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煒的小跟班 | www.wenxuecity.com

魯煒的小跟班

打印 (被閱讀 次)

這幾天在文學城上看到幾篇關於魯煒被雙開的文章,言語之強硬,用詞之狠毒,和文革時看到的批林批孔文章不相上下,濃濃的大字報色彩。雖然我對魯煒這個猥瑣男沒一點好印象,都說相由心生,他是早晚會下台的,但是也沒想到他得寵的時間那麽短,也就三年吧?

 

魯煒這個中年油膩男的名字,是從他的一個小跟班,我的一個曾在北京的鄰居那裏知道的。記得幾年前我突然收到一個微信,姐,知道我在哪裏嗎?小時候住我家樓上的一個小老弟發來的,同時還發了一張相片。相片照的是一個中國的中年政工幹部和一群美國人在一家公司門前拍的。公司名字是airbnb。我當時第一不認識那個中年男人,第二也沒聽說過這家公司,所以就傻乎乎的問,你在哪兒呀?這老哥是誰啊?沒想到我的鄰居嘲笑我,姐,在美國都呆傻了吧?連airbnb都不知道?我在加州啊,正在和魯煒訪問airbnb。一會兒還去Facebook。言裏言外透著得意。得,我這個在美國居住了20多年的人,居然都不知道大名鼎鼎的airbnb。於是趕緊上網查,切,原來就是個民宿啊,搞得那麽高大上。接著又去查誰是魯煒,哦,中央網信辦主任,剛成立的,習主席是掛名的。我問我老爸,網信辦主任是個啥官?我爸說就像以前中央文革小組的頭頭一樣,別聽官銜不大,權利不小啊。呦,看來我的小老弟要雞犬升天啦!我趕緊拉近乎,問他來不來東部,嘮嘮家常。沒想到小老弟還挺謙虛,說姐我就是個跟班的,不出頭露麵,你在新聞上看不到俺的。

 

因為有小老弟這層關係,所以每次魯煒的名字出現在網上,我都會進去看一眼,希望能看到我的鄰居。當然沒有看到過一次,還真是提包的,沒謙虛。不過看到網友對新聞的跟帖,似乎這個魯煒是一個相當惹人,尤其是海外華人厭煩的人。我對中國政客沒興趣,也不知道網信辦是個什麽單位,所以也沒往心裏去。沒成想,我老公的一個朋友找到我,問我能否把他介紹給我的鄰居。真奇怪啊,他怎麽知道我的鄰居?他為什麽要結識我的鄰居?老公看我一臉不情願,隻好告訴我是他把我出賣了。原來這個朋友一直想海歸,建立一個網上連線的公司。但是又不知道中國網絡政策,到哪裏詢問,和誰接頭。於是我老公就吹了起來,說他老婆認識魯煒的跟班,這點小事算啥啊?這朋友一聽和魯煒認識啊,那還了得,於是嫂子長嫂子短的就差沒下跪作揖了。我哪見過這陣勢啊,趕緊讓他平身。說不就是牽根線,搭個橋,至於嘛,又不是去見習大大。成,我去和小老弟打個招呼。

 

我簡單地在微信裏和我的鄰居介紹了這個朋友,並且說如果有什麽保密的或是不符合政策的,你不需要看在我的麵子上。過了幾天,我那個小老弟來微信了,說姐,你那個是啥朋友啊,怎麽那麽能吹呀?不像是你的朋友圈啊。他問的事我幫不上忙,不是我不肯,實在是有點那個啊。。。這頭剛安慰完,說沒事沒事,別往心裏去,那頭老公的朋友來電話了,說嫂子,你那鄰居真是魯煒圈兒裏的人?他沒騙你吧?怎麽什麽都不知道啊?我也不清楚他都問了什麽,也不屑知道,就答這年頭不是大家都欺熟嘛,還真不知道鄰居的官銜是什麽。你有能耐去查查好了,反正名字在那呢。別說他還真查到了,還真是魯煒的跟班,沒騙人。那幾年不管是在烏鎮開大會還是來美國和高科技大V們擺家譜,他都在裏邊忙活。居然有次還跑到華盛頓和美國政府要員開會。他給我發來的照片裏都有這個魯煒一臉阿諛奉承的樣子,總覺得有點對不起大國的稱號。

 

在魯煒歡騰的幾年裏,我隻見過這個小跟班一次,就是有年回國探親,順便去他家拜訪他父母。多年不見,小老弟老了許多。父母年紀大了和他一家同住。我說看你的朋友圈,你好像特忙,比國家總理都忙,每天披星戴月的在路上。他媽說沒辦法啊,我每天夜裏都要聽到鑰匙開門的聲音才放心睡下。他老板比他還幸苦,每天他不走,誰也不敢走,連周末都被叫去加班。我說你小心一點啊,魯煒在海外的聲譽不咋樣,你和他還是保持一點距離。他說姐放心,我是他那個小圈子裏級別最低的,誰有事都輪不到我,我心裏有數。可不是嘛,就在魯煒剛剛下台之際,我的鄰居換了工作,又去給別人提箱子啦,隻是好像不大在朋友圈裏曬相片了。我在微信裏也不敢打聽小道消息,隻想著下次回國時問問,順便提醒他別再站錯隊了。

 
愚若智大 發表評論於
看到狗狗掐架,會嗬斥開它們
看人鬥,則無動於衷
~~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