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波逐流 - 活在美國的我們 第四十章

打印 (被閱讀 次)

四十. 女人們的美國夢 

對於華人教會,張紫薔顯然比肖雨禾了解得更多。

“大概工作人員也是要掙錢的吧。許薇的丈夫曾衛東是教堂的執事,好像也是要拿工資的。我不是很清楚這些事。不過聽說了他們爭鬥的事兒,覺得很沒意思,就不想再去教堂了。”

張紫薔一邊喝咖啡一邊說。想了想,她又補充一句:“我雖然不信上帝,可是我也不想說祂的壞話。”她往天上指指,低聲說:“說不定他真的在那裏,我可不想得罪祂。”

肖雨禾被張紫薔的幽默逗得哈哈大笑起來:“聰明,我也得跟你學學。”兩人聊得十分投緣,直到下一節課的上課時間到了,才分別去自己的教室,分手時還互相留下了聯係電話。

開學才兩周,餘青青從學校裏拿回一摞厚厚的書,對媽媽說:“這是打折券,老師讓我們去賣,每個人先拿十本,賣不出去的可以還給學校。可是同學們都能賣出去,我也能。”

餘爭鳴拿過一本來翻看,折扣券裝訂成的書有一寸多厚,十二美元一本。每種商品折扣比例不同,有效期也不同,有衣服,食品,還有吸塵器,電熨鬥,還有汽車換機油,洗地毯,修空調,等等,應有盡有。

餘爭鳴說:“看來也還有點用處,如果真的需要買這些東西,用這些打折券還真是可以節約一些錢。”

肖雨禾也看了看,說:“我們好像用不著這些玩藝兒。美國學校也真是,為什麽總讓孩子們賣東西?前幾天,一個孩子來敲門賣餅幹,五美元一盒。其實類似的餅幹在超市裏不過兩三美元。”

“咱們也不懂美國學校的事,聽說收入作為學校的額外活動經費。我們公司的那些同事也常常抱怨這事,很多時候為了完成老師給的任務,家長們不得不幫忙。”餘爭鳴說。

“我記得,你有一次拿回兩隻香熏蠟燭,說是同事的孩子賣的,現在還在櫃子裏扔著,啥用也沒有。”

餘爭鳴笑起來:“那是格雷格帶著孩子到辦公室裏來賣的,我不好意思不買。再說了,我今天不是還要去賣青青的折扣券嘛,我一定要賣給他一本。”

他一邊說笑著,一邊裝了幾本折扣券在自己上班的包裏,準備拿到辦公室去替女兒賣。

他接著說:“美國學校這麽做,我想有他們的道理吧。為學校掙點錢搞活動,也讓孩子鍛煉一下,大大方方地與人交往,倒也是件好事。”  

周末,餘青青抱著幾本折扣券,到小區裏一家一家敲門。肖雨禾像所有上門賣東西的孩子家長一樣,遠遠地跟在後麵,免得孩子遇到什麽意外的事。

看見餘青青敲開鄰居的門,大大方方地向別人推銷那本折扣券,肖雨禾十分驚訝,但不由得感到佩服。女兒一直都是個很靦腆的孩子,小時候見人都臉紅,在美國上學還不到一年,怎麽會變得如此潑辣大方,而且還很有主見,美國學校還真是有辦法。設身處地想想,自己都未見得好意思去敲門賣東西。

在小區裏轉了一圈,餘青青還真的賣掉了好幾本,她高興得小臉通紅,晃著手上最後一本:“媽媽,隻剩下一本,你買了吧。”

看著女兒那副認真的模樣,肖雨禾隻好自己買了,而且買得心甘情願。自從搬家到這裏,常有孩子來敲門賣東西,肖雨禾從來沒買過。

陪餘青青賣過折扣券後,肖雨禾才理解孩子們賣東西的不容易,後來隻要有孩子來敲門,她都會買,多數的東西都沒什麽用,她隻是為了鼓勵孩子們。而那些像她一樣遠遠跟著孩子的家長,也總會對她報以感謝的微笑。

九月的第一個星期一是美國的勞動節。搬進新居半年多了,肖雨禾覺得自己終於把房子收拾到最佳狀態,正好節日放一天假,應該讓朋友們來坐坐了。

勞動節次日是周二,肖雨禾和張紫薔碰巧都沒課,趙躍進這個老師比別人多一天假,政府部門就是福利好。而且男士都沒空兒,隻有女人們,更自在些。

房子雖然舊,可對肖雨禾來說,已是滿意至極。附近那些又大又漂亮又新的房子,和她沒有任何關係,她已經視而不見了,隻是滿眼滿心愛著自己的房子,老而舊的房子。現在,她迫不及待地想聽到趙躍進特有的那種誇張的讚歎。

對北方人來說,九月可以算是秋天的開始,可休斯敦還是盛夏,室外依舊是烈日當空。肖雨禾把空調設定在七十五華氏度,又把準備好的水果瓜子端上桌。

然後從冰箱裏拿出冷凍的雞胸。她現在也學會了做一些簡單的西餐,這種已經拌好了調料的雞胸片,化凍後整塊放在鍋裏煎一下,再配上燙過的青菜,隻消幾分鍾,就是一盤漂亮的西餐。

肖雨禾剛剛準備好,趙躍進和張紫薔就前後腳地進門了。看見趙躍進,張紫薔明知故問地調侃道:“咦,星期一是節日放假,今天是星期二了,你這個老師逃課嗎?”

“我也剛剛進門,哪裏敢逃課,我們學校屬於政府部門,比別人多一天假而已。”趙躍進說著,在房子裏到處看。轉完了每個房間後,她才回到早餐桌邊,接過肖雨禾遞過來的茶,捧在手上,眼睛還在到處轉。

肖雨禾沒失望,趙躍進果然連聲讚歎了好一陣,最後還總結:“房子和公寓就是不一樣!你可真會挑,這房子比曾衛東的房子大多了,結構也好些。你們才來美國幾個月就買房子,羨慕死我了。”

吹開漂在水麵上的茶葉,她繼續說:“也不知道在忙些什麽,你搬家都半年了,我這才第一次來。今天看見,我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別人總說‘美國夢’如何如何,我認為這就是美國夢啊。你們兩個人的美國夢都實現了,隻有我還住在公寓裏。”

 “這就是美國夢?”張紫薔笑起來:“看來你和我一樣,太容易滿足了,還有雨禾,一棟快二十年的舊房子,就滿足得不知道怎麽嘚瑟好了。”

“我有嘚瑟嗎?”肖雨禾笑著辯解:“不過我確實滿足,房子雖然不大,看和誰比。想想在國內的時候,老餘是博士待遇,我們住的是大學裏麵積最大的職工宿舍,六十幾平方米,還是建築麵積,連公用的樓梯過道都算上的。”

“說實話,我那會兒也很滿足。來美國之前,從來不知道美國人是住這樣的房子,做夢都沒想到過。現在我這房子一千九百多平方尺,我算過了,約一百八十幾平方米,還不算車庫,還有院子。我怎麽能不滿足?”

 “你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趙躍進語氣很誇張:“那時候你滿足,隻是因為你的房子是學校裏最大的!其實那房子並不是你自己的,你們離開了,房子就被學校收回去了吧?我們也是,人還沒有走,學校就要收鑰匙。我沒辦法,帶著兒子回我父母家住了一個多月,才上的飛機。而這棟房子,不論新舊大小,關鍵是你自己的!”

“我想你是對的,”肖雨禾動手剝香蕉:“這香蕉這麽漂亮,才30美分一磅,比北京賣得還便宜些呢。”

她把剝了皮的香蕉遞給趙躍進,又拿起一根來剝,接著說:“我們這輩子,還不隻我們,就是我們的上一代,住的都是單位的房子,從來沒有想過房子可以屬於自己。我有時候都奇怪,我為什麽這麽喜歡這棟房子,今天你算是一語中的,就是因為這是我自己的!”

“你比我強多了,”張紫薔接過肖雨禾遞過來的香蕉,咬了一口才說:“我從結婚後,單位分房子根本輪不到我,我們一直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他家住軍區大院裏,房子倒是寬敞,可我始終都沒有自己家的那種感覺,更不要說自己的房子了。"

她眼珠朝兩個朋友轉了一圈:"你們可能都不相信,到美國後,剛搬進新房子的頭兩天,我就像打了興奮劑一樣,晚上睡不著,白天在屋子裏轉圈,怎麽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覺得像做夢一樣。”

“所以我才說是‘美國夢’啊!”趙躍進搶著說:“說實在的,我之前還從來沒有想過買房子,以為我們這種人,永遠住公寓是理所應當的。就是看見曾衛東的房子,我也從來沒有動過心。今天,你們倆讓我動心了,真的,等老魏找到工作,我們也要買房子,要不然就白來美國受苦了。”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