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女相男(74)—— 附加條件?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打印 (被閱讀 次)

相媽又一次的被張家女人這一跪給嚇住了,雖說這已不是第一次跪下了,但是這次相媽的反應卻頗有些憐惜之情悄然產生了;這女人雖然幹了很多的壞事,也曾經傷害過自己的女兒以至全家,但在這個年齡她已經遭遇了太多的不幸了,縱使是犯了不可饒恕的罪行,但也都是前麵那天降的不幸所導致的,如果沒有前麵發生的一切,她應該也像自己一樣,享受著含飴弄孫的天倫之樂了。再說那筆錢雖說也是她一直都在爭取的,但現在他跪在地上交槍不殺似的如數奉還了,還能要求她再做什麽呢?該犯的罪如今已經成為了過去式了,孫子不是現在也已經回到了家,也已經與母親團聚了。再說這件事說來說去的,還不都是因為一筆寫不出兩個親字造成的嗎?

現在還能讓她再去做什麽?難道真的再讓她坐牢嗎?真讓她這樣永世抬不起頭來嗎?現在她已經是被退去三層皮了,難道真讓她再露出血肉淋淋的骨頭來才就此罷休嗎?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相媽雖不是什麽天天吃齋念佛之人,但相媽卻是個嘴苦如刀刃,心善似豆腐的人,放她一馬,自己的良心也會有個地方安放了。畢竟是一個頭發長見識短的女人家,想到這裏心裏一陣陣的犯酸,手便也就伸了出來。

“你在我這裏總是這個樣子,真讓我有些承受不了了,你先起來吧!咱們有什麽話好好說,行嗎?”

相媽並沒有把話說透,她這樣說半句留半句的,是因為她還沒有這麽快就忘記了前腳剛走的那個鄰居的警言,關鍵時刻莫要心軟,可別忘了咱跟派出所是鄰居呀!

還有一轍,相媽雖是腦子發熱,但也清楚這麽大的事情,自己一個人是做不了主的,如果做了,那豈不是把相男再次推到了冤屈的地步了嗎?畢竟罪都是她一人受的,所遭的苦也是別人替不了的,但相媽出手接錢這個主,她覺得自己還是能做的,她覺得自己現在接的這個東西,仿佛不是錢,是相男這近一年來所遭受的冤枉和委屈,還有更重要的是今後她們娘倆兒的生活保障,畢竟現在相男沒有工作,今後有了這孩子恐怕也…… 這樣總不至於今後坐吃山空吧!想著相男那邊的苦處和將來,相媽便伸手要接過那張家女人手握的四十萬巨款來。沒想到這一舉動,讓張家女人開始有了下一步的動作。待相媽正要接過之時,她突然把那手和那錢一齊退了回來。好像這招棋是自己早就料到的,那麽下一步棋也要開始走了。

“且慢!這錢我說到做到,一定會如數歸還,但是這錢交出去之前,我也要厚著臉皮再求您一件事情?“

她的聲音柔中見硬,軟中帶石,好像此時不是她在立功表現,而是在進行著某種交易,這交易的成交方式,本應該就是這樣的,一手交錢 一手答應我的條件,否則的話恕我不客氣,這場戲將沒辦法再繼續下去了,

好似有個聲音現在在替她說道:你以為這東西真是這麽好接的嗎?難道不知道萬事萬物都有個交易規則嗎?

這一突然的變故倒給相媽將在了哪裏,顯然她並沒有料到會這樣,她尷尬的把伸出去的手又悄悄的縮了回來,像個犯了錯誤的小孩子一樣的,場麵極為的發窘難堪,不知道是自己貪得無厭,還是對方太過狡猾,兩隻手後麵還藏著另外一隻手。

姥姥正好剛熄燈了一支煙,感冒還沒有好利落,她以為這出戲該演完了,自己也可以回去再睡個回籠覺了,隻是不知道計劃趕不上變化,這出戲偏偏是沒完沒了,本該是結束尾聲了,沒想到又突然加了一出,姥姥這時更是再氣不過了,感冒難受的勁頭襲來,又加上看到相媽那尷尬的一幕,讓她的嘴巴又開始葷素不識了:

“剛要把你當人看的時候,你又開始露出了尾巴,剛要把你往好人堆裏想的時候,你又偏偏讓我再一次見識了婊子的真麵目,以為這場戲總該結束了,你偏偏又加了出拙戲,正好用屁股擋住了臉!”

那張家男人沉默半響了,不是他不想說話,是他還一直像個怨婦一樣的生著被動無可作為的悶氣,雖然戲演到這裏也出乎自己的意料,但是他也覺得妻子說的在理,壞事都讓自家做了,給相男一些補償也不為過之,再說那邊還有孫子在呢,雖然他也不知道妻子此時這葫蘆裏賣的到底是什麽藥?但是妻子畢竟已經做到了這一善舉,現在卻招來老眼昏花的刻薄酸臭,這回那地上的女人還沒有來得及說話,他卻岔口還嘴了:

“沒文化至少要說人話嘛,說了半天別人不是人,自己也不去照一照!就是嘛,連人都算不上了,還說什麽人話嘛! ”

姥姥自然也不是什麽吃素的,這陣式就像她臉上的皺紋一樣,有多少道皺紋她也就見識過多少類似這樣的難堪了,所以一點都不難,她又把話不費吹灰之力的懟了回去:

“也不錯!能認識到自己是個什麽玩意,還真是個好樣的!”

那男人與姥姥鬥嘴自不在一個級別上,現在不光無話可說了,臉上搭拉下來的肉更是一驚一跳的,不知他是被氣到如此?還是無話可接以至於僵到了如此呢?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