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之旅和簡單的幸福

我用博客人記錄我的心情, 歡迎你來分享.
打印 (被閱讀 次)

周末,我們第三次次看了3D的電影“America’s Musical Journey”,心中依然充滿了第一次看時的興奮。走出影院的時候,美好的音樂在腦海中回旋。這是一部介紹美國音樂發展史的小電影。影片一開始我們跟隨歌手及音樂人Aloe Blacc的腳步從NYC出發。在Aloe的眼中,紐約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最吸引人的是Hip Hop,就是現在中國大陸流行的嘻哈。那個時候的年輕人沒有錢買音響,就聚集在紐約街頭一起表演。時間退回到上世紀初,紐約最流行的音樂形式卻是Jazz。

說到Jazz,不得不提到一位領軍人物Luis Armstrong。聽到這個名字,第一個出現在腦海中的聲音就是那首溫暖入人肺腑的“What a wonderful world”。



Luis出生在十九世紀的New Orleans。他的祖母是南方種植園中的奴隸,在辛苦的勞作中,祖母用在黑奴中盛行的Blue Note深深地影響了幼年的Luis。十幾歲時,Luis輟學先是在街上和同伴演奏,後又進入Pub駐唱。在他之前,Pub裏的歌曲形式是限定的。Luis開始了即興演唱的新的風格,這種風格逐漸開始流行。南北戰爭之後,為了尋找更好的生活Luis隨著Great Migration的大軍北上。經過在Riverboat上三年的演唱生涯後,Luis進入芝加哥開始在酒店演唱自己創作的Jazz。雖然他的Jazz大受歡迎,但在二十世紀初期種族歧視還很嚴重,Luis卻不能住在自己演唱的酒店 – 每晚演出結束,他隻能住在下等地區的便宜旅館,有時甚至隻能在車裏過夜。生活的磨礪讓他堅強 – 他終於向酒店提出,如果在這裏演唱,就要住在這裏,不然就拒絕演出。上世紀二十年代,Luis終於定居在紐約,他在那裏的一棟house裏住了將近三十年。生活的辛苦和不安定沒有磨滅Luis對美好事物的憧憬,相反他的心能夠從簡單的事物中感覺到美好,正如他在”What a wonderful world”中所表露出的內心感受。

當Jazz在各大城市流行的時候,在Tennessee的Nashville卻流行著另一種音樂形式:country music。那個時候因為收音機開始普及,Nashville的每個家庭晚餐後都會聚集在收音機前一起收聽廣播。鄉村歌曲結合了蘇格蘭,愛爾蘭和黑人音樂的元素,曲調非常打動人心。說到這一點,我想起以前看過的電影“Cold Mountain” – 那個故事的背景就是老南方的Farm, 其中很多音樂都有著極重的愛爾蘭風格。

Cold Mountain中我最喜歡的插曲。



在充滿人性自然意識的Jazz和混合各種因素的鄉村音樂盛行的時候,還有另一種發自人們內心的音樂Style, 那就是福音音樂。福音音樂可以在教堂的唱詩班聽到,他們歌詞大部分來自聖經。聖經裏的話語充分表達了人們內心對美好事物的盼望。人們在唱福音歌曲的時候身體是極其放鬆的,為了舒緩自己內心的情緒,還可以任意做各種動作,這在現今的教會也很常見。在影片中,孩子們在唱福音歌曲的時候會大幅度地扭動身體,看著似發泄般但非常放鬆。

到了上世紀六十年代,Rock and Roll席卷全美,尤其在年輕人中開始風靡。而Rock and Roll的代表人物是俗稱貓王的Elvis。Elvis出生在密西西比州,在田納西的孟菲斯長大。19歲Elvis開始了他的音樂生涯,兩年後他的單曲“Heartbreak Hotel”在全美播放中奪冠,之後事業發展迅速,成為美國當時的“King of Rock and Roll”. 在上世紀,Elvis創下了唱片銷售奇跡。

聽一首Elvis的Rock and Roll “Jailhouse Rock“。



除了Rock and Roll的演出,Elvis還像小時候一樣,經常參加教會的福音歌曲演唱。除了他演唱搖滾歌曲的瘋狂,他對福音歌曲的詮釋也可以說是完美的。



美國的音樂在不斷地發展,隨著移民數量的增加,音樂中也融合了來自異地的元素。比如Aloe Blacc的父母來自巴拿馬,所以他的歌曲中就自然加入了來自巴拿馬的的音樂元素。Miami的歌手Gloria Estefan 來自古巴,所以她的歌曲中自然地混合了古巴和Miami的情懷。她的丈夫在現場把Aloe的歌重新編曲成了有Miami色彩的一首新歌,聽上去非常不同。在美國的南部,很多音樂都大量加入了南美洲熱烈的色彩。

音樂還可以開放人的心,為人帶來快樂。影片中一個患自閉症的孩子從小聽媽媽彈琴,音樂順著媽媽的手指一點點流進他的心裏,讓他敞逐漸敞開心門。長大以後,他帶領著另一群和他小時候一樣的孩子彈琴,唱歌,希望音樂也能像紐帶連接這些孩子的心。當Blacc 問他為什麽喜歡音樂,他臉上帶著天真的笑容,說,“It makes me happy.” 真的,快樂有時候不需要言語,音符的組合是心與心之間最好的表達。

影片的最後Blacc 自己演唱“What a wonderful world”向音樂前輩致敬,音樂之旅是由無數個點組成的一條長長的線,連接著無數人的夢想,付出和努力。

貼一首Blacc自己的歌,”Wake me up”,非常popular。



這部影片隻有四十分鍾,因為製作人是黑人,所以對音樂的介紹更偏向黑人文化。其實每個人看待音樂的視角都會有所不同,這部影片隻是代表了某一個視角。

我和LG反複看過三遍,每一次看都是滿滿的感動。

從音樂之旅回到正常生活,我們順便光顧了一下我們最愛的水族館。最喜歡這裏的企鵝寶寶,總算這次留個影 - 那個張著翅膀的小企鵝看著像是要抱抱。



我太喜歡企鵝了,玩具也不放過。知道這張照片怎麽拍的嗎?我鑽到櫥窗裏,然後LG從外頭照的,嗬嗬。。。


熱帶雨林我從前怎麽說來著?也許因為這裏大部分的動物是放養的,所以每次總可以看到以前沒見過的東西。這次也是一樣。

鴨子在聊天,我們猜在想晚餐吃什麽 – 其實這是我們在想的問題。


鳥兒吃果子。它要小心地俯下身去,還要用翅膀扶好樹枝保持平衡,然後才能夠到果子。它這樣一顆一顆不緊不慢地吃著,絲毫不理會觀看地我們。所以呀,天父雖然養活它們,但它們也要盡到自己的本分才行。說實話,我可以這樣看一個小時。


晚上回到家洗完澡坐在客廳休息,LG忽然感歎,“很多人到我們這個年紀都不會喜歡去Moody Garden那種地方,覺得沒意思 – 他們會追求更加高大上的享受。而我們倆,一個好品質的3D電影,一個小小的熱帶雨林外加一頓好飯就覺得好滿足,幸福啊。” 我沒吭聲 - 幸福本來就是簡簡單單的, 不是嗎?

給你們看張照片,猜聖經中的一句話。提示,飛鳥,野花,和爐邊的野草。。。它們都被blessed,那麽我們。。。

這些小玩意兒是我去看醫生路上沒事在Michael’s亂晃 淘來的,原本就隻有那四個連在一起的仿舊的花瓶,後來看鳥籠好看買了一個回來,再後來又拎了隻那隻木桶回來,兩把小花,兩隻小鳥,一塊有簡單話語的板子,堆在一起就成這樣了 - 省的我們再花心思去琢磨電視櫃頂上放什麽了。

今天決定把豬的稱呼改回LG - 盡管生活中從來沒斷過麻煩,但是。。。Life is so good!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