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哪兒,美麗的武漢女孩兒? | www.wenxuecity.com

你在哪兒,美麗的武漢女孩兒?

本科地質,現職空姐。天上人間九重客,七彩人生如夢。為自己寫下生命旅程的點點滴滴.......
打印 (被閱讀 次)

乘出租叫“打的”,出租司機也就成了“的哥”。

工作原因,我有很多機會在世界各地乘出租車。也有機會與各國的“的哥”們接觸聊天。於是,就有了這個係列故事——“各國”的哥“寫真

第一篇:悉尼的”的哥“

他是一個巴勒斯坦裔的”的哥“。那一天,從悉尼機場接我回家。

其實,很多時候,我更喜歡自己開車,自在舒服。但長途飛行後駕車的確危險。所以不得不“打的”。我有個毛病,就是不喜歡坐後座。但畢竟“的哥”是個陌生人,在狹小的空間裏有時很別扭,如果再遇見一個不會聊天的人,那整個車程就會悶出蟑螂來了。但相反,如果遇見一個會聊天的人,不僅不會讓空氣沉悶還會是一個愉快難忘的旅程。

所以,我一直堅信,聊天兒是個技術活兒!

就像這個司機,他很健談,英語也沒有口音。寒暄之後就非常自然直接地進入聊天環節。

“真羨慕你有這麽好的工作呀”他說

”其實從客服這點來說,咱們的工作性質差不多嘛。都是與不同的客人打交道“我回答。

”的哥“扭頭看了我一眼,笑了。”嗯,你說的有道理呐“他看上去不到30歲,笑容非常可愛。還有幾分靦腆。深褐色的皮膚泛著健康的光澤,最精華的五官是那雙有著長長睫毛的眼睛。忽閃忽閃的, 讓他多了幾分溫柔。

別忘了,我曾做過記者,與人打交道是我的長項。所以,他很快敞開自己,告訴了我下麵的故事,讓我感動得幾乎落淚

“我也喜歡旅遊!”他這樣開始了自己的故事。嗯,這好像是全世界年輕人都染上了的瘟疫。有錢沒錢,有時間沒時間,都想任性地“說走就走”好像不這樣就不曾年輕過,甚至就不曾精彩地活過。

”所以說服父母送我去了沙特阿拉伯讀大學。學的是電子工程“,

後來,他在那裏遇見一位來自中國武漢的女護士。然後他說了一個中文名字。當然是很繞口的拚音,所以,我無論如何也猜不出這女孩的名字。

他們相愛了!在沙特阿拉伯。

“她因為是中國政府派去的醫療隊護士。所以不允許與當地人戀愛。當然也包括我。”但愛情這東西說來就來,怎麽可能被條條框框束縛呢?所以,兩個不同文化背景的年輕人,就悄悄地在條條框框之外盡情揮灑青春,度過了非常美好的一段時光。

分手的時候還是到了。倆人互留了聯係方式,女孩回中國了。他也畢業後回了巴勒斯坦,然後就申請到澳洲讀碩士。“我幾乎是剛一到澳洲就跟她聯係上了。她也很快到澳洲來讀書了”
然後呢?然後——

故事就在一年後發生了逆轉:朝夕相處的愛情在日常瑣事中慢慢褪色,激情也被一些習慣和文化差異弄得斑駁不勘。恰好那時他的家裏又給他安排了相親。他要回巴勒斯坦。武漢女孩負氣又回國了。

“你怎麽可以去相親?你明明愛她嘛?”我問。

“你知道,“他振振有詞地告訴我”相親是巴勒斯坦仍然盛行的傳統。而且我媽媽最了解我,也最愛我,所以,她幫我挑選的女孩,一定是對我最合適的”

“所以,你就——”

“嗯,我還是跟媽媽挑選的巴勒斯坦女孩成了親。現在女兒快2歲了。但在我的內心深處,始終有一個秘密的角落是給XXX的。我忘不了她!我其實一直愛她!”

這次是我扭過頭去看他。這家夥可是一臉認真,不是在開玩笑。

沉默。

“你能不能幫我找找她?”過了好久他說,而且從方向盤上轉過頭來,用那雙長睫毛的大眼睛看著我

“找她?為什麽?”我反問。“你已經結婚了。你的生命裏已經沒有空間給她了”

“我知道。我知道”他急忙申辯。“我不是想做什麽。隻想看看她,知道她現在過得怎麽樣。好不好。”然後聲音突然低了下來,近乎喃喃自語著“我隻希望她快樂!”

“你試過嗎?”我輕聲問。

“她曾經給我留下了地址電話,但因為搬家都不見了。我隻知道她叫XXX,武漢人,護士”

”你能不能回中國時幫我問一下?“

哈,這也太天真了!

我忍不住對他說“你知道武漢有多少人?中國又有多少人叫XXX?我甚至連她的名字都不能拚對”

”我知道這很難,很難。我曾經跟好幾個中國朋友說過,他們都無法幫我。”

“是我的錯,是我把她弄丟了。”他再次強調,隻希望她過得幸福,而且想告訴她,他仍然愛著她!

“不要試圖再找她了。“我說。”把這段記憶埋在心裏。我倒建議你有機會去中國看看,去武漢看看,看看她生活的那片土地,呼吸一下她曾經呼吸過的空氣。這樣應該更好”

他想了一會兒,點點頭。然後笑著說“謝謝你!”

今天,在這個浪漫的情人節之夜,想起了這個故事。想幫那個“的哥”把他的思念寫在天空,幫他轉達那聲問候——

美麗的武漢女孩,你在哪兒?你過得好嗎?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