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語係的小妞們(542)

歡迎來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wenshalin
打印 (被閱讀 次)

“謝謝,氣門芯你自己留著吧,我走了。”方越洋瞪他一眼,轉身就要走。
“唉,你的自行車不要了?”林少峰反而著急了,瞬間意識到自己的車和方越洋的車鎖在一起,而鏈條鎖的鑰匙在她那兒!
“對,我的車不要了,你拿去吧,在天願做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方越洋聽出林少峰的著急,忍不住有些高興,“你車技應該不錯,一個人騎兩輛車,不成問題吧。”說完,轉身就走。
 
“方越洋你把鑰匙給我!”林少峰追上來,拉住她的手臂。
“林少峰你給我放開,”洋洋怒目圓睜,“別碰我!”
“你把鑰匙給我!”林少峰毫不退讓,“現在我是你男朋友,這麽碰你,有理有節!”
“林少峰你這個流氓,有什麽理什麽節?”洋洋警告他,“你再不放開,我真的動手了,還想斷一次腳嗎?”她睜大雙眼,目光炯炯地看著他,“你是我男朋友又怎麽樣,打是親罵是愛,那不是你自己說的嗎?”
這句話讓林少峰愣住了,須臾,他問,“你剛才說什麽?”
“我說你再不放開我就動手了!”
“不,那後麵一句,後麵的!”
“打是親罵是愛啊!”
“前麵的!”
“我說你是我男朋友又怎麽樣!”洋洋脫口而出,隨後懊惱地修正,“我的意思不是你是我的男朋友,而是,在別人眼裏,你是我的男朋友……”對麵男生臉上的笑容讓她又氣惱又無奈,體會到什麽叫做越描越黑。
這一句話立竿見影,林少峰收起笑容,把拉著她的手臂放開,“洋洋,你有這基本認識就可以了嘛,來來來,”他的口氣溫和下來,像哄小孩子,“一句‘你是我男朋友’,奠定了我們之間樸素的,珍貴的,可歌可泣的-----階級情誼,可喜可賀,來,我來給你分析一下當前形勢,”他清清嗓門,“當前的嚴峻形勢是,我們倆的車,由於一些我們倆之間過去的,難以說清誰是誰非,誰對誰錯的恩怨,給……鎖在一起了。鏈條鎖的鑰匙呢,在你那裏……”他指指洋洋。
“林少峰你擦擦鼻子吧,”洋洋忍不住提醒他,“鼻涕都快流下來了。”
“快流下來了嗎?我怎麽沒感覺?哦,對不起,”林少峰摸摸鼻子,立刻拿出紙巾去擦,“你看,洋洋,這充分說明了形勢有多麽嚴峻,天,這麽冷,而且會越來越冷,我呢,已經凍了整整半個小時,如果你……不,如果我們繼續互相敵對,各自為陣,那麽你,就得一個人走回宿舍,我,也得一個人走回宿舍,估計每人都得花半個多小時,還得把車留在這兒,關鍵是,那樣的話,到了明天,我們還得回來繼續吵,給人家看笑話,這就叫做,兩敗俱傷!洋洋,你捫心自問,我們倆給人家看笑話的次數,不算少吧?親者痛仇者恨,犯得著嗎?那麽,這種嚴峻的形勢下,我們應該怎麽辦呢?我剛才初步想了一下,最可行的一種方法是,你,把鎖打開,就算是比翼鳥也不能老栓一起,否則會從天上掉下去給人抓了燉湯的,把你的車留在這兒,你坐我的車回你們宿舍,明天我去把你的車打足了氣,順便換個刹車,我看你這刹車的閘皮很薄了,輪胎也好好檢查一下,算是給小姐您賠禮,行了吧?”他用擦了一半的紙巾擼擼鼻子,“你那麽看我幹嘛?”
“我想-----把你個舌頭打個結,”洋洋又好氣又好笑,“打個連環結!”
“你的手怎麽了?”林少峰看見了她手上的紗布。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