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開朗琪羅,大都會博物館

打印 (被閱讀 次)
雨中苦候二十多分鍾才得以跨進大都會博物館的大門,即使是不會再現的機會,人們都愛等到最後的一刻才急急忙忙地撲過去抓住那一時光。米開朗琪羅特展,讓人得以在佛羅倫薩和羅馬外都能目睹大師的作品。其中原創手稿,雕刻胸像,皆為不易看見的藏品。
 
 
 
 
 
 
 
 
 
當麵對著那些胸像和頭像的時候,就仿佛能感應到他們某種心靈閃示。上圖是凱撒的胸像,米開朗琪羅的同代人,費魯奇(Ferrucci)的作品。看著他,你能感到什麽叫“不怒自威”。
 
這一胸像是米開朗琪羅所作,布魯托斯(Brutus),據說是凱撒的私生子之一,極得凱撒的關愛。當凱撒被人捅了十二刀時,他留在世上的最後一句話是他詫異為什麽布魯托斯竟然在那群謀殺者中。
 
上圖是米開朗琪羅的頭像,大師的鼻樑和臉被仇敵留下的印記也是如此清晰。
 
聖母與子的草稿
 
 
 
一場視覺盛宴。又見到在西斯廷天頂的"創世記"(圖一,圖四),"最後的審判"(上圖)。
 
 
 
 

美總是令人流連難舍的,捎帶拍幾張別的作品。圖一,圖二為法國作家之作,拿破侖和他的將士,第一幅上的那種縱橫歐洲的氣勢躍然而出。圖六是美第奇,佛羅倫薩的貴族,他曾以獨到的眼光和豐厚的財力為中世紀的文藝複興鋪下了墊腳石。米開朗琪羅為美第奇家族創作的墓碑就是傳世精品。
 
 
法國畫家Cot的”春天“,現在也是新春了。
 

 

 

 

 

 

 

 

 

 

微波仙子 發表評論於
我聖誕節時也參觀過
登錄後才可評論.