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令人迷醉的香港

我們隻有這一刻。這一刻在手裏如星星一樣閃爍,如雪花一般融化。
打印 (被閱讀 次)

 

到底是遠方的什麽吸引我,是那裏的文化、曆史、建築,還是那裏的美食、時尚亦或風土人情?每每在去遠方的路上,我都會自覺或不自覺地問自己。後來我漸漸明白了其實吸引我的並不是遠方的某個獨立元素,吸引我的是那片由所有元素融為一體的地方,它給了我短暫的停留空間,在那空間裏我靜心出塵,奢侈地享受這錯綜複雜的世界,安靜地聆聽內心穿梭交織的聲音。

很多年了,香港一直是我心裏的遠方,它神秘遙遠,它光怪陸離。“有一天一定要去香港,看看它是什麽樣子的”,這個念頭最初大概是小時候總聽老人們拿香港和上海做比較,“我們上海三四十年代可是比香港還要洋派的,還要先進的,後來嘛,中國閉關了太多年份了……”  再次產生這個念頭好象是中學時了,那一陣我迷上了小說,白天黑夜地、囫圇吞棗地讀了後來再也沒時間讀的一些書,記得在課桌下偷偷讀張愛玲的《傾城之戀》時,腦子裏的畫麵盡是範柳原帶著白流蘇進進出出的淺水灣附近的飯店,高級豪華的舞場,布爾喬亞的咖啡廳,還有人氣鼎盛的九龍川菜……

再後來的日子,我去過很多的遠方,卻是沒有機會去香港,直到2017年的秋天,終於借公差之餘行了一趟心心念念了這麽些年的遠方。香港是由香港島、九龍和新界三個區域構成的,聽合作工作的香港同事介紹,自1997年香港回歸大陸, 那裏的人口從六百多萬增漲到近一千萬。“香港本已空間狹小,20年裏人口幾近翻番,你可以想象生活在這裏的壓力吧,可是壓力歸壓力,誰也不願離開這裏,” 同事半是鬱悶半是自豪地說。

星期三晚上工作結束,幾個同事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起去Happy Valley 看賽馬,他們說香港銅鑼灣附近的賽馬場隻在星期三晚上才比賽的,不去的話我的這次行程恐怕便沒有其它機會了。“而且去澳門得看賭場,來香港必看賽馬,” 同事加重了推薦的砝碼。“嗯,Happy Valley,翻譯成‘快樂穀’嗎?”  我問了一個這樣不著邊際的問題,好似是否去賽馬場取決於它的名字?同事笑說,“我們叫它‘活穀’,快活的活。” 這個“活”字用得真正是妙,快活也好,活著也罷,我是喜歡的。於是一行人結伴著去看賽馬,內行的人看門道,我隻是在簇簇人群裏看看熱鬧。大型熒屏上列著馬兒們的名字,亦是活靈活現的,“心慷慨”,“靚猴王”,“及時行樂”還有“瀟灑兄弟”,任你想象馬兒們天馬行空的個性。同事問我賭哪匹馬,即是外行又生性裏欠缺賭性,我隨意看著馬兒的名字,“望名生財”地選了那匹“瀟灑兄弟”,賭一把它臨場的從容淡定便是。

或許情緒是可以傳染的,賽馬場上的熱烈氣氛感染著那裏的每一個人。來自世界各地、說著不同語言的人們,在馬兒們從燈火闌珊的秋夜裏飛奔而下的那一刻,無不盡情歡笑、高呼、跳躍、擊掌、擁抱,無不忘情融入那沸騰的氛圍裏,無不在那一刻把生活工作的壓力煩惱統統拋置腦後……那天深夜在人聲鼎沸的賽馬場裏,我明白了“壓力歸壓力,可是誰也不願離開香港”的意味,香港是一座令人迷醉的城市,在這座城市裏,人們如夢如幻地生活,或許迷茫無根,或許壓力山大,可是前一刻的疏離孤寂總在下一刻被夢想和希望而取代……

 

如果說香港最夢幻的時光是它的夜晚,那麽香港最坦誠的時辰便是它的白天了。

夜晚的香港是幹淨而浪漫的,如夢境裏的天堂。當塵埃在夜色下退去,維多利亞島上的霓虹燈俯瞰著這個不眠的都市,燈影下流動著幻境般的繁華和摩登。有人說港人是落寞焦慮的,夜色裏的繁華遮掩了人們的失落;有人說港城是陳舊老調的,夜色中的摩登覆蓋了這座城的滯後。

 

與香港天堂般的夜晚相比,白天的香港是實誠的人間塵世,陽光下的港城受納並坦誠著人世間的酸甜苦辣,悲歡離合。白天的港城是金融中心聳立的高樓,也是高樓下西裝筆挺腳底生風的人們;是九龍旺角的嘈雜喧鬧和疲憊擁擠,也是鄰裏和睦的市井生活;是大嶼山島上虔誠人們朝拜的巨型青銅佛雕,也是淺水灣邊杜拉斯筆下東南亞小島的迷人風情……

 

 

我喜歡香港的夜晚,但更喜歡它的白天。我喜歡香港的西方摩登情調,但更喜歡它骨子裏的古老東方文化和習俗。

旅行時我在手帳裏記下了這樣一段小插曲——

星期六早上我準備去台北,把大箱子寄存在旅店,小箱子放滿了衣服鞋子之類的,再把手提電腦,照相機還有其他的電器用品通通塞進背包裏,沒有它們恐怕我是無法生存的。本想安安靜靜在旅店裏吃了午餐再工作一會,然後叫個出租車去機場的,一大早同事電話打到旅店來,說是合作公司已安排好由他帶我去吃午餐,然後送我去機場。於是匆匆收拾了坐上同事的車,從金沙角開去九龍,同事說那裏有香港很好的早茶。隻是周末的九龍擁擠得不堪消受,車子在一車庫外等了30分鍾沒能往前移動半步,我們隻得轉移去另一車庫,不想也是長串汽車閑閑排列,沒有絲毫前移的跡象,我怕誤了航班,露出些些焦慮,同事體恤地決定另尋他處。10分鍾後車子終於駛入第三個車庫,進了車庫後又是兜兜轉轉了30分鍾才找到泊車位。離原先計劃去的那家餐館已很遠,泊好車後我倆便四處尋找餐廳,從車庫大廈的3樓到10樓,家家餐廳爆滿,等位時間約在20分鍾到40分鍾左右。我們從3樓奔到10樓,再從10樓奔回3樓,手上拿了7,8張等位號,終於在折騰一圈回到第一家餐廳時排到了坐位,看看時間離飛機起飛還算寬裕,至此才鬆了口氣,跟著服務生走進餐廳,我取下肩上那個裝滿電器用品的沉甸甸的背包,按住餓得咕咕亂叫的肚子,尷尬地坐定沒忘了做優雅狀。在這被人群壓迫到幾近爆炸的世界裏,在花了近兩小時終於得來的一隅小桌上,我開始品嚐正宗的港式早茶,精致、清香、甜純…… 嘟著塞得滿滿的嘴,我滿意地歎了口氣。

其實,遠方最終帶給我的強烈感知和不舍之情,從來都不是來自旅遊手冊裏描繪的美麗景點,而“到此一遊”的敷衍也從來都不是我的“去遠方”。還是用“旅行”來記下我的“去遠方”吧,“旅”在旅途裏,“行”在行進中,一如人生的一程又一程。

如果說美麗是蛋清一般光滑而純淨的,那麽魅力便是陽光投在凹凸不平的層麵上反射進我眼裏的多元色了。那些充滿多元色的遠方,永遠魔力般地吸引著我,或許曆經風雨或許等待經年,我才得以成行,不過又有何妨,當我終於去到那心心念念的遠方時,我可以說:I've been there, I've seen it !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很喜歡香港,應該在最喜歡的世界前10個城市之內,排在上海前麵,港島的摩登,九龍的平民街道,新界的郊野,有山有海,組合得很好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艾粉' 的評論 : 哈哈,笑死了,不是出差嗎,哪裏有摔了你妹夫呢?:)
艾粉 發表評論於
滿世界的跑,把妹夫摔了不成?:)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清fq' 的評論 :
回複 '月下聽梅落' 的評論 :
回複 'wxc_ggmm' 的評論 :

讀你們幾個的對話,LOL!不好意思,遲回複了,我這幾天在紐約談公司融資的事情,剛剛結束最後一個會議。準備收拾一下去附近的911紀念碑轉轉。紐約今天陰陰雨雨,蠻冷的(對我這個南方的怕冷的人來說),不過晚上還是想一個人去時代廣場轉一轉,在熱鬧裏感受靜心獨處的自己。哈哈。周末快樂!
wxc_ggmm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月下聽梅落' 的評論 :
你眼睛真那麽大,要不也曬曬?^_^
我認識豆豆時大家叫她九月,不知道跟她眼睛有啥關係,會不會九月杏花開,杏眼豆豆?P:)
月下聽梅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清fq' 的評論 : 有幸從豆豆這裏與諸位相識,很高興!我不太會說話,請姐姐們多擔待我呀。
月下聽梅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xc_ggmm' 的評論 : 那她名字“九月豆”是否與她眼睛有關聯,請解惑?!
月下聽梅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xc_ggmm' 的評論 : 真得!還有比我眼睛大的呀!若一睹大美女芳容真是三生有幸了,期待中~~~~~~~~~~
風清fq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月下聽梅落' 的評論 : 看著你的頭圖我一直以為你是一男性,而今天才發現好象我犯了個不大不小的錯誤。其實這誰都怨不得,城中市民們的性別夲身就飄忽不定:男扮女,女扮男,或一人兼兩ID,陰陽皆備;男女共用一ID , 雌雄同體。所以,別說是看頭圖,即便聽言辭都很難鑒別,權且信你一次,當成是我們的姐妹吧!若有冒犯,一定下不為例。:):)
風清fq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一顆慈善的大愛心”不敢當,但小愛心還是有的。哪天你拳擊失手時傷了筋,我定會為你療傷。:))
wxc_ggmm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月下聽梅落' 的評論 : 你別聽豆豆扯,她有一雙特好看的大眼睛,不信你叫她下次寫遊記時曬張照片看,嗬嗬!^_^
月下聽梅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誰說東方人是眯縫眼了!你就沒見過如我一樣大眼睛的,大得晚上睡覺都合補上。需動用窗簾竿才能閉眼。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清fq' 的評論 : “隻是心誠的話兩眼是不允許飄忽不定滴。”—— lol...lol... 難怪咱東方人得長一雙眯縫眼,不容易看清眼珠在哪裏,哈哈哈,否則那飄忽不定的眼神不是給被朝拜的對方一眼察覺了嗎?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清fq' 的評論 : 原來風清是白衣天使呀,真棒!我總是認為能夠做白衣天使的人,不僅要有一個聰明的腦袋,更要有一顆慈善的大愛的心。
風清fq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你說的那禮儀根據定義不叫擁抱吧?那有點象朝拜。隻是心誠的話兩眼是不允許飄忽不定滴。
風清fq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我們這兒人很多,有一批南美來的員工,熱情奔放,感染了大家。一星期不見就象老友重逢似的,我因為經常在不同的地點遊走,經常會感受都重逢的喜悅。而對於小病人們,那是必須的,當然是中國式的擁抱。:))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tern2' 的評論 : 抱抱,管它是中式還是法式擁抱,這三更半夜的,我眼睛也睜不開,先抱了再說,哈哈!桐,你終於回來啦,去中國那麽久啊,事情都處理好了嗎?無論你是桐大仙還是甜小仙,你都是我這麽多年的那個善良又美麗的好朋友。那時候的我,回頭看應該是傻裏傻氣,無知者無畏的,倒確實是有一份簡單的可愛。現在的我不會再讓博客成為自己的壓力,給自己劃下些規定是想能夠長性情地安安靜靜地寫下去,身邊有幾個真正喜歡我文字的朋友便好。說到寫遊記,以前我最怕寫也最不喜歡寫的文章就是遊記了,後來讀了陳丹燕的《今晚去哪裏》才恍然大悟,原來遊記也是可以這樣寫的,比每一道驚豔我的景色更驚豔的當是我人生途中相遇的那些人和事,還有我自己內心的聲音,哪怕那是旅途中的短暫相遇。

這兩天特忙,後天得去紐約談個重要的合約,所以沒日沒夜的幹活。趁天還沒亮,悄悄告訴你去看看你那另一個大仙的悄悄話,看完後一定悄悄地別聲張呀,哈哈。待我忙完這幾天,開始寫台灣遊記,然後是伊斯坦布爾。
tern2 發表評論於
不要給自己規定這不碰那不碰的
tern2 發表評論於
這文字真是太好了!!!
讀了九月的遊記,我終於明白了什麽才是深度旅遊。而我的旅遊基本還停留在桐大仙到此一遊的層麵上,汗呀:)
九妹,還記得我嗎?剛認識你的時候,我就是用的這個ID,桐兒這個美麗的名字還有九妹給叫開的呢。那時候的九月女神優雅裏充滿著靈氣和帥氣,現在更多高雅深沉恬靜的女人味。豆豆不簡單!
不要給規定者不碰那不碰的,跟著感覺走吧,隨著自己的心靈火花來吧。
好,睡覺前,來個中國式的擁抱:)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清fq' 的評論 : 笑死了,你為什麽每天都得操練法式擁抱呀?我個人是不喜法式擁抱的,那兩記左右貼麵,總讓我有被沾上口水的感覺,哈哈。對,還是咱中國人的擁抱好,雙手合十,小腰矜持地彎下,小眼害羞地瞟瞟,禮儀結束!哈哈哈。。。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朦朧的心' 的評論 : 謝謝阿姐,能夠有人與我一起回頭看我旅行時眼裏的世界,聽我心裏穿梭交織的聲音,想來也是我的快樂。新周安好!
風清fq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擁抱一下還得碰下臉,正宗法式的,:))。不知怎麽這禮儀卻被老美運用得爐火純青,每天都得跟他們操練,哈哈!不過,我們是中國式的擁抱。
朦朧的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曾經有過旅遊時的“那一瞬間夕陽下的感動,一瞬間人情的溫暖,一瞬間站立在古城裏的人生如夢。。。”。現今能在這方寸之地分享豆豆妹妹的旅遊中的喜悅和感動,很開心!祝小阿妹周末快樂!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清fq' 的評論 : 風清早安!“茄三糊”?哈哈,我不想和你握手了,想擁抱一個,可以嗎,老鄉!哈哈。謝謝你的認同和支持,我是因為讀了子喬那麽棒的一篇文章而有感而發了。開這個博客時給自己立法三章,不碰政治,不碰宗教,不碰心靈雞湯,不碰風花雪月,不碰柴米油鹽,哈哈,這樣一來隻剩下寫遊記了,所以偶爾讀到那麽好的文章,筆頭又癢癢了,在子喬那裏說出自己的感概,謝謝你,園姐,夏園園小太陽和子喬的認同,我好開心遇見你們這些姐妹!你懂我,我就不再去子喬那裏茄三糊了,周末快樂啊,風清。
風清fq 發表評論於
剛才在子喬的平台給你留了言,但估計你今兒不會再去她那串門、茄三糊了,那就再搬過來擱你這兒。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又見到了豆豆,趕快跑回你家驗明正身,得知是九月豆而不是四季豆。其實,這兩類豆究竟有多大區別我並不太清楚,改天得請教一下”彩煙遊士”。不過,無論哪豆豆,能認識你十分榮幸。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豆豆,你真不是一般的豆豆,非常讚同你這句話:“人,如果失去了自我,便不成大器。國,如果失去了有夢的人便不成大國。” 握手!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朦朧的心' 的評論 : 早安阿姐!其實旅行和讀遊記還是非常兩樣的感覺的,難以記下的是旅行時的很多瞬間,那一瞬間夕陽下的感動,一瞬間人情的溫暖,一瞬間站立在古城裏的人生如夢。。。這些都是在自己走在旅途上才可以真切感觸到的。我總是認為,人隻有這一生,應該走遍世界、看盡人性。
朦朧的心 發表評論於
因著博主的好文美照,去了從未去過的香港,原來香港是這樣的。讀博主的遊記比旅遊還享受。。。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月下聽梅落' 的評論 : 太可惜了,要真被炸成霍金了,這世界不是又多一奇才?哈哈哈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月下聽梅落' 的評論 : 哈哈,還挺會歪曲詞意的!那好吧,等到火雞節我一定交作業
月下聽梅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我釀了呀!因放錯了調料而爆炸了,差點炸的象霍金似的。
月下聽梅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Turkey Bath and Massage"?是與火雞一起被按摩?還是用火雞按摩?期待呀!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月下聽梅落' 的評論 : 笑死了,川總統嗎?他比泰森還不是我的菜,懶得動我的手哈哈。溫柔的沙包,那還叫拳擊,那叫按摩。待我寫Turkish Bath and Massage(土耳其浴和按摩)遊記吧,那可是1500年代的享受哈哈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月下聽梅落' 的評論 : 哪裏說是假酒了?在我寫酒莊的那篇裏你不是說要在自己的茅屋裏釀酒的嗎,釀了一個多月了,還沒釀出來嗎?哈哈
月下聽梅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哈哈,要練拳擊也要找個溫柔的沙包呀,例如把某偉總統的麵龐做成軟沙包,溫柔的捶呀
月下聽梅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哈哈,那麽詩人隻能喝假酒了!
月下聽梅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xc_ggmm' 的評論 : 你還不知道呀,去年豆豆把泰森打得頭像鬧鍾似的的,想停都停不下來。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iqiao123' 的評論 : 江湖上的傳說不可全信也,盜用夏圓圓同學的那句話“反正不是四季豆”,哈哈。不過其實我是想做一顆四季豆的,perpetual green,多好呀。早安子喬,真心喜歡可愛而爽氣的你,有幸相遇!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夏圓' 的評論 :"反正不是四季豆。。"? 一大早的,就被你這句話逗得笑個不停!春天來了,圓圓小太陽的綠手指又該忙起來了吧?悄悄告訴你,我也是雙魚呢,不過我是一條可以非常非常理性的雙魚,哈哈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夏圓' 的評論 : 主要是豆光四射。光彩照人:))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難道你就是傳說中的九月豆嗎?我剛來文學城不久就聽到了關於你的傳說,當時還為錯過你的文章深感遺憾。哈!這個發現讓我一下子高興起來,這是真正的“幸未錯過”,期待讀到你更多的好文。
夏圓 發表評論於
扭妞,你是一顆令人迷醉的豆!
夏圓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iqiao123' 的評論 :
子喬慧眼識豆。。
夏圓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清fq' 的評論 :
反正不是四季豆。。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iqiao123' 的評論 : 謝謝子喬,開心在這裏認識你!其實我一個文學城的好朋友在我開始寫這個博客時推薦你的博文給我過,那是你寫的《三塊廣告牌》的影評,非常非常的棒!我自己以前也喜歡寫影評的,現在不大喜歡多動腦筋了,可是讀到好的影評還是會好開心。是的,我曾結交過一些文學城的女博主,她們文筆的靈動和思維的敏銳是我欣賞的,後來大家都擱筆了,也慢慢失去了聯係,讀你的文章讓我想起那幾位朋友。--謝謝這句“以前未曾相遇,而今幸未錯過”,我想我們是可以快樂交流的!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xc_ggmm' 的評論 : 笑死了!你也是的,給我配個師兄也不配個好點的,弄個咬人耳朵的來,汙染我嗎?哈哈。。。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月下聽梅落' 的評論 : 笑死了,夠會誇張的!我的拳擊手套已經被掛起來有半年了,一年拳擊下來把自己也給傷了,又是得補鈣又是得補V-D3的,醫生說“你也不想想,作用力與反作用力啊,你擊在沙包上,沙包也擊在你身上。。。”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月下聽梅落' 的評論 : 哈哈,詩人大概不會去”撒股子,買金子“,不過可以寫首詩表達一番感慨啊,象波斯詩人Hafiz那樣的—— “Don’t bring me that expensive brand that tastes like money(不要給我昂貴的酒,喝下去帶有鈔票的味道)” 哈哈。。。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清fq' 的評論 : 回複 'wxc_ggmm' 的評論 :
哈哈,風清,請別聽信我老朋友調侃我的話,我很開心現在認識你,因為現在的我比過去的我懂得怎樣真正享受寫作的快樂,至少我自己認為過去我的很多文章都是挺幼稚的,你認識的是一個成長了的我。你如果覺得方便,也可以象我其他的老朋友一樣叫我“豆豆”,其實叫什麽網名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共同分享的當下生活和生活裏的美好,是吧!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xc_ggmm' 的評論 : 開心又見到老朋友!是嗎,文風有所不同嗎?如果真是這樣我便很開心了,沒有停留在原地踏步不長進啊。謝謝蓉兒。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方川' 的評論 : 是的,香港貧富應該是蠻懸殊的,有一天工作結束我轉到旺角,傍晚時分的人流裏可以感覺到社會眾生百態。哈哈,你說到”那裏小商店的店員們還有點看不起人的態度“,我想他們或許是自卑,自卑的人才需要感覺到自己的”身份“,自信的人是humble的。謝謝分享。
方川 發表評論於
照片很好。去過香港很多回,反複路過看過知名不知名的景點也曾經上了小島度過假。印象蠻不錯。
有一回好朋友不小心給訂了個破落地段的酒店,讓我意外地看到了以前從來沒有想到過的”景色“和下層民間的生活百態。有趣的是,那裏小商店的店員們還有點看不起人的態度。哈!
wxc_ggmm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月下聽梅落' 的評論 :

豆豆啥時跟拳王泰森拜武林師兄妹了?(^○^)
wxc_ggmm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清fq' 的評論 :

城內樓搭得最高的那個豆豆呀,沒人博克的樓比她家高了,那叫一個壯觀,想當年我們把爬豆豆家的樓當成每日健身運動 ^_^
風清fq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xc_ggmm' 的評論 : :那個豆豆?城內有過太多的豆豆。紅豆豆、白豆豆、青豆豆、老豆豆、開心豆豆?
月下聽梅落 發表評論於
博主拿起筆就是作家,敲起鍵盤就抄期貨,穿上拳擊手套就又成了暴力女拳手,厲害了豆豆
月下聽梅落 發表評論於
紙醉金迷的好地方呀!不管多文雅矜持的人到了那象被人流推著一樣的就想撒股子,就想買金子。。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還在想文學城裏新來了一位人美文美的博主,滿心歡喜。從大家的留言中才知道,原來是“似曾相識燕歸來”。以前未曾相遇,而今幸未錯過。
wxc_ggmm 發表評論於
怪不得呢,昨晚我還想說樓主象過去認識的人,當時沒敢說。太高興了!!好象豆豆文風和以前略有不同,越寫越好了,我這跟讀沒商量,嗬嗬!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xc_ggmm' 的評論 : 謝謝你,如果沒有認錯,或許我們“前世”是好朋友,你是不是喜歡吃蓮蓉月餅的女子?哈哈,早,我這裏風高月黑,正收拾去健身房呢:-)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清fq' 的評論 : 謝謝你的肯定,記得第一次與你互動時我說過希望自己靜心寫每一篇。哈哈,靜心是個易說難做的事,寫遊記是讓自己靜下心來的一個好方法,梳理那些照片裏記錄的點滴記憶……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hkhawaii' 的評論 : 也可能的,謝告知
hkhawaii 發表評論於
香港目前的人口在730萬左右。
wxc_ggmm 發表評論於
博主文筆真好,難得遊記寫得這麽有讀頭!我也回跟讀。
風清fq 發表評論於
博主的文字一如既往地清新優美,淡然雅致。會跟讀。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園姐好!前天夜裏剛從Istanbul回來,本想開寫那個古老的城市,然後記起我還欠著香港台灣幾篇呢。寫遊記實在於我不是易事,常常寫著寫著便沒了耐心,看來隻有慢慢來了。去年抽空選修了一段攝影課,也買了一部好相機,但上帝好象忘了賜我點攝影天賦了,學了半天現在隻記得夜色裏得把ISO調高啊哈哈。大佛如果左手拿本語錄,右手是我們川總統的twitter notebook,再穿件三胖的軍服,是否可與畢加索的《Guernica》媲美了呢?哈哈!謝謝園姐分享你在香港的經曆,我也有同感。因多年工作沒有與國人相處很多,去年出差起先竟有些膽怯,後來發現香港合作方的同事大多是在英國受的教育,西化裏仍帶有傳統東方文化的儒雅,很是欣賞他們。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豆豆妹妹夜裏上了山頂了?香港夜景拍得真好,第一張賽馬場的那張有新聞照片的質量。相機好,哈哈!大佛的照片我也從來沒能拍好過,不論是晴天還是陰天,大佛朝北,臉永遠黑糊糊地看不清。我的一個朋友調侃說,大佛手裏再拿一本紅寶書,就齊活了。哈哈,現在要換成習主席語錄了。我在香港對那裏的擁擠,市井生活的忙碌熱鬧深有體會,經常會有小小的感動,比如,我看到,子女扶著年邁的父母在狹窄的街道上慢慢行走;比如,我看到一對對相貌平凡的夫妻手拉手地逛街;比如,我在一家小超市付款時,一位年輕人從敞開的店麵路過,停步笑著跟收銀大姐打招呼後匆匆離去,一時間令我這個已經不熟悉鄰裏間親切自然互動的外鄉人非常感動。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