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什麽書?

所有原創博文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打印 (被閱讀 次)

年輕的時候讀書如饑似渴,那時是一張白紙,我生命裏又沒有出現過可以引導我的貴人,隻有靠讀書了。 讀書是要讀好的經典的書的,可那時候哪懂,逮著什麽讀什麽。好的爛的正的邪的都一股腦地往裏灌,人也就跟著飄忽不定,時好時壞,時正時邪。 中外名著也讀了不老少,大多都如過眼煙雲。 讀書是要講究緣分的,有的書會改變你的三觀和信念,有人把這樣的書稱為“正冊”。 至今還跟著我從中國到美國、再在美國東西來回折騰的隻有為數不多的兩三個人的書了,他們的書啟蒙了我,教育了我,改造了我。 然而如今當我重新再去翻它們時卻找不到了當初的那種感覺,那些曾經燃起我無限熱情、讓我豁然開朗的文字現在讀起來卻那麽地平淡,就連波伏娃的書也一樣,於是隻好放下。

三十歲以後我基本不再看小說了,不想再看那些編織的故事,我的心雖並未變得冷靜,卻也隻想看真實的人生,所以雜文隨筆和傳記看得多了。 傳記我也隻看自傳,看人真實的內心和感悟。 喜歡的傳記總有看得差不多的時候,最近幾年好像可讀的書少了許多,更多的是讀知識性的書了,中醫養生啊,命理八字啊,當然我也在文學城裏學到很多,在潛移默化中被改造。

前一陣子我寫我看訪談節目,喜歡上了萬人迷和萬人煩的馮唐,城裏的才子笑我傻,說喜歡他的都是老油條男人和不更事的女人。 好吧,被他一激我立馬去買來馮唐的散文集《活著活著就老了》,對我的胃口,一下子就讀進去了。 喜歡他的混不吝,他的博學、幽默、坦蕩和對事物的一陣見血。 什麽天兒被一他聊立即變得有趣無比,古人、今人、聖人、流氓、城市、食色、人性。 聰明的人寫聰明的文字,放浪又狡黠,張狂又透徹。 寫書要比寫博過癮多了,可以肆意地敞開心懷,剖析靈魂,解釋欲望和情愫。 讀完他的隨筆又去讀他的自傳體小說 - 北京三部曲,可看了第一部就膩了,沒完沒了的腫脹,唉,這男人的青春期怎麽滿腦子裏全是這個,為了姑娘甚至可以流血不犧牲。 等人到中年了他的筆下充滿了對女人的意淫,且直奔主題,回味甚少,恐怕他想要成為最偉大的情色作家的理想實現不了了,他這方麵的潛質實在是一般般。 我懶得讀了,把馮唐也放下了。

這幾年我也喜歡聽名嘴們白虎曆史,聽了那麽多有趣的故事後再去四處遊感覺會大不一樣。 對我旅行有幫助的還有覺曉介紹給我的一本書。 她曾給我拉了個書單,都是很好的書,有些不是我的菜,有些需要靜下心來讀,而我的心又不夠靜。 然而有一本講建築的書引起了我的興趣,我看了豆瓣的評價不錯,於是買了來讀。 去過世界上這麽多國家,看到了那麽多美輪美奐的建築,再去讀這本書時,從社會和曆史的發展角度看那些建築,讓我對它們結構和特色有了更深一層的了解。 我是個喜歡簡單的人,穿衣從不喜歡過多皺褶和花邊的修飾,不得不說相比巴洛克宮殿的奢華和富麗堂皇 我更喜歡古希臘建築的高貴、純潔和簡潔。 

這本書對我來說更是個科普性的,對世界建築的闡述有序而明了,可也算不上一本上好的書,總覺得缺了點什麽,這大約和作者的經曆有關。 他的講解基本來自對世界建築書刊的閱讀和研究,在他那個年代沒有機會出國去親眼看看這些個曆史建築, 書中少了些自己的情緒、感受和認知,而一本書是需要有熱度的,有了熱度才會把讀者更深地帶入進去。

覺曉寫了一個書評,她是認真地做了筆記的。 我的文筆不夠好,寫出來一定不如她,經她同意後我把她的書評放在這裏。 覺曉最近讀了很多書,也寫了很多書評,我真心希望有一天她能把她的書評拿出來與大家分享。

 

 

外國古建築二十講

2018年2月14日 by 覺曉

 

去年的今日,我去了蘇州,在回國探親的那兩周裏,倒時差半夜醒來,讀《南渡北歸》,抗戰期間梁思成在四川李莊寫中國的建築史。隔了半年讀了梁思成的《中國建築史》,梁思成寫中國建築出現拱劵是受古羅馬建築影響,“雲岡佛龕柱更有以兩卷耳為柱頭之例,無疑是希臘愛奧尼克柱式之東來者。”我想,梁思成提到的是古希臘的柱式典範之一愛奧尼亞式。毫不猶豫讀陳誌華的《外國古建築二十講》,緣於書裏介紹陳是一九五二年畢業於清華大學建築係,留校任講外國建築史。

 

讀與史有關的書,節奏自然而然的慢,要消化理解,乃至一篇序文或後記都要慢慢來。陳先生在序文裏寫他覺得自己的學問不夠深,特別是和前輩比,在開講外國建築史之時,他沒有出國過。他在青少年求學開始即遭遇抗戰八年,接著是內戰期間的學潮,入讀大學,又有不斷政治運動,使得學業受影響。文革期間,又是牛棚歲月的煎熬。他昔日的同事在工農兵學生前揭發他反動講公元前的古建築史,使得他得了一個“公元前”綽號。他寫的實實在在,我讀完,發現這本香港出版的書是有幾處硬傷,與梁先生的《中國建築史》相比,孱弱了。第一,所選彩色圖片沒有具體出處,網上有文章指出個別圖片是錯用了。第二,圖片上可以標出的建築部件名稱,沒有細致標出。第三,出現個別年代失誤,這是編輯審查不嚴謹導致。另外,如國內習慣的“哥特式”,講義裏以“哥德式”為主,但偶爾有寫“哥特式”,前後翻譯的不一致有損一本好書。當然,我是一個普通的讀者,一個不懂建築史的讀者,我隻根據自己的閱讀方式發表意見。

 

但是它是一本值得一讀的書,我也摘抄了將近三十頁筆記,一萬五千字。在陳誌華另一本書的序文裏講到了當時的係主任梁思成,原來陳先生先在清華讀社會學,大二那年看了建築係的展覽,冒然在午飯時間直接進了梁家,林回應女士也在。他提出了轉係,林女士當場讚成。他離開時,外麵下雨,他們還讓梁從誡送一把傘給他,他沒有接。此去經年,不管遭遇如何摧殘,他隻要想到梁家的那把黑傘,他有力量。這大概就是人格教育了。在書裏,陳先生用他豐美的文筆把建築曆史裏形式變化和風格演變表達出來,引用了外國文獻,糅合了曆史文化宗教的內外因。閱讀的樂趣是在原本覺得難懂的理論變得通俗而有文學美感。

 

閱讀完此書,我再看外國電影,特別是出現古建築的場景,變得極有親切感。盡管我記不住全部的書本內容,現在重讀筆記都有煥然一新之感。但是我至少能浮光掠影般抓住片言半語,它讓我在以後閱讀其它書籍與看現實建築時多一層敏力。古希臘柱式建築的單純與高貴,衛城的建築殘骸在他筆下光芒。古羅馬拱劵革命對於全民生活的意義,達到公共浴場的熱水供應。拜占庭帝國君士坦丁堡地下水庫用古希臘科林斯柱子,皇帝親自天天出現在聖索菲亞大教堂的建造場地。中世紀哥特式主教堂與羅曼式教堂的不同,哥特式教堂對普通百姓生活的世俗意義——除了宗教信仰,市民們對教堂懷著生活中孕育出來的感情。歌德和雨果都把哥特教堂內部向上的動勢比作樹木的生長形態。在全書裏陳先生摘錄文學家哲學家史學家建築家對建築的文字描繪,好似建築可以用文字鋪展想象力,有美學的意義。

 

西班牙留有的北非穆斯林摩爾人建築,帶出一段穆斯林侵占歐洲的曆史。恩格斯對伊斯蘭建築的評論是——憂鬱的,像是星光閃爍的黃昏。拜占庭東羅馬帝國留下的基督教教堂最後成為大清真寺,而摩爾人留下的瑰麗的清真寺成為基督教教堂。人類千年來的曆史通過建築凸現它的血雨腥風。文藝複興建築對古希臘古羅馬建築的繼承發展,巴洛克建築的彩畫,洛洛克風格裏的中國式,終究讓我明白為什麽在讀博友介紹聖彼得堡的葉卡特琳娜宮冬宮的博文裏,我覺得充滿柔媚而矯揉造作的奢侈。國家級建築與國家財力與統治階級的趣味有關,這不得不讓我想到梁思成書裏提到北宋滅亡與當時建造艮嶽皇家園林,為運送太湖奇石花費巨大。而路易十四的凡爾賽宮不也是“窮凶極惡”的建造典範。讀下來,我喜歡路易十四設立的法蘭西建築學院對古典主義闡述。

 

建築的興與毀又往往聯係著戰爭與紀念,古今都不例外,中國從項羽燒阿房宮王莽焚燒未央宮開始,至李自成至;外國從波斯攻占雅典摧毀衛城計起,而波斯皇帝大流士建造的宮殿毀於馬其頓的亞曆山大大帝,百人廳隻剩十三根波利斯式柱子供人憑吊;梁思成先生指出雲岡石窟裏也有受波斯建築影響。雅典人驅逐侵略者後立即恢複衛城的建造,更輝煌,從帕提農雅典娜神廟開始,至後有古羅馬的凱旋門,一路到拿破侖的凱旋門。建築體現了人類的智慧,如古羅馬人從火山灰製成混泥土,同樣也體現人類的貪婪。拿破侖為表彰自己的偉大抄襲古羅馬的圖拉真記功柱,造雄師柱,還有那展現帝國風格的“軍隊光榮”教堂,用巴黎人的說法,教堂的柱式像走過來的拿破侖大軍,自由平等博愛的法蘭西理想被窮兵黷武的炫耀所替代。難怪二戰紀錄片裏希特勒要過凱旋門。

 

如果說巴黎聖母院是老太太們自願用硬幣一點一點積攢建造代表一種信仰,偉大建築也有讓百姓不堪的一麵。羅馬十七世紀的Piazza Navona廣場建在古羅馬跑馬場上,中間有埃及劫來的方尖碑,廣場建有噴泉,但這三座噴泉的費用來自麵包附加稅,在把方尖碑從城外運來的日子裏,每天晚上都有人在碑身刷寫大字:“上帝啊,把這些石頭變成麵包多好啊!”原來建築曆史還有掠奪的一麵,衛城帕提農最後被土耳其毀,留下的12座雕塑,15塊多立克柱廊上的方塊雕刻板和56塊從愛奧尼亞式簷壁撬下來的雕刻,是1880年被英國駐土耳其大使艾爾琴伯爵第八買走。這個艾爾琴的兒子是縱兵焚燒圓明園的艾爾琴伯爵。建築是人類文化的體現,人類的不文明卻在對建築的毀壞與占有裏體現。新巴比倫城的輝煌,現在隻有在德國柏林的博物館裏才能見到伊什塔而門和儀典大街的一角,而雄偉的獅身翼牛像,最完美的標本卻在倫敦的大英博物館。就連我們很多人不知的山西太原的天龍山石窟,我在梁思成書裏讀到其中石窟石雕早在被發現後散落日本與美國。

 

建築也表現政治。美國獨立成功後,聯邦政府支持古典的羅馬複興式潮流而建造新政府建築。傑弗遜總統本人是建築師,他創辦的弗吉尼亞大學圖書館明顯再現古羅馬的萬神廟,但明快而優雅。林肯堅定要完成的國會大廈是羅馬複興式的,即便是在南北戰爭期間,他說:“這是我們要把聯邦保持下去的象征。”在民主主義高漲的情況下,國會大廈增加了一些希臘複興的局部。

 

英國的拜倫為希臘的獨立自由獻出生命,寫道“美麗的希臘,一度燦爛之淒涼的遺跡!你消失了,然而不朽;傾圮了,然而偉大。陳誌華在書的後記裏寫當他第一次登上雅典衛城的時候,淚流滿麵,咬緊嘴唇才沒有哭出聲來。“我在衛城所體驗的,哪裏隻是一座天上宮闕般的建築群,更是雅典公民為獨立自由民主而進行的艱苦卓絕的放射著英雄主義燦爛光芒的鬥爭。正是他們舍生忘死的鬥爭,開啟了西方輝煌的文明。”

 

我在讀陳誌華的外國古建築的敘述時,時時刻刻會想到梁思成的中國古建築。梁思成指出我國建築曆史與外國不同是不為上層士大夫重視,宋出現李誡的《營造法式》。而古羅馬時期建築師Vitruvius Pollio寫的《建築十書》是公元前的著作,一直不間斷有建築師著述。曆史課上老師講過的第一部法典是古巴比倫的漢莫拉比法典,公元前1700年前的法典上對建築有規定:對建築場地上的每一幢建築物,建築師都有權得到法律所規定的報酬。而如果有質量問題,有相對懲罰。我們中國的魯班在講義裏有出現,是柬埔寨的吳哥。吳哥城和吳哥石窟被發現甚晚,但中國元人周達觀1295年出使柬埔寨時,有《真臘風土記》,裏麵提到相傳魯班一夜造石塔山(即巴肯寺),魯班的墓在城外。

 

我讀完梁思成的《中國建築史》,喜歡中國的古塔形製之美。讀完陳誌華先生行文優美的二十講,喜歡古希臘的柱式,古羅馬的拱劵,它開啟了我對古希臘古羅馬建築與曆史的興趣。我在讀《羅馬人的故事》。

 

鬆風西來 發表評論於
能把書單共享一下嗎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心之初' 的評論 : “讀小說就是開拓生活,讀其他就是凝聚精神” 嗯,這話我要琢磨琢磨

祝心兄周末心情好!
心之初 發表評論於
現在,書根本讀不完了,要認真挑選。讀不是看。文革中,我偷過圖書館兩麻袋,十三四歲記性好,讀完就能記個八九不離十。從小就有了讀書習慣。現在厲害國的中年人幾乎沒人讀書,說幾句話就知道了。大多數人附庸風雅。

我以為,讀小說就是開拓生活,讀其他就是凝聚精神。還有就是學習文字表達。我寫東西太隨心所欲,不為掙錢,隻為刺激讀書欲。
嚴惠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農村幹部' 的評論 : 我咋覺得你偷著樂呢。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y56' 的評論 : 謝謝你。 看過陳丹青的訪談,對他的印象蠻好的,會找來那本書看看。
yy56 發表評論於
看了北京三部曲也讓我倒胃口。

我最近也讀了許多中文書,最喜歡的是陳丹青的紐約瑣記,我想你也會喜歡。

謝謝轉載覺曉得書評。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Timbiz' 的評論 : 歡迎你! 謝謝你的留言。 不過實在慚愧,我讀的書跟樓下留言的有些網友們比差遠了。
Timbiz 發表評論於
讀您的博客就像是在跟一位朋友聊天。真實,率直,舒坦!有機會不妨把您的書單也給推薦推薦,我想一定不錯!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夏圓' 的評論 : 圓圓好! 妹子是愛幻想的理科生吧? 三體很多理科生都喜歡,那量子力學太高深了,佩服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農村幹部' 的評論 : 喲,村官不樂意了,還罵人了。 好吧,不逗你了,村官還是有原則的,形象要維護滴。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吃出健康' & 蓮子: 我沒有閉門讀書,而是出門去北非遊去了 :)
夏圓 發表評論於
神問讀什麽書,我老老食食回答,讀世界名煮。
最近讀過的是"三體",這之前讀的是"量子力學史",另類吧?圓腦不安於現狀,不著邊際。。
農村幹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嚴惠姍' 的評論 : 日語雲:她的良心大大的壞了!
蓮盆籽 發表評論於
靜悄悄的原來是在讀書!我沒讀書也沒出門,跟著你漲資識。
吃出健康 發表評論於
邊邊才女在家閉門讀書呢,把讀過的書要多和大家分享啊。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嚴惠姍' 的評論 : 哈哈, 沒想到姐也會跟著起哄,以前沒看出來啊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農村幹部' 的評論 : 明明是自己思想不純潔還要怪標點符號。 俺寫的時候隻想著您老自己滾,你還非要把大姑娘小媳婦幻想進去。不過光幻想不是罪,您老還是能領導大夥兒奔小康的。
你辦事我放心!
嚴惠姍 發表評論於
哈哈哈,告訴你吧“農村幹部”,66故意不用句號。
農村幹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邊走邊看66' 的評論 : 不管你讀多書,應該會用標點符號吧。能不能在“....跟村裏大姑娘小媳婦嬉嬉鬧鬧”後加句號。讓別人覺的村幹部就會滾床單,今後還怎麽領導村民奔小康。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農村幹部' 的評論 : 當個神仙也不易啊,又朝拜又香火的, 是個擺設端著也挺累。還是當個村幹部好,跟村裏大姑娘小媳婦嬉嬉鬧鬧,累了往炕上隨便一滾,老子想啥時起就啥時起 :)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iqiao123' 的評論 : 哈哈, 這個問題問得挺好的,像李敖幾乎不出台灣的人也一樣能通過讀萬卷書來成為大師,不過我想他要是也能行萬裏路說不定會寫出更精彩的東西。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心之初' 的評論 : True, 信息時代,大家獲得知識和對事物的看法都短平快,我也不列外。 老兄列出的作者寫的作品都是經典,隻是現代人越來越難有時間和心思來讀他們的書了。
其實像你們這樣博覽群書的人更有資格來寫寫讀書的事。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嚴惠姍' 的評論 : 問惠姍姐姐好! 姐太美化我了。 說實話我的精力在一般人之下,隻是我省著用在我喜歡的事情上。 我就普通人一個,就是比別人願意多出去跑跑。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波城冬日' 的評論 : 我挺理解冬日的,喜歡文字優美的東西,很文青。
對於宗教我保持一種尊重和開放的態度,不想讓其中的某一種束縛了我對人生的探索,但到哪又都拜廟,去東亞國家拜佛,去西方國家拜上帝,去穆斯林國家又向真主阿拉祈禱 :)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湖以北' 的評論 : 其實我和五湖兄有些像,也偏實際,所以文學性太強描述過多的文字讀不進去。人的腦子天生就不一樣的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ng' 的評論 : 是,有趣才能吸引人去讀。 C學者也別光顧著寫政論文,這麽好的文筆也多寫點雜文隨筆吧。
農村幹部 發表評論於
神仙也有走累的時候,向往著宮庭樓閣,廟宇人家,香火繚繞,萬民朝拜。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讀書就是一種愛好,喜歡就讀,不喜歡就不讀。曾經有人提出讀萬卷書和行萬裏路哪個更重要?嗬嗬。
心之初 發表評論於
賈平凹,王小波,劉震雲。
錢鍾書,林語堂,老舍。

現在是看圖說話,看微信,看信息的時代,人人都是多動症,整天鬼打慌。
“厲害了,我的國”,如此醜陋的語言也成了電影名字。我改讀英文了。再問好。
嚴惠姍 發表評論於
惜福妹妹精力旺盛,行萬裏路,讀萬卷書,還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你的人生內容,簡直是別人的20輩子。
波城冬日 發表評論於
我小說雜文都喜歡,但一定要文字優美,最近我在讀白落梅的散文,甚是喜歡、為了她文中的禪意,特地和教會中的長老談了,被告誡不要讀。周國平的文章最近也在看,太抽象,也要放下了,哈哈,還是讀66的博文最有趣!
波城冬日 發表評論於
閻立華 發表評論於 2018-04-15 16:34:26
馮唐寫散了,聚不起神。
估計他很痛苦,無新意的重複無節製的發泄太多,自己走不出來
+1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很佩服那些一輩子喜歡讀書的人。我是實證主義者, 注重實際感受, 那些際遇的畫麵終身難忘,但卻記不得幾個好句子, 很不好意思
cng 發表評論於
我也多年不看小說,現在反而開始看看。
在這個時代,無數電影追劇遊戲等藝術消遣形式,都超過看書這種費時費腦的老舊形式。我覺得,不管故事是不是編織的,一定要“有趣”。什麽小說的思想性藝術性,都要讓位於這個。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清fq' 的評論 : 大妹子好,謝謝你的推薦,有好書要多多推薦哦。 我要改邪歸正幹我的老本行寫遊記了。 你來看吧,不會讓你失望的。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山裏人家168' 的評論 :沒有閉門讀書,是出門遊去了。 行萬裏路勝讀萬卷書,哈哈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心之初' 的評論 : 好久不見,心兄,先問個好。 我讀書沒有你的耐心,文字要一直吸引我才行。 要是摸到了作者的思想和套路覺得差不多了就放手了。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京華人' 的評論 : 這個要是覺曉來回答你會更好,那本書我沒有讀過,慚愧。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主流媒體' 的評論 : 艾瑪,我哪有這個本事啊,就跟在你們後麵學學就行了。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閻立華' 的評論 : 嗯,他寫得太多了,該沉澱一下了。 聽他聊天還是很好玩的,不會像寫書那樣肆無忌憚,還挺有涵養的,一點不猥瑣。
風清fq 發表評論於
改錯,化時間
風清fq 發表評論於
難怪這麽些日子不見邊神,城中少了許多熱鬧,原來邊神隱居山間潛心讀書研究去了,謝謝分享。
再給你介紹一套去年出版的建築書,《世界建築史》,作者王瑞珠是中國工程院院士,書有很多冊,但值得化時代去看。因他外甥女是我的好友才使我了解了這套新書。
什麽時候邊神讀書讀厭了,想瘋了,我們可以再接著演神曲的續集。

山裏人家168 發表評論於
好久不見66,原來在閉門讀書呢。
心之初 發表評論於
讀書要選。我是如果覺得書裏說得比我好,我就把他(她)的書全讀,直到某一天他(她)說的一句話把我雷了。問好。

美輪美奐的建築。
京華人 發表評論於
樓主的文章讓我想起習主席列出來的書單。書都是好書,如果照著他的書單去讀肯定獲益良多,但可以肯定他自己沒讀過幾本。樓主文章裏說的《南渡北歸》是近年來少有的好書,讀後感慨頗多。留在大陸與南去台灣的兩批學者們的命運似乎在昭示著中華民族的某種命運。
主流媒體 發表評論於
讀相對論,探索宇宙觀,你可以的。:-)
閻立華 發表評論於
馮唐寫散了,聚不起神。
估計他很痛苦,無新意的重複無節製的發泄太多,自己走不出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