說他請了。對不起。”

媛媛一臉懊惱,她萬沒想到今天羅去冬與玫子地飯局卻被自己給攪黃了。

 

玫子的車在蒼茫夜色裏穿梭。

“新加坡的車輛都靠左邊行駛的。”羅去冬自言自語道,“真是夠麻煩的。”

“你的國際駕照一樣可以用啊。”玫子笑道。

“我不習慣,得開幾天才能適應。”

“隻是幾天適應一下,很快的。而且新加坡的好處是地方小,辦事方便,兩小時就可以繞島一圈了。”

“可是,紅綠燈多如麻。兩個小時,恐怕得延長到8個小時。”羅去冬指指窗外說。

“這倒是。紅綠燈得等很久。媛媛,你家還是住在武吉巴督42街,我記得是BLOCK 422,對嗎?”

“是的。”媛媛心不在焉地答道,以前玫子送過媛媛回過家。

媛媛包裏的手機又響了,“你到底過不過來?”紀宇晟急切地問。

“還有十分鍾吧,馬上到。”媛媛低聲回答。

“我們在急診部,排隊。急診了還要排隊?看樣子,不等一個小時都看不上醫生。可能我們忙中出錯,不該到這個地方來等著,急診反而更慢。”

“來了也不可能回去了。我馬上到了,一樓急診大廳,一會兒見。”媛媛掛了電話,透過車窗,左右張望著。

“前麵轉彎就是了。”玫子從前排的後視鏡裏望向媛媛,衝她同情地笑笑,“很快,別擔心。”

媛媛蹙眉心裏著急昊昊的病情。昊昊小的時候經常生病,一生病就容易得哮喘。為了這個病,媛媛不知熬了多少個不眠之夜。這兩年一直都很好,不知為何又突然哮喘發作了,而且,這事將來不知紀宇晟又要嘮叨多少遍?

玫子徑直把車開進了醫院的地下室。媛媛一眼就看到了急診廳的綠色告示燈。

“等會兒你們先上去,我來幫你停車。然後去找你們。”羅去冬低沉著聲音說。

“好,媛媛,我們下車先上去吧。”玫子翻身下了車,攙著一臉焦急惶恐的媛媛走進了旁邊的電梯間。

剛走進急診大廳,就看到一臉表情焦灼的紀宇晟。昊昊像隻小貓一樣蜷在椅子裏,似乎睡著了。

媛媛一瘸一拐地走到紀宇晟身旁。

“你的腳怎麽了?”他吃驚地盯著媛媛包成饅頭一樣的腳。

“吃飯,結果有人玻璃杯子掉地上,紮到我的腳了。”

“今天出門沒看黃曆。要不等會兒一起讓醫生檢查一下吧。”他皺眉,“反正隊都排了,就一塊兒讓醫生看看,自己包紮的別誤事,等會兒又感染了。”

“我的是小傷,沒什麽,而且這得另外掛號吧……”媛媛隨口說到,彎腰拍了拍兒子蒼白的小臉,他眨了眨長睫毛,微微睜開眼,嘴裏喊了一聲,“媽媽。”

媛媛的眼淚快掉下來了。她一時哽咽,過了好一會兒才問,“他,吃了哮喘藥了嗎?”

“吃了,否則他也沒法睡。到現在都拉了五趟了,要是你今天在家燒飯,我們也不會去吃什麽板麵,昊昊也不會遭這份罪!”他嘟囔著。

媛媛愣了半晌,突然想起玫子還在身旁。“這是,我以前跟你提到的大學時的好朋友,周玫,玫子。”媛媛站起身來介紹。

“哦,是MARY 啊!”紀宇晟略欠身,衝周玫熟稔地打著招呼。

周玫微笑著衝紀宇晟點點頭,“剛才就看到紀博士了,不好意思打擾你們說話。”

“沒想到你們早就認識。”媛媛大吃一驚。

“不但認識,還是同一個係不同專業的研究生。我算是你家老紀的師妹了,隻是晚了好幾屆,見過一麵。平時他們都叫他的綽號——英俊小生,反而忘了他的大名。現在我還是他們公司的供應商,我們開過兩次會。”周玫儀態萬方地笑道,“這個世界也太小了。”

“MARY,不好意思,招呼不周。今天我們運氣不好,碰上這檔子倒黴事。”紀宇晟說著一臉痛惜地摸摸昊昊趴在他大腿上的小臉。

“可以理解,都是為了孩子嘛。”玫子客氣地說。

“我們是幾號?快到嗎?”媛媛問。

“346,還有4個,等了快一個鍾頭了。”紀宇晟望著告示牌搖搖頭。

“玫子,謝謝你。你先回去吧。”媛媛拉住玫子的胳膊,要送她到電梯間。

“不用了,你腳上還有傷呢。”玫子拍了拍媛媛的肩膀,“很快就會過去的。別擔心。”

這時羅去冬正好從電梯間出來。玫子衝羅去冬揮了揮手。

“我們走了,電話聯係。”玫子轉身對媛媛莞爾一笑。

上一節: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9123/201805/16428.html

下一節: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9123/201805/19002.html

碧藍天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鬆藝' 的評論 : 謝謝鬆藝! 你讀得很用心,很感動! 後文會交待!
碧藍天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有緣有你' 的評論 : 是有這樣的傾向! 謝謝有緣美眉留言鼓勵! ^O^
碧藍天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媽媽的故事' 的評論 : 謝謝您的鼓勵! 一定及時更新!
鬆藝 發表評論於
你會提及媛媛和她丈夫是如何認識的嗎?她應該是25歲左右結婚生子的。
有緣有你 發表評論於
唉,媛媛隻有不在家的時候才是輕鬆的,這個老紀怎麽一點都不憐香惜玉啊,這麽好的老婆哪裏找啊。。。。

美眉辛苦了!!謝謝!!!
媽媽的故事 發表評論於
好文筆,期待續集。謝謝分享!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