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溫暖、讓我歡喜

談天說地,記錄瞬間感想; 交友拜師,結識各路英豪
打印 (被閱讀 次)

年幼時,對新年的盼望之一就是有新衣服穿。給我們姐妹倆準備過年新衣服的就是我們的媽媽。媽媽縫製的衣服不僅給過我歡樂,更讓我溫暖到如今。

雖然盼著穿新衣,但我還是不喜歡跟媽媽逛布店。感覺她能在那裏待上永遠。每一匹布角她都仔細地用手指輕輕撚一撚,來體會麵料的優劣。如同品酒師噙一小小口紅酒細細體驗。然後是察看門麵是單幅還是雙幅,再比一比標簽上的價格,最後放到我們的身上比試一番。好不容易定下買哪塊布料,還得計算裁多長最劃算。沒有計算器,她也不會打算盤。隻是站在那裏心算、默念。生怕多裁了一分浪費了布票和鈔票,少裁了一分做不成衣服。偶爾巧遇有等外品、邊角料賣的時候,她會象當今碰到“撿漏”一樣喜出望外。次品和零頭布往往是稱重賣的。省了布票不說,同樣的錢還能買更多的布料。

媽媽按著套裁的計劃買布料,不多一分不少一厘。裁剪時,就得更加小心翼翼。她總是從紙樣開始,然後拿著紙樣在布料上比劃。橫放豎放顛來倒去直到紙樣都能在布料上放下,才用劃粉照著紙樣描下剪裁線。如果布料有殘次,還得考慮如何避開瑕疵,又最大限度的利用布料。

早些時候,媽媽照著裁剪書上的式樣給我們做,往往是既能罩在冬天的棉襖外麵又能當春秋天外套的兩用衫。外麵的時尚新款開始多起來後,我們有了自己的主見。告訴媽媽喜歡的式樣,她就隨我們去店裏或小攤位上默默記下。有時臨到下剪又起猶豫,她就會再跑去找個借口讓營業員或攤販拿衣服出來看看、想想、再默記在腦子裏帶回家。

夏天的衣服,麵料薄。媽媽就采用來去縫或包縫把毛邊收進去。冬天的衣服,麵料厚,剪裁後就要拿到外邊去拷了邊才能縫紉。一開始是爸爸拿出去拷邊,我們稍微大點了就派給我們去做了。

媽媽開縫紉機要等到下了班,忙完晚餐,收拾停當家務後。上海是沒有暖氣的。冬夜,媽媽把我們姐妹倆早早地趕入有湯婆子的被窩後,她就打開縫紉機開始工作了。她踩踩停停,因為老有不滿意的地方,所以縫完就拆開是家常便飯。盡管,媽媽總是自嘲,如果當裁縫,這麽做隻能喝西北風了,卻不見她有任何妥協。燈光在牆上映出媽媽伏在縫紉機前工作的身影,房間裏回蕩著縫紉機斷斷續續的塔塔聲。我們漸漸地進入了夢鄉,不知道她何時才歇工。第二天,她會拿著昨天做好的半成品讓我們試樣,看看袖子上的妥不妥,或是領子挺不挺。通常,我們都非常滿意,而她總能看出毛病來返工。大年夜前能做好算是提前完工,很多時候大年夜還在趕工。不過,媽媽倒是從沒有誤過工。大年初一,我們總是能穿上新衣服。

把新衣給我們穿上後,媽媽上下打量我們一番,然後高興地說:去“水姹嫫”家照照鏡子。小時候,鄰居裏隻有“水姹嫫”家的三門大櫥中間的那扇鏡子能照到全身。於是,我們倆人就一前一後雀躍著去照鏡子了。鄰居們見到我們自然明知故問,“哇,這麽水的新衫,啥人做的?”我們自然很是得意。

媽媽一向擅長女紅。我記得家裏有兩對枕頭。一對是紅棉布上繡著白花,另一對是白棉布上繡著五彩花。這些都是媽媽一針一線繡出來的。她能把最細的絲線劈開,用來刺繡。但是,我幾乎沒有印象,媽媽在我們成年前,穿過新衣。我們長得和她一般高大後,她就揀我們不要的衣服來穿。高中裏,有一次媽媽來學校看望我。結果,老師同學都說媽媽漂亮又時髦。我聽慣了別人誇媽媽長得漂亮,並不覺得意外。但是,時髦又從何說起?媽媽可是連護膚品也不用的呀。後來,才知道媽媽那天穿了我們不要的牛仔褲,讓同學們覺著很是時尚。

媽媽給我們做過夾克衫、西服、百褶裙、呢子中長大衣……直到我們高中。忽然,有一年媽媽對我們感歎道,“不做了,你們到外麵見著有歡喜的就買吧。現在的衣服,買衣料都不止這價錢。”原來裁剪、縫紉從來就不是把她的樂趣,當然也無從說“享受”二字。媽媽有支氣管擴張症,擴張的肺葉不僅喪失功能,年輕時更常引起咯血,嚴重時得用臉盆接著。伏案工作久了,肺被壓著會影響呼吸的順暢,縫紉對她而言可能更是受罪。

媽媽雖久已不為我們做新衣了,卻還在為我們做著縫補漿洗的工作。她是閑不下的。去年,我的外甥女放完暑假回來給我捎了一包媽媽做的內褲,都是肥大寬鬆的老婆婆款。媽媽在電話裏說,我這個年齡著緊身的內褲既不利健康也不舒適,所以她特地做了些老婆婆款的內褲。

我這個海外遊子,自打出了國門,就沒有再回國陪父母過過春節。平時打打電話,逢年過節寄點象征性的錢,僅此而已。但是媽媽不是給孩子紅包,就是為我們買東西。給她的錢隻多不少最後又回來了。

我是快半百的人了,還有媽媽這件溫暖的衣服罩著,除了心裏默默地感恩還能做什麽呢?我不習慣擁抱媽媽,“我愛你”也覺得肉麻說不出口。看來今生今世也是“縱是寸草心,難報三寸輝”。

照片中的薄型西裝、喬其紗百褶裙都是“媽媽”牌。

相片由現任老公拍攝。照片已經退色、泛黃、起了色斑,一如戀愛時的激情。

20歲算不算芬芳年華? 

Diana-Su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茵茵夢湖' 的評論 : 如果眼睛大點,就是丹鳳眼了。我是小眼睛,所以那個是斜眼,slanted eyes。外國人心目中典型的中國人臉,連花木蘭也被畫成那樣了。
Diana-Su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我也看到了新娘子菲兒。溫婉、美麗。
茵茵夢湖 發表評論於
Wow,好洋氣而有時代感的美女!既象摩登的職業女性,又有著女孩的嬌柔,Diana這是傳說中的丹鳳眼嗎?
見到了彼此的真容,真的感覺更親切了。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邊走邊看66' 的評論 : +1看見了,芳華,芳華!
Diana-Su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謝謝大作家,蓬蓽生輝了。剛剛在你的博客裏補了課,才知道城裏那麽熱鬧的來龍去脈。我麵壁一會。
恭祝新春快樂,闔家幸福安康!
Diana-Su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邊走邊看66' 的評論 : 謝謝,你做的大饅頭也很芳華。
祝狗年大吉,萬事如意
Diana-Su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夏圓' 的評論 : 大名鼎鼎的圓導光臨寒舍,真是有失遠迎。我正納悶,特地在帖子沉下去的時候吧照片放出來,怎麽還有人不停來看?原來小喇叭開始廣播了:-)
我這人後知後覺,你們圓食芳華玩得熱鬧,我隻能做做吃瓜群眾拍拍手。
也祝你新春大吉,恭喜發財!(小聲說,發了財就可以發更多的獎)
夏圓 發表評論於
接到鬆鬆的雞毛信趕來,不虛此行,美麗的姑娘,溫柔可愛大方! 溫馨的文字,讓我想起小時候跟著媽媽逛布店。
謝謝分享,春節快樂!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還是咱文學城的妞大方,幸福的女兒,美麗的姑娘! 春節快樂!
曉青 發表評論於
美女!好文!溫馨感人。新春快樂!
Diana-Su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ainier' 的評論 : 謝謝你的讚美。不過俺自知之明還是有的,二八無醜女,誰在這個年齡都會好看的。所以俺對你的玫瑰花卷才會有發自內心的感歎,那絕不是無病呻吟。
Diana-Su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謝謝閱讀
Rainier 發表評論於
果然是青春無敵,真漂亮!
看著眼熟,終於想起來了,像梁洛施:)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溫暖的文章,清純美麗的芳華,讚!
Diana-Su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島水鳥' 的評論 : 謝謝,我也遇見過你的芳華
南島水鳥 發表評論於
溫馨的故事,亮麗的芳華!
Diana-Sun 發表評論於
謝謝荔枝、小樹、小溪、葉子。恕我不一一回複了。
母愛是人間永恒的主題。我們有太多的回憶,隻要把他們忠實記錄下來就可以讓不同的人找到共鳴。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生活裏充滿愛!
Diana-Su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菲兒,我曉的儂來噱我。不過猶豫了一下,還是去翻了老照片。照片裏的衣服都是媽媽做的,照片是現在的老公拍的。算是也在情人節對他的感恩表白。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好像我媽媽,美好的回憶,寫得真溫馨。謝謝分享。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讚細膩深情好文筆,兒時過年的新衣針針線線都是媽媽的愛,感動!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你媽媽和我媽媽有不少相似之處呢,我媽媽也會做衣服,特別是滾花邊,她弄得精致得令人羨慕,我小時候穿媽媽織的毛衣,常被人一路追著問哪裏買的。我們的上一輩人,手真是太巧了!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很溫暖的文章。我媽以前也喜歡逛布店,我也是嫌她呆的時間太長,一進去就不出來了。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好文,幹脆再弄個穿衣服的芳華:)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