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來兮”隨筆 (31)迷失在淮海路

雲遊四方,一路風塵。雲煙人生若白駒過隙。隨心所欲地塗鴉乃人生之夢。靜心賞音樂練瑜伽玩博客走世界,也是一種修煉。

申明:本博客所有博文皆為原創,本人保留著作權。禁止一切商業化轉載及盜用行為。
打印 (被閱讀 次)

歸去來兮隨筆 31)迷失在淮海路

快樂玉子

以前回國來去匆匆,二三個星期的假期,探親訪友忙不過來,沒有時間四處閑逛。

多少年沒有去淮海路了,咱們一起去逛逛吧!老同學小倪提議,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沿著陝西路一路向南走,逛街聊天。大學四年的同學,上海老鄉,同一個導師的師妹,又都是天涯淪落人,她在澳州我在加拿大。太多的人生交集點,連與她的父母都熟悉得生出幾分親情。

邊逛邊掃一眼街邊的服裝店。上海街道邊上的時裝不算太貴且質量好。她看中一件棉麻長衣,要價一百八,看我們有誠意,店主直接降價到一百六。

你怎麽不買呢?她問。

我遵著女兒的叮囑啊。不要在上海買名牌衣鞋包包,不合算。女兒臨行再三關照。再說上海的衣服時髦花俏,蠻好的一件襯衫,綴幾點花,風格不適合我。我喜歡簡單大氣。

一路逛到淮海路。往哪邊走?我們兩個老上海不認路了。淮海路不是以前的淮海路了,她改變了許多,熟悉的老店找不到了,一溜新樓。努力尋覓昔日的遺跡來辨別方向。

看,這不是婦女用品商店嗎?總算發現一個熟悉的老地方,趕緊走進去瞧瞧。

這件西裝外套質地不錯,一翻價目牌,哇!3589元。轉換成加元也要七百多,如此價格在多倫多能夠買到貨真價實的大名牌。

現在的婦女用品商店算不算精品專賣店呢?動則數千。過去十來塊錢能買一套不錯的衣服了。當然話說回來,在淮海路這樣的黃金地段,價格昂貴也能夠理解。實體店在淘寶網購的擠兌下生存越來越困難。真心祝願她生意興隆。

又發現一家熟悉的店,哈爾濱食品商店。特別親切的老店。以前每逢家人每次過生日,我都會來買蛋糕。

哈爾濱的蛋糕好吃!先生一口氣能消滅半個,女兒吃得滿鼻子滿臉奶油。 這裏的奶油蛋糕,奶香味濃。舌頭永遠忘不了的味道。

這不是上海社會科學院的牌子嗎?她還在這裏?當年我在文學所現代文學室上班,聽說文學所已經搬遷到徐家匯去了。

我人生中最輕鬆的時光就數社科院上班的日子。那時候一周上六天班。社科院不用做班。在家搞科研寫論文。每星期六來所裏點個卯,同事們碰碰頭聊聊天。國家大事慷慨激昂一番,家務閑碎胡扯一通。我乃與世無爭的閑散人,同事之間親密和睦。社科院旁邊是上海電影資料館,有好電影時看一場內部電影,沒有電影就在單位洗個澡,輕輕鬆鬆去哈爾濱食品店買個蛋糕或點心什麽的帶回家。

那年月人人擠公交車上下班。從淮海路到我原先住的北新徑,好多好多站,還要倒車。坐車的時間長了,人容易疲勞,我又是愛走神的人。先生說我這樣的人特別容易被小偷相中。我剛剛買了個新背包。第一回用就被小偷耵上了,在正麵劃開一刀。不幸的小偷沒來得急拿到錢,就被我身邊人發現,慌忙擠下站。上海人斯文,錢又沒有丟,不與小人計較了。新包雖然破了相,舍不得丟,反過來接著背吧。沒出幾個星期,又被小偷來上一刀,錢倒沒有被偷走,可惜了我的新包。

回國不要帶好包。鑒於我一慣大大咧咧的表現,女兒像小大人似的叮囑我。她哪裏知道,上海變了,不像以前,到處有攝像頭幫我看著,小偷再不敢肆無忌憚。

曾經的社科院大樓依然如故,想進去看看,但麵對穿藍色製服的警衛們,止住了腳步,他們又不認識我這個二十多年前的故人,怎能讓我進去呢?

老朋友陪我回到家門,我送老朋友到車站。雖明白十八裏相送也有終時,但想到此時一別不知何時能見,心已悵然。

世間萬物萬物瞬間多變,唯有人間的真情久久長長。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