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打印 (被閱讀 次)

三月我遇見了他,他叫春天;六月我喜歡上了他,他改叫了夏天;九月我們走在一起,這時他叫秋天;十二月我戀愛 了,他告訴我,此時他叫冬天。

路上,那是一條山間的小棧道,蜿蜒著延長到了綠蔭間。遠離了城市,不知名蟲子在哪裏叫著哼著,亂卻不似鋼鐵森林裏震耳的機器聲。溪水總在不遠不近處流淌著,有時從棧道下穿過。旁邊的山岩上爬滿了茶綠色的青苔,蔓延著,偶爾從岩縫中伸出一條樹枝,春天新綠的葉子掛著水珠。或許是昨晚下了雨,抑或是今早黎明時的霧太重,還或是剛剛開春山頂的雪化盡了,成了水,漲滿了小溪拍打在石頭上,濺起飛散。一切都是濕漉漉的樣子。春天,陰,微冷,沉靜的山間棧道上,我走著。

在路上,蘇堤,遠方東邊的西湖上,下著雨,泛起的波紋擴散有被另一朵水花打亂。雨水淋著信訪不就的荷花,粉紅的好像女孩子的臉上搽著胭脂。荷葉,的確綠卻不像西岸那樣青翠欲滴靜靜立著任由微風吹動晃著的水珠,東岸的荷葉被雨打得有些脆弱的樣子,卻依舊堅強。雨、雲漸漸地向更東邊飄去,看看東岸,再看看西岸,儼然,我錯過那種“東邊日出西邊雨”的美景,陽光照著西湖,小風吹過蘇堤,地還是濕的,一道彩虹劃過。夏天,晴加雨,溫暖,彩虹下的蘇堤上,我走著。

在路上,一條小路上,兩旁種滿了楓樹,樹葉飛舞著飄落,火紅的葉子掛在上上飄在空中,鋪在地上。天,並不是很晴,要下雨的感覺,有點悶。風吹著吹著,清爽卻有點冷,原本在雲縱微透出光亮的太陽被掩了,閃電雷聲都開發作。我沒有傘卻不急著躲雨,雨天,隻要自己一個人就從不打傘。雨滴落下刷著樹葉,滴在我身上。秋天,大雨,清涼,楓林間的小路上,我走著。

在路上,家附近有個小花園,花園裏有條路,不寬不窄,在這樣雪天,一個人走著。前幾天,這路旁的梅樹上還隻是幾朵花蕾,一下雪,全開了。紅色的花瓣,有些透明,總覺得有鮮紅的液體流淌著。枝上落了不少雪襯得花更紅了。這雪輕盈,花瓣似地飄揚而下,落在我黑色的手套上,銀華綻放,又消融,隻是瞬間。雪越下越大,鋪在地上,一層層的,長不大的孩子般踩出來一串串腳印。冬天,雪,冷卻美,梅盛開的樹枝下鋪著雪的小路上,我走著。

在路上,春夏秋冬與我一起走著,我戀愛了,他叫四季。

Bafer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高斯曼' 的評論 : 謝謝!
高斯曼 發表評論於
讚好文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