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大洋洲給文學城的拜年-茴香味的

打印 (被閱讀 次)

是大年三十兒,也是我落腳文學城的第30天。這些天我看城裏的博客們都在說過年吃什麽好吃的,怎麽做年糕點心,穿什麽衣服,小時候過年什麽樣等等,我也早早開始計劃我要吃什麽,今個我打算在家給朋友們包茴香餡兒餃子。茴香餡兒還真不是我喜歡的,我做是因為有段“茴香(回想)”。

26年前的二月一號我留學來到了墨爾本,也正值春節之際。那年的三十兒晚上,北京認識的朋友帶我到另外的留學生家裏過年,第一次離家遠行,整個人是懵的,不記得當天去的是什麽地方,都有什麽人,反正其他人互相之間都是認識的,隻有我生。印象中那房子特別大,特別破,有很多中國人住在哪裏。晚餐在後院拚了幾張大小不一,高低不平的桌子,除我以外每人都帶來吃的。那晚的餃子就是茴香餡兒的,據說那茴香就是院子柵欄邊上野生的。我在家時不吃茴香,可那次在人家裏還真吃了不少,當然也絕不是白吃,我為此付出了 “血” 的代價,因為更多的時候是蚊子在吃我。那院裏的草沒人打理長得沒膝,夏天的傍晚最是蚊蟲橫行。我沒有經驗,不知道澳洲的蚊子如狼似虎,好好的兩條腿成了他們的年貨。之後的一個星期,腿腫得像兩掛紅燈籠,疼癢難耐,不知那晚撐壞了多少澳洲蚊子!或許我的大方感動了澳洲的精靈們,得其保佑後來在這南國的日子都順順當當!澳洲天藍海碧,人清氣爽,半輩子一晃就過去了。

如果說到澳洲是我第一次移民,走進文學城倒好像是第二次。除了時間都趕在了春節,原因也有相似之處。

第一次離開北京到澳洲的原因很多,但是最直接的是八九年六四以後,在北京官媒做記者的日子實在不好過,又寫檢查又要自我批評,為了給自己保留一份信念和尊嚴,索性辭了職出國。今年一月十七號,我來文學城安家,也是一次不得已的遷徙。寫作是我2018年給自己定的新年目標,1231日我先在新浪上開了博,朋友圈裏反應不錯。可從一月中旬起,我的發布頻頻受阻,愕然!我擱筆26年,幾乎忘了被 “管” 的感受,不想剛剛提筆就被屏蔽,這才想到移民文學城。隻遺憾相隔四分之一世紀,我的兩次移民經驗竟出於幾乎同樣的原因!

好,過年了說些高興的事吧!要說眼下我最高興做的就是逛文學城,聽故事,看博文和曬博文。要不是離得遠,真想邀請整個文學城來我這裏吃茴香餡兒餃子,因為在我心裏長滿了感激的茴香草。一年前通過朋友發的一個鏈接關注到文學城。那天朋友邀我看一個論壇,起名字時我正在吃著黑貝,看著電視上播放的關於戴安娜王妃的紀錄片,於是得名黑貝王妃。名字早有了,可真正走進來是上月十七號。雖說在文學城裏我依舊無親無故,但城中不問出處,以文會友,給我的到來以禮遇,給我的文字以田地;博客們給我鼓勵,給我溫暖和指引。這回我又有點兒懵。。。不對,是醉!醉眼中的文學城就是一個漢字編織的童話天地:這裏有坦率熱情的人,自由清新的空氣,豐富絢麗的色彩;這裏有炊煙升騰飯菜飄香,有家長裏短兒女情長;有談古論今山南海北,有琴棋書畫鼓樂笙簫。眾博客文采橫溢,或含蓄深情,或心直口快,或幽默大方;真乃一個萬類霜天競自由的夢幻世界!

雞飛舊歲除,狗叫新年到!我們大洋洲的博客們是最早過年的,既然吃不上我做的茴香餃子,那就讓我給文學城的眾親提早拜個澳洲野生的茴香味年吧!我祝文學城在新的一年裏萬象更新,歡樂永駐!祝城裏的眾博客筆生花,心飛揚!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江南春綠' 的評論 : 狗年吉祥!
江南春綠 發表評論於
歲月的味道年年不同,很欣賞你的文字 ,祝博主新年快樂!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謝謝!狗年城裏會!
曉青 發表評論於
新春快樂!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溪姐姐' 的評論 : 有你在城裏,我不該說無親無故,祝你和Allen狗年吉祥!城裏見!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你美好的文字也道出了我進文學城後的驚喜和期盼。謝謝分享!
已經嚐到了王妃親手包的噴香美味的澳洲茴香餡兒餃子,滿滿的心意和祝福收下了。

墨爾本和美國十多個小時時差,現在正是澳洲的大年初一,給王妃拜年了,祝新春快樂如意,文思泉湧,妙筆生花。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謝,筆生花,心飛揚!狗年大吉!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好溫馨回憶,祝寫博快樂,新春愉快!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