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丈夫心底黑暗之謎

腳踏東西文化,手寫天地真情
打印 (被閱讀 次)

原創長篇小說《人間鳳凰》31

奶奶從來都是和歡樂連在一起的。在奶奶家度聖誕節是她每年翹首以待的日子,大衛和愛麗絲一家也會過來。大家都願意擠在婆婆的小房子裏,哪怕睡在過道裏。我們會在聖誕節這天吃到Hot Chicken Salad(熱雞沙拉),眾口交讚的“世上最好吃的雞肉”,婆婆一年隻做一次的Powell家傳統聖誕晚餐。我特地向婆婆討了她的祖傳秘方食譜,烤給來西城的父母吃,本來拒絕西餐的父母親驚豔了,美食家的母親稱之“口感豐厚,香糯軟嫩,老少皆宜”。婆婆的家常甜點也是一絕:風味獨特的huckleberry pie,巧克力味十足的brownie,奶香濃鬱的Christmas cookie等等都是朱麗婭最愛,她就是從奶奶學會了烤甜點。婆婆家還有各種各樣的遊戲,童心未泯的婆婆和兒孫們玩起遊戲來眉飛色舞、神采飛揚,拚字高手而且記憶力又好的她特別擅長玩Scrabble,技壓群芳,令晚輩們甘拜下風。

淚別墓地,我們一家三口回到婆婆家過夜。大衛和愛麗絲已經開車帶孩子們回加州了,貝卡沒來,我們都很失望。作為長孫女,她其實和Grandma Grace相處的時間最長。

傑夫拿出Master Piece的遊戲盒,對朱麗婭說,奶奶特地要留給你的,因為你總是贏家。這也是傑夫小時候最喜歡的遊戲,酷愛藝術的婆婆借著這個買賣名畫的遊戲讓孩子們從小對藝術大師們及其作品耳濡目染。

朱麗婭撫摸著盒子,眼淚又掉了下來。傑夫拿來紙巾輕輕為她拭淚:“別難過,grandma臨走前說了,很高興回天家去,和她最愛的耶穌在一起。”

“我對不起grandma,我要是來陪她,她說不定中風的,也就不會走的,我本來想下一周來看她的。”女兒哽咽著。

我心疼地拉起她的手,原來她一直在內疚,“Sweetie,奶奶中風不是你的錯。”

“我死後也會去天堂嗎?我可以再見到奶奶嗎?”女兒揚起臉來問。

我的心一陣緊縮,此情此景喚起了我心底的那一幕,多少年前發生那個南城江邊的一幕。

天堂是內疚的解脫,是希望的寄托。我回答女兒說:“會的,我們將來都會去天堂的。”

傑夫又拿出兩盒遊戲,Apples to Apples 和Wise and Otherwise,對我說是母親留給你和我的。前者是我的最愛,玩家用手上的名詞卡片和形容詞配對,一張張名詞卡片幫我學到了很多美國名人軼事和曆史典故;後者是傑夫的最愛,玩家完成卡片上未盡的各國諺語,讓大家投票,婆婆的答案總是顯得那麽智慧,充滿人生哲理,酷似古語箴言,頻頻博得晚輩們的投票。傑夫是她的勁敵,往往以幽默之語引人“上當受騙”。

夜晚上床,疲倦的我怎麽也睡不著,想著牧師的話,想著婆婆的一生。聽傑夫在一旁輾轉反側,我輕聲問:“在想什麽呢?”

“如果我們因為什麽原因分開了,比如說你去了中國,我們突然斷了聯係,你會等我十年嗎?”

“不知道,我不願意去想這樣的如果。”

“如果我傷害了你,像我父親傷害了我母親那樣,你會原諒我嗎?”

 “大概不會,”我躊躇著,“你母親那樣的胸懷很少見。”

“你知道嗎,我心底有一片黑暗,就是我一直都不肯原諒父親,他跟母親離婚後我發了三個誓:絕不做一個business man,絕不喝酒,絕不傷害我愛的女人。”傑夫伸出雙臂抱住我。

我也緊緊地摟住他,終於明白了我一直看不清的那個陰影中的傑夫,“那你現在原諒了你的父親嗎?”

“兩天前從Hope牧師那裏聽到我母親的心思後,我試著原諒他,母親都能原諒他,我為什麽不能。現在回想起來,母親曾經屢次試圖跟我談起父親,我拒絕,總是轉移話題,我真是又傻又固執。Hope牧師還告訴我,母親一直在為我禱告,她最大的心願就是兒子能重新回到教會,回到上帝麵前。”

“她為什麽不直接告訴你她的心願?”

“她希望我自發願意去教會,而不是為取悅她去。父親離家後,我就對上帝有了懷疑,不想再去教會,可是,為了讓母親高興,我繼續陪著她去。一上大學搬出了家,我就停止去教會,要從心底裏把上帝趕出去。”

“那你打算回西城後去教會嗎?”

“不知道上帝肯不肯原諒我,”傑夫似乎答非所問,“你知道麽,不是誰都可以去天堂的,聖經裏說的,隻有信耶穌的人才能得永生。”

“怪不得你不肯回答朱麗婭的問題。”我有些不高興,“好人不能上天堂嗎?”

“好人的標準是什麽?誰來決定標準?耶穌說,他就是道路、真理、生命,除了他沒有人能到上帝那裏去。”

“耶穌說的未免太絕對了吧,他是唯一上天堂的路?”

“所以,他說的要麽是真理,要麽是謊言;他要麽真是上帝的兒子,要麽就是騙子。這幾天來回顧母親的這一生,我更願意相信前者。所以我剛才問你那兩個問題,我母親那樣的忍耐和寬恕,人是做不到的,隻有靠上帝。”

“其實你心裏還是有上帝的,記得麽,我在發現朱麗婭很有可能是唐氏兒後,在掙紮要不要墮胎的時候,你說過,朱麗婭是上帝給我們的禮物。這句話打動了我。”

“你不相信他,也不去想他,他還在影響你的生活。”傑夫長歎。

我輕吻傑夫:“睡吧,你明天還要開長途車。”

不久耳邊傳來鼾聲,我卻仍然禁不住思緒萬千。想起中國古代王寶釧在寒窯中苦等薛平貴十八年的故事,可惜那是個傳說,而婆婆的故事是真真切切的。婆婆不僅寬恕,而且還能在寬恕中把愛散發給眾人。Alan一定在天堂門口張開雙臂迎接她吧?

照傑夫的說法,好人上天堂隻是我的一廂情願嗎?這麽多年來我一直逃避麵對死亡的真實答案。人死如燈滅,死後一了百了,說的瀟灑,可是對生者是多麽痛苦的絕望。婆婆的葬禮有悲更有歡,與其說是對她死亡的哀悼,不如說是對她生命的讚歌。我將來也想要一個像婆婆這樣的葬禮,屆時,傑夫,朱麗婭,親朋好友們,別為我傷心欲絕,我寧願看到你們充滿盼望的笑容。

小說前文鏈接:

《人間鳳凰》29 父女約會的失敗
《人間鳳凰》30 婆婆的淒美愛情

 

露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山韭菜' 的評論 : 謝謝山韭菜美言!周末快樂!
山韭菜 發表評論於
感情真摯的好文!
露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astlePines' 的評論 : 是的,可憐那些孩子!
露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三兒她姐' 的評論 : 說的真好,謝謝你的祝福!
CastlePines 發表評論於
婚姻不幸對孩子的成長影響決對是負麵的.
小三兒她姐 發表評論於
live in hope 是最好的人生態度。 God bless!
露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吳友明' 的評論 : 很高興你喜歡!
吳友明 發表評論於
與其說是對她死亡的哀悼,不如說是對她生命的讚歌。
好!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