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沒有一夜情 8

打印 (被閱讀 次)

第二天早上,曉丹和卷毛退房的時候阿姨意味深長地對曉丹說,阿姨都是為了你好。曉丹紅著臉點點頭。

卷毛還像昨天一樣背著自己的大包,合提著曉丹的小包。那時的男女在公共場合是不牽手的,合提一個包,卷毛能感受到曉丹每一次甩手。背包的震動將一股股電波傳遞給雙方,兩顆心也隨之起落。實在是比牽手更敏感更浪漫。

再長的路也有走到盡頭的時候,曉丹的學校已在拐角處。曉丹停住腳步揚起臉看著卷毛輕輕地說,我到了。卷毛的目光不甘心地從校門內那條長長的林蔭道上收回尋問地看著曉丹,那雙會笑的眼睛裏早已全無了笑意,剩下的隻有黯然神傷。

曉丹心疼的不忍直視,拉過自己的背包上肩。卷毛突然不顧一切地一把抓過曉丹左手按在了自己唇上,按得重如千山深似萬水。曉丹隻覺得乾坤倒轉江水橫流,無名指被硌得鑽心的痛。

待卷毛放下曉丹手時,曉丹看到鮮紅的血從卷毛唇上慢慢滲出,聚成一顆碩大的血珠,啪嗒掉在地上,濺起一小股若有若無的煙塵,很快就被太陽曬幹了。

卷毛用曉丹無名指上帶了兩年的戒指割破了自己的唇,將心底的痛帶著血觸目驚心地裸露在曉丹眼前,二十四歲的曉丹痛的如萬劍穿心,大滴大滴的淚水湧進曉丹的眼睛,啪嗒啪嗒地掉在地上,和卷毛的血溶在了一起。

幾天後卷毛給曉丹寄來了兩幅畫,六個字。你的淚,我的心。

(完)

上海沒有一夜情 7.

如果你喜歡這部小說的話,你也許也會喜歡我另幾篇愛情小說

師姐夭夭

風情萬種

灑脫的故事

動了心的特警

江郎的故事

六塊腹肌

玉樹臨風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醒來已經是黃昏' 的評論 : 謝謝黃昏來讀這個小故事。人一結婚,就不得不麵對柴米油鹽老婆娃。實在是一地雞毛,再也沒有了清靜。直到孩子上大學離家,雞毛才又飛上了天。家裏是又清靜了,心態卻回不到從前了。
醒來已經是黃昏 發表評論於
很久沒有這種對青春的感慨了。文字功力不俗,情節引人,幾幅畫更是添色不少。感謝好文!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羊脂玉淨瓶' 的評論 : 剛讀完瓶子的“何處醉春風”。隻有兩個字最能表達我讀後的心情:過癮!不過想說三遍:過癮,過癮,過癮!
謝謝瓶子來讀和喜歡我的小故事。
羊脂玉淨瓶 發表評論於
終於有時間出來逛逛,喜歡這個小故事,短短的但是很有味道:)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ng' 的評論 : 謝謝大博主cng. 你的博客經常看,長知識。那叫一個指點江山。謝謝。
cng 發表評論於
簡單純美的故事。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etsgetlost0220' 的評論 : 哇,這個評論太有哲理了。非常喜歡。學了。謝謝走丟了。
letsgetlost0220 發表評論於
看完了故事,想了半天。人生有太多的what if.聊以安慰的是,總比if only好很多吧。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海鷗飛處' 的評論 : 謝謝海鷗學弟。海鷗的話總是讓我沉思,一時竟不知如何回答。記得曾和“任性瑜伽大師”(見美國富二代係列)一起去普林斯頓物理係。一麵牆上釘著 forest 原理。一排排無規律的釘子被一個玻璃麵的封閉大盒子扣著。你以隨機的力度扔一個玻璃小球進去,小球隨自由落體碰撞到不同的釘子,每一次碰撞都會改變小球的走向。

這就是人生。上海阿姨就是曉丹和卷毛碰到的一顆改變他們軌跡的釘子。數學係和物理係有一群瘋子在研究怎麽更準確的預測小球的落點。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夏圓' 的評論 : 謝謝圓圓。圓圓說的對。受傷的時候覺得這傷透肌蝕骨,永刻心頭。可時間就像水一樣一天天,一夜夜地衝刷。多深的刻痕都會變淺,變淡,直至若有若無。君不見,頑石,貝殼,金子,玻璃,在海灘上最後都成沙。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lue-Crab' 的評論 : 謝謝藍蟹美言。願曉丹和卷毛的故事喚醒了哥哥弟弟,姐姐妹妹芳華年代時的酸甜苦辣,酸甜苦辣都是歌。願文學城歌聲悠揚唱芳華。
海鷗飛處 發表評論於
喜清靜: "多年後曉丹仍會回憶起那血淚交融的一天。如果沒有上海阿姨的一夜堅持,自己和卷毛走的很可能就不是今天的路了。不知那條未知的路上荊棘會不會更刺,玫瑰是不是更香? "
--------------------------------------------------------

是的,人生的道路就是在許多這種種的幹預下形成的。有或沒有某個幹預,結果可以是很不同的。這種幹預並不見得會在未來帶來更多的幸福或者更多的痛苦。所以這個“為你好”是說不過去的。

從社會學的角度看,那些“阿姨”們所維護的,是舊式的“道德”。問題是,道德是用來自我約束的,而不是用來要求、限製別人的。能拿來要求、限製別人的,隻有作為底線的法律。因此,這種“幹預”其實是幹涉了個人的自由及對人的不尊重,所以是遲早要被曆史的洪流衝掉的。

回到喜姐的上述原話,我們看到:人生的許多未知,隻有隨時間的展開,在許許多多後來的幹預的影響下而一點點顯露出來。。。
夏圓 發表評論於
來晚了來晚了,祝賀完篇!
萬劍穿心。。幸好年輕,時間是良藥。。
Blue-Crab 發表評論於
回複\'喜清靜\': 故事寫得太好,太有感染力。弟弟妹妹們看了都不淡定了,哈哈哈。。。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眼冒金星' 的評論 : 我故事裏就兩隻,難不成小弟要送姐第三隻?
眼冒金星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喜清靜' 的評論 : 三鳳求凰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國鐵樹' 的評論 : 謝謝南國。
南國鐵樹 發表評論於
好美的故事,配上了好美的畫!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眼冒金星' 的評論 : 你個小弟,我若沒顯擺,你又如何看了去?難不成在我家裝了監視器?小心姐我彈劾你!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紅裙綠意' 的評論 : 謝謝紅裙妹妹。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zl9876' 的評論 : 謝謝梅子姐姐。我覺得走婚甚好,免了多少肝腸寸斷,哈哈。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unfengfeng' 的評論 : 謝謝才子點讚。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眼冒金星' 的評論 : 排行榜送給小弟當板凳坐,小弟可願替我寫下另一半?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ubin16' 的評論 : 血淚一別心已碎,天涯茫茫無音信…… 謝謝Yubin。
紅裙綠意 發表評論於
寫得真好,謝謝清靜!
mzl9876 發表評論於
這幅畫太漂亮了,卷毛好可愛鍾情,曉丹好憂傷。。。。。。
chunfengfeng 發表評論於
不得,一生才記得!寫得太好了,點讚!
眼冒金星 發表評論於
上海阿姨最高指示:一切不以談戀愛為目的的扯閑犢子-逗是耍流氓!故事少了一半。不過已經過去了,我就不追究了。任何故事有矛盾才好看。喜大大呀喜大大,避重就輕呀。哎呀,你家裏的裸體雕像咋不顯擺顯擺呢?我一留言,怕你被擠出排行榜。哈哈哈!文筆優美如牛奶。
yubin16 發表評論於
卷毛後來怎麽樣了?這麽美的畫...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lue-Crab' 的評論 : 確實沒有李後主那麽悲傷。三季修來的愛沒了,至少小命兒還在。藍蟹批評的對。哈哈。
Blue-Crab 發表評論於
回複\'喜清靜\': 看上去這是要把李煜的《虞美人》搬出來: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有那麽悲傷嗎?那可是李後主的亡國絕命詩。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謝謝鬆鬆。曉丹大學一畢業就結婚了。是應該謝謝善良幽默的上海阿姨。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哦,曉丹那時已經結婚兩年了,那真要感謝那個上海阿姨。
謝謝喜清靜分享好文,問好!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謝謝清姐姐。我們那時都很單純。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Age of Innocence.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甫田' 的評論 : 謝謝莆田。簡簡單單,但血淚交融,正是我想表達的。謝謝知音。
甫田 發表評論於
血淚交融的轟轟烈烈啊。-用簡潔的表述讓讀者感到了。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少林商僧' 的評論 : 哈哈,那是現在,現在全國都是一夜情。連僧人都經商了。謝謝少林商僧。
少林商僧 發表評論於
上海到處都是一夜情。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ayflower98' 的評論 : 流不盡卷毛一腔愁。
mayflower98 發表評論於
一江春水向東流。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寒枝' 的評論 : 寒枝聰明。曉丹看似自始至終是被動的,但主動權一直在曉丹手上。最終也沒放。
寒枝 發表評論於
看到最後才悟出來,原來曉丹一路都掌握著主動權……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lue-Crab' 的評論 : 曉丹說不賣不賣,留著做成醉蟹。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暖冬cool夏' 的評論 : 心痛暖冬與曉丹一起痛。
喜清靜僅以此文感謝當年嗬護了曉丹的上海阿姨。紀念曉丹和卷毛青春時一段美麗的邂逅。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雙魚城' 的評論 : 謝謝魚兒,最後一章是含著淚寫的,寫完了好好哭了一場。謝謝。
Blue-Crab 發表評論於
回複\'喜清靜\': 曉丹一定不會出賣我;)哈哈哈。。。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寫得真好,讓人動容,我都跟著曉丹萬劍穿心,恭喜作者完篇!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從5開始補起的,真好看!阿姨真負責,曉丹以後要感謝他的。結尾結的好,讓人可以有無限想象。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我報的信兒,藍蟹挨罵有我一份功勞。求表揚。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菲兒說得是。曉丹和卷毛運氣好碰上了一個幽默善良的好阿姨。

記得我老公有一次去上海看我忘了帶結婚證,招待所的阿姨也是不給開房。老公急得熱汗淋漓。後來急中生智拿出身份證,老公和我的身份證是同一個門牌號碼。阿姨也熱心地跟著我們一起急,不辭勞苦地到處找領導。後來在電話上向領導匯報說這倆人本來就住在一個屋簷下,有身份證為證。領導才同意。哈哈,上海阿姨真是可愛。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lue-Crab' 的評論 : 看悄悄話罵你呢,哈哈哈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寫得真好,不過那個時候的上海阿姨應該不是那麽幽默風趣的,而是嚴厲和非常看輕他們兩個的:)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曉丹已結婚,嫁不了卷毛了。所以就完了。謝謝領導喜歡大頭曉丹。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lue-Crab' 的評論 : 我這就告訴菲兒去,哈哈……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梅華書香' 的評論 : 被梅華大播主誇獎,先不好意思一會兒。哇,憋不住了,太高興了。
Blue-Crab 發表評論於
回複\'曉青\': 哦,原來是這麽回事!難怪菲兒三天兩頭說自己“頭大”,原來是說自己漂亮。
梅華書香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喜清靜' 的評論 : 哇哇,如此厚愛太開心啦哈!你才是真文采,非常,非常喜歡!再次感謝!
曉青 發表評論於
就寫完了?好看。
我覺得大頭好看。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lue-Crab' 的評論 : 謝謝藍蟹。是的,存在的都有它的道理,沒發生的是因為緣分不夠。
Blue-Crab 發表評論於
喜歡這個結局!我相信命運,人生沒有如果。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一一茶館' 的評論 : 恨不相逢未嫁時,留下多少千古遺恨呀!謝謝妹妹。
一一茶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喜清靜' 的評論 : 這世間的感情。。。。。
恨不相逢未嫁時!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一一茶館' 的評論 : 結婚兩年了。嗚嗚嗚…… 謝謝妹妹。
一一茶館 發表評論於
啊,曉丹已結婚了嗎?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梅華書香' 的評論 : 謝謝大博主梅華書香。讀過很多你的文章,很喜歡。
梅華書香 發表評論於
好文字,需要認真讀!讚一個!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多年後曉丹仍會回憶起那血淚交融的一天。如果沒有上海阿姨的一夜堅持,自己和卷毛走的很可能就不是今天的路了。不知那條未知的路上荊棘會不會更刺,玫瑰是不是更香?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