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裏憶老友 | www.wenxuecity.com

情人節裏憶老友

打印 (被閱讀 次)

如果不是昨晚看到家門口的賣花棚又支起來了,我都快要忘了,又到了2.14。

很多年不要鮮花了,我不喜歡為了儀式感的儀式。什麽時候自己歡喜了,上地頭上摘把野花,握著伴侶的手,仰起頭,讓太陽照得眯起眼,讓陽光順著呼吸流進心裏,暖洋洋的,這對我來說就是一種美和幸福。

 

想起我收到的第一個情人節的禮物,是上大二的時候。那一年的2月初,我最好的朋友老右,失戀了,確切地說,是戀情還沒又開始,就失去了希望。老右是師大的,和我同歲,但是高我一個年級。記得是在頭年暑假的返校後,經常看到她騎著車到我們學校,找我的好朋友之一 - 一個帥氣的陽光大男孩兒.溫。溫是鄂倫春族的,能歌善舞,嬉皮搞笑,總是一副開心快樂的樣子。我們幾個要好的朋友喜歡晚飯後聚在食堂閑侃聊天。第一次見到老右是她跟在溫的後麵,風塵仆仆地走進食堂來,兩頰範著紅韻,大概是騎自行車趕路趕的吧。齊耳的輕盈短發隨著她大跨步的步伐,帶起一陣風,向後一跳一跳地飄舞著。她個子高高的,斜挎著一個帆布包,渾身充滿著活力。溫和我們介紹,說是暑假在人藝的夏令營裏認識的朋友。她在我的旁邊坐下,很快很自然地就和大家熟了起來。後來知道,我們倆家就住鄰院,於是經常在周末的時候約著騎車去玩兒。她帶我吃師大裏最好吃的拉麵,我帶她去嚐我們院門口的鹵煮。 其間她總是興致勃勃地提起在夏令營裏和溫怎樣怎樣的開心,她叫溫老左,夏令營裏起的撮號。此時,我心裏知道個大概了,就經常慫恿她到我們學校來,然後拉上溫,到食堂旁邊的小飯館開個小灶啥的。吃完飯,我一抹嘴,說要趕著去上自習了,你們倆慢慢喝啤酒吧! 因為溫喜歡喝啤酒。然後我衝著老右擠擠眼,拽起書包,溜走!

就這樣過了兩三個月,到了冬天裏最冷的一個周末的晚上,我突然接到老右的電話,聲音無精打采的,讓我陪她去騎車。我跨上自行車就奔到了她家樓下,見她正推著車等我,一副傷心和失落的樣子,我問,怎麽啦?! 她一偏腿上了自行車,擠出些笑容,卻是帶著哭腔,說,走,我們去積水潭的xx公園吧,那公園的名字我現在真是忘了。半夜11點的冷風裏,冬天的溫度把我們的嘴巴也給凍上了,就這樣我倆默默無語地騎到了公園門口。好像早已有了默契似的,沒任何商量,也沒有眼神的交流,我們就一起爬著柵欄翻進去了。然後再登上那座假山的最高處,找了兩塊石頭坐下來。依然無語,但我感覺氣氛沉重得弊氣,心也跟著失落起來,根本感覺不到那塊石頭的冰冷和堅硬。我歪過頭來看著她,隻見她從棉襖裏的口袋裏掏出一瓶二鍋頭來,這把我嚇了一跳。我隻會那一句了:怎麽啦?!這會兒我的腔調兒也是快哭出來了。她擰開那瓶二鍋頭的蓋子,喝下一口,扭過頭來看著我,她的兩行眼淚終於落了下來。隻是簡單的一句:老左拒絕我了,然後又喝下一口酒。我平常話就少,此時更講不出什麽了,隻能厥著嘴,鼓著腮幫子,皺著眉,瞪著眼,好像要把捋出的怒氣一股腦兒都瀉到那早已燜在被窩裏暖和的溫上。但倔強的性格卻讓我說出,拒絕就拒絕了唄,有啥大不了的啊,天塌不下來!說著拿過她手裏的酒,囫圇地也吞下一大口,不由得辣的馬上伸出舌頭來,像冬天裏跑累的一條狗,使勁地喘著哈氣。等那股瞬間辣味衝到了胃裏,疼得我按住上腹部,差點兒叫出聲來。這時老右終於笑了,苦笑裏,是一種解脫了的笑,友情的笑。我們就這樣互相對視著,互相鼓舞著笑著,同時交換著手裏的酒瓶,此時的我們,就像兩個哥兒們,那時的友情早已不在話語裏,在這瓶酒的度數裏,和它一樣的濃烈。

那一年的2月14,情人節這個詞兒,剛進中國不久。這一天,情侶們都忙著尋求玫瑰。我依然是走在去自習室的路上,老遠看見老右騎著車來了,到了我麵前,興奮地跳下車,我驚喜,問,咦,你幹嘛來了?! 她說,找你啊,說著從包裏掏出一板兒棕色的巧克力,遞給我,興奮地說,送你的情人節禮物!我撇著嘴,忍著笑,說,人家都是情人之間送禮物,你為啥要送我禮物?她仿佛在教育我似的說,你真狹隘,情人節不光是情人表達愛意,也是家人,親人,朋友之間表達愛啊!我頓然毛瑟頓開,噢,這樣啊,原來這一天是表達愛的日子,而愛的意義,又是多麽的廣大啊。。。

從那以後我和老右成了敞開心扉無所不談的好友,她常帶我去人藝看話劇,或去聽流行歌,我們飛馳在北京的街頭巷尾,談笑風聲。一直到工作後,我知道她在準備考GRE,她說,她想離開了。終於有一天,她來找我,說申請到了美國的大學,就要走了。我突然傷心起來,又說不出話來了,她掏出一捆用塑料紙包好的本子說,這些都是她的日記本兒,不想放在家裏,讓我替她保管。我像接受了一項神聖的使命似的,接過那捆日記本,緊緊護在心頭,凝視著她說,嗯,放心吧,我替你保管,回來的時候記得找我要,說著說著,眼淚也流下來了,抱住她,說了最後一句,到了國外,記得給我寫信。

多少年過去了,最後一次見到老右,是在她去美國後一年寄來的照片裏,她站在尼亞加拉瀑布前燦爛地笑著,水滴濺到了她的臉頰上。。。

 

那捆日記本依然完好的在我家裏,就如同它當初交給我的模樣,隻是塑料紙範了黃。我親愛的老右,願你在世界上的任何一個角落裏,在每天的日子裏,幸福著,想著你輕盈的短發在陽光裏跳著舞,阿貴,給你留著一板巧克力。。。

0084lx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外麵的世界' 的評論 : 恭喜你,外麵!你還年輕呐!他們都說,越是歲數大的人,對越久遠的事情越是記憶猶新,哈哈,我到了。。。
外麵的世界 發表評論於
佩服你,往事就在眼前,我現在估計是老年癡呆,隻能記住眼前那點事。
很多人都是慢慢地就走散啦。。。
0084lx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好久不見,我終於又回來了,謝謝菲兒,節日快樂,抱 !
0084lx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一一茶館' 的評論 : 謝謝,是啊,失去聯係很久了。。。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一一茶館' 的評論 : +1好久不見,問好,節日快樂!
一一茶館 發表評論於
感人的友誼! 和老右失去聯係了嗎?
0084lx 發表評論於
我不喜歡上城頭,敬請網管考良尊重。
謝謝朋友們!!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