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波逐流 - 活在美國的我們 第三十二章

打印 (被閱讀 次)

三十二. “學成回國”沒那麽容易   

聖誕節前夜,肖雨禾早早就開始準備自己的中式聖誕晚餐。她不是善於烹調之人,忙活了半下午,才把紅燒魚,炒肉片和幾個素菜擺上桌。公寓沒有抽油煙機,滿屋子的油煙倒是增添了幾分中國傳統節日的味道。

趙躍進一進門,就誇張地吸了一口充滿油煙的空氣說:“還是中國菜香!”

“聖誕快樂!” 魏軍說著把一個塑料袋遞給餘爭鳴,裏麵裝了幾隻蘋果。

魏曉波揚著手裏的一盒錄像帶給餘青青:“昨天租的,是迪斯尼今年的新電影,Pocahontas(《風中奇緣》),我都看一遍了,可好看了。”兩個孩子急急忙忙地去搗鼓錄像機去了。

趙躍進幫著給大家泡茶,回頭看見那棵掛滿紙鴿子的聖誕樹,又笑起來:“你居然還買了棵聖誕樹,掛些紙鴿子,倒是省錢又有新意。我今年就沒買聖誕樹。以前在北邊,學校裏裝飾得都很漂亮,我們學生很少有人自家裝聖誕樹的。所以今年搬家過來,也沒想到要買樹。”

“我就是喜歡聖誕節的這個氣氛。青青想要聖誕樹,我們就買了,沒有任何宗教取向啊。”肖雨禾一邊在廚房裏剝鬆花蛋,一邊和趙躍進聊天。

“什麽宗教取向?你真該學習學習了!”趙躍進的大眼睛朝肖雨禾翻了一下,遇到了詢問的目光,老師的本色又流露出來了:“雖然說聖誕節是紀念耶穌的生日,可是這個日子已經遠遠超過了宗教的意義。”

瞥見餘爭鳴和魏軍也停下聊天聽她說,她更添了幾分得意:“就說一件事吧,咱們每天都在算年月日,可你們知道這和耶穌誕生是什麽關係嗎?”

見沒人回答,她更加得意了:“今年是1995年,為什麽?知道嗎?那就是耶穌誕生了1995年了。耶穌誕生之前,被稱為‘公元前’,耶穌誕生之後,就是我們現在計算的公元年數。”

“喔,我還真的不知道‘公元前、公元後’是這個意思呢!”肖雨禾驚訝地揚起眉毛:“那聖誕樹和聖誕老人呢,有什麽說法嗎?”

“聖誕樹和聖誕老人是民俗,與耶穌誕生沒什麽關係。聖誕樹最早好像是起源於瑞典,比耶穌出生要早一千多年,至於今天咱們用聖誕樹,是從英國王室來的。好像是一八多少年,英國皇家慶祝聖誕節時,用了一棵裝飾漂亮的雲杉。從那以後,大家就跟著學了。”

她喝了一口手上的茶,又繼續道:“至於聖誕老人嘛,說法很多,主要的說法是,公元四世紀時,土耳其有一個好心的主教,叫尼古拉,喜歡幫助窮人,給孩子們禮物。大家都非常喜歡他,模仿他過節給孩子們送禮,這個習俗就延續下來。如果你們想知道細節呢,就來問我。教育學碩士可不是撿來的。”

見她賣關子,大家都笑了,肖雨禾招呼大家坐到餐桌邊,一邊說:“都說美國隻有二百多年的曆史,我們中國有五千年的曆史如何如何的。我看這個說法有點問題。美國明明就是延續了歐洲幾千年的文化嘛。”

“什麽二百多年的曆史?這純粹是偷換概念。”趙躍進反駁道:“我個人認為,正確的說法應該是,現在的美國政府和體製有二百多年的曆史,在那之前是英國的殖民地,否則怎麽解釋哈佛大學的曆史比美國曆史早了近一百五十年呢。”

“開吃吧,開吃吧。嚐嚐我的手藝,我可不太會做菜,味道一般般哦,別挑毛病,湊合吃。”肖雨禾打斷了滔滔不絕的趙躍進。

趙躍進還不盡興,夾了一筷子菜塞進嘴裏,還接著剛才的話說:“嚴格地說來,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政府和體製不過才幾十年的曆史,所謂幾千年,不是把什麽大清帝國和之前各朝各代算在一起的嗎?怎麽對別人就不是這個算法呢?真是馬列主義手電筒,隻照別人!”

她最後這句話不倫不類,引得大家都笑了。餘爭鳴給每個人倒上啤酒,說:“中國白酒找不到了,咱喝啤的!” 晚餐氣氛溫馨隨意,感覺比在公司晚宴上吃大餐舒服多了。

兩個孩子很快就吃完飯,看動畫片去了。四個大人還在慢慢地邊吃邊聊。

餘爭鳴談起買房子的想法,魏軍說:“我也聽說買房子比住公寓要合算些,不過我的下一份工作還不知道在哪裏。送出去那麽多簡曆,隻有北方兩家公司有回音。說不定我們還要回波士頓去。”

 “我可不想去北邊,東西太貴。休斯頓多好,中國城超市什麽都有,比波士頓那邊便宜多了。不過在這裏沒有公共交通,一輛車實在不方便,我們必須得再買輛車。前幾天,老魏做夢都夢到買新車了。”趙躍進笑著挖苦自己的老公。

“新車?你該不是夢見了brand new (全新)的車吧。”肖雨禾開玩笑,在她周圍的中國人裏捉襟見肘的人居多,開的都是一千美元左右的舊車,他們自己兩三千美元的車已經算是舊車中的“豪車”了。

“Brand New!?怎麽敢想?我考慮的不是全新的車。”魏軍倒是一本正經地解釋說:“是租車公司賣的車。租車公司隻出租新車,租一年就賣。這種車公裏數跑得多,但是其他部件都隻用了一年,幾乎是按新車的半價賣,所以不需要貸很多款。我前一段時間研究過一陣,不過現在沒有錢,要等我找到工作再說。”

吃完飯,肖雨禾收拾完桌上的碗筷,又端上茶和切好的蘋果來,說:“我真是不理解,拿兩個博士學位的人在中國有幾個?那還不是國寶啊?怎麽在美國連找工作都這麽難。你們有沒有想過幹脆回國去?”

趙躍進喝了口茶,歎息說:“我的確常常在想要不要回國,可是現實一點,我們回不去。我家波兒,來美國的時候還沒上學,現在他都上五年級了,中國字認不了兩個,連自己名字都寫不了,回國怎麽辦?我自己從大學老師變成了教兩歲孩子的老師,回去怎麽找工作?都說出國是條不歸路,千真萬確啊。”

“可是在美國,日子也不容易,我們才來了幾個月,我覺得自己花錢的觀念都變了。以前在國內,工資雖不高,可從來沒有缺錢的感覺。現在,一分錢恨不能掰成兩瓣兒來花。”肖雨禾邊勸大家吃蘋果,邊抱怨。

“掰兩瓣兒,那你是富人,我要掰十瓣兒還覺得不夠呢!”趙躍進又嘲笑自己道。

他們吃著,聊著對美國的感受,對生活的滿意和不滿意,一直坐到半夜,大家互相說了“聖誕快樂”,魏軍夫婦才帶著兒子回家。

元旦剛過,蘇珊給肖雨禾打電話:“我替你問過了,宇航中心遊樂場經常需要誌願者,你去問問。”

按照蘇珊說的地址,肖雨禾輾轉找到了宇航中心遊樂場。

辦公室在遊樂場後麵的小樓裏。一個年輕女辦事員聽說是來申請誌願者的,非常熱情。她一邊介紹說自己的名字叫阿曼達,一邊隨手伸向桌子上的文件夾,取了最上麵的一份遞給了肖雨禾,說這是介紹遊樂場概況的文件,並告訴肖雨禾下周一上午九點來開會。

肖雨禾很開心,總算可以做些事兒了,她急切地盼望著下周一快來。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