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草民禿大爺帝都盲流散記--4

上網衝浪,下網吃飯。禿筆寫我情,禿筆述我願。嬉笑怒罵皆由我,文章長短自隨便。有興趣進來看,搏您一笑我心願。
打印 (被閱讀 次)

觀察之四  帝都汙染依然嚴重 淡化報道霧霾

飛機下午降落時候,天氣霧蒙蒙的。從機窗裏往外看,看不了多遠。下機後,抬頭四望尋找太陽,終於在西部天上看到明亮一片,總算確定該朝西走了。到家後頭二天,整天灰蒙蒙的, 搞不清是陰天還是霧霾。有經驗的父親說是陰天參合霧霾或者汙染吧,一副習以為常的態度。打開電視,北京台在警告這幾天霧霾天氣。有二天早上散步時候,看到樓下的車群都是覆蓋著一層塵土,滿車風塵的,好像剛從黃土高原開回來。屋子裏則是關門關窗也依然塵土蠻多,得每天擦拭家具和地板。空氣中似乎能嗅出塵土味道。真的是驚訝這北京空中漂浮的塵土得有多少。北京的塵土和霧霾主要是環繞北京的河北內蒙山西這三個汙染大省的煤炭鋼鐵化工等重汙染工業造成的。

父母樓上可以向西北方向看到著名的北京西山風景區八大處。能夠看的清楚程度是我判斷汙染嚴重程度的指標。如果看到碧空白雲,山頂上的電線鐵塔和最高點的前消防哨所曆曆在目,那就是完美的好天氣。如果看不到這二個標誌物,還能看到山體,那就是輕度汙染。要是霧蒙蒙的,看不到山體了,那就是較重汙染無疑。向南看則是一片樓區,不過三裏地。要是這些樓群也看不見了,那就是嚴重汙染。還真有二天看到這些樓群模模糊糊的。

回去二周多,基本是二天好三天不好的。天氣台發布汙染警告至少二次。中間偶有小雨,一陣雨點過後,塵土滿街,不用狗鼻子,我這鼻子都聞得出塵土味道!下麵這二張照片就是早上遛彎時候隨意拍的。要是白色車子,就更加壯觀了。姐姐常感歎,北京這地方幾十年前藍天白雲,在故宮可以看到西山晴雪,那是京華八景之一。往北看可以看到燕山餘脈清晰的山脊縱橫。現在,北京被工業發展汙染的很厲害,幾乎是不宜居住城市了。過去,出了京城,到西山那邊,空氣還是清新的。那也是幾十年前的事兒了。現在,每年去潭柘寺,山上照舊霧蒙蒙的,隻能朝著東方平原上看過去,知道那邊是霧霾中的京城了。幾年前,俺寫了一片文章,全國人民毀北京,表達了作為老北京人的無奈和憤怒。可是,北京的人文資源讓人不舍得離開啊!學校,醫院,藝術,文化,素質高的人群,各種高大上的場合,習慣了就不想去別的地方了。就跟紐約人擠在紐約也不願去城外那樣。好在,現在霧霾已經是見怪不怪的現象。朝廷媒體也不大驚小怪的。天氣預報都是順便提一句的。這樣也好,雖然呼吸著塵土顆粒啊的,總沒有人在你耳邊嘮叨著,讓你心煩意亂的。不信習大帝在”海裏(中南海,俺們北京出租車老司機們都這樣稱呼,顯得親近麽)“不呼吸一樣的空氣,不信他回宮後不是一臉黑土,擤出的鼻涕不是黑白的。反正霧霾天氣,大街上姑娘們待口罩讓俺琢磨著,這姑娘長啥樣子啊?總有想上去一把掀開口罩看看的衝動!也許哪天北京晚報報道說,人民警察抓住一美國老漢追著戴口罩的女性非要掀開口罩看看,不算流氓,算騷擾,罰款十元人民幣,驅逐出境,十年不許再來。我構思這個場景是因為2005年回國時候,還不到五張,自覺良好。北京晚報報道說,半百老漢鬧市偷摸婦女被拘留。當時俺還笑話這個老漢,老不死的還有性衝動麽。 現在,俺已經年近花甲了,還有性衝動的,隻是控製的好。好奇心有,但晾不至於鬧事偷摸誰誰的。嗬嗬。

 

 

 

warara 發表評論於
趕了半天低端人口沒多大用。
梅華書香 發表評論於
沙發!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